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who grew up together

是閨蜜也是戰友:相約「要一起演到成為歐巴桑」的伊藤沙莉與松岡茉優

是閨蜜也是戰友:相約「要一起演到成為歐巴桑」的伊藤沙莉與松岡茉優 Photo Credit: その「おこだわり」、私にもくれよ!!

喜歡一個人,就是會喜歡他的一切,包括對方喜歡的東西,甚至是朋友。套用到「粉絲」身上也是同樣的邏輯,一如近年躍上一線女演員的松岡茉優,以及她的摯友、站穩女配角一席的伊藤沙莉。

不管你是先喜歡上誰,松岡茉優(Mayu Matsuoka)與伊藤沙莉(Sairi Ito)兩人相似的演藝經驗、多數女演員沒有的綜藝感、超級做自己的坦率,外加總是能成為作品中「畫龍點睛」的存在感。這對於公於私皆為超級好朋友的演員,她們的關係沒有灑狗血的愛恨情仇,是單純的閨蜜、最了解彼此、互相成為對方的老媽子,以及相約「要一起演到成為歐巴桑」的戰友。

被排擠的天才童星與沒工作的姊姊

就像女生相處久了,生理期就會不知不覺同步。松岡茉優與伊藤沙莉的同步,在2018年TAMA電影節各自以《被愛妄想症》與《睡著也好醒來也罷》等演出,在同一個舞台獲得最佳女主角與最佳新人。一個是評審口中只有松岡茉優演得出的魅力;一個是能與其他演員產生化學反應,專屬於伊藤沙莉的角色塑造。

出生於1994年與1995年,僅相差一歲的兩人,皆在10歲不到的年紀童星出道。然而,回顧現在已晉升主演等級的松岡茉優,與萬用配角伊藤沙莉的演藝之路,卻是沒落的天才童星與沒工作的姊姊。

從3歲開始學舞,曾在各大舞蹈比賽獲勝的伊藤沙莉,偶然在舞蹈教室看到童星招募的徵選,原本對於演戲毫無興趣的她,帶著不積極、半推半就的態度與同學們一同參加試鏡。毫無演戲經驗的她,緊張地喊著「我是從千葉來的伊藤沙莉」,人生首次試鏡,就此一腳踏進演藝圈,從千葉來到東京演出《14個月~妻子變回了兒童》,以9歲之姿飾演實際年齡35歲的研究員。成熟的演技,加上接連演出話題性電視,伊藤沙莉成為別人口中的「天才童星」。

在《女王的教室》飾演因聽信謠言而帶頭欺凌女主角志田未來的桃,現實中卻是在學校,被班上同學排擠的孩子,「可能是我本身個性是個比較外放關係,所以不知不覺就變成被排擠的對象吧。我從小六到國中的綽號,都一直被人叫做『不紅的童星』。雖然對方這麼叫時,我也會很普通的回話。」

松岡茉優出道的契機,則與當年的廣瀨姊妹類似。8歲時,小她3歲的妹妹被星探挖掘,與母親三人一同去事務所面試時,工作人員順口一句「姊姊要不要也試看看」而誤打誤撞地入行。

剛開始兩三年,松岡茉優是完全接不到工作的,之後也維持著每年一、兩部客串配角,試鏡時總是重複地說著,「我是來自Hirata事務所的松岡茉優,雖然沒有正式工作過,但是我希望這一份能夠成為第一次!」接著再一次次失敗。反觀出道一帆風順的妹妹,為了專心於高中學業而選擇引退,松岡茉優卻認定了演戲這條路,「說我自己藝齡有16年,其實還挺不好意思的,擠一擠也就5、6年而已......。那個時代的童星有志田未來、美山加戀、神木隆之介等人,可以說是童星時期的戰國時代,我落選的試鏡大概有200多次以上。」

直到13歲時,在兒童綜藝節目《早安攝影棚》(おはスタ)被選中成為Oha-girl助理主持人之一,「那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是我第一次有著『夢想成真』的感覺,彷彿人生重新燃起希望一樣。」試鏡連敗演藝之路的轉捩點,松岡茉優以「搞笑擔當」之姿,磨練她演員之外的綜藝感。

被超越的瞬間——逐漸擴大的兩人差距

作為演員圈內的「同期」,兩人在2010年時相遇,征戰過上百個試鏡的松岡茉優,在深交前早已知道天才童星名號,伊藤沙莉一開始反而是被對方嚇到,「早在《鈴木先生 電影版》就曾經和松岡共演過,但那時彼此還不太熟,反倒是一起演《惡之教典》時,才後知後覺『啊,她是那個試鏡時的怪人!』松岡真的有點奇怪,不管是試鏡還是拍攝現場,情緒總是過份高昂。」從試鏡時常遇到的對手,再到共同參與一部部作品,兩人逐漸成為可以天南地北聊天,一旁的人完全插不進來只能哈哈笑的交情,此時,她們的演藝之路也開始進入黃金交叉。

當年的天才童星伊藤步入青年後,因為沒有亮麗的外型,外加粗獷的聲線,成了小配角甚至是沒有名字的角色,是遠足的少女、巴士的乘客、被貞子欺凌的無名氏。首次主演《Transit Girls》大談姊妹百合戀,卻因為長相與聲音不斷被網友攻擊,「其實我不太喜歡自己的聲音,尤其超不適合講可愛台詞。另外,我很愛估狗自己的名字,雖然會因此沮喪失落,但是我不想給自己錯誤的信心。」

2012年在《惡之教典》同樣飾演被變態老師殺死的學生,飾演的角色是被扭斷脖子的伊藤沙莉,只有幾分鐘不到的鏡頭,對比在學生群演中,戲份較多最後以正面、特寫的鏡頭,被散彈槍射殺的松岡茉優,接連演出《問題餐廳》、《聽說桐島退社了》、《小海女》等話題作品。在外人眼中,兩人的差距逐漸擴大。

伊藤沙莉:「2014年拍《GTO》時,導演飯塚健在片場對著全體人員說:『總之,今天唯一能看的演技,只有松岡茉優,大家辛苦了。』聽到這句話的當下,面對只有好友茉優被認可的心情非常複雜,一瞬間跌到谷底。雖然我很尊敬茉優,也認同她的演技非常好,但是我對於不能與她『並列』的自己感到不甘心。」

面對充斥著清純派與美少女的演藝圈,抱持著「唯演戲,毋寧死」決心的伊藤沙莉,決定開始尋找唯有自己能演的定位,「只要這樣想的話,就沒競爭、比較的必要,不用害怕這個位置會和別人重疊。」第一次演出大型商業電影《惡之教典》,首次在大銀幕上看見伊藤沙莉四個字,「電影院內所有觀眾的注意力全都放在銀幕,而在其中能看到我的名字,當時我就想演員這份工作,我絕對不會放棄!」

從2017年《民眾之敵》開始,接連五季(日劇為三個月一季)參與連續劇演出,從春天演到下一個春天,伊藤沙莉成為觀眾心中的無所不在的配角。原本極為討厭自己的低沈的嗓音,卻在近年成為高辨識度、被記住的優勢,尤以新垣結衣、多部未華子主演的《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與《明察小會計》,伊藤沙莉演活個性鮮明的辦公室年輕同事一角,她的陪襯是沒有「綠葉」就無法讓紅花行使光合作用的重要存在。

也讓我有點小執著,對於演戲這件事

2016年松岡與伊藤共同主演日劇《也讓我有點小執著》,本劇採用「偽紀錄片」的形式拍攝,描述共同擔當主持人的松岡茉優與伊藤沙莉(飾演自己),採訪擁有特殊執著的人,卻也透過虛實交錯的方式,探討身為藝人在鏡頭前的真假。劇中最後,松岡茉優決定放棄演員這條路,加入早安少女組。'16成為偶像,在橫濱演唱會舞台上唱歌跳舞。「真」的是,松岡茉優現實中是如假包換的早安少女組。鐵粉;「假」的是,她對於演戲比劇中的任何角色都來得執著。

「因為你的臉沒有特徵,我到了明天就不記得你長什麼樣了。」曾在《小偷家族》共演的樹木希林女士,直接點出為什麼松岡茉優總是在試鏡中落選的原因。相較於二階堂富美、橋本愛、廣瀨鈴等同世代演員,松岡不斷成為別人的「替身」或是襯托的「配角」,同樣參演一部作品,紅的人都不是她,「但是當她們工作檔期排不開時,那我不就有工作了嗎!我很有空的,而且什麼都願意試。」雖然內心仍會有嫉妒之心,讓她自嘲自己的心都快要腐爛,松岡茉優對於演戲的執著,直到2016年在拍《花牌情緣 下之句》時,被國村隼的一句話拯救:「你在喊卡的那一刻,表情看起來非常痛苦。因為妳是從童星入行,有沒有想過放棄演戲走別行?」

這席話不只一語驚醒夢中人也讓她從「人生只有演戲這條路」的束縛中解開,「之後的一年,我很認真地想自己還能做什麼,雖然真的有產生想要放棄的想法,但是就算不放棄,其實還有其他路可以走,頓時豁然開朗。但也讓我發現,自己最想要的果然還是演戲。」

漸漸地,松岡茉優落選的次數逐漸減少,透過飾演著不太討喜的角色,《聽說桐島退社了》忌妒心旺盛的女高中生、《問題餐廳》厭世家裡蹲、《花牌情緣》優雅中略帶自負的歌牌女王,《被愛妄想症》總是把自己當悲劇女主角。她的「討喜」也在綜藝節目上,以能言善道的口條被觀眾看見,演戲以外的松岡茉優。

松岡茉優:「有人說太常出現在綜藝節目,會被染上太多個人印象而影響到角色。對於這樣的意見,我始終不太能接受。女演員這份工作不就是該超越角色的存在、個人印象理當不是問題才對。這也是我想挑戰的,同時也是我的責任。」

2018年一部有如為松岡茉優量身打造的《被愛妄想症》,以及被全世界看見的《小偷家族》,當年有如《小海女》只能在Under girl默默等待機會上位的她,終於站上大舞台以及接連不斷肯定她演技的獎座。

小偷家族
圖片來源:《小偷家族》劇照
小偷家族

或許也是童星時期的不順遂,即便近年獲得獎項與肯定越來越多,松岡對於演技仍是充滿不安,「看完電影成品後,都是我人生最『沮喪』的瞬間,每次都想著『停下來』、『算了吧』,帶著罪人般的心情走出試片室。」直到《蜜蜂與遠雷》的前輩們親口對她說著「演得太好了」,預告片中原作者恩田陸一句「太完美了」不禁讓松岡茉優終於放下心中的大石頭、在棉被裡爆哭。

她不是電影中的天才少女,但是片中被說「每次妳走下鋼琴舞台,看起來都很迷惘」的亞夜,與戲外曾經被說過同樣一句話的松岡茉優意外地同步。以凡人之姿成為天才,透過自身的詮釋「讓這個世界、作品鳴響」。

一起成為歐巴桑,一起演戲到老

在《也讓我有點小執著》第七集中,松岡對著伊藤說,「因為有妳,才讓我的演員生涯這麼熱鬧,因為想跟妳共演,我才努力到今天。」劇中這段似假似真的台詞,在現實中成為兩人一起坐電車時,伊藤沒自信的說著,「我覺得我長的不好看,我沒有自信能紅啊。」聽見此話的松岡以周圍乘客都聽得到語氣回以,「妳才不可貌相!妳不需靠臉蛋來紅!就用演技一決勝負!」她們的友情不需要考驗,松岡茉優與伊藤沙莉,即是友情。

不是在中心被簇擁長大的兩人,比起朋友更像是戰友,比起嫉妒更多的是幸福,各自羨慕著對方能演出《被愛妄想症》、《AV帝王》這類的好作品與角色。對於松岡茉優來說,越來越多新生代演員竄出頭,「但是我想做的是,和伊藤沙莉一樣演出不會讓自己後悔的演技。『對手』這個詞多少帶有點討人厭的印象,但是對我來說,他們是讓我『會努力生存下來、好好戰鬥』,令人感謝的存在。」想要打倒對方的心情,早就在十幾歲時捨棄。

兩人也是除了家人以外,最懂自己的人,伊藤沙莉在對方的「洗腦」下,受洗成為早安少女組的粉絲。她們可以肆無忌憚地大聊、在KTV大唱,甚至熟知並禮讓對方唱自己喜歡的段落,「演唱會的前天晚上再到凌晨,臨時抱佛腳被迫惡補大量的DVD,那時就被洗腦成粉絲了。但我果然還是追不上松岡那種瘋狂。我們就像是師徒關係,她會提醒我發售日或是幫我買演唱會周邊。」

「茉優是摯友也是戰友。那份不需打倒她的忌妒心,因為她的演技而怦然心動時真的特別幸福。」

「為了和沙莉在變成歐巴桑之前都能一起演戲,才會努力到現在。」

希望能在35歲前一起站上舞台的約定,比她們所想像得還要早來到。2018年在TAMA電影節雙雙獲獎,曾拿下第一屆東京影展最具潛力女演員「東京寶石獎」的松岡茉優,2019年第二屆東京寶石獎接下獎座的是伊藤沙莉。

好朋友越走越近,會越來越像且互相影響。彷彿吃到對方口水,不經意間說出對方曾講過的話,說著「以不會對不起這獎項的演技繼續努力」、「認為這個角色就應該由我來演、絕對不會讓給任何人的決心」的兩人,是只要和對方在一起,就會不禁想要餵她吃東西的喜歡。

《也讓我有點小執著》幕後花絮中,松岡茉優在KTV唱著〈サヨナラのかわりに〉最後一句歌詞謝謝後,轉頭對著伊藤大喊「伊藤沙莉!謝謝妳!」那時,伊藤突然放下相機,撲向松岡茉優給予一個大大的擁抱。我們無法得知伊藤的表情,而拍著對方的頭低語著「加油」的松岡,彷彿在心中默念著,我們要一起加油,直到成為歐巴桑那天。

資料參考: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

【享受人生EP.2】「我們可以決定自己要不要變胖」——家醫林安民教你拿回身體主控權

21 Apr, 2021
【享受人生EP.2】「我們可以決定自己要不要變胖」——家醫林安民教你拿回身體主控權

「其實,我們可以決定自己要不要變胖。」擁有家醫和重訓教練雙重身份的林安民醫師,以親身實證的減肥經歷,教我們拿回身體的主控權。

對於不少嘗試過減肥的人而言,減肥似乎是一則「薛西佛斯的神話」,不斷在「節食-變瘦-正常吃-迅速復胖」的惡性循環中,充滿罪惡感與挫敗感的無限輪迴。其實減肥有更人性的作法,不必這麼孤獨或是燃燒意志力。

本集《享受人生》,邀請到擁有家醫和重訓教練雙重身份的林安民醫師,分享他自己如何減肥成功,以及發現了哪些更科學、更人性化的減肥福音。

自己走過一遭,才真的明白減肥是怎麼一回事

依據最新的「國民營養健康狀況變遷調查」,台灣成人過重及肥胖盛行率為47.9%(註一) 。換言之,平均每2人就有1人有肥胖及過重的問題。當減肥成為熱門話題與健康顯學,不少人都能琅琅上口一些減肥撇步,但真正能成功瘦下來的又有多少?自己走過一趟減肥之路的林安民醫師,創下一年減脂8公斤、增肌2公斤的佳績,他怎麼做到的?

  • 甩油8公斤、增肌2公斤!林安民醫師的減肥之路(08:35)
  • 千金難買早知道!減肥的路上,林醫師也曾走過的冤枉路(28:50)
家醫的科學!讓減肥事半功倍的作法

在走進減肥門診求助以前,不少人會先嘗試網路上五花八門的作法,或是在不了解自身身體狀況、運動營養學等知識的情況下,就囫圇吞棗一些口訣,不停以瘋狂運動、瘋狂節食、服用偏方等方式,期待體重能「一落千丈」,最終卻換來體脂的「高速反彈」。身體是一具非常精密的機器,減肥當然也就得講究科學,林安民醫師以親身經驗實證可行的做法,讓人們可以少走冤枉路、及早踏上健康減肥的正途。

  • 3個最常見的減肥迷思!幾乎每個嘗試減肥的人都會犯的錯(17:21)
  • 3個減肥心法,讓身體和心理都健康的瘦身之道!(23:09)
在減肥之路上,什麼時候該找醫生求助?

許多的減肥故事之所以勵志,是因為嘗試過的人都知道,做法不難,難的是持之以恆、相信自己可以成功。然而,減肥不該是人們如臨大敵的身心考驗,應該是培養健康新生活型態的好機會,每一刻都可以是重新做選擇的開始。有減重需求者,不妨即早尋求專業醫療諮詢,不只是為了減肥,也是找出最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 別等到大病大胖再求醫!醫師就和健身教練一樣,都是減肥路上的好夥伴(28:20)
  • 吃棉花減肥?誤信偏方的誇張案例(20:05)
  • 我們可以決定自己要不要變胖(32:57)

註一:2016-2019國民營養調查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