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est War Movie

它將會是你見過最簡單、也最身歷其境的戰爭電影:讓所有導演都嫉妒的《1917》

它將會是你見過最簡單、也最身歷其境的戰爭電影:讓所有導演都嫉妒的《1917》 Photo Credit: 《1917》|來源:IMDb

所有導演與攝影師都會討厭《1917》,它完美地令他們忌妒,純粹地令他們覺得自己在做白工。這部不摻任何雜質的無腦娛樂電影,讓人感嘆,這樣的純粹之美何時才會再來?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1917》得到金球獎「最佳導演」與「最佳電影」時,此雙重肯定意味著這部一戰電影,輾壓了黑幫宗師久違的時代史詩、戲精與罪惡城市的入魔故事、甚至是2019年全球影評極致推崇的韓國電影。金球獎這是何其大膽的選擇?但我要告訴你一件令人更驚訝的事:《1917》是部無腦娛樂電影。

不要誤會我在批評,反過來你應該想想,觀賞戰爭電影是件有多大壓力的事:影評與你的朋友都會諄諄教誨,你要了解歐瑪哈海灘上發生了什麼事,才能看得懂《搶救雷恩大兵》(Saving Private Ryan)的開場在慘烈些什麼;你要知道英軍是如何流落到敦克爾克海岸,才會明白《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裡一整支軍隊為何在海灘上翻著死魚眼。

MV5BMzUyNTQ3NDg0NV5BMl5BanBnXkFtZTgwNzcy
Photo Credit:Dunkirk

過去戰爭曾經是人們的生活記憶,但是如今,連二戰都遠去超過80年,電影《1917》連片名都提醒你這是100年前發生的戰爭故事,戰爭電影變成了需要惡補才看得懂的歷史課本,無疑地推開了許多無意上課的觀眾。但是,《1917》沒有這種問題,這是一部發生在戰場上的電影,但你未必需要了解「第八軍團」或「第二軍團」代表些什麼、了解他們身在法國的哪個地點、或是了解身為主角的兩個小兵需要在24小時內到達的地點有多遠。這些都不需要事先惡補:你能知道當然更好,但並不會令你比腦袋一片空白的觀眾從《1917》中吸收更多資訊。

這部電影就有這種魔力,原因很簡單——這是一部一鏡到底的電影,攝影機時時刻刻都黏在兩位小兵的身旁,注視著他們從樹下假寐醒來、注視著他們接到一個不可能的任務、注視著他們為了任務穿越戰場、投向未知的命運。

事實上不必嚴格挑剔《1917》是不是一部一鏡到底電影,因為電影過程中事實上有過幾次還算明顯的剪接,但是這種質問,無疑地暴露了我們對「一鏡到底電影」的認知有多貧乏。《1917》的鏡頭沒有離開過兩位主角,代表著一個鮮明的事實:這部電影沒有豐富故事性的任何支線劇情、沒有補充前情提要的回憶畫面、沒有增加氣氛的蒙太奇。等於電影那些令我們激動興奮的剪輯技法與敘事手法,在這部電影裡全都欠奉。這當然是一部虛構電影,但它卻充滿了紀錄片的實感。《1917》沒有畫外音、沒有旁白、沒有心理小劇場,你看到的,就是全部。

螢幕快照_2020-01-30_下午2_17_12
Photo Credit:1917,來源:IMDb

所以我說你可以腦袋空空進戲院,不需要任何心理準備與歷史預習複習也可以,因為只要你在戲院裡坐下,從第一個畫面開始,你就被迫參加了一場漫長的戰場巡禮,主角與你的立場幾乎一樣,只是他們比你多了一把槍。他們也不知道這一路會遇上什麼,他們也沒有驚天戰技能夠一槍擊殺眼前的敵人,他們最後甚至連武器都沒有了,他們跟你一樣,赤裸裸地前進、用眼睛見證戰爭最前線的殘酷,更殘酷的是,你還得跟他們一起穿越這片殘酷。

攝影大師羅傑狄金斯的超現實魔法

也許有些觀眾不喜歡這種樸實無華的設計,但《1917》一點都不樸實,它比《變形金剛》還要花俏數倍,而且安靜多了:這部電影的最大功臣無疑是指掌攝影機的那個人,攝影指導羅傑狄金斯(Roger Deakins)。開場八分鐘裡,攝影機一直背對觀眾直視主角們,而當主角們站起朝向觀眾方向走來,隨著攝影機的後退,你能看到周遭的景物隨著主角一步步走來而逐漸入鏡:

一開始只是休息的軍人、後來看到他們搭灶做飯、洗衣曬衣;看到有人搬運軍錙上車、有人整排列隊;他們漸漸進入了壕溝,從戰場上退下的士兵們疲憊地入鏡擦過他們身邊……一整支軍隊就這樣在鏡頭的周遭呈現,沒有由摩根費里曼配音的旁白告訴你這是哪裡,他們是誰。《1917》是用畫面說故事的電影,它的台詞稀少、劇情簡單,但它展現更多不言而喻的風景,嘿,它都帶你走進現場了,你還需要別人多嘴補充嗎?

MV5BODFmNTI0Y2MtNGYzMS00Njc2LWIxYmMtODcw
Photo Credit:1917,來源:IMDb

但是狄金斯的魔法不只如此,一鏡跟拍到底的魔法很難用文字言喻,攝影機就像月球一般圍繞著主角們,但行進軌道卻是自由無礙的。許多橋段令人匪夷所思到底是怎麼拍成的,最驚心動魄的一幕,當角色跳入深淵時,攝影機竟然也跟著跳了下去,同步呈現他落水的完整過程。「一鏡跟拍到底」成為《1917》的鐵則,主角去哪,攝影機就去哪,而觀眾也被迫跟著去哪。

簡單地說,攝影大師羅傑狄金斯先前靠《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第一次奪得奧斯卡,好像是奧斯卡補償他12次入圍均鎩羽而歸的遺憾,但是《1917》不一樣,《1917》裡的狄金斯手法,讓前作相形見拙:更令人意料不到的是,電影裡一段照明彈曳過夜幕的戲,竟然比科幻電影《銀翼殺手2049》還更有超現實的夢幻感。

狄金斯這次如果沒有拿下奧斯卡最佳攝影,這恥辱是歸於奧斯卡的。

《1917》證明了電影偉大的本質

《1917》是純粹的娛樂,是聲光相輔相成的完美例子——湯瑪斯紐曼(Thomas Newman)這次的配樂亦製造出強大的戲劇效果。它是你見過最簡單的戰爭電影、也絕對是你見過最棒的以戰場為背景的驚悚電影與冒險電影。

螢幕快照_2020-01-30_下午2_23_42
Photo Credit:1917,來源:IMDb

《敦克爾克大行動》很棒,但它需要三條時間速度不同的支線互相穿插,才能織出壓迫感;《搶救雷恩大兵》很棒,但它看起來更像二戰版《里見八犬傳》,需要堆疊一個個漸漸死去的隊友來堆疊戰爭無常;《現代啟示錄》很棒,但通往內心黑暗的旅程讓它難免偏離真實;《1917》像是一把粗糙無鋒的大劍,強迫你交出眼珠黏在它的尖端,然後靈活地舞出殘酷的劍風,讓你的視網膜沾上濃濃的煙塵。

《1917》證明了電影偉大的本質,它不是小說,本來就不需要台詞交代內容;它不是時裝秀,不是來展示模特兒有多美的;它不是歷史課試驗,不需要你學富五車才能理解。電影就是光影與聲響的奏鳴,它們才是主角,它們是用來滿足你的眼睛與耳朵的,這是專屬於電影的娛樂體驗,當然,這種體驗在電腦與手機上大打折扣——你得進戲院才能感受《1917》的魅力。

所有導演與攝影師都會討厭《1917》,它完美地令他們忌妒,純粹地令他們覺得自己在做白工。這部不摻任何雜質的無腦娛樂電影,讓人感嘆,這樣的純粹之美何時才會再來?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