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mas in London

那俗不可耐的聖誕節裝飾,是倫敦人趕走「季節性抑鬱」的最後手段

那俗不可耐的聖誕節裝飾,是倫敦人趕走「季節性抑鬱」的最後手段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來到倫敦後我才知道為何聖誕節需要這般張燈結彩大肆慶祝,人們正用盡一切手段聯手趕走憂鬱。

搬至倫敦前我十足討厭聖誕燈飾,總覺得那俗不可耐,爾後才明白那一閃一閃的小燈泡有多麽重要。倫敦的冬天天氣嚴寒日照短,方才起床一個恍神就被漫無邊際的黑夜籠罩,常常覺得自己是不是就和日子一樣,慢慢地被凍骨的氣候無端消磨。

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SAD,季節性抑鬱)被明文記載在英國國民保健署疾病之一,雖名為季節性憂鬱,其實大多數時候發生在冬季。醫學界盛行的理論是溫帶地區冬季日照短黑夜長,而陽光的短缺影響了腦部分泌褪黑激素與血清素的功能,人們因此容易感到倦怠與傷感,這也是為何號稱能夠改善血清素濃度的「SAD lamp(光照治療)」近幾年在北歐大行其道的原因,畢竟有一說精神性疾病其實與感冒等生理病症並無不同,都是體內缺乏了某種物質而造成身心的不平衡。

shutterstock_1573771576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這才知道為何聖誕節需要這般張燈結彩大肆慶祝,人們正用盡一切手段聯手趕走憂鬱。我沒事喜歡沿著Oxford Street和Carnaby Street走,一路上東瞧瞧西看看,無論是街道上高懸的聖誕彩燈或是商店櫥窗每年竭盡所能花招盡出的樣子都煞是有趣,或者沿著倫敦最美的街Burlington Arcade閒晃。

Burlington Arcade和巴黎拱廊街都是18世紀末至19世紀初的產物,當時西歐數個大城風行起有蓋的奢侈品商場,提供給富裕起來的中產階級一個安全、乾淨且符合身份的地方購物。我們從這穿過吧,路的盡頭就是百貨公司Fortnum & Mason,近年Somerset House的溜冰活動皆由他們包下,不但祭出12公尺高的聖誕樹讓大家拍照,還網羅倫敦著名hip-hop、R&B、電子,甚至LGBTQ Club的DJ放歌,絲毫沒有要放過大家荷包的意思。

shutterstock_521079100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Somerset House

其實不需要這些活動,Somerset House本身就夠迷人了。這棟建築淵遠流長,最早是16世紀薩莫特公爵所蓋,爾後被王室收編,伊莉莎白一世等著名君主皆曾居住於此。如今我們看到的則是18世紀重新整建的模樣,而科陶德藝術學院也以此為根據地,展示全世界最好的印象派收藏之一。每到11月,中庭搭起人造冰場,我們戲稱這是全倫敦最美的冰場,網紅們都該來的,撇除背景一堆相依相偎的情侶,Somerset House無論那個角度皆是佳景,而場中也因此無時無刻充滿著忙碌擺拍的人們與攝影師,好不熱鬧。

想以華美建築當背景來張溜冰照,位於倫敦奢華區域South Kensington的自然史博物館也絕對不能放過。Alfred Waterhouse設計的自然史博物館是典型維多莉亞時代哥特復興式建築,屋頂則採用了與水晶宮博覽會同樣的玻璃鋼骨結構,在聖誕燈飾輝映下既雄偉又優雅。

若追求更久遠的古蹟,倫敦塔外每年也搭建冰場,看著他們將衛兵推出來拍攝宣傳影片也是我小小的惡趣味。至於高空冰場也是近幾年大家的心頭好,Waterloo的紅酒吧Bar Elba今年不知為何學起Skylight London蓋屋頂冰場,無論是邊溜邊欣賞夜景或是和朋友俯視倫敦,耳邊聽著人們的間叫皆是另一種浪慢。

shutterstock_272175929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自然史博物館

但我最愛的還是今年取消舉辦的Winterville。Winterville位在南倫敦可愛小區Clapham Common,不若Winter Wonderland過於浮誇,完全是地方居民導向的小聖誕市集,擺滿閃閃發亮但有點無聊的遊樂器材和攤商,我和朋友雀躍地在裡面跑來跑去,帶著點中世紀居民趕集欣賞奇觀的況味在。Winterville的溜冰池在下午時總空空蕩蕩,頂多些孩子被帶來校外教學,有著偌大的空位能讓我盡情轉圈挑戰高難度然後摔個痛快。我怪裏怪氣地冰上學步,小朋友們推著擬似Pingu的輔助企鵝在冰上衝撞,頗有異樣的樂趣。

但說到倫敦的聖誕市集怎能忽視Winter Wonderland,先說英國畢竟還是新教國家,辦起聖誕市集無法像舊教國家一樣浮誇,但在當代資本主義主宰下仍大雜燴出自己的風格。海德公園的Winter Wonderland是倫敦最大的聖誕市集,若有機會12月搭飛機降落倫敦,遠遠地就能瞧見地面昇起的大型遊樂設施——仿若主題樂園的Winter Wonderland以德式聖誕市集做骨幹,糅雜兒童遊樂園設施,矮小的雲霄飛車、不精緻的旋轉木馬以及各類簡易球類設施。

我永遠都記得第一次陪朋友前往時,在冷風抖擻下與一群英國人奔馳老遠只為入園,而一進場時看到堪比九族文化村器材時的震撼,環顧周遭的人們發自內心愉悅的面容,不禁讚嘆英國人的快樂是如此樸實無華。

shutterstock_1544069552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我自己愛去位於泰晤士河畔的Southbank Centre Winter Market,從每年都裝飾得異常華美的柯芬園出發,慢慢晃過Waterloo Bridge,最後抵達倫敦眼腳下的Southbank Centre Winter Market。一格格的德式小木屋,賣著卻是韓式辣炒年糕和印度炸物等與聖誕節毫不相干的食物,真不虧是國際大都市。天冷,人們用木頭升起柴火,我們彼此挨著篝火啜飲熱蘋果酒,寒冬緩緩暖了起來。

聖誕市集亦是挑禮物的好地方。雖說受到美式文化影響,Black Friday早已成為英國人的聖誕禮物戰場,但偏執如我總希望聖誕禮物能送出個人特色。House of Illustration Winter Fair便是最佳選擇,它緊挨著設計名校聖馬丁學院,雖然空間小巧但總舉辦有趣的插畫或設計展覽,諸如押井守攻殼機動隊手稿展、或是北韓平面設計展等。每年冬季,House of Illustration也會舉辦以手工製品、書籍、插畫等文青商品為主的市集,無非是為難搞的文青好友挑選禮物的好所在。

shutterstock_1582274455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Southbank Centre Winter Market

我在米蘭理解到聖誕市集真正的功能該是像年貨大街,讓母輩發揮所長在其中衝鋒陷陣狂撈各式起司火腿貝果和Panettone(義大利麵包),據說格林威治聖誕市集便是如此容貌。

買些豬包毯(Pigs in Blankets)和聖誕布丁(Christmas Pudding)吧,或者抱著一大盒果餡餅乾(Mince Pies)回去,窩在電視前看兒童合唱團演出與女王聖誕談話,懶洋洋地為隔天的大採購儲存體力,你所有的憂鬱將在這一切繁雜的活動中逐漸消散。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Elanor Wang

Felix culpa,拉丁文,愉悅的墮落。曾就讀SOAS藝術史碩士班,現為藝術產業從業者,試圖以偏狹的觀點、醉倒的姿態紀錄城市。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