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Real Hero

在充滿偏見與歧視的好萊塢,他是用不著披風的超級英雄:Quentin Kenihan

28 Dec, 2019
在充滿偏見與歧視的好萊塢,他是用不著披風的超級英雄:Quentin Kenihan Photo Credit:Mad Max: Fury Road,HYPEBEAST提供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是好萊塢敘事傳統中身障者最常見的下場,尤其M. Night Shyamalan的電影特別熱衷於妖魔化精神病患。不過在Quentin Kenihan身上發生的事跳脫了這個敘事傳統,來了個出奇不意的故事翻轉

文字:葉郎

電影《異裂》(Glass)中的主角是患有成骨不全症(Osteogenesis Imperfecta)的超級反派Mr. Glass玻璃先生。但另外一個存在於好萊塢電影中的玻璃先生卻是真實世界中的超級英雄——他的名字叫做昆汀凱尼漢(Quentin Kenihan)。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19_01_g
Photo Credit:Glass,HYPEBEAST提供

選舉公報上的玻璃先生

奈特沙馬蘭(M. Night Shyamalan)導演的這系列超級英雄/反派電影宇宙是建立在現實生活中身心機能異於常人的小人物上。在電影《驚心動魄》(Unbreakable)中第一次登場的玻璃先生Elijah Price如此自我介紹:

「我得了一種名為成骨不全症的疾病。這是一種遺傳基因缺陷。我的身體沒有辦法正常產出特定的蛋白質,以至於骨頭密度非常低,非常容易骨折。」

成骨不全症並不是單一種疾病,而是同一類別的多種疾病的泛稱,發生機率在萬分之一以下。經常被稱作「玻璃娃娃」的成骨不全症患者雖然身材瘦小,但智力和心理健康與一般的生理健全者並沒有差別。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19_01_g
Photo Credit:Unbreakable,HYPEBEAST提供

奇妙的是,去年澳洲的一次地方選舉中,其中一位市議員候選人刊登在選舉公報上的自我介紹簡直就是玻璃先生這段自述的翻版:「我的名字叫做Quentin Kenihan,我是演員、電影創作者、線上內容創作者、作家、身障權益運動者、Adelaide市民。我得了一種名為『成骨不全症』的遺傳疾病,這個病症成為我一生的挑戰。」

他就是真實世界的玻璃先生。

不死老喬的兒子

如果這名候選人的照片讓你覺得有點眼熟,沒錯你確實在電影中見過他。他在《瘋狂麥斯:憤怒道》(Mad Max: Fury Road)中飾演反派人物「不死老喬」的兒子Corpus Colossus。

多才多藝的Quentin Kenihan從小就是澳洲媒體關注的公眾人物。七歲的時候他就因為在新聞紀錄片中表現的直率、幽默和機智而名噪一時,奠定他未來成為脫口秀節目《World at My Wheels》主持人的基礎。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19_01_g
Photo Credit:Mad Max: Fury Road,HYPEBEAST提供

作為一個身障者,Quentin Kenihan深感整個社會受到「健全中心主義」(Ableism)偏見的影響,也很早就開始善用他的公眾人物身份推動身障平權運動。18歲的時候他甚至在電視節目上與企圖刪減身障社福預算的澳洲總理公開辯論。他也積極參與了澳洲的身障文化平權組織Arts Access Australia的運作。

然而發生在電影中的玻璃先生身上的悲劇,同樣也發生在Quentin Kenihan身上過……

M. Night Shyamalan最愛的故事翻轉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是好萊塢敘事傳統中身障者最常見的下場,尤其M. Night Shyamalan的電影特別熱衷於妖魔化精神病患。即便是澳洲導演George Miller的《瘋狂麥斯:憤怒道》也出現許多對身障者的刻板印象。不過在Quentin Kenihan身上發生的事跳脫了這個敘事傳統,來了個出奇不意的故事翻轉:

34歲的那年,他從雪梨某個大樓的樓梯上失足摔下,全身多處嚴重骨折。即便長時間的復健,他仍然失去了對其他人來說稀鬆平常、對他來說卻是最珍視的超能力,生活自理。因為再也沒有辦法憑自己的力量從床上移動到輪椅上,他從此開始必須仰賴別人才能下床和出門。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19_01_g
Photo Credit:Glass,HYPEBEAST提供

為此憂鬱了很長一段時間的Quentin Kenihan沒有因此選擇成為M. Night Shyamalan電影中的反派,而是選擇成為超級英雄。他在此之後更加積極投入社會運動,希望消滅健全中心主義對於身障者的威脅,為身障者建立一個更安全、更安心的生存環境:「輪椅的束縛反而賦予我一個獨一無二的視角去看待如何在Adelaide這樣的城市裡生活。」他在市議員選舉公報中說。

用不著披風的超級英雄

走出骨折重傷的憂鬱之後,Quentin Kenihan逢人便說他得到的人生體悟是:他要活得更精彩,而不是活得更久(I am here for a good time, not a long time)。也算是一語成讖。在2018年底投入市議員選舉不久,他突然因為氣喘猝逝於家中,享年43歲。

在他憂鬱期間與他透過電話無所不聊、成為好友的澳洲演員羅素克洛(Russell Crowe)在去年底的告別式中回憶起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情景:

1999年在《神鬼戰士》(Gladiator)的紅地毯活動上,來採訪的Quentin Kenihan攔下這名即將因為該片紅遍半邊天的澳洲演員,直率地問他說:「請問你是澳洲人嗎?」Crowe點頭。「那太好了,拜託可以請教你剛剛梅爾吉勃遜(Mel Gibson)已經來走過紅地毯了嗎?」Russell Crowe說他是自己此生所遇過最大無畏的勇敢小伙子:「我會非常非常想念他。」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19_01_R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他的工作夥伴製片Shane McNeil則暱稱他為Q,他說:「Q是不需要披風的超級英雄。他唯一的超能力是像X光一樣替目光短淺的我們看穿那些胡說八道、陳腔濫調、自吹自擂的話術,揭露在那些話術背後更真實、更具有包容力的真實世界樣貌。」

本文經HYPEBEAS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HYPEBEAST

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