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men Culture

為什麼日本女生不敢一個人去吃拉麵?深埋在民族性之中的「社會潛規則」

為什麼日本女生不敢一個人去吃拉麵?深埋在民族性之中的「社會潛規則」 Photo Credit:Unsplash

《愛吃拉麵的小泉同學》中的那位小泉同學,之所以被刻劃成如此地特立獨行,正是因為她的行為,正是許多不敢一個人吃拉麵的日本女生的對立面。

這個標題如果被《愛吃拉麵的小泉同學》中的主角高中美少女小泉看到,一定十分地不以為然。因為她不但總是一個人去吃拉麵,而且還有著豐富的拉麵知識,對於到特定目的地吃拉麵,更是有著很強的行動力與執著,甚至不喜歡有人跟著她去。

這樣看來,我們是不是可以說,日本女生不敢一個人吃拉麵已經是個過時的命題,不符合現狀了?

要回答這個問題,讓我來舉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是英國維多利亞時期著名小說家,夏綠蒂勃朗特(Charlotte Brontë)的代表作《簡·愛》(Jane Eyre)。在這本小說中,女主角簡愛是個從小被寄養在舅媽里德太太家的孤兒。在成長中經歷了許多的苦難後,終於成為了一名教師,並受聘於主人為富有的羅徹斯特的桑費爾德莊園。後來兩人漸生情愫,羅徹斯特也向她求婚。當他們高興地準備婚禮時,簡愛發現羅徹斯特已經有了一個患有精神疾病的妻子。

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簡愛傷心地逃離了桑費爾德莊園。身無分文的她後來又經歷了許多事,還得到了叔父的龐大遺產留給了她。後來她回到桑費爾德莊園時,卻發現整個莊園已經因為大火而成為一片廢墟,羅徹斯特的妻子跳樓而死,羅徹斯特則是被燒瞎了雙眼並失去了一隻手。最後,簡愛跟羅徹斯特終於有情人終成眷屬。

雖然《簡·愛》是一部英國維多利亞時期的小說,而《愛吃拉麵的小泉同學》是一本在2014發行單行本漫畫、2015年改編為真人版電視劇的作品,但是兩者縱使時空環境不同,卻同樣是都是大眾文化。

mainvisual_k
Phooto Credit: ラーメン大好き小泉さん
《愛吃拉麵的小泉同學》

被譽為流行文化研究創始人的美國威斯康星大學傳播學教授約翰菲斯克(John Fiske),曾在他的《理解大眾文化》一書中這麼定義文化:「文化是社會常規的持續接替,因此被包含在不同型態的社會權力之中散布。」由於社會常規被包含在不同型態的社會權力之中,因此我們的社會常規是有等級體系的。而對於一個文化商品而言,不管是小說、漫畫還是電視劇,萬一所包含的內容沒辦法讓人們從他們各自的社會關係和身份中找到認同的話,那麼這樣的作品就無法被市場接受。就像《簡·愛》中一開始羅徹斯特與簡愛的關係,是地主/資產階級相對於無產階級。以英國維多利亞時期那個時代的社會氛圍,如果讓男女主角在一開始社會階級不對等,男方甚至還有老婆的情況下結為連理的話,那就跟一般的維多利亞時期的英國人的生活一樣,毫無新意,更無法吸引大眾。

大眾文化之所以能夠流行與受到歡迎,是因為它在社會的權力結構中,讓從屬於這個結構的普羅大眾享受到菲斯克教授所說的「生產性歡愉」(productive pleasure)。這是一種讓我們能夠暫時逃離社會權力結構,跳脫社會禮俗的愉悅和快感。所以讓簡樸平庸的簡愛得到一大筆遺產,而大地主羅徹斯特變得一無所有這樣的劇情,才讓當時的讀者如此著迷與瘋狂。

如果《簡·愛》受到英國維多利亞時期讀者的歡迎,是因為其內容讓許多讀者得到逃逸出當時的社會權力結構的歡愉出口,那麼《愛吃拉麵的小泉同學》中的小泉同學,在漫畫與電視劇中那種對拉麵以外的事毫無興趣、沒有什麼朋友,以及對於拉麵的行動力和執著等特質,所帶給讀者和觀眾的閱聽快感和愉悅,也正反映了吃拉麵這件事在日本的社會權力結構與常規。

從日本拉麵的歷史來看,不管是1910年尾崎貫一在在東京的淺草開的「來來軒」;1922年札幌「竹家食堂」王文彩所做的最早的札幌拉麵;1937年由宮本時男於福岡縣久留米市開的「南京千兩」;1938年來自浙江的徐永俤在京都開的「新福菜館」;1954年由札幌「味之三平」的老闆大宮守人所開發出的第一碗味噌拉麵;1955年榊原松雄在魚市場開的長濱拉麵始祖「元祖長濱屋」;昭和30年代由新潟縣燕市「杭州飯店」的第三代徐直幸,為了當地常加班到深夜的工人所研發出的「燕三條系拉麵」;千葉縣讓漁夫和海女能夠迅速去寒的「勝浦擔擔麵」;二戰後為了讓重建富山市而付出大量體力的年輕人能夠補充足夠鹽份,而增加醬油濃度的「富山拉麵」等,都離不開階級(藍領)和性別(男性)這兩種主要的社會結構。

japanresor-VY84smon1GY-unsplash
Photo Credit:Unsplash

在一般的現代社會裡,所謂的文明人,就是理性地表現出來社會上所達成共識的價值,並且予以延伸。而日本的社會在這方面的延伸則是無所不在,而這些都是存在於日本社會中無形的規矩。比如在地鐵站會看到「禁止奔跑」的圖標,而車廂裡還有著「禁止倚靠」、「打電話會給別人帶來困擾」、「癡漢行為是犯罪」等警告標語;在圖書館的自習室中,桌子上貼著「敲打鍵盤的聲音會影響到他人」的告示;在公園中,則有著「禁止球類運動」、「禁止玩滑板」、「禁止遛狗」和「禁止喧嘩」之類五花八門的告示。

再舉徐靜波在他《日本人的活法》一書的〈日本社會的「富二代」為何不張揚〉那篇文章做為例子。在日本,富二代的兒女如果張揚的話,會帶來兩大問題:第一,他們不謹慎行為或者個人緋聞,將會給父親帶來直接的不利影響,損害父親的形象與聲譽,甚至影響公司的經營。第二,有錢人的孩子張揚的話,會成為「社會公敵」,因為你張揚的資本與財富都不是你自己創造的,而是躺在父親的財富之上,從個人品德上來說,屬於「最低」的花花公子,或花瓶女郎。

masaaki-komori-2TjDelq95rc-unsplash
Photo Credit:Unsplash

在這樣一言一行都必須非常謹慎的日本社會中,「性別」與「食物」之間自然也有著強烈的聯結。日本媒體曾經做過調查,女性認為一個人比較容易進入的店有快餐店(95.2%)、連鎖咖啡店(94.8%)、甜品店(88.2%)、非連鎖咖啡廳(85.9%)和蕎麥麵(80.4%)店。而拉麵店不但空間狹小,往往只能緊靠吧檯的一圈排排坐著吃麵時,吃麵時彼此還可能會碰到彼此的手肘,自然就成了日本女性不敢一個人進入的餐廳了。

除了客觀環境外,心理層面的影響也許更大。若是一個日本女生自己去吃拉麵的話,社會或集體固有印象可能會認為「她是不是沒有朋友?」、「女生怎麼能去吃油膩膩的拉麵呢?」、「和一群男人們擠在一起真的好嗎?」、「她可能是個怪人吧?」因此,《愛吃拉麵的小泉同學》中的那位小泉同學,之所以被刻劃成如此地特立獨行,正是因為她的行為,正是許多不敢一個人吃拉麵的日本女生的對立面。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鞭神老師

不是料理教學,更不是美食部落格,而是一個以文化研究的方式,以嚴謹不譁眾取寵的態度探討料理如何做、如何吃,以及食材與料理背後的歷史與文化的精神的全面性料理研究。著有《百年飯桌》與《百年和食》兩本研究飲食文化的專書。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