Indie Cinemas in Tokyo

孕育了新海誠的聖地——資深影迷的9座東京獨立電影院朝聖指南

孕育了新海誠的聖地——資深影迷的9座東京獨立電影院朝聖指南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在影迷心中,電影院是放映電影的「聖地」,所有人的眼神與心思,全都投向前方的大銀幕。但是來到日本電影院最密集的東京都,「獨立電影院」遺世獨立的精神,是比電影還重要的本體,也是從對於「這間」電影院的愛延續至電影。

在日本看電影,除了「工作名單跑完觀眾才會走,在日本看電影的都市傳說有些是真的」之外,漫步街頭之時,不經意的轉彎、下樓梯,也會不小心掉入愛麗絲的夢遊仙境,走進名為「獨立電影院」的兔子洞,一個完全不受外界干擾的電影世界。

獨立電影院在日本被稱為「Mini theater」(迷你戲院),早期又叫做「單館系」。「迷你」一部分是指可容納人數約為200人、廳數為一至二廳的小型電影院,但主要意指獨立於東寶、東映、松竹等大型連鎖電影公司之外,可自由選映國內外電影的電影院。而「單館系」則包含本片獨家上映、全國僅此一家的概念。「名画座」也隸屬於Mini theater之中,只是其播映作品以經典老片為主。

目前東京大型連鎖電影院與獨立電影院的比例大約為85:33,且獨立電影院數量仍持續減少中。諸多歷史悠久的電影院接連閉館,面對大同小異的連鎖影城,「相遇」成為獨立電影院最重要的美好,透過不同的氣味、氛圍、空間,乃至於觀眾群,不同間獨立電影院的特色與選擇電影的喜好,至少在影迷心中早已媲美「觀光」等級的聖地。

以下推薦東京數間各具特色的獨立電影院,多數集中於新宿、澀谷等繁華地區,來到全日本電影院數量最多的東京,走訪一間獨立電影院,或許會成為旅程中的特別收穫:

#01:獨立電影院先驅——岩波ホール 岩波HALL

來到二手書店一級戰區的神保町,座落在高樓大廈10樓的岩波HALL,是少數位於高樓層的獨立電影院。其標誌「i」代表著岩波(Iwanami)以及對於電影的「愛」,也像是從高處俯視,獨立電影院開山始祖之姿、守護東京的獨立電影院。

60年代,電視的普及一度重創了日本電影產業,而有「日本電影之母」之稱的川喜多かしこ,與當時的空間負責人、電影製片高野悦子,秉持打造一座能「放映文化底蘊深厚、高質量」的電影院,將原本作為文化活動用的多功能空間,在1974年改設為電影院,成為獨立電影院的先驅。同時也是日本首間開創,一張票一部電影、限定入場人數的電影院。(當時看電影人數略減,多數電影院實施「一票看到飽」制度,入場後不限觀看次數,類似台灣二輪電影院)

從瑞典與希臘電影大師英格瑪柏格曼(Ingmar Bergman)、安哲羅普洛斯(Theo Angelopoulos),再到中國、中南美洲等非主流經典名作,岩波HALL早在80年代便專注於挖掘電影的多樣性,此外也積極推廣女性導演,支援學生作品放映。整座建築包括樓梯間著名的石牆,由曾設計出東京芸術劇場等知名建築的芦原義信操刀,影廳入口旁的牆壁則貼滿歷年上映作品,對於資深西洋影迷來說,岩波HALL擁有壓倒性的SENSE。

座位數:220席
地址:東京都千代田区神田神保町二丁目1番地


#02:大人的電影院——恵比寿ガーデンシネマ 惠比壽花園電影院

「不像一間電影院」是惠比壽花園電影院(YEBISU GARDEN CINEMA)給人的第一印象。1974年開館主要上映藝術、非劇情影像、音樂類型電影,雖然曾在2011年一度閉館,在影迷的聲援下,最後得以在2015年奇蹟復活。當年舊館主要放映伍迪艾倫(Woody Allen)等美國獨立電影,新館則改為針對女性觀眾的歐洲獨立電影。

作為高端、時尚商圈的惠比壽,是情侶們的約會聖地,而知名的惠比壽花園廣場、啤酒博物館、東京寫真博物館也矗立其中。因此,惠比壽花園電影院以「大人の女性」為設計概念,整體有如充滿洗鍊之感的美術館,牆上的黑白照片、大型時鐘,在走出影廳後依然能令人沈浸於電影的餘韻。而大廳的咖啡廳更販售酒水與各式甜點,讓看電影不再只是可樂與爆米花,而是專屬於大人的微醺時間。

座位數:187人/93人
地址:東京都渋谷区恵比寿4-20-2


#03:銀座女性的心靈綠洲——シネスイッチ銀座 Cine Switch銀座

雖然是日本首座導入「Lady's Day女性限定票價優惠」的電影院,Cine Switch銀座不像其他電影院定於星期三,而是讓上班族能在週末前夕、悠閒看電影的星期五,且票價只要950日圓,因此以「為女性著想的電影院」而聞名。尤以在百貨公司林立的銀座,年長女性年齡層較多,比起展現各式電影個性的作品,這裡追求的是所有人都能喜愛、親近的作品。

有趣的是,在越來越多獨立電影院已引進線上訂票的時代,Cine Switch依舊保留現場買票制度,官網上只能查詢「預估的混雜狀況」,致敬當年一票難求的電影時代。

Cine Switch銀座的前身「銀座文化劇場1・2」開館於1955年,是主要放映好萊塢經典舊作的名画座,直到1987年由三間發行商共同出資,1館持續放映好萊塢舊作、2館改為日本、西方電影交替上映,這時影院也才改為現在的名字。當時最驚人的,莫過於1989年於此館上映的《新天堂樂園》,創下獨立電影院觀賞人數27萬、連映40週的票房成績,排隊人流多到需要工作人員引導,而此紀錄依舊尚未被打破。

作為歷史悠久的老電影院,Cine Switch銀座延續著名画座時代的氛圍,黑白現代風的外觀,廳內卻充滿濃濃的昭和感,大理石牆壁埋入菊石的豪華設計在當時也蔚為話題。一樓櫥窗內,除了現正上映的海報外,也有像是西門町真善美電影院一樣,別具巧思的電影相關擺設,二樓的牆壁則特別設有「樓梯畫廊」,不定期展示繪畫作品。在大型百貨與精品店林立的銀座,半個世紀後,這裡依舊是療癒銀座女性的綠洲。

座位數:271席/182席 
地址:東京都中央区銀座4-4-5 旗ビル


#04:円山町的危險香氣——ユーロスペース EUROSPACE

澀谷站下車後,由道玄坂步行至EUROSPACE是最快的方式。這座影院所在的円山町,在大正時期是有名的「花街」,直至今日仍是澀谷的賓館(Love hotel)激戰區,同時也是日本最富盛名的「東電OL殺人事件」案發地點,此事件也曾被園子溫改編成電影《戀之罪》即便在白天,也能感受到這段路程中,空氣中所洋溢的危險香氣。

不過2006年之後,距離澀谷東急本店不遠處的KINOHAUS大樓內,開設了「映画美学校」,加上兩間獨立電影院「EUROSPACE」、「Cinema Vera 渋谷」、LiveHouse「Euro Live」,以及咖啡廳兼電影沙龍的「Theater 6 Cafe」,似乎為円山町增添了前衛的文青氣質。

1982年開館的EUROSPACE,2006年從櫻丘町搬移至円山町後,選映的品味依舊獨樹一幟:從開幕片選映西德電影《小丑之見》,到萊奧斯・卡拉克斯(Leos Carax)、阿巴斯・基阿魯斯塔米(Abbas Kiarostami)等,放映當時日本知名度不高的導演名作,品味不輸岩波HALL,也奠定EURO SPACE在獨立電影院的影響力。另外,1987年由今村昌平策劃、原一男執導的紀錄片《怒祭戰友魂》,觸及二戰政治責任問題、反天皇的敏感話題,以岩波HALL為首的獨立電影院相繼拒絕放映,最後僅在EUROSPACE獨家上映,卻造成連續上映26週的大賣,甚至引發了社會現象。

比起老舖,更希望被稱作獨立電影院的「不良老爹」。EUROSPACE與多數老電影院給人的印象不同,新居地外觀有著一整面電影海報廣告牆,灰白色系的壁面與大廳木製椅,有著沈穩安心之感。

除了西洋電影外,也時常放映日本新銳導演的作品、舉辦經典回顧特輯與座談會,同時也參與電影製作與發行,從黒澤清、塩田明彦,到北野武導演,EUROSPACE秉持著即便時代在變,對於電影的愛依舊不變的精神,吸引著影迷們爬上這座位於斜坡上的Space。

座位數:92席/145席
地址:渋谷区円山町1-5 KINOHAUS 3F


#05:複合式電影院的非日常——アップリンク渋谷 UPLINK澀谷

看電影是一種日常,但是對於UPLINK來說,光是來到電影院門口,所見的即是「非日常」。遠離澀谷的喧囂繁華,距離車站徒步15分鐘的路程,不方便的交通讓這裡成了一座世外桃源。作為同時經營餐廳、酒館、畫廊、文藝商店的複合式獨立電影院,展現的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精緻感,不太顯眼的入口,也讓這裡本身多了些神秘感,甚至令人難以聯想這是一間電影院。

本館於1995年由UPLINK電影公司開設,2005年遷移至現址。踏進影廳後,鮮紅色的牆與五彩繽紛的座椅,有如一間私人包廂,是僅能容納50多人的狹小空間。此館也時常舉辦映後活動,對於難以登上主流電影院的自製電影、學生製作等獨立作品,UPLINK有如盟友般的存在,同時也是推廣音樂與電影的獨立影展「MOOSIC LAB」的放映地之一。

每年年底,UPLINK也會舉行「年度不容錯過的電影特輯」,選映該年度不分國內外、大小的精選好片,消彌電影的主流、獨立之分,致力於推廣能反映社會情勢與文化的好電影。

相較於座落於人來人往街頭的電影院,深夜時分在此看完電影,面對的是更闌人靜的街頭,那段前往車站方向的路程,足以成為回味電影的珍貴時間。

座席:58席/45席/41席
地址:東京都渋谷区宇田川町37-18 トツネビル1階


#06:百年歷史的電影殿堂——新宿武蔵野館 Shinjuku Musashino

直到深入研究,才意識到這是東京歷史最悠久的百年電影院。1920年開館、有「電影殿堂」之稱的新宿武藏野館,在1903年東京首座常設電影院「浅草電気館」因年久失修拆除後,已榮升最老電影院。也一如新宿的瞬息萬變,在歷經關東大地震、東京大空襲,重新改建、遷移多次後,現今已幾乎不見「老舖」的氛圍,而是不分國內外、主流或獨立的多元。

嚴格來說,新宿武藏野館並不隸屬「獨立電影院」的範疇,只因早期開館時即為電影發行商「武藏野興業株式会社」所開設的「封切館」,意即大型發行商上映專用、主要放映西洋院線的電影院。但是在電影產業低迷、競爭激烈、連鎖影城興起後,目前公司旗下僅剩新宿武藏野館與Cinema Qualité兩間戲院,選片性質也逐漸偏向小眾電影市場。

新宿武藏野館的百年歷史,隨著時代推進成為低調、質感十足的獨立電影院。此外,線上訂票、自動取票與購票區等設置,也相較於其他獨立電影院來得方便,餐飲部賣的不是爆米花,而是罐裝啤酒、調酒與進口小零食。

即便老舊氣息不再,新宿武藏野館「宣傳設計區」精緻度,可謂用心十足。除了大型看板的基本款外,將電影場景搬到現實、可互動拍照打卡的設置,將每個角落打造成一座電影小世界。所謂的電影殿堂並非浪得虛名,每一次前往都能再次大開眼界。

座席:129席/86席/84席
地址:東京都新宿区新宿3-27-10 武蔵野ビル3F


#07:專屬日本電影的新宿聖地——テアトル新宿 Tokyo Theatres新宿

距離新宿守護神「花園神社」不到百公尺,而境內奉納著的「藝能淺間神社」,也間接保佑著全力支持本土獨立電影的Theatres新宿。現以專門放映日本電影、動畫的獨立電影院而聞名,1968年開館當時是放映西洋老片的「名画座」,直到1996年才轉型為主要放映日本電影的形式。

以北野武、園子溫為首,Theatres新宿的選片堅持著「導演風格至上」的視角,對於新銳、風格強烈導演的提攜也不遺餘力:例如1998年北野武第七部導演作品《火花》,當時因為北野武從松竹體系獨立而出,電影僅在Theatres旗下的三間電影院放映,卻創下Theatres新宿單館1.3億、連映3個月的票房紀錄。2006年細田守的成名作《跳躍吧!時空少女》,也是在全國僅6間戲院上映的情況下,從動漫圈的好評蔓延至大眾,創下平日一票難求、週末必須發放號碼牌、甚至是滿到站著看電影的盛況。

Theatres新宿的從容感,也反映在電影院整體氛圍,原本橘黃色系、昭和感十足的色調,2004年重新翻修為雅緻的棕黑色調,位於B1的隱身感也彷彿能暫離新宿的喧囂。一樓入口的牆壁上,除了海報也張貼電影相關資料與訪談,有系統地區分離場與等待進場的觀眾群,走下獨立電影院少見的寬型、蜿蜒樓梯,邊欣賞著電影宣傳照,瞬間有如明星走紅毯登場之感。

大廳角落設有整面DM區,一旁的櫥窗內則展示現正上映作品的道具或演員服裝,此外也會不定期推出為電影量身設計的「特製飲品」。

在僅有一間影廳的Theatres新宿,從內而外對於電影的用心,在越夜越繁華的新宿三丁目街區,顯得特別耀眼。

座席:218席
地址:東京都新宿区新宿 3-14-20 新宿テアトルビル B1F


#08:孕育新海誠的狹窄聖地——下北沢トリウッド 下北澤Tollywood

位於古著、古董雜貨林立的下北澤,Tollywood極具個性、空間狹小、選片獨特的風格,似乎也滿足多數人對於獨立電影院的想像。有「演劇の街」之稱的下北澤,以本多劇場為首、區內仍有高達數十座小劇場,而1999年開館的Tollywood,至今仍是下北澤唯一一間電影院,完美融入這條「全世界最Cool的街道」。

1999年創辦人大槻貴宏,苦於拍完電影後卻沒有放映的空間,便決定開設一間「屬於電影的LiveHouse」的獨立電影院。他在電視上看到日本搞笑藝人関根勤的一席話:「如果在孟買(Mumbai)製作的印度電影叫『寶萊塢 Bollywood』,在東京(Tokyo)製作的電影就會變成Tollywood。」於是在取得對方同意後,以此命名,在下北澤開設專門放映「短篇電影」的獨立電影院,店門口的看板上「Theater for short films」的字樣依然清晰可見。此館同時也是孕育動畫導演新海誠的聖地,曾首映《她與她的貓》、《星之聲》導演早期的短篇作品。

「狹窄」是對Tollywood的第一印象,整體以黑色、黃色作為主要色調,黑黃配的設計也延續到影廳內的座椅,只因「如果看的是恐怖電影,黃色的座椅或許能讓心情稍微紓緩些」,完全跳脫一般電影院設計思想。雖然不再只放映短篇電影,仍秉持著「能夠產生共鳴、有趣且為之動容,自然而然地進入電影世界」的選映標準,同時也提供電影放映空間出租。

2001年曾面臨經營不善,一度考慮是否要關門大吉,卻收到影迷、曾在此放映電影的導演,紛紛主動應援,包括《水男孩》的矢口史靖導演特地拍影片宣傳。最後得以讓創辦人重新獲得經營的勇氣,至今依舊被下北澤、影迷們所愛戴著。

座席:46席/每週二公休
地址:東京都世田谷区代沢5-32-5 シェルボ下北沢2F


#09:堅持實體售票的電影價值——ポレポレ東中野 Theater POLE-POLE

距離新宿只要5分鐘的車程,讓東中野成為「宜居」的住宅區,雖然沒有特別的觀光點,倒也聚集個性十足的小店,車站附近也有漫畫《孤獨的美食家》曾介紹過的阿富汗料理「Pao Caravan Sarai」,春天更以整排的櫻花盛開聞名。

作為中野區唯一一間電影院,POLE-POLE東中野極具個性的獨立作風,原來本館與下北澤Tollywood的現任老闆是同一人。從車站就能看到POLE-POLE東中野的招牌、僅隔一條馬路的距離,讓「只能在這裡看到」的紀錄片與新銳導演的作品,不再與觀眾遙不可及。

前身為1994年由攝影師本橋成一所開設的「BOX東中野」,有著獨立電影院少見的挑高天花板與高級戲院規格的舒適椅子,但也因為超大銀幕與來客量成反比,當年曾主打「平均每人銀幕面積日本最大」的電影院,以及從35mm、16mm,到數位影像皆可放映的高規格,2003年因契約問題而閉館。直到大樓管理人公開募集新任老闆,當時經營「下北澤Tollywood」的大槻貴宏,便決定延續BOX東中野的精神,主要放映以「紀錄片」為首的獨立電影。

而電影院的名字POLE-POLE,取自非洲主要語言瓦希里文「不疾不徐、安穩」之意,將此館打造成一座願意讓觀眾特地前來欣賞的電影院,好好地看一部別的地方看不到的電影。

一樓同時經營咖啡廳「Space & Cafe POLE-POLE坐」,電影院則位於地下室且與下北澤Tollywood一樣,全程採「自由席」入座、不開放線上訂票,販售一年內有效的回數券,不同電影制定不同的票價,讓電影「值得擁有觀眾付出的價值」。

在開放式的售票口直接買票,票上沒有電影名稱與時間,僅蓋有流水編號,在映前15分鐘開始依序叫號入場,電影的期待值也隨著等待的過程逐漸蔓延。

映後活動豐富的POLE-POLE東中野,例如記錄東京潮間帶的《東京干潟》,演出的歐吉桑會免費提供以多摩川捕獲的蜆料理而成的味噌湯,與觀眾「零距離」。

不同於想看就能看到的主流電影,POLE-POLE東中野的自由獨立之感,能讓電影的存在變得有意義。

座席:96席
地址:東京都中野区東中野4-4-1 ポレポレ坐ビル地下

資料來源: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