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ng Namie

14歲少女的孤獨,拯救了凜冬將至的全日本——即便走紅,卻總是靦腆的安室奈美惠

14歲少女的孤獨,拯救了凜冬將至的全日本——即便走紅,卻總是靦腆的安室奈美惠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覺得,這次我真的把所有的工作都完成了,沒有留下任何一絲悔恨。對聽我的歌的大家來說,如果能夠帶給各位美好的回憶就太好了。這25年來,真的是有如轉眼一瞬就過去了。」安室在最後的採訪中說道。從出道到離開藝壇前的最後一秒,安室奈美惠仍然以一位舞者、一位歌手的身分在演藝圈中立足。如今,她與她的孤獨,在25年後終於能夠回到最初的原點了。

2017年是安室奈美惠出道25週年的紀念,但在那年9月,她在部落格上卻宣布了,隔年將會自演藝圈引退。「多年來我一直有這個打算,決定在25週年的這個時刻公布。」很快的,一年就過了。2018年9月,全日本101個廣播電台聯合製作了安室紀念節目《WE LOVE RADIO,WE LOVE AMURO NAMIE》,向全國募集了粉絲想要推薦的安室奈美惠經典金曲,並且同時收集了大家想要對她說的感謝。

面對如雪片、不、是雪崩湧來的粉絲熱愛,身為當事人的安室卻仍然掛著甜甜的微笑,彷彿她暫時忘記了許多封明信片上還沾著某人的淚水。她在錄音室讀著這些信,談談她的感想。

RTRM8P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這個廣播界罕見的各方連心攜手的大型節目,第一首點播的是1995年的《TRY ME〜相信我》(TRY ME〜私を信じて)。中選的粉絲來信寫著,「這是讓我成為『阿姆拉』的原點的歌曲」。阿姆拉(アムラー),是安室的粉絲們,將安室(アムロ)這個姓氏變形後拿來自稱的名號。1995年,許多人成為了阿姆拉,但也就是在1995年,18歲的安室奈美惠,成為了我們認識的安室奈美惠。

18歲,還不到能夠承擔世界巨星的年紀。那時還沒有太多人認識她,但在隔年,阿姆拉已經成為了日本社會年度關鍵字前十名──每個少女們在搞清自己在社會的定位之前,都想要先成為阿姆拉,彷彿安室才是她們人生中的唯一燈塔。

也許她們是對的,1995年的日本社會太需要燈塔了。巨大的泡沫在全日本頭上爆炸了,「日本錢淹腳目」的泡沫經濟年代來得快速、去得也霹靂,股市無預警地崩跌,幾年前還被錢多到無處放的日本國民瘋狂搶購的土地與豪宅、義大利名車與皮草,現在都變成了不受歡迎的抵押品。

大人們被泡沫破裂聲嚇得屁滾尿流,而未經世事的少女們又該如何自持?就像我們熟悉的那些日本熱血漫畫,安室奈美惠凌空飛降,她成為了少女的救世主。《TRY ME〜相信我》這首歌,彷彿光是歌名就充滿了宗教意味:相信我,Try me,我懂妳們心中的孤獨,跟著我來吧。

18歲的少女懂什麼孤獨?但這個瘦瘦黑黑的少女真懂孤獨:她14歲就離開沖繩,獨自到東京發展。她在「沖繩演藝學校」(沖縄アクターズスクール)時還是校內的風雲兒:她是被校長欽點入學的。原本安室家付不起沖繩演藝學校的學費,因此拒絕入學。但是愛才的校長特別讓她以特別資格入學,她才能進入這個改變她一生的環境。

小時安室看起來並不是適合進入演藝圈的女孩──更遑論成為少女教主。她的害羞個性,讓她連跟人講話時都不敢直視對方雙眼,這點害羞,直到多年後仍難從她身上移除:跟她合作5年的幕後團隊當中,她仍然有不敢與其搭話的夥伴。

內向的個性自然比較容易孤獨,但她的肢體一點都不孤獨。這個黑瘦少女跳起舞來有驚人的活力,那些肢體的揮舞之中沒有怯懦、沒大沒小、還有超越年紀的犀利與力道。日後的恩師小室哲哉形容見到她的第一眼感覺,說她「似乎很輕易地就能跳出TRF的舞步」。問她是否特別下過苦功,她仍然小小聲地回答「沒有,只是喜歡而已」。小室哲哉當時已經是日本音樂圈的百萬銷量大宗師,任何想要成名的少女,無不想盡辦法抓緊與他接觸的機會,而害羞似乎無法讓妳成名。

RTR1VWQW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1992年,15歲的安室,是沖繩演藝學校選拔出的偶像唱跳團體「SUPER MONKEY'S」的一員,來到東京正式出道。他們上了綜藝節目、發行了單曲、唱廣告歌、還唱了《忍者亂太郎》的片尾曲,安室還演出了連續劇的女主角。看來安室奈美惠順利出道了,事實上根本沒有。經紀公司為SUPER MONKEY'S能做的都做了,但是演藝圈沒有苦勞,做太多卻仍然沒有觀眾記得他們,更記不得有著小小圓圓黑臉的安室奈美惠。她奮鬥了2、3年,終於有機會能上國民賀歲節目《紅白歌合戰》,真是光宗耀祖──不過她只是大牌歌手的伴舞而已。

這怪不了誰,泡沫經濟年代末期,歌頌青春的偶像,哪配得上燈紅酒綠的奢華社會氣氛。90年代初期日本偶像進入了「冰河期」,誰都得保住最後一絲來自粉絲的稀薄溫暖,而剛出道的新人無疑只能自己咬牙撐下去。

1995年1月,單曲《TRY ME〜相信我》推出了,首週銷量只有排行榜49名,看來又是一次害羞新人的失敗嘗試。但是這首歐陸舞曲風的歌曲,在意料不到之處受到迴響——泡沫經濟崩垮了,躁動的日本人更加苦悶,但他們仍然停不下來在迪斯可發洩煩躁的習慣——他們反倒更加需要發洩。節奏明快的《TRY ME〜相信我》快速地成為了忘卻煩惱的熱舞金曲。人們還不知道這個女孩身上的孤獨,但卻被她克服孤獨的活力舞步與嗓音迷惑了。

幾個月後,小室哲哉認識了這個把TRF激烈困難舞步跳得自在準確的女孩,成為了她的製作人。在音樂之王小室身邊,這個孤獨女孩並未稍稍放心。「她總是第一個到練舞室的,我甚至不知道她有沒有回家。」當時的伴舞舞者這樣說。而即便在小室家族最歡樂的派對上,在圍繞小室哲哉舉杯的女孩裡,也看不到安室奈美惠。「她總是自己一個人坐在旁邊。」globe的DJ Marc這樣說。

AP_971112010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歌而優則演、演而優則節目主持人,這條日本演藝圈的走紅王道,卻似乎不是這位小天后的選擇。她的演唱會沒有那種歌手與粉絲聚首交心的聊天時刻,一場表演有句「謝謝」或「我是安室奈美惠」是長年的慣例──彷彿她還像在參加少時那些競爭激烈的表演選秀活動一樣嚴肅。

在綜藝節目裡她也「乾」得嚇人,面對大牌諧星主持人難免的挖苦捉弄,她仍然只是淺淺甜笑地帶過那些尷尬。也許只有搞笑天皇塔摩利先生的《MUSIC STATION》節目,才能讓她多說一點──畢竟塔摩利先生總是溫和,而這個節目又是國民歌唱節目。但是安室的綜藝演出尺度,也就僅止而此。

但少女們仍然愛她,她們聞到了安室身上跟自己一樣的孤獨青春氣味、看穿了那些孤獨背後的堅持。她們無法像她一樣一口氣跳完《Body feels exit》,但她們知道自己的孤獨不會沒有結束的一天,因為她在那裏,在閃亮亮的舞台上安靜地喧鬧著。

RTRDHZV_(1)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a walk in the park》裡說「一定有溫柔的人在等著妳」;《Fight Together》裡說「跪下來並不可恥」;《Just You and I》裡說「如果不能抱著你,我的雙手沒有存在的意義」。讓那些只有自己抱著孩子的單親媽媽,激動落淚──安室也在2002年成為了單親媽媽。在那之前, 1999年安室的母親遭再婚對象的弟弟殺害。

2018年9月15日,安室在沖繩舉辦最後一場演唱會,為什麼不在能夠容納更多為她送行的觀眾的東京場地,舉辦最後一場告別演唱會呢?她這樣說:「我果然還是想在沖繩用歌唱與笑臉來向各位告別,因為這裡是我展開笑顏的起點。那時,那些14歲的女孩子們,帶著這裡的笑臉,出發前往東京。」

14歲連講話都不敢抬頭的女孩,帶著沖繩的陽光與她的孤獨,來到經濟凜冬將至的東京。她在這裡征服了大家、拯救了大家。從1992年開始的25年來,安室奈美惠發表了6張專輯,總銷量突破千萬張,她的最終演唱會DVD ,是日本音樂史上首張演唱會DVD銷量破百萬的作品──只花了3天就締造了這個紀錄。

「我覺得,這次我真的把所有的工作都完成了,沒有留下任何一絲悔恨。對聽我的歌的大家來說,如果能夠帶給各位美好的回憶就太好了。這25年來,真的是有如轉眼一瞬就過去了。」安室在最後的採訪中說道

從出道到離開藝壇前的最後一秒,安室奈美惠仍然以一位舞者、一位歌手的身分在演藝圈中立足。如今,她與她的孤獨,在25年後終於能夠回到最初的原點了。

RTR1VWQF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

放過你的角膜,讓眼睛好好呼吸吧——隱形眼鏡的挑選之道

放過你的角膜,讓眼睛好好呼吸吧——隱形眼鏡的挑選之道 Photo Credit:Hubble on Unsplash

根據調查,超過6成隱形眼鏡使用者配戴達8小時以上。如此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的習慣,若沒有選擇高透氧的隱形眼鏡材質,角膜恐怕會窒息發紅,甚至引發角膜炎等病症。

人類的眼睛就像照相機,而在眼球最前端、擔任相機鏡頭角色的,就是「角膜」。由於角膜本身需靠著直接與空氣接觸來獲得氧氣,如果太長期/長時間配戴材質不適當的隱形眼鏡,角膜容易缺氧,其邊緣便會長出新生的血管,使眼球看起來佈滿血絲。

因此,維持足夠氧氣絕對是正確配戴隱形眼鏡的首要步驟。

若角膜長時間缺氧,不僅會導致血管增生、內皮細胞受損,更有可能增加細菌黏附風險,造成角膜發炎。角膜炎對視力的影響非同小可,萬一不慎感染,眼睛會疼痛發紅,甚至畏光、流眼淚、視力模糊;嚴重者甚至須進一步藉由角膜手術來改善。

因此,正確配戴隱形眼鏡、優先挑選高透氧材質的隱形眼鏡,讓角膜擁有好的呼吸空間,是維持眼睛健康的至要關鍵。

選錯隱形眼鏡,恐減少角膜壽命、影響視力

根據Pollster線上市調的統計資料,隱形眼鏡的使用者平均配戴9.6年;而有超過6成的使用者,一天配戴隱形眼鏡的時間達8小時以上。如此長期、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的習慣,若沒有選擇合適的隱形眼鏡材質來輔助,很容易使眼睛「窒息」發紅,進而引發角膜炎等病症,並影響視力。

cooper-0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隱形眼鏡材質與眼睛健康息息相關,卻仍有36.2%的使用者不知道自己的配戴材質為何,使眼球籠罩在未知的健康風險中。

cooper-0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且根據資料顯示,目前大多數消費者仍是以「配戴的感覺」作為選擇隱形眼鏡的指標。那麼,到底該如何滿足多數使用者的長時間配戴需求,並且兼顧舒適度?這終究要從隱形眼鏡的「材質」說起。

隱形眼鏡大躍進,透氧、保水、舒適、清晰度皆提升

隨著科技技術進步,隱形眼鏡的品質有很大的提升。挑選隱形眼鏡時,首先應關注四個指標,分別是:透氧值、含水量、模數、材質。其中,「材質」是最能夠直接影響其他三個指標的關鍵因素。

cooper-0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所謂的透氧值,顧名思義就是透氣的指標;基本上透氧值35以上即可滿足短暫的日戴需求(若配戴超過8小時則需要透氧值更高的隱形眼鏡)。而含水量的數值愈高,就表示愈能鎖住眼內的水分,讓眼睛保持濕潤;只是當鎖水力愈高,透氧值也愈低,以防眼球水份被蒸發。模數則是指「彈性模數」,其數值愈低,愈柔軟好配戴。

以台灣市場最常見的兩種材質——「水膠、矽水膠」來看,水膠鏡片較為柔軟,但透氧值較低。以單日超過8小時的配戴需求來說,至少要透氧值大於87的鏡片;而矽水膠鏡片的透氧值至多可高達160,比一般透氧值20~30的水膠鏡片要高上許多。

對於大多數隱形眼鏡使用者來說,在長期/長時間的配戴需求下,高透氧的矽水膠鏡片會是對眼睛較好的選擇。目前最新一代的矽水膠鏡片技術,已經可以讓使用者長時間地舒服配戴。這也是為什麼,在技術的推陳出新下,目前先進國家隱形眼鏡的配戴趨勢以「矽水膠材質」為主。

影片來源:理科太太YouTube頻道 

諮詢專業驗光師,到店驗光試戴有保障

有趣的是,許多人購買隱形眼鏡時不像配傳統眼鏡那樣嚴謹,多憑「感覺」信手拈來,等於任由活生生、血淋淋的肉眼去實驗各種隱形眼鏡。

這樣的現象可不是胡說,根據調查發現,近3成(28.7%)受訪者並不知道首次配戴隱形眼鏡需要先由眼科醫師或驗光師進行「驗配」,甚至有38.6%的受訪者表示,目前配戴的隱形眼鏡度數是以過往的眼鏡度數推估而來,顯然正確的驗配觀念仍有待宣導。

cooper-0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事實上,第一次配戴隱形眼鏡,都需要經過專業驗光師驗配,且最好到店內試戴。在驗光師的協助下,不僅可以擁有最符合度數需求的隱形眼鏡,也能確切配合使用習慣,購買到最合適的鏡片材質。

特別注意的是,隱形眼鏡度數並非固定不變,因此定期驗光、調整度數,是不可忽略的保健工作。而為了避免隱形眼鏡造成乾澀、眼紅等不舒服症狀,甚至引發角膜炎等病症,選擇透氧率高的矽水膠隱形眼鏡,才是愛護雙眼的聰明選擇。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