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ensreich Hundertwasser

他所設計的房子沒有直線,頂部則鋪滿土壤種滿植物——建築物醫生「百水先生」

他所設計的房子沒有直線,頂部則鋪滿土壤種滿植物——建築物醫生「百水先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百水先生(Hundertwasser)的畫作自成一格,沒有高深理論,也不太喜歡探尋作品風格源流。一般人看他的畫作時,很容易在第一眼就看得出畫中的意思和喜怒哀樂。他作畫的方法與工具也不止有水彩畫布,還有日本傳統的木刻版畫,後來更有他設計的建築物。

究竟20世紀是怎樣的一個時代呢?科技是進步得很快,卻打了兩場世界大戰,爆過原子彈。但在20世紀初的時候,科學觀、新技術、極簡、理性觀(rationality),在歐美藝術圈裡興起,被視為時尚新潮,令人對「美好生活」有所憧憬。

百水先生(亨德華沙,Hundertwasser)出道的時候,卻對此種新潮流不以為然,還說以直尺畫出來的直線令人作嘔,又說直線令人不適的程度,猶如身體受致癌毒物傷害。因為人體的細胞,由生到滅為止,沒有一刻是有直線的,所以直線對人來說是「危險」的。他的畫作色彩豐富,沒有直線,卻有很多螺旋圖案。

究竟他的畫是怎樣想出來的呢?百水先生曾經說,他畫作裡的世界是人間天堂,而這個天堂的世界與現實世界,就如平行宇宙般同在。也就是說,我們同時身處在現實世界與天堂之中,兩者之間只相差在一念。他想將那個平行的天堂畫出來,令人無法再否認這個天堂。而在他畫作中常見的螺旋圖案,則有生死輪迴、生生不息的含義。

當時歐美藝術家的主流,紛紛在談論如何打破古典美術的框框,有人奉「更少就是更多(less is more)」為圭臬,以「極簡主義」作為研習美術的新目標。有人則認為繪畫不必像攝影般,畫得跟實物一樣,而應該著重於表意。但是百水先生的作品,卻是逆「現代」之流而行的。

所以有人批評他的作品媚俗(kitsch),或者說他的畫作很土(不夠「現代」)。他的作品廣受大眾歡迎,卻遭到同行的冷落。他生活幾乎不用錢,身上的衣服是自己縫製的,但他以這些「俗畫」闖出名堂之後,卻賺了很多很多錢。後來還買了一艘小船(Regentag)周遊列國,在旅途中創作新作品。

百水先生認為,如果美術作品只有行家才懂得欣賞,曲高和寡,普羅大眾觀賞的時候很難有共鳴的話,這些作品就是與一般人的心靈割斷連繫了,這就等於「對人很有益的食物,但沒有人能吃得到」。

所以他的畫作自成一格,沒有高深理論,他也不太喜歡探尋作品風格源流,因為這些作品往往集百家之大成,風格不止來自當代的歐美畫家,也來自於世界各地古文明國的畫作。一般人看他的畫作時,很容易在第一眼就看得出畫中的意思和喜怒哀樂。他作畫的方法與工具也不止有水彩畫布,還有日本傳統的木刻版畫,後來更有他設計的建築物。

人在此世間應該如何生活,如何與自然相處,才是人間天堂的境界呢?百水先生雖然在畫作裡已經畫過不少,或許依然覺得不足,所以他在紐西蘭遊歷時,買了一塊田地,在上面種植許多品種的樹,建築農舍,而農舍的屋頂有土壤種滿青草。又從溪中引水進池塘養鴨鵝,將這片農地建成他心目中的人間天堂。從百水先生這間農舍開始看他建築作品的創作歷程,以及相關的畫作,不難看得出他建設的房子,都一定遵守這一條規矩:眾生平等。

建築物佔據多少土壤,就在建築裡面或上面補回。這條規矩,與前述的螺旋圖案含意有相關之處,也和他另一套「五層皮膚論」互相呼應。百水先生認為人在這個世間是有五層「皮膚」的:

  • 第一層是肉身的皮膚,
  • 第二層是衣服,
  • 第三層是房子,
  • 第四層文化風俗、以及在大自然裡的身份(identity),
  • 第五層是地球,包括水土自然,四季更替,天氣循環(Earth)。
shutterstock_66196173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百水先生一手打造的「森林螺旋公寓」(Forest spiral residential building)

層層皮膚之間,是彼此有感應的,而人的建築物(房子),也應該和肉體的皮膚一樣可親,與自然和諧。他將畫作中的用色和形狀,化成一座座外貌奇趣的房子,而房子又往往與自然的土地相融,而不是互相排斥,不是非令建築物佔據範圍寸草不生不可。

建築物裡的樹,也是「住客」,樹在建築物裡生活,對人的健康有益,所以不必交租金。他畫作中的螺旋圖案,化成螺旋形的房子,房子依舊沒有直線,頂部鋪滿土壤種滿青草。在維也納,他也有以自己為名的建築「Hundertwasser house」。更後來,他的作品再也不是僅僅一座建築物了,在奧地利有整一座溫泉度假中心(Rogner Bad Blumau),是由他構思出來的。

shutterstock_13845116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維也納的「百水公寓」(Hundertwasser house)

百水先生做了知名畫家與知名建築家之後,還自封為「建築物醫師」,為某些建築物畫出改建的草圖,有些大廈按照他的意思改變了,生色不少。房子在他心中,是人的第三層「皮膚」,既然是與衣服一樣,同是「皮膚」,所以認為人可以隨意改變它的外貌。

百水先生應邀演講時,曾經親手在演講場館的牆壁上畫畫,結果有些場館主人用心保留這份作品,但也有些場館的主管,要百水先生賠償,跟他打官司。

原來即使是百水先生這位大人物,也不一定有力量主宰第三層「皮膚」。怪不得第四層和第五層的「大皮膚」雖然健康不好,社會大眾卻往往要花大量心力,才能夠改正到一點點小缺點了。

shutterstock_130297036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百水先生生前的最後一件作品:綠色城堡(The Green Citadel)

參考書目:

  • Rand, Harry, Hundertwasser, Taschen. 1998.
  • Restany, Pierre, The Power of Art: Hundertwasser, the Painter-King with the 5 Skins, Rodney Stringer (trans.), Taschen. 1998.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麥敬灝

香港出生。作品散見於各大網絡媒體網站及信報,2016年曾為《信報》香港掌故專欄主筆。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獎。

更多此作者文章

在安溥的歌裡漫遊、讓雅婷不只打逐字稿還做音樂——看見TCCF上的未來創意內容

在安溥的歌裡漫遊、讓雅婷不只打逐字稿還做音樂——看見TCCF上的未來創意內容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TCCF創意內容大會,以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始多利交易所兩大展區,呈現故事文本轉譯、未來內容想像、跨域能量整合,展演台灣蓄勢待發的文化軟實力。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伊(Joseph Samuel Nye, Jr.)在70年代提出「軟實力」的概念,他認為一個國家除了經濟及軍事的「硬實力」之外,文化、價值觀、意識形態也具有極高的影響力。

由文策院主辦的「創意內容大會」(TCCF),除了舉辦國際論壇、建立內容交易媒合平台,也組成專業策展團隊,共同思考、論述並解構文化內容故事力核心理念,分別透過故事文本轉譯、未來內容想像、跨域能量整合等多重角度,結合台灣科技技術能量,創造多元展場空間,將台灣的文化軟實力一一展演,並在其中激發產官學研界的文化夥伴思考,希望注入產業能量在台灣文化內容的發展上。

本文從TCCF兩大室內展覽精選案例,一窺台灣飽滿的創作能量。其一為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區,以「RE:眾感未來Human Touch-A Closer Future」為主軸,展示台灣創意內容產業的當代輪廓;其二為「始多利交易所」,以台灣原創故事為基底,激盪出有別於影音媒介的創意故事呈現。

image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以「RE:眾感未來Human Touch-A Closer Future」為題的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區
#01 未來內容|雅婷音樂人機互動體驗

有時腦袋會浮現意外靈感,而信手捻來的音樂旋律,往往只有片段,且如流星閃爍一般,稍縱即逝。在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展區,有一款「雅婷音樂人機互動體驗」,能幫助音樂創作人自動生成音樂,讓靈光乍現延伸為完整的音樂。

是的,雅婷不只會生成逐字稿,如今也可以創作音樂了。這款由Taiwan AI Labs研究製作的雅婷音樂,採用了人工智慧技術,現場觀眾只要在鋼琴上彈奏四小節(16拍)的音符,AI就能即時生成圖像和人聲,讓體驗者與雅婷共譜出一小段樂章。運用多元科技而成的音樂體驗模式,也將突破音樂創作思維,帶來更多創新可能性。

試聽一小段筆者與雅婷的創作

image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2 未來內容|與優人同步

5G時代到來,零延遲的跨域連線技術,也將帶來更多異地共感體驗,讓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不只無遠弗屆,還可以達到視聽完美同步的零時差。

「與優人同步」的展區,便如此呈現了跨域共時性的概念。透過360度環景大屏幕,將位於信義區現場的優人神鼓團員,與遠在文山區山上的團員連線,零時差串起老泉山劇場——同時也是優人之家的豐富能量,讓逛展觀眾能一起同步打坐、修行、擊鼓的禪意日常。

image5
Photo Credit:TCCF
image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3 未來內容|聲歷奇境KTVR

VR、AR可以說是新媒體時代的熱門關鍵字,尤其虛擬實境帶來的沈浸式體驗,讓娛樂內容有更多創新可能。蕪花菓創意有限公司在TCCF的展場上,便推出結合KTV與VR的新興娛樂——KTVR。

結合傳統KTV歡歌形式與VR虛擬實境技術,運用用音場設計、3D動畫、即時連線技術等,讓體驗者在虛擬境內舉辦個人演唱會,甚至可以和喜愛的歌手與樂團一同站上舞台,與台下的虛擬觀眾一同舉手歌舞、盡情大喊「後面的朋友讓我聽到你們的尖叫聲」;只不過拿下VR眼鏡時發現前面站了一群圍觀者,可能會有點害羞就是了。

image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4 未來內容|安溥-蘚的歌唱:音境漫遊

全球首部結合VR虛擬實境與體感設備的音樂體驗,在這次的展區中也能感受到。體驗者坐上體感椅,穿戴好VR裝置後,即可在安溥的最新創作歌曲〈蘚的歌唱〉中,實現「用身體聽歌」的超沉浸絕對體感,並切身體悟到什麼叫做「跟著音浪一起流動」。

安溥的這首歌本身已彷彿是一場冥想,在虛擬實境的視覺場景中,體驗者更得以超現實的視角穿越太陽、深水、巨石陣,並且讓靈魂乘著音樂漂浮、遨遊,探索一座現代版的太虛幻境。

image6
Photo Credit:TCCF
安溥〈蘚的歌唱〉視覺內容
image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可呈現漂浮、移動、搖晃等體驗的體感椅
#05 始多利交易所——說故事的100種可能性

正如其名,「始多利交易所」做的就是Story Exchange,是一個故事交換的實驗場域,目的是將內容文本轉譯成各式各樣的媒材,打破一般大眾習以為常的影音戲劇改編,玩出更多意想不到的呈現方式,總之就是要告訴觀眾:故事彷彿一支支潛力股,就等有眼光的伯樂前來掏金。

  • 泡泡展區

首先,「始多利交易所」的展區充滿奇幻泡泡感,不知是寓示一個泡泡即一個大千世界,或是所有精彩故事都在共感著人生的夢幻泡影。這些泡泡裡包裹著遊戲機台,一半是經典懷舊遊戲,一半是展覽限定的故事體驗。投下TCCF大會的紀念代幣,就能獲得台灣原創故事內容的多元潛力樣貌。

image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image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 刮刮樂

使用一枚代幣可獲得一張刮刮樂,除了可能刮到兌換更多代幣或酒水,還能獲得更多故事創意提案。「如果研發出『用九柑仔店』專屬古早味零食,將會是你最棒的賭注」、「如果把『向光植物』做成戀愛手遊,將會是你最棒的賭注」⋯⋯這裡的刮刮樂沒有銘謝惠顧,只有一個個值得豪賭一把的台灣原創。

image1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 始多利撲克牌

始多利交易所還有一張大賭桌,據說賴清德副總統在TCCF開幕這天也來此試試手氣,不過很快的輸光籌碼,顯然賭運普普,還是務實從政為佳。不過賭牌不是重點,魔鬼藏在細節裡,始多利交易所出品的撲克牌,每一張都有故事文案,精選《老派約會之必要》、《做工的人》、《用九的柑仔店》、《向光植物》等文本字句,讓玩家不再只是關注符號數字的賭客,也能當一回文藝人。

image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在策展人黃偉倫、江家華的天馬行空下,「始多利交易所」遊戲化了文本故事,而出版內容被賦予更多異業結合的可能性。這裡充斥著創意的排列組合,也是激發買賣雙方提案想像的奇妙所在。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