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ell Phone

除了用釘槍把手機釘在牆上的卡麥隆外,還有哪些好萊塢導演曾頒布嚴格的「手機禁令」

除了用釘槍把手機釘在牆上的卡麥隆外,還有哪些好萊塢導演曾頒布嚴格的「手機禁令」 Photo Credit:Inglourious Basterds,來源:IMDb

提摩西奧利芬表示,如果你在昆汀的片場接手機:「你就被fire了,這裡不能用手機,沒錯,他不會給你任何警告,不會,接手機那就準備滾蛋回家吧,我沒有唬爛。在片場之外我們有個可愛的小小電話亭,任何人都只能在那裏看手機,所有人的手機都只能放在那裏,如果你一定要打電話,那你只能走到外面街上才能打。」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我們把詹姆斯卡麥隆(James Cameron)、克里斯多福諾蘭 (Christopher Nolan)、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葛莉塔潔薇(Greta Gerwig)與諾亞鮑姆巴赫(Noah Baumbach)5位導演擺在一起,你能猜出這5位風格截然不同的導演有什麼相通之處嗎?可能很難,答案就是你永遠拿在手上的那個小玩意——手機。

他們都對出現在片場的手機深惡痛絕,設下各種嚴厲規則杜絕手機與他們的主人一起出現。這些年好萊塢的導演們開始對這股無孔不入的數位浪潮採取措施,讓我們來看看他們是如何阻止演員們變成低頭族的。

手機禁令是最棒的禮物
MV5BZDg0NmQzZjMtNTdkMy00M2Y1LWEwMzEtMTM0
Photo Credit: 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來源:IMDb

昆汀對手機的厭惡其來有自,這位當年以驚世駭俗風格在好萊塢一鳴驚人的「新潮導演」,其實是個對舊時代著迷的終極宅宅。他喜愛收集電影膠捲、他喜歡用打字機敲劇本、而布萊德彼特(Brad Pitt)還抱怨過他連e-mail都不用,要找他還得打他家裡的市內電話,然後在電話答錄機上留言。

昆汀自己也曾經說過,最痛恨觀眾在手機上看電影。但他其實也管不了觀眾在手機上看他的《惡棍特工》(Inglourious Basterds)或是《從前,有個好萊塢》(Once Upon a Time...in Hollywood)。不過如果你身在昆汀塔倫提諾的片場,那你得注意了,只要你拿起手機,就等著被他解雇吧。

提摩西奧利芬(Timothy Olyphant)告訴我們這項驚人的事實,他演出了昆汀去年的作品《從前,有個好萊塢》。他表示,如果你在片場接手機……「你就被fire了,這裡不能用手機,沒錯,他不會給你任何警告,不會,接手機那就準備滾蛋回家吧,我沒有唬爛。在片場之外我們有個可愛的小小電話亭,任何人都只能在那裏看手機,所有人的手機都只能放在那裏,如果你一定要打電話,那你只能走到外面街上才能打。」他還說起在片場最驚恐的時刻,「有一次場地都佈置好了,我們演員都就位了,突然後面有一聲電話聲響起……喔買尬,我嚇死了!哈哈哈!」

becstelen1
Photo Credit:Inglourious Basterds,來源:IMDb
《惡棍特工》中的克里斯多夫華茲

昆汀並不是好萊塢的那些所謂「暴君」導演,許多演員都在他的片場享受了他們演員生涯中最美好的時光——雖然有人差點GG 。但這並不代表昆汀的片場充滿著慵懶散漫的氣氛,相反地,他訂下了許多規則,以確保演員們能有最好的表現,而禁用手機只是其中一項原則:「我們在片場還不能做許多其他事情,包括了打卡Instagram、讀你下一部電影的劇本、跟你的經紀人聊天等等,而我們每個工作人員都對這些原則謹記在心,」奧利芬表示:「我不知道為什麼會訂下這些規則,但我想這是昆汀能給所有演員與劇組人員最棒的禮物。」

不能用手機的禁令不止奧利芬支持,也不止出現在《從前,有個好萊塢》片場。早在4年前,克里斯多夫華茲(Christoph Waltz)在演出《惡棍特工》時就體驗過了:「當你走進片場或電影場景時,就會有個人來收手機。而如果你不能放下你的手機,那就不准進入片場;如果你一定得靠手機才能開始每天例行的專業工作,那你就不准進入片場。這就是個二選一的狀況,工作人員們事實上真的得在合約上同意他們不能使用手機」。

而連資深好萊塢監製大衛海曼(David Heyman)也認同這項禁令:「我覺得這種限制很棒,這讓片場成為一個非常安靜與親密的空間,讓演員們專注進入情感層面上。」

「手機禁令」會成為未來的片場風潮?
MV5BYjQ2YzRhMjQtMTgwYy00NWU1LTllOGQtYjA2
Photo Credit:Dunkirk,來源:IMDb

現在,看來許多導演都同意這項禁令有其必要,特別是需要演員全神貫注在表演上的導演們,克里斯多福諾蘭就是其中一位。「這幾年內禁止在電影片場裡使用手機會成為一股風潮,」他在宣傳《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時表示,「在片場不專注是非常不專業的表現,所以我們的規則很簡單:如果你要打電話或是送簡訊,你就滾出片場。」

諾蘭講得似乎非常果決,但事實上,「會成為風潮」這種說法是有所本的。長期與昆汀合作的監製兼助理導演威廉保羅克拉克(William Paul Clark)就表示:「當我們花了很多時間設置好機材、讓演員們準備好、帶他們到上鏡的位置站好、然後準備拍攝時,最令人沮喪的就是在鏡頭以外的地方,突然有什麼搞砸了。」而他指的就是一聲令人出戲的叮咚聲、一聲來電鈴聲、一聲推特的來訊聲。

這些導演也一樣禁絕手機

而不止是諾蘭與昆汀,控制狂詹姆斯卡麥隆早已完美地示範了如何禁絕手機:他在片場隨時帶著釘槍,準備將那些在片場響起的手機釘在牆上,因為他不喜歡被打擾。事實上昆汀的手機禁令並沒有真正解雇任何人,看來大家都很聽大導演的話。但是卡麥隆倒是釘過許多手機——2000年代時大家剛剛體驗到手機帶來的新形態資訊衝擊,每個人都捨不得與他們的手機分離。

而除了卡麥隆,如今年輕一代的導演葛莉塔潔薇與諾亞包姆巴赫也加入這股風潮。「我喜歡片場裡的每個人感覺他們都同在這個特別大泡泡裡的樣子,」潔薇表示,「如果你是一個演員,而且你必須展現你的內在靈魂,我真的很不希望你在片場還要看手機或是跟別人視訊。」

導演們除了不喜歡手機鈴聲帶來的困擾之外,更重要的理由來自於演員會分心。很多導演不喜歡當他們喊卡時,演員與劇組們馬上聲息相通地掏向褲子口袋拿手機,然後把整顆頭埋進去。

有些人覺得這是不尊重片場,但像是諾蘭,這位很喜歡探究人類底層心靈活動的電影導演,他有更符合醫學邏輯的理由:「其實人類大腦的活動模式裡,根本不存在多工處理這種狀態,這仍然是醫學上的未解之謎,但是你處理事務的方式其實是線性的,所以當你埋首於手機時,你已經跳脫了剛剛表演的情境了。」

來聽聽支持在片場當低頭族的演員與導演怎麼說

但是話又說回來,儘管很多好萊塢業內人士都贊成在片場拒絕手機,但這並不代表所有好萊塢影人都同意,主演電影《黑豹》(Black Panther)的查德威克鮑斯曼(Chadwick Boseman)就不贊同手機禁令。當然,每個漫威電影片場幾乎就是個手機展示大會,許多漫威電影片場照當中,都有演員排排坐看手機的模樣。

不過鮑斯曼有他更為正大光明的理由:「不能用手機對我來說會有麻煩。」這位年輕演員需要在手機上做筆記;時時聆聽台詞教練錄給他的台詞片段(他飾演的瓦干達王子有很重的口音);他甚至還準備了一份歌單,讓他在演戲時可以一邊聽音樂、一邊進入最好的演出狀態。「對我來說,我用不用手機不關你的事,我會用手機是因為它是我工作的重要工具,所以你不能禁止我用手機。」

MV5BMjIzNzYwNjkyOF5BMl5BanBnXkFtZTgwODM3
Photo Credit:Black Panther,來源:IMDb

昆汀、諾蘭與鮑斯曼,三個人的年紀分別各差七歲,但是看來42歲的鮑斯曼與49歲的諾蘭或56歲的昆汀,已經有了嚴重的代溝——數位科技帶來的代溝。鮑斯曼30歲時史上第一支iPhone誕生了,20至30歲的年輕人很快地擁抱了數位裝置帶來的全新資訊生活,對他們來說手機已經不再用來打電話了,他們透過手機吸收、處理與分享資訊,用途還包括豐富他們的演藝生活。30年代的好萊塢,演員有專用的提詞助理,但現在不用了,隨便一支智慧型手機都能做到這些工作。

當然,禁用手機是一項禁令,而電影片場裡的禁令並不止禁用手機——比如還包括不准吸毒之類的。但是人類就是這麼麻煩的生物,有禁令就會有人鑽漏洞,而鑽漏洞反而會造成更大的問題。有些導演同意演員應該要有個安靜的環境盡情表演,但卻反對這種手機禁令:《決戰中途島》(Midway)導演羅蘭艾默瑞奇(Roland Emmerich)就是其中之一。

「我根本就不在乎演員在片場用手機……有時候讓演員在片場用手機也不錯,至少他們可以休息一下,看看新聞、檢查一下e-mail之類的。」艾默瑞奇非常開明,他認為禁絕會造成更多麻煩,因為如果禁止演員在片場用手機,他認為這些演員就會跑回休息拖車繼續用。「這樣會造成更多問題,所以我永遠不會這樣做(禁止手機)。」

MV5BMjYyYzI0OTctZTZjMi00ZDQyLWE1NjQtY2U4
Photo Credit:Midway,來源:IMDb

用手機,不用手機,看來這是個大哉問。但這是個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電影不止反映著現實,製作電影也免不了要面臨現實世界的科技進步與風潮變化,如同該以數位方式拍攝與使用傳統膠捲底片拍攝電影之爭、高畫格速率(High frame rate, HFR)拍攝之爭、與數位替身的道德爭議等等。

你可以順應風潮,也可以逆風像塊頑固的石頭,這沒有對與錯,只是展現你面對這門藝術的姿態是什麼、與展現你在意的「電影之美」是什麼而已。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楊士範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

LINGO打造寵物床界的變形金剛!一床三睡讓毛小孩夜夜好眠

LINGO打造寵物床界的變形金剛!一床三睡讓毛小孩夜夜好眠 Photo Credit:LINGO

因應台灣多變的氣候環境,LINGO開發出全台唯一模組化的多功能寵物床,在不同季節或情境中可以輕鬆切換,讓毛小孩睡得開心,主人才能跟著放心。

台灣氣候潮濕,對毛小孩來說最常見的疾病就是皮膚病,尤其到了梅雨和颱風季,更容易滋生黴菌與塵螨,讓不少主人傷透腦筋。「LINGO」是由留美設計師楊宗勳Aaron打造的寵物居家品牌,因考量愛犬的健康和睡眠品質,Aaron親自操刀打造一款可以變化三種模組的「LINGO多功能寵物床」,可以在不同季節、情境下使用。

品牌創辦人Aaron在美國念完設計後,就進入頗具盛名的紐約床墊品牌「Casper」擔任產品研發設計。待在美國5年的這段時間,Aaron非常想念台灣的愛犬Lingo,因為他深知Lingo的一生短暫,幾經考量後他決定放棄在美國的高薪工作,返台陪伴愛犬。回台後Aaron也找了愛貓的平面設計師Fangyu共同創立品牌,以「寵物就是家人」的觀點出發,滿足毛小孩和主人的各種需求。

圖1
Photo Credit:LINGO

有天Aaron意外在Lingo咬破的床墊裡,發現許多充滿髒汙、不明材質的團塊填充物,震驚之餘,亦開啟了他創業的契機。對台灣大多數的毛小孩主人來說,在床墊選擇上都有一個共同的困擾:既擔心便宜貨的品質,又覺得進口寵物床墊的價格太過高昂。為解決這個難題,Aaron決定結合自己的設計專長及對床墊市場的專業認知,以1年多的時間研發出一組四季皆宜,價格無負擔又兼具高品質的「LINGO多功能寵物床」。

圖2
Photo Credit:LINGO
#01 一床三睡:床墊、吊床、沙發床三種模式自由變換

「LINGO多功能寵物床」是目前市面上唯一模組化設計的寵物床,考量到台灣氣候潮濕且四季分明,毛小孩的床組既要兼顧透氣和保暖的功能,又不希望佔據太多居家空間,因此在設計上特別將床墊、吊床和沙發床融為一體,床墊、吊床布可以隨時拆卸組裝,在不同的季節和情境中也能切換使用。

#02 研發生產100%MIT ,好拆好洗輕鬆打理

這款多功能寵物床從研發到生產都是100%台灣製造,通過歐盟無毒認證,而床墊選用高密度PU泡棉,更通過174項檢測,舒適又不易塌陷變形,除了有保暖作用外還能支撐脊椎和關節。吊床布的部分不僅耐重可達40公斤,而且材質上舒適透氣。

圖3
Photo Credit:LINGO
#03 家具造型設計,讓毛小孩也有自己的客廳

在外型上採用沙發傢俱的造型,布料選用高品質厚麂皮,防潑水塗層能延緩液體滲入內層的時間,且耐磨耐咬易保養,可以直接丟到洗衣機去異味和消毒。不管是外觀還是功能方面, 「LINGO 多功能寵物床」都可以完美融入居家空間。

毛小孩一生中有超過一半的時間都在睡覺,一張好的寵物床可以從小地方來加強毛孩的日常保健,讓牠們的生活空間更自在,這樣主人們也才能與牠們彼此陪伴、走得更久更遠。

了解更多「LINGO 多功能寵物床」

本文章內容由「LINGO」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