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tan of the Disco

回到70年代的摩登舞池:專訪「獨立音樂界最初的對嘴舞蹈團體」——蘇丹的迪斯可

25 Dec, 2019
回到70年代的摩登舞池:專訪「獨立音樂界最初的對嘴舞蹈團體」——蘇丹的迪斯可 Photo Credit:蘇丹的迪斯可

鼓手Ganji Kim則維持撲克臉一派正色地說:「印象最深刻的演出就是今天,雖然還沒開演,我的心情像飛機落地,感覺已經來了。」

全球音樂祭不乏狂躁詭譎、迷幻沈鬱或清新自然派系,大風一吹,金屬頭、文青、憤青、雅痞紛紛選邊站,但Disco球熠熠照耀的舞池上還留有一頂黑人爆炸頭,等待油頭男與亮片女上場搖擺。你也嚮往70-80年代的摩登迪斯可嗎?那就拉高喇叭褲一塊加入「蘇丹的迪斯可」(Sultan of the Disco)的場子吧!

來自南韓的Sultan of the Disco擁有「第一個登上英國Glastonbury音樂祭的韓國樂團」的燙金標記,這到底是怎麼辦到的?留著小瓜呆頭的主唱兼合成器手Nazahm Sue說:「因為某次Glastonbury的製作人去韓國,在找不到廁所時剛好看到我們的表演。」

10872920_875286412528400_490732700787785
Photo Credit:蘇丹的迪斯可

在韓國女團Wonder Girls的〈Nobody〉MV中,大牌歌手被困在廁所的意外讓擔任合音天使的她們出頭,而在現實世界中,Glastonbury製作人更因找無便所,忍著內急的澎湃也被蘇丹的迪斯可帶動起舞。而趁著日前他們在華山Legacy的演出,我們也擠入炫風訪台行程,進行了一場嗨咖們的專訪:

從對嘴舞團起家到實力舞棍樂團

蘇丹的迪斯可創立於2006年,團名靈感來自英國樂團Dire Straits歌曲〈Sultans of Swing〉,因曲風定調為Soul & Funk,再加上深受Disco的黃金年代影響,蘇丹的迪斯可將歌名中的Swing改為Disco。雖然「Sultan」在韓語中是「醉酒」的諧音,而團員們也都喜愛喝燒酒、啤酒與紅酒,但和命名無關,在演出前他們也都很自律的不喝酒。

剛出道時,他們號稱「獨立音樂界最初的對嘴舞蹈團體」,因為對演奏功力信心還不足,團員也來來去去,直到加強樂器演奏實力後,才在2010年轉型為五人樂團,目前成員包括:主唱兼合成器手Nazahm Sue、饒舌兼舞者J.J. Hassan、吉他手Hong-ki、貝斯手G與鼓手Ganji Kim。

蘇丹的迪斯可目前累積發行《The Golden Age》(2013)、《Aliens》(2018)兩張錄音室專輯與三張EP,曲風也從主打跳舞的Funk、Soul、Disco,逐漸轉為更富實驗性的另類節奏藍調風格,2019年的EP《Easy Listening For Love》則因應韓國流行混合曲風之趨勢,轉為浪漫都會情調。

集中二諧星、武俠宅男與音樂怪胎於一體

而問到:「如何突破搖滾的龐大勢力,獨辟蹊徑呢?請談談自己的音樂啟蒙吧!」,眾人陷入了深思,就在此時,鼓手冷不防地回應:「山謬傑克森。」

嗯?是那個「ㄇㄉㄈㄎ」的好萊塢巨星嗎……?

「對不起、對不起,他開玩笑的……」團員們紛紛用英文幫道歉,還隱約聽到有人喃喃:「He's an asshole.」(他是混蛋)。

12640511_1084002244990148_91416008393497
Photo Credit:蘇丹的迪斯可

在瞎鬧同時,Nazahm Sue恰好想出一票人選:「我們欣賞的音樂人太多了,譬如:Earth, Wind & FireKool & The GangStevie WonderSly and the Family StoneParliament-FunkadelicChic等。」負責創作的他時常從維基百科豐富的資料中汲取靈感;貝斯手G推薦YouTube頻道KEXP,鼓手Ganji Kim從打電動練習節奏感,他感嘆自己打鼓慢慢在退步,但不會給自己壓力,認為放鬆一點才能做最好的發揮;饒舌兼舞者J.J. Hassan則根據歌詞編舞,他從第二張專輯開始負責編所有舞蹈,也常去夜店練舞。

負責跳舞的J.J. Hassan宛如樂團的迪斯可球,總是能瞬間讓場子熱起來,更貼切地說,他就是國小大會操的領跳大哥哥,能同時創造舞台上下與舞池內部的有趣互動。特別是2018年的〈通背拳〉,主題為前川剛漫畫《鐵拳小子》的必殺技,另有拍攝舞蹈教學,看完MV腦中瞬間浮現當年糯米團的神曲〈跆拳道〉,集中二諧星、武俠宅男、音樂怪胎於一體,玩出新時代的娛樂武林。

10945383_876360022421039_687712647345967
Photo Credit:蘇丹的迪斯可

「印象最深刻的演出就是今天,雖然還沒開演」

成軍以來,蘇丹的迪斯可參加過無數音樂祭,如2014和2016年的英國Glastonbury、2014和2016年的日本Summer Sonic、2017年的英國大逃亡音樂節(The Great Escape)、2018年的澳洲布里斯本國際藝術節(Brisbane Festival)……等。回想第一次收到Glastonbury的官方邀請函時,蘇丹的迪斯可簡直不敢置信,還以為是哪邊搞錯了,這可是世界上最大、歷史最悠久的音樂祭之一啊!要實現這個畢生的夢想,恐懼度和興奮度不相上下,起初他們還擔心自己的音樂上不了國際舞台,等到真的開演才知道是白擔心了。成千上萬的觀眾群紛紛往帳篷舞台聚集,即使不懂韓文也無礙大家一起隨著簡單易學的舞步與韻律狂歡,J.J. Hassan記得還有女生嗨到把衣服掀起來。

而主唱Nazahm Sue最難忘的演出則是在紐約,「因為我應該是在紐約出生的(團員們大笑),那次演出彩排時,有很多饒舌黑人說一定要看我們的表演,結果自己delay一個半小時,到我們開演時觀眾都散場了。」吉他手Hong-ki則難忘2014年的Summer Sonic,為符合歌曲意境,他們穿著羽絨衣在大熱天表演;貝斯手G對2016年在俄羅斯莫斯科室內溜冰場表演印象深刻,「那天我們穿著類似睡衣的舞台服裝,快冷死了,都靠在喇叭旁用熱氣取暖。」鼓手Ganji Kim則維持撲克臉一派正色地說:「印象最深刻的演出就是今天,雖然還沒開演,我的心情像飛機落地,感覺已經來了。」語畢大家又笑成一團,Nazahm Sue:「他是最奇怪的團員。」

17097223_1446439002079802_39911156730291
Photo Credit:蘇丹的迪斯可

請在報導中幫我加一個「台灣NO.1!」

蘇丹的迪斯可對台灣的音樂亦有涉獵,除了與獨立樂團淺堤、大象體操是好朋友外,近期也相當欣賞落日飛車的音樂,認為自己沒有做到的音樂風格,落日飛車做到了,相當期待未來能有機會合作。

本次台灣巡演,吸引無數樂迷擠爆Legacy,台下許多觀眾能以簡單的韓語與團員們對答,讓蘇丹的迪斯可驚喜不已。Nazahm Sue也一圓夢想吃到經典台灣小吃臭豆腐、Ganji Kim則特別叮嚀記者幫他在報導中加一個「台灣NO.1!」

Sultan of the Disco的下一張專輯預計在2020年上半年發行,希望台灣朋友多聽、多推薦,讓蘇丹的迪斯可有機會再來台灣開唱。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Booksweet Tsai

記者、寫手、編輯,最常聽設計師和音樂人說故事,還可以再勤勞一點。

更多此作者文章

自療療人的力量 圖文畫家李白的 PS 與 AI 雙流祕技

16 Sep, 2022
自療療人的力量  圖文畫家李白的 PS 與 AI 雙流祕技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街頭故事創辦人、圖文畫家李白,用似顏繪和三千個陌生人交換故事。正如同眾多登門向他傾吐的人們,我們也來到李白的畫桌前,但這次要由他分享自己的故事,以及他這些年陪伴著他不斷蛻變的 AI 與 PS 技巧。

一個內向的大男孩在街頭擺起似顏繪的攤位,用繪畫與陌生人交換故事,從對抗病魔的奮鬥歷程、無法挽回的戀情、來自童年的巨大陰影,甚至是微不足道的小煩惱,全透過他的畫筆轉變成「自療療人」的力量。

在街頭巷尾交換陌生人的故事

剛上大學的李白因為個性極度害羞內向,在新環境裡總感到格格不入,彷彿置身一場華麗的派對,而自己並不屬於這裡,「一開始也沒有想到要當圖文畫家、經營社群,只是在市集擺攤讓自己大量接觸人群,練習跟陌生人聊天。」

這場繪畫行動一做就是七年,從原本在街頭巷尾拉張椅子就開畫的即興模式,慢慢轉型成在咖啡館與人約定好時間碰面的深度對話,李白經歷過與三千多人的交流,仍然保有他內向的特質,但變得更能自在地表達自己,更重要的是成為一個善於傾聽的人。

「平常出現我攤位的多半都是能自由行動的人,但在醫院辦似顏繪聚會遇到很多人是克服萬難才能前來,」李白分享某次農曆新年他沒在家圍爐,反而待在醫院畫畫,「我只是翹掉一次家族聚餐,但對於很多罕見疾病的孩子來說,從小到大沒離開過醫院,從來沒在家度過除夕夜。」那一夜聽那些孩子們說故事讓李白特別有感觸。

☞ ipad 繪圖軟體首選 Adobe Photoshop

陪伴畫家成長的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似顏繪不僅讓透過他人的故事體會這個世界,更讓他確信自己的職涯。當大學同學們紛紛投入動畫產業,李白則選擇成為一位全職圖文畫家,並且投入更多心力經營「街頭故事」這個品牌,也因此在 Adobe 系列中,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成了李白最得力繪圖軟體。

「在 Illustrator 裡面可以同時開很多個工作區域,素材下載好就直接開啟放在工作區域旁邊,也可以一次處理多個版本的圖,比如說紅色調、橘色調或藍色調放在一起比較,或是設定各種輸出尺寸,同時在一個畫面上對照,非常方便!」
_A2A088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聊到他接觸 PS 繪圖的歷程,「我大概 10 歲就開始學用 Photoshop 了。」李白語出驚人,因為當時哥哥在大學就讀動畫相關的科系,還是小學生的李白耳濡目染之下也踏進了 Adobe 的繪圖宇宙,陪伴他完成高中、大學在設計系的學業直到近年創業,「Adobe 的軟體用起來都很直覺,一旦學會了,就可以一直順順地用下去。」

☞ Adobe 陪你一起學設計、玩排版

我的工作就像一桶洗筆水

李白曾說他的整個似顏繪行動就像一桶洗筆水,面對陌生人沈重的人生難題,自己難免會受到影響,但每一次換上新的畫紙、開啟一次新的對話,都會先將前一桶污濁的洗筆水倒掉,「聽完陌生人的故事我都需要時間消化,時間久了就發現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人生課題,回頭看自己的生活也變得比較知足一些」。

_A2A073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在社群上李白也不時會分享自己成為圖文畫家、經營品牌的心路歷程,「以前在市集擺攤我要服務的就是眼前的人,但是社群會觸及到的是可能是 10 萬個讀者。我在分享故事的時候會更謹慎,除了最基本的去識別化,也會思考這則貼文能帶給大家什麼。」這是他在最初從未意料到會有的收穫,「但也有很多不能分享的事,我身上帶著超多秘密。」

用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畫出療癒的力量

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兩者運作邏輯很不一樣,PS 是點陣圖像處理軟體,AI 則是向量繪圖軟體,雖然不同設計師、插畫家們各有偏好其中一個作為工作軟體的主力,但更多時候是兩者並用,追求最佳的效果結合。「Adobe 各個軟體之間的銜接都非常順暢!」李白也是 PS 與 AI 「雙刀流」,他和我們分享自己平時怎麼結合這兩個軟體,畫出一幅幅帶給人們療癒的插畫。

「我通常會在 AI 將圖稿的線條、圖形畫好,因為向量的圖檔在後續使用上比較方便縮放,影像都不會失真。這次示範的這張圖是我新書的封面,全都是用 AI 和 PS 的功能來完成。

圖形與線條都完成後,我會選取所有的物件,然後使用『重新上色』的功能來調整色調。只要在工具列點這個長得像調色盤的按鈕,AI 就會自動幫我把選到物件的所有顏色標出來,有多少個物件,就會有對應數量的色標。

只需要拖曳其中一個色標,其他的點預設都會跟著移動,這樣可以非常快速做出好幾個版本色調的圖。如果只想改變其中一個顏色,也可以解除色標間的連結,去調整個別的色標。

完成配色之後,我會複製所有 AI 裡的物件,切換到 PS 直接貼上,馬上可以接著做進一步的質感和紋路。比如在這張圖上有一些陰影的部分,我都是用 PS 筆刷來繪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層次。」

☞ 封面設計、海報設計、名片設計,通通都在 Adobe!

BA
 圖文畫家李白的新書封面,是在 AI 將圖稿的線條、圖形、顏色製作好(左),再到 PS 用筆刷來繪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層次(右)。

看完李白的示範是不是也想來試試看呢?Photoshop 與 Illustrator 是你學習與創作的好夥伴,現在就訂閱 Adobe Creative Cloud,試試用 PS 與 AI 蹦出的新火花,學生還享有特別優惠喔!


生活特務

生活特務為合作品牌與eld讀者溝通品牌形象及表達企業社會責任的內容專區,內容全部由合作品牌提供或由業務部品牌內容團隊製作。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