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ia Wu

「在進入這行之前,我就知道我沒辦法讓所有人都喜歡」專訪R&B女聲吳卓源

31 Dec, 2019
「在進入這行之前,我就知道我沒辦法讓所有人都喜歡」專訪R&B女聲吳卓源 Photo Credit:MIXFIT

「我做音樂的目的不是為了要得獎,我相信許多音樂人也一樣。我做音樂只是因為我喜歡,因為能被聽見才是我最開心的事。」吳卓源說。

文字:Momo|攝影:黃俊團

第一次聽見吳卓源(Julia)的聲音,是她第一張全英文EP《H.E.N.R.Y》,PBR&B(註1)曲風混合了Neo-Soul,再搭配上低沉磁性帶點慵懶的嗓音,少在台灣聽見的音色質感讓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經歷了〈你是不是有點動心〉與〈走到飛〉的初試啼聲,再到與許多知名音樂人,如韓裔美國籍嘻哈音樂製作人Kero One、日本的R&B唱作歌手向井太一、挪威電音鬼才Alan Walker、日本新生代音樂人RIRI及KEIJU等展開合作,Julia一直以來的高人氣和點閱率保證也都讓人印象深刻。

之所以能在網路社群時代迅速竄起,除了高辨識度的嗓音外,不怕失敗、樂於創新的精神,或許才是讓人一提及R&B女伶就能馬上想到她的主要原因。而在冷豔的外表與滿溢的才華之下,Julia究竟還有怎麼樣的一面等著我們去發掘呢?

註1:PBR&B 即是「另類節奏藍調」(Alternative R&B)之別稱,這個詞彙源於樂評Eric Harve在Twitter上開的一個玩笑——他將喜歡這類音樂的族群間流行的藍帶啤酒(Pabst Blue Ribbon)英文縮寫與R&B一詞組合,PBR&B就這樣誕生了。

找不到Julia身影的《1994依舊舊事》
cb10a2468561cffae011d7910b24ca1f
Photo Credit:MIXFIT

短短出道三年時間,Julia的作品產出速度也非常迅速,這幾年先是從全英文EP《H.E.N.R.Y》,到帶點Disco Funk與Future R&B的《1:28》、再跳回90年代復古浪潮的《1994依舊舊事》,Julia不斷的在摸索自我的過程中找尋不一樣的創作方式,除了嘻哈類型的合作外,也曾與G5SH嘗試挑戰EDM曲風。

回顧《1994依舊舊事》剛出爐時,我也和許多人一樣納悶,這是Julia的童年嗎?為什麼聽不見Julia的影子?《1994依舊舊事》的確是一張純正的90’s R&B專輯,你要的經典梁永泰(Terry)、陶逸群(Tower Da Funkmasta)全都完美復刻在你耳邊,更有著我們共同的童年回憶,撥接數據機、Gameboy、綺夢再到中學時必去的萬年大樓,猶如許多樂評所說的,《1994依舊舊事》沒有缺點甚至太過完美,但找不到Julia的身影。

d5f62b26b7c25560626a3124dcb60fdd
Photo Credit:MIXFIT

八歲時移民到澳洲的Julia跟爸媽要了一台Walkman,那時澳洲的夏天每年都會出一張音樂合輯,把當時的經典歌曲全收錄在裡頭,拿到Walkman後的她被爸媽要求每天都要乖乖聽古典樂和好好練琴,但正逢千禧年時期,不少膾炙人口的經典好歌誕生,Julia每天聽著黑眼豆豆、Nelly與亞瑟小子的《Confessions》,爸媽的規定早就拋在腦後,投向流行音樂的懷抱了。

「《1994依舊舊事》確實是一張實驗性的專輯,90年代的我根本是個小屁孩才剛出生,我很清楚的知道Terry和Tower非常專注且投入了大量心血在製作,我能一直做自己喜歡的事到現在除了真的很愛唱歌外也是他們願意給我機會和帶著我成長,而我就是負責把他們的心血想法唱出來,學習的過程我可以不用都走一樣的路,未來能做R&B或我喜歡的風格還有很多機會,那我為什麼不嘗試新的選擇呢?也很謝謝樂評們願意解析我的專輯,那是最榮幸的事。」

真正的第二張專輯
螢幕快照_2019-12-27_下午2_14_04
Photo Credit:MIXFIT

比起《1994依舊舊事》,《5am》更像是Julia真正的第二張專輯,除了命名同樣與《1:28》一樣都是因凌晨時創作而以數字命名的靈感之外,也回歸到她最愛的R&B路線——Urban R&B,經歷了90年代浪潮的實驗後,Julia和Terry在編曲上試著做了更多不一樣的嘗試,同時盡可能的維持Urban的風格,不摻入過多的管樂和音色,也保留了更多能讓人聲發揮的空間,每首歌也有著20軌以上不一樣的合音,讓大家能感受到更純粹的聲音,也更貼近感受歌曲本身和歌詞想傳達給聽眾的故事。

Q:新專輯中,有沒有哪一首歌對你來說是最特別的?哪首又是你最想要推薦給歌迷的?

專輯的最後一首歌叫做〈Breathe〉,是我兩年前寫的一首歌,那段時間聽了很多Alternative R&B、PBR&B,因此架構比較多元、旋律的重複性也低,完全按照著我自己當下的心態去編曲和實驗,和《5am》一樣都是凌晨時的創作,對我自己來說是一首很重要也特別的歌曲。

最想要推薦給歌迷的則是〈七十億分之一〉,世界上有七十幾億的人口,要遇到對的人的機率有多小?也許你一輩子都不會跟這個人在一起,但你們曾經有過一段很美的回憶和情感,當時會創作這首歌是希望大家聽完能找到自己心中對的人。

除了曲風上的嘗試外,新專輯《5am》的造型甚至舞蹈編排也都突破了以往的作品。〈全世界的朋友都讓我失望〉以黑白的方式帶出歌曲最純粹也最悲傷的情緒,由製作人Terry與陶逸群操刀詞曲也找來合作過TIA袁婭維、Jessie J、Mac Miller的多位洛杉磯節奏藍調樂手參與編曲。

Q:出道三年,還稱得上是新生代的妳已與許多金牌製作人產出一首首的經典歌曲,但心目中最想合作的的歌手又是誰呢?

一定是John Mayer,雖然這個夢想有點太遙遠(笑),但是他的音樂太帥了,我五月去日本看他的演唱會,真的邊哭邊笑滿滿回憶,John Mayer帶了兩個Full Band,他的表演真的讓人聽見最純粹的音樂,背景伴奏、主唱、合音都搭配得非常完美,也會給樂手Solo Time展現每個人自己的特色,希望有一天真的能跟他合作。

夢寐以求的合作聊著聊著,Julia也提起了一陣子沒開個人演唱會的心裏話,希望明年能有大型的個人演唱會,帶給樂迷不一樣的精彩橋段,也許有機會能再像剛出道時以《1:28 有一點餓吧》不插電巡迴的方式表演給大家聽,畢竟自彈自唱的形式就是當初她愛上唱歌最單純的模樣,這些在她心底是永遠拿不走的。

02f69d4d8dadcdb00e5a67480d3ba7e8
Photo Credit:MIXFIT
做音樂不是為了要得獎

每年的金曲獎和金音獎,Julia總是大家公認的最大遺珠、音樂圈的好友們也紛紛跳出來為她抱不平,面對這樣的遺憾,她表示:「我做音樂的目的不是為了要得獎,我相信許多音樂人也一樣。我做音樂只是因為我喜歡,因為能被聽見才是我最開心的事。」

採訪的尾聲,Julia擔心地說很害怕大家覺得她變了,怎麼開始跳舞了?不習慣她現在的樣貌......等評論,但謝謝樂迷一路走來給予她很多支持和鼓勵,讓她能成為更理想的自己:「在進入這個行業之前,我就清楚知道,不可能所有人都會喜歡妳的作品、甚至不喜歡妳,肯定會有人對我有不好的評價或是負面的看法,那也無傷大雅,每個人喜歡的事物都不同,我無法強迫他們喜歡我或是認同我的創作,我能做的就是持續努力、專注地做好音樂。」

螢幕快照_2019-12-27_下午2_13_38
Photo Credit:MIXFIT

從單純喜歡音樂,到現今也成為了音樂人,但當喜歡的事變成工作後,熱情是否會消退呢?我想Julia一次又一次對自我的挑戰和突破框架就是最好的回答了,即使音樂從興趣變成了工作,但音樂對於從小就學習古典鋼琴的她就一直都是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也許如同她第一張全英文EP中〈Sea〉的歌詞所說:「I belong in the water,Take me to my escape.I can't run no more,Sleep all of my troubles away.」音樂也許就是屬於她心中的那片海洋。

後記

兩年前曾在Julia的電台專訪聽見她說:「我知道我還不夠好,也還在學習,我寄一封信可能沒人會回我,但我寄20封總會有人回我吧,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Julia清楚踏出舒適圈的第一步不容易,經過了無數的挫折、沒有回應的信件、選秀節目,最後總算幸運地遇見製作人Terry,有了進一步的合作機會,也促成她來台灣發展的緣分。對Julia來說,最大的敵人一直都是自己,做音樂的初衷始終是她挑戰自己的課題。

本文經MIXFI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MIXFIT

MIXFIT混著,獨立思考的流行線上媒體。當流行已不再是盲目的追從時,你需要找到的是屬於自己的態度。 透過全方位的編輯觀點切入,自「街頭」出發拓展至服裝、球鞋、流行、運動、名人、生活六大面向,深入剖析各個層面彼此間的關聯,讓每個熱愛街頭文化的你,建構出屬於自己的MIXFIT。

更多此作者文章

國王皇后也愛吃漢堡?元祖雞塊牌復刻60年代撲克牌設計

國王皇后也愛吃漢堡?元祖雞塊牌復刻60年代撲克牌設計 Photo Credit:簡子製造

塵封逾半世紀的「元祖天梯牌」被證實為1960年代的第一代撲克牌。這項珍貴的發現不僅改寫美國撲克牌的歷史,也催生了「元祖雞塊牌」的復刻計畫,讓被遺忘的歷史得以幽默趣味的新面貌重生。

大家都玩過撲克牌,但你聽過撲克牌上的國王也喜歡吃速食嗎?來自台灣的魔術工作室「簡子製造」推出最新的撲克牌設計,把嚴肅的國王皇后變成胖嘟嘟、大吃垃圾食物的模樣,讓人看了忍不住驚嘆:太可愛了!

投入魔術表演領域超過20年的魔術師簡子,19歲便發表了個人原創魔術作品驚艷國際,更曾獲邀擔任知名法籍魔術師Yif的央視春晚表演顧問、以及美國橡皮筋魔術大師Joe Rindfleisch的客串嘉賓。簡子不僅是國際知名魔術師,也是表演用的花式撲克牌(簡稱「花切」)玩家與設計師;憑著對魔術與撲克牌的熱愛及執著,在2011年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簡子製造」,擔任設計與生產顧問,協助製作超過20萬副牌、100%MIT,更銷售到全球超過68個國家。

元祖雞塊牌2
Photo Credit:簡子製造
#01 大嗑漢堡薯條的國王皇后,諷刺當代速食文化

簡子製造最新推出的撲克牌作品「元祖雞塊牌」,融合幽默、強烈的創意元素,重新設計12張人頭牌,讓牌面上的國王、皇后、騎士全變成狼吞虎嚥垃圾食物的角色,並以美式幽默「QUIT JUNK FOOD, MAKE LIFE GOOD. (戒掉垃圾食物,人生更美好。)」,諷刺當代過量的速食文化。除此之外,元祖雞塊牌也在特定加價的套組中,附贈了惡搞知名速食品牌的雞塊包裝盒,讓人誤以為是拿著真正的雞塊,由外到內都帶來滿滿的驚喜。

元祖雞塊牌3
Photo Credit:簡子製造
#02 塵封逾半世紀的撲克牌,重寫美國花式撲克牌歷史

元祖雞塊牌其實是致敬美國Jerry's Nugget賭場1964年開張時的第一代撲克牌「元祖天梯牌」。出自同賭場的傳奇牌組「天梯牌」,在拍賣會上一副牌價值高達台幣1萬5千元;為了讓撲克牌同好能擁有一副經典好牌,簡子在幾年前透過美國群眾集資平台Kickstarter推出惡搞致敬的牌組「雞塊牌」,集資金額逾台幣180萬,風靡全球花切玩家。雞塊牌推出後,簡子意外從收藏家朋友手上得到形似天梯牌的神秘撲克牌,連美國撲克牌收藏家協會主席Lee Asher都無法辨識;經過多方考究與佐證,兩人在2018年終於證實該牌組為天梯牌的前一代,在賭場幾乎未曾面世。這項珍貴的發現不僅改寫美國撲克牌的歷史,也催生了元祖雞塊牌的復刻計畫,讓被遺忘的歷史得以幽默趣味的新面貌重生。

雞塊牌4
Photo Credit:簡子製造
#03 惡搞致敬還原所有細節,體驗不打折

元祖雞塊牌精準重現了原始牌組的顏色、稅金印花、牌盒、牌舌等精緻細節。簡子製造經歷無數次的研究和校色,才完美還原藍綠兩款經典顏色,並參考美國1964年的美學風格以及知名撲克牌公司ARRCO的設計,創造出新的鬼牌與王牌黑桃A。除了致敬牌面外,簡子製造細心復刻了元祖天梯牌當年的牌盒設計,以一體成型的外盒、牌舌的印記、附生產年代的稅金印花等,讓消失於歷史的設計重新回歸。每盒撲克牌都附有經典的紅色撕帶,等待玩家拆封的那一刻。

元祖雞塊牌
Photo Credit:簡子製造

有著講究的細節、討喜的設計,元祖雞塊牌採用簡子製造全新研發的紙材「Vintage Stock」與「Legendary Finish」上光處理,創造出絕佳的手感。撲克牌更輕、更薄,牌面獨特的氣孔紋理也讓牌卡間的吸附力更好,滿足了花切玩家最在乎的牌組表演需求,在操作快速切牌、開扇等特技時,更能創造出炫目而流暢的表演。

不論是閒暇時把玩,或做收藏、花切表演使用,元祖雞塊牌都能讓你會心一笑。現在就加入元祖雞塊牌集資計畫,收藏這副可愛的復古撲克牌吧!

簡子製造 Instagram 

本文章內容由「簡子製造」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