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ensreich Hundertwasser

他所設計的房子沒有直線,頂部則鋪滿土壤種滿植物——建築物醫生「百水先生」

他所設計的房子沒有直線,頂部則鋪滿土壤種滿植物——建築物醫生「百水先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百水先生(Hundertwasser)的畫作自成一格,沒有高深理論,也不太喜歡探尋作品風格源流。一般人看他的畫作時,很容易在第一眼就看得出畫中的意思和喜怒哀樂。他作畫的方法與工具也不止有水彩畫布,還有日本傳統的木刻版畫,後來更有他設計的建築物。

究竟20世紀是怎樣的一個時代呢?科技是進步得很快,卻打了兩場世界大戰,爆過原子彈。但在20世紀初的時候,科學觀、新技術、極簡、理性觀(rationality),在歐美藝術圈裡興起,被視為時尚新潮,令人對「美好生活」有所憧憬。

百水先生(亨德華沙,Hundertwasser)出道的時候,卻對此種新潮流不以為然,還說以直尺畫出來的直線令人作嘔,又說直線令人不適的程度,猶如身體受致癌毒物傷害。因為人體的細胞,由生到滅為止,沒有一刻是有直線的,所以直線對人來說是「危險」的。他的畫作色彩豐富,沒有直線,卻有很多螺旋圖案。

究竟他的畫是怎樣想出來的呢?百水先生曾經說,他畫作裡的世界是人間天堂,而這個天堂的世界與現實世界,就如平行宇宙般同在。也就是說,我們同時身處在現實世界與天堂之中,兩者之間只相差在一念。他想將那個平行的天堂畫出來,令人無法再否認這個天堂。而在他畫作中常見的螺旋圖案,則有生死輪迴、生生不息的含義。

當時歐美藝術家的主流,紛紛在談論如何打破古典美術的框框,有人奉「更少就是更多(less is more)」為圭臬,以「極簡主義」作為研習美術的新目標。有人則認為繪畫不必像攝影般,畫得跟實物一樣,而應該著重於表意。但是百水先生的作品,卻是逆「現代」之流而行的。

所以有人批評他的作品媚俗(kitsch),或者說他的畫作很土(不夠「現代」)。他的作品廣受大眾歡迎,卻遭到同行的冷落。他生活幾乎不用錢,身上的衣服是自己縫製的,但他以這些「俗畫」闖出名堂之後,卻賺了很多很多錢。後來還買了一艘小船(Regentag)周遊列國,在旅途中創作新作品。

百水先生認為,如果美術作品只有行家才懂得欣賞,曲高和寡,普羅大眾觀賞的時候很難有共鳴的話,這些作品就是與一般人的心靈割斷連繫了,這就等於「對人很有益的食物,但沒有人能吃得到」。

所以他的畫作自成一格,沒有高深理論,他也不太喜歡探尋作品風格源流,因為這些作品往往集百家之大成,風格不止來自當代的歐美畫家,也來自於世界各地古文明國的畫作。一般人看他的畫作時,很容易在第一眼就看得出畫中的意思和喜怒哀樂。他作畫的方法與工具也不止有水彩畫布,還有日本傳統的木刻版畫,後來更有他設計的建築物。

人在此世間應該如何生活,如何與自然相處,才是人間天堂的境界呢?百水先生雖然在畫作裡已經畫過不少,或許依然覺得不足,所以他在紐西蘭遊歷時,買了一塊田地,在上面種植許多品種的樹,建築農舍,而農舍的屋頂有土壤種滿青草。又從溪中引水進池塘養鴨鵝,將這片農地建成他心目中的人間天堂。從百水先生這間農舍開始看他建築作品的創作歷程,以及相關的畫作,不難看得出他建設的房子,都一定遵守這一條規矩:眾生平等。

建築物佔據多少土壤,就在建築裡面或上面補回。這條規矩,與前述的螺旋圖案含意有相關之處,也和他另一套「五層皮膚論」互相呼應。百水先生認為人在這個世間是有五層「皮膚」的:

  • 第一層是肉身的皮膚,
  • 第二層是衣服,
  • 第三層是房子,
  • 第四層文化風俗、以及在大自然裡的身份(identity),
  • 第五層是地球,包括水土自然,四季更替,天氣循環(Earth)。
shutterstock_66196173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百水先生一手打造的「森林螺旋公寓」(Forest spiral residential building)

層層皮膚之間,是彼此有感應的,而人的建築物(房子),也應該和肉體的皮膚一樣可親,與自然和諧。他將畫作中的用色和形狀,化成一座座外貌奇趣的房子,而房子又往往與自然的土地相融,而不是互相排斥,不是非令建築物佔據範圍寸草不生不可。

建築物裡的樹,也是「住客」,樹在建築物裡生活,對人的健康有益,所以不必交租金。他畫作中的螺旋圖案,化成螺旋形的房子,房子依舊沒有直線,頂部鋪滿土壤種滿青草。在維也納,他也有以自己為名的建築「Hundertwasser house」。更後來,他的作品再也不是僅僅一座建築物了,在奧地利有整一座溫泉度假中心(Rogner Bad Blumau),是由他構思出來的。

shutterstock_13845116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維也納的「百水公寓」(Hundertwasser house)

百水先生做了知名畫家與知名建築家之後,還自封為「建築物醫師」,為某些建築物畫出改建的草圖,有些大廈按照他的意思改變了,生色不少。房子在他心中,是人的第三層「皮膚」,既然是與衣服一樣,同是「皮膚」,所以認為人可以隨意改變它的外貌。

百水先生應邀演講時,曾經親手在演講場館的牆壁上畫畫,結果有些場館主人用心保留這份作品,但也有些場館的主管,要百水先生賠償,跟他打官司。

原來即使是百水先生這位大人物,也不一定有力量主宰第三層「皮膚」。怪不得第四層和第五層的「大皮膚」雖然健康不好,社會大眾卻往往要花大量心力,才能夠改正到一點點小缺點了。

shutterstock_130297036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百水先生生前的最後一件作品:綠色城堡(The Green Citadel)

參考書目:

  • Rand, Harry, Hundertwasser, Taschen. 1998.
  • Restany, Pierre, The Power of Art: Hundertwasser, the Painter-King with the 5 Skins, Rodney Stringer (trans.), Taschen. 1998.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麥敬灝

香港出生。作品散見於各大網絡媒體網站及信報,2016年曾為《信報》香港掌故專欄主筆。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獎。

更多此作者文章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光線可以改變作息、環境可以改變生活,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以設計人的專業角度,帶我們認識Jya鎏光檯燈如何為日常帶來「溫度」。

《創世紀》中以一句「要有光。」作為神創造世界的第一步。光可說是人類與萬物的原始連結,就像植物向光源生長、公雞因感受到清晨的微光啼叫,人類的生活作息,也會隨著光源改變。空間設計之於光,正如魚之於水,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提到在空間設計中光線的重要性,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解釋,「只要人在的地方,就有光。而燈就像室內的太陽一樣,配合人類作息自然起落。」當空間設計回歸「以人為本」的概念時,光線和生活美學便成為一體。自然光影響人;人造就室內光。

IMG_8803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北歐建築室內設計師——留郁琪。
「有位客戶因為房間內沒有對外窗,每天幾乎都睡到中午。後來我們幫他改造了臥室,引進自然光,現在他上午因為感受到陽光升起,就可以舒服的自然醒。」
image8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若說空間是生活的容器,一盞燈便是為容器注入靈魂與故事性的元素——Jya鎏光檯燈,便是為此應運而生。融合德國工藝顯學「包浩斯設計」,以形隨機能的精煉思考,除去華而不實的花俏功能,展現「以人為本」的溫度。

image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磁吸式底座設計相當貼心,裝上可作為檯燈,摘下可作為手電筒使用。
光與設計|與蘋果電腦同材質,觸感、質感搭配無違和

「它就像燈塔一樣,是一盞為人指引方向的明燈,簡單、溫暖卻不失俐落感。以北歐設計理念來說,它也讓材質本身發揮最大效果,觸感和質感就像我的蘋果電腦,搭配在一起相當和諧。」留郁琪以親身使用經驗分享道。

image9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選用與蘋果電腦相同材質,適合設計人搭配。

材質與外觀是賦予產品質感的關鍵。Jya設計團隊選用與蘋果產品同樣的磨砂鋁合金,並捨棄傳統的鑲嵌與螺絲連結,透過一體成型式設計,完整呈現材質質感。此外,材料亦經過陽極工藝與多道打磨工序處理,創造絲滑的手感之餘,也確保檯燈耐用度。

光與空間|獨立光域隨心所欲:不打擾,是我的溫柔
image5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在家中加班的夜晚,就著一束光,在廚房做點宵夜享受,也不會因為燈光干擾家人。

空間照明可依功能性劃分成兩大類:裝飾與照明。前者的主要用途為營造氛圍;後者則須滿足工作時的光線需求;由於Jya鎏光檯燈拋棄多餘的裝飾性設計,僅靠光線變化,就能具備上述兩點使用需求。

「工作時我習慣開散光,它的照明範圍剛好落在一般工作區域大小,適合一邊蒐集資料一邊創作。作為夜燈使用時,我喜歡用聚光第一階,將光打在牆上,可以塑造很放鬆的氛圍。」

除了照射範圍獨立,不會干擾身邊的人休息;由於輕觸就能開啟,所以不會有明顯的開關聲。只要帶著磁吸底座,Jya鎏光檯燈就像是隨身的光源,晚上也能帶著它出門看書。「對我來說,Jya鎏光檯燈像是很私人的物品,因為使用時不會影響到任何人。」

image7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散光範圍,恰好是一般工作區域大小。
光與生活|有了它,生活隨時都可以有一道光
image6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五段式光源變化,分散光、聚光兩種光型,愈高階亮度愈強。

Jya鎏光檯燈設計簡約,卻有著不簡單的特色。

#01 五段式觸控調光,適用各種情境:工作時需要能使人專注的燈光,因此閱讀燈以集中且亮度適中的光源最恰當;床頭燈則適合柔和、使人放鬆的微光。Jya鎏光檯燈照明分為五檔(三段式散光+兩段式聚光),每段光階都帶出不同的情境與氛圍,輕觸即可調光。

#02 無線設計,行動無限:Jya鎏光檯燈採充電式設計,長達20小時的續航力,不論室內、戶外,使用者都能依照空間變化,靈活地變換檯燈位置。正如留郁琪所說的,光線設計的關鍵在於依照不同空間的用途,事先設想人在空間中的活動路線。

#03 磁吸式底座,開放多元使用方式:除了作為檯燈,附有可拆式磁吸底座,也能拆下底座靈活地運用照明,如手持手電筒動般,展現更多元的使用性。

#04 燈體側照明,閱讀不眩光:「燈體側發光」設計,能使光照效果相較於直接照明,更不易產生眩光(Dazzle)感。留郁琪讚賞道,以產品設計的角度來說,這是很貼心的巧思。

撕去性別標籤,以同理心作為設計的「燈塔」

從小就喜愛透過實作感受世界的留郁琪,透過自身的設計才華,為許多人實現夢想,並參與客戶人生轉變的時刻,對此,她深感幸運與感恩。而這樣的設計師職涯,不免也令人好奇當代女性在室內設計產業中的角色,與傳統認知中「陽剛特質強,幾乎為男性壟斷的領域」是否有落差。

留郁琪帶著笑意回答,其實以過往接案經驗來看,女性客戶對室內設計的敏銳度與在意程度大於男性。況且,室內設計本就是著重於使用者體驗的專業,女性設計師較能同理並掌握女性客戶的需求,男性亦然。

IMG_880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性別只是一種標籤,「同理心」才是我們心中的燈塔,為我們指引設計的方向、體會他人困境的波瀾。或許每個設計師心中都有一座燈塔,才能像她一樣,以關懷與溫暖的心思待人。

Jya鎏光檯燈富有人性溫度的設計,想必也來自相同的設計魂。即便身處在生活的黑暗中,也能因為這道光而感到溫暖。

創造一束光 而非設計一盞燈 - Jya鎏光檯燈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