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est War Movie

它將會是你見過最簡單、也最身歷其境的戰爭電影:讓所有導演都嫉妒的《1917》

它將會是你見過最簡單、也最身歷其境的戰爭電影:讓所有導演都嫉妒的《1917》 Photo Credit: 《1917》|來源:IMDb

所有導演與攝影師都會討厭《1917》,它完美地令他們忌妒,純粹地令他們覺得自己在做白工。這部不摻任何雜質的無腦娛樂電影,讓人感嘆,這樣的純粹之美何時才會再來?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1917》得到金球獎「最佳導演」與「最佳電影」時,此雙重肯定意味著這部一戰電影,輾壓了黑幫宗師久違的時代史詩、戲精與罪惡城市的入魔故事、甚至是2019年全球影評極致推崇的韓國電影。金球獎這是何其大膽的選擇?但我要告訴你一件令人更驚訝的事:《1917》是部無腦娛樂電影。

不要誤會我在批評,反過來你應該想想,觀賞戰爭電影是件有多大壓力的事:影評與你的朋友都會諄諄教誨,你要了解歐瑪哈海灘上發生了什麼事,才能看得懂《搶救雷恩大兵》(Saving Private Ryan)的開場在慘烈些什麼;你要知道英軍是如何流落到敦克爾克海岸,才會明白《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裡一整支軍隊為何在海灘上翻著死魚眼。

MV5BMzUyNTQ3NDg0NV5BMl5BanBnXkFtZTgwNzcy
Photo Credit:Dunkirk

過去戰爭曾經是人們的生活記憶,但是如今,連二戰都遠去超過80年,電影《1917》連片名都提醒你這是100年前發生的戰爭故事,戰爭電影變成了需要惡補才看得懂的歷史課本,無疑地推開了許多無意上課的觀眾。但是,《1917》沒有這種問題,這是一部發生在戰場上的電影,但你未必需要了解「第八軍團」或「第二軍團」代表些什麼、了解他們身在法國的哪個地點、或是了解身為主角的兩個小兵需要在24小時內到達的地點有多遠。這些都不需要事先惡補:你能知道當然更好,但並不會令你比腦袋一片空白的觀眾從《1917》中吸收更多資訊。

這部電影就有這種魔力,原因很簡單——這是一部一鏡到底的電影,攝影機時時刻刻都黏在兩位小兵的身旁,注視著他們從樹下假寐醒來、注視著他們接到一個不可能的任務、注視著他們為了任務穿越戰場、投向未知的命運。

事實上不必嚴格挑剔《1917》是不是一部一鏡到底電影,因為電影過程中事實上有過幾次還算明顯的剪接,但是這種質問,無疑地暴露了我們對「一鏡到底電影」的認知有多貧乏。《1917》的鏡頭沒有離開過兩位主角,代表著一個鮮明的事實:這部電影沒有豐富故事性的任何支線劇情、沒有補充前情提要的回憶畫面、沒有增加氣氛的蒙太奇。等於電影那些令我們激動興奮的剪輯技法與敘事手法,在這部電影裡全都欠奉。這當然是一部虛構電影,但它卻充滿了紀錄片的實感。《1917》沒有畫外音、沒有旁白、沒有心理小劇場,你看到的,就是全部。

螢幕快照_2020-01-30_下午2_17_12
Photo Credit:1917,來源:IMDb

所以我說你可以腦袋空空進戲院,不需要任何心理準備與歷史預習複習也可以,因為只要你在戲院裡坐下,從第一個畫面開始,你就被迫參加了一場漫長的戰場巡禮,主角與你的立場幾乎一樣,只是他們比你多了一把槍。他們也不知道這一路會遇上什麼,他們也沒有驚天戰技能夠一槍擊殺眼前的敵人,他們最後甚至連武器都沒有了,他們跟你一樣,赤裸裸地前進、用眼睛見證戰爭最前線的殘酷,更殘酷的是,你還得跟他們一起穿越這片殘酷。

攝影大師羅傑狄金斯的超現實魔法

也許有些觀眾不喜歡這種樸實無華的設計,但《1917》一點都不樸實,它比《變形金剛》還要花俏數倍,而且安靜多了:這部電影的最大功臣無疑是指掌攝影機的那個人,攝影指導羅傑狄金斯(Roger Deakins)。開場八分鐘裡,攝影機一直背對觀眾直視主角們,而當主角們站起朝向觀眾方向走來,隨著攝影機的後退,你能看到周遭的景物隨著主角一步步走來而逐漸入鏡:

一開始只是休息的軍人、後來看到他們搭灶做飯、洗衣曬衣;看到有人搬運軍錙上車、有人整排列隊;他們漸漸進入了壕溝,從戰場上退下的士兵們疲憊地入鏡擦過他們身邊……一整支軍隊就這樣在鏡頭的周遭呈現,沒有由摩根費里曼配音的旁白告訴你這是哪裡,他們是誰。《1917》是用畫面說故事的電影,它的台詞稀少、劇情簡單,但它展現更多不言而喻的風景,嘿,它都帶你走進現場了,你還需要別人多嘴補充嗎?

MV5BODFmNTI0Y2MtNGYzMS00Njc2LWIxYmMtODcw
Photo Credit:1917,來源:IMDb

但是狄金斯的魔法不只如此,一鏡跟拍到底的魔法很難用文字言喻,攝影機就像月球一般圍繞著主角們,但行進軌道卻是自由無礙的。許多橋段令人匪夷所思到底是怎麼拍成的,最驚心動魄的一幕,當角色跳入深淵時,攝影機竟然也跟著跳了下去,同步呈現他落水的完整過程。「一鏡跟拍到底」成為《1917》的鐵則,主角去哪,攝影機就去哪,而觀眾也被迫跟著去哪。

簡單地說,攝影大師羅傑狄金斯先前靠《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第一次奪得奧斯卡,好像是奧斯卡補償他12次入圍均鎩羽而歸的遺憾,但是《1917》不一樣,《1917》裡的狄金斯手法,讓前作相形見拙:更令人意料不到的是,電影裡一段照明彈曳過夜幕的戲,竟然比科幻電影《銀翼殺手2049》還更有超現實的夢幻感。

狄金斯這次如果沒有拿下奧斯卡最佳攝影,這恥辱是歸於奧斯卡的。

《1917》證明了電影偉大的本質

《1917》是純粹的娛樂,是聲光相輔相成的完美例子——湯瑪斯紐曼(Thomas Newman)這次的配樂亦製造出強大的戲劇效果。它是你見過最簡單的戰爭電影、也絕對是你見過最棒的以戰場為背景的驚悚電影與冒險電影。

螢幕快照_2020-01-30_下午2_23_42
Photo Credit:1917,來源:IMDb

《敦克爾克大行動》很棒,但它需要三條時間速度不同的支線互相穿插,才能織出壓迫感;《搶救雷恩大兵》很棒,但它看起來更像二戰版《里見八犬傳》,需要堆疊一個個漸漸死去的隊友來堆疊戰爭無常;《現代啟示錄》很棒,但通往內心黑暗的旅程讓它難免偏離真實;《1917》像是一把粗糙無鋒的大劍,強迫你交出眼珠黏在它的尖端,然後靈活地舞出殘酷的劍風,讓你的視網膜沾上濃濃的煙塵。

《1917》證明了電影偉大的本質,它不是小說,本來就不需要台詞交代內容;它不是時裝秀,不是來展示模特兒有多美的;它不是歷史課試驗,不需要你學富五車才能理解。電影就是光影與聲響的奏鳴,它們才是主角,它們是用來滿足你的眼睛與耳朵的,這是專屬於電影的娛樂體驗,當然,這種體驗在電腦與手機上大打折扣——你得進戲院才能感受《1917》的魅力。

所有導演與攝影師都會討厭《1917》,它完美地令他們忌妒,純粹地令他們覺得自己在做白工。這部不摻任何雜質的無腦娛樂電影,讓人感嘆,這樣的純粹之美何時才會再來?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

與法國人口中「白色少女」之峰同名的冬季限定甜點——蒙布朗

與法國人口中「白色少女」之峰同名的冬季限定甜點——蒙布朗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巴黎濕冷的天氣和吹起東北季風的島國有幾分相似,不難想像為何需要法式甜點那股治癒人心的力量。但說到冬季限定的法式甜點,與歐洲「白色少女」同名的蒙布朗,可是最實至名歸的。

身為甜點控,應該能了解冬季限定甜點的重要地位。在冷冽的空氣中感受柔軟如雪、香甜如蜜的糕點在口中逐漸化開,還有什麼比這感受更治癒人心?

而要說冬季限定甜點中最實至名歸的,就屬經典法式甜點「蒙布朗」(Mont Blanc)了。

RNC016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誕生於19世紀巴黎,取名自歐洲「白色少女峰」的浪漫甜點

「蒙布朗」源自19世紀巴黎,它的製作靈感來自位於法國的歐洲最高峰「白朗峰」。這項以栗子泥為主題的甜點,不僅與法文中的白朗峰同名,連外型也是參照白朗峰著名的圓潤山頭。白朗峰位於法國東邊與義大利之間的界線,屬於阿爾卑斯山的第一高峰。因為山頂終年被純潔且耀眼的白雪覆蓋,有如少女一席純白的裙擺,也讓它享有「白色少女」的美名。

michiel-annaert-ZtaqmqC3Ekg-unsplash
Photo Credit:Unsplash

那麼蒙布朗使用褐色栗子泥和白朗峰又有什麼相似之處?其實秋季時的白朗峰是會變色的。入秋之時,山中群木枯萎、展露栗褐色的土地,整片山峰被撒上溫潤的秋色。而秋季正巧也是蒙布朗的靈魂原料——栗子的產季。也就是說當白朗峰開始轉黃時,便代表與之同名的蒙布朗出現在甜點櫥窗的時節到了。

RNC0163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蒙布朗的作法通常是以酥脆的杏仁奶油餅作為底座,放上中間含有萊姆酒奶油(或香草奶油)的海綿蛋糕,並在上頭擠上一層層宛如山峰的綿密栗子泥,直至形成圓圓胖胖的栗子奶油峰頂。最後放置一顆香綿的糖炒栗子點綴,再撒上白雪般的糖粉;有如剛由秋入冬的白朗峰被白雪覆蓋的夢幻景象,撫慰人心的浪漫甜點就此誕生。

栗子、奶香、黑糖共譜的法式圓舞曲——蒙布朗歐蕾

說到蒙布朗的口感,那又像是另一種童話故事。外層冰冰涼涼的栗子奶油入口即化,栗子清甜的香味更激起品嚐者的少女心。再往這褐色山峰裡頭探究則是另一番風景,柔軟的海綿蛋糕之間包含的濃厚奶油,美味得像是山間悠長的民謠,兩者在嘴裡完美融合,令人感到舒心愉快。

如果看到這邊你已經開始上網搜尋哪裡買得到蒙布朗,先別急。在這個陰暗溼冷的冬天裡,光泉推出新品「蒙布朗歐蕾」,將這股遠自歐洲的療癒甜點帶到我們身邊。

RNC0170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光泉蒙布朗歐蕾使用真實栗子泥製作,帶有60%香醇牛乳含量,再加上台灣黑糖點綴。除了冷飲,微波後熱熱的喝,更好品嚐其中滋味。剛入口時會帶點栗子泥的細膩口感,因為沒有添加奶精,喝得出栗子的清甜與奶香兩者巧妙融合,就像蒙布朗初入口時外層的栗子奶油,而後續的黑糖味引出另一個甜蜜層次,使這股溫暖人心的滋味綿延不斷。

RNC0176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由蒙布朗歐蕾展開你的19世紀法國巡禮

即使是在灰暗且引人陰鬱的低溫中,手裡一杯溫潤的蒙布朗歐蕾也能讓心房再上升幾度。而在疫情依舊於國際肆虐的今日,以香濃甜蜜的蒙布朗歐蕾作為旅行想像的起點,未嘗不可。

彷彿喝下就能穿梭於冬季的巴黎小巷甜點店,感受栗子泥與奶油的純粹與濃郁、實在與親和。不論遇上加班後的疲勞還是一人度過冬日的孤寂,都有手中這杯溫熱的蒙布朗歐蕾,釋放我們對世界的想像,帶我們一探那白雪靄靄的純潔少女峰。

RNC0172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