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ayoshi Nakajo

「這個世界上的東西如果太過搶眼,很快就會讓人生厭」仲條正義的花椿美學

「這個世界上的東西如果太過搶眼,很快就會讓人生厭」仲條正義的花椿美學 Photo Credit: 花樁,仲條正義 IN & OUT, あるいは飲&嘔吐 展@GGG

相較於同時代風光耀眼的設計「明星」們,仲條的工作開始受到注目要等到進入80年代後。他的設計在90年代後特別受到年輕世代的支持,甚至被稱為「仲條風格」發揮了強烈的影響力。

文字:《Idea》編輯部

《花椿》

Q:仲條先生開始擔任《花椿》的藝術總監是從1967年起,您在負責設計上有什麼明確的方針嗎?《花椿》本身是一個從戰前就開始、有著長久歷史的媒體。

仲條:以前我在資生堂時就有來往的山田勝巳先生成為《花椿》的新任總編輯,我跟設計師村瀨秀明先生兩人負責設計。畢竟我只是想做些有趣的事。當時腦袋裡面的點子多得不得了,總編輯一開始就很了解我們的想法,也很重視攝影和藝術,非常肯讓我們冒險。村瀨先生當時很紅所以起初他只做封面,內容由我來設計。之後過了五、六年,總編輯換了人,村瀨先生也離開了,最後由我來負責所有的藝術總監工作。

Q:時尚領域的編輯,想必需要一些特殊的知識和感性,以前您有過相關經驗嗎?

仲條:時尚雜誌我從以前就買了許多。《VOGUE》、《ELLE》、《Le Jardin des Modes》這幾本都有訂閱。所以我並不討厭。那個時期設計也漸漸進入了攝影的時代。我也透過這些雜誌觀察攝影的動向。在那之前我們的學習對象可能是海報、或者包裝,都是些永遠在追求形體的東西。在這種時候接到《花椿》的委託,就覺得這真是有趣。再加上資生堂算是個很好溝通的公司。因為這些原因,我40年來都得以自由自在地發揮。

Q:資生堂的廣告也從始於山名文夫插畫的世界,轉換到使用戰後照片的廣告呢。

仲條:中村誠先生的指導佔了很重要的分量。跟其他公司相比,我覺得資生堂對這些變化反應的速度相對地快。因為獲利率高,預算也充裕。那個時代的夏季特賣、春季特賣業績都非常好。不過當時在公司裡根本沒有人注意到《花椿》。這反而是一種幸運。要是《花椿》被當做公關雜誌來運用,早就沒有我的容身之地了。我之所以能一路做到現在,只能說是運氣好吧。

Q:在偏重視覺的雜誌編排上,您對文字排版有什麼看法?

仲條:要是正常地組版,就會只有文章本身的意義,但是如果稍微改變字型、調整字距,就可能形成一幅畫,帶來視覺上的效果,這方面我做了不少嘗試。不過必須讓讀者確實閱讀的地方我不會隨意玩。我把閱讀部分和平面設計部分看成兩回事。我覺得語言很重要,所以標題和副標我會比較大膽嘗試,反正大家也不太讀這些地方吧(笑)。

設計與藝術

Q:1970年日宣美解散,70年代廣告成為設計的核心領域。仲條先生經常說您對「廣告」不太擅長……。

仲條:ADC(東京藝術總監俱樂部)初期時會員通常是各大公司公關部的部長或者廣告代理店的董事,發起的目的在於振興廣告設計。ADC年鑑的名稱也定為《廣告美術年鑑》。不過當龜倉先生等創作性強的人開始主導後,又打開一番新風潮,認為好東西就是好東西,不需要顧慮太多理論。當我的夥伴們紛紛接到備受矚目的工作時,我只是靜靜地待在一旁。

我向來偏好沉潛,我覺得這個世界上的東西如果太過搶眼很快就會讓人生厭,所以還是盡量壓低聲息、靜靜過活才是上策。不過之前的《花椿》總編輯山田先生創立了資生堂的精品店「THE GINZA」,擔任社長,讓我負責那棟建築物的監修和整體包裝。過程中給了我很大的自由度,因為這個機緣,我也成了ADC的會員,稍微受到世間的認同。那時候我43歲。儘管如此,我原本就不做廣告,也做不來,也沒做過統籌工作……其實有點畏縮。

Q:之後您又陸續負責了1980年的松屋銀座、1985年的華歌爾Spiral的企業形象這類工作。優質工作接連不斷上門。其中舉辦的展覽會《NAKAJOISH》可說給仲條先生後來的發展帶來了一大轉機呢。

仲條:當時是銀座圖像藝廊(GGG)前來邀約,說接下來該輪到仲條先生了。當時我看到很多後輩陸續舉辦展覽,但是我已經55歲了,並沒有做任何事的志向或希望。同一個時期我也受邀在銀座的地下藝術空間辦展,決定兩個會場一起進行。但是雖然有了這麼大的空間,卻沒有足夠展示的作品。海報也只有兩張半開的,所以急忙做了些一點用都沒有、有點平面設計藝術風格的新作。我在那裡展示了商標、識別標誌,還有在《花椿》上連載了大約10年左右的插畫,THE GINZA則展示了海報。也是因為這個展,大家知道仲條這個人還在,開始邀我參加比稿或企畫。

Q:關於日式的元素呢?80年代是「Discover Japan」(日本國鐵當時為增加自由行旅客,舉辦一系列的「發現日本」推廣活動)的時代,平面設計和廣告當中好像經常可以看見日式元素。

仲條:跟我學生時期剛好相反,以前完全否定日式元素呢。學生時代很討厭江戶或者明治風格的東西,也沒想過要怎麼去運用這些東西。那時候還是很嚮往包浩斯還有前衛風格的東西,以繪畫來說就是表現主義吧,學生時代就是這樣的時代氛圍。而且說實在的,在那個時代我根本不覺得自己能當個設計師。說不定我也可以像早川先生那樣畫畫,說不定我也能像龜倉先生那樣確實組織畫面、做出商標試著擺放上去,我只是抱著這樣的心態而已。

在以前那個時代,我從沒想過要把我自己的世界往外面強推出去。到了80年代左右,開始覺得總是模仿外國的東西很沒意思,也覺得不是做這些事的時候了。就好比說,與其畫耶穌基督的畫不如畫畫奈良大佛,雖然不至於這麼極端,但是確實開始認識到「日本」還有很多值得運用的素材。

仲條正義

1933年生於東京。1956年東京藝術大學美術學部圖案科畢業。同年進入資生堂宣傳部就職。1960年成為獨立接案設計師,1961年成立仲條設計事務所。曾負責資生堂企業文化誌《花椿》、The Ginza/Tactics Design的藝術總監及設計。松屋銀座、華歌爾Spiral、東京都現代美術館、細見美術館CI計畫。資生堂沙龍的商標字體及包裝設計。主要以東京銀座資生堂大樓的商標及標識計畫等平面設計為活動主軸。東京ADC會員、JAGDA會員、TDC會員、TIS會員。女子美術大學客座教授。曾獲ADC會員最高獎、TDC會員金獎、JAGDA龜倉雄策獎、每日設計獎、日本宣傳獎山名獎、紫綬褒章,旭日小綬章等眾多獎項。舉辦過多次個展,著有《仲條正義的工作及其周邊》、《仲條的富士病─富士三十六景─》、《花椿與仲條》,《LOSTANDFOUND》等。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建構視覺文化的13人》,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臉譜2019_12_建構視覺文化的13人_立封有貼紙

本書蒐錄了日本設計雜誌《idea》依序訪談的13位重要平面設計師及其代表作,這些指標性人物,儘管身處於20世紀末的平面設計巨變浪潮中,依然能發揮超越市場邏輯的文化影響力。在這波浪潮裡依然能堅守主導權的設計師,是以何種方法或態度開展其具主體性且自主性的活動?本書所介紹的人選,不單只是「設計師」,也能在時代當下與相關合作者有良好的互動,體現出另一種超越了純粹作者論的典範。

訪談過程中主要的關注點,並非各人的「感性」或「靈感」,而是他們如何將自己置於社會、文化與技術的脈絡當中,創建出屬於自己的世界。讀者可從他們的言論中有所收穫、有所觸發,本書也將成為形塑21世紀設計史的一股助力。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

相見恨晚的新手爸媽育嬰小幫手:斜槓身份Jamie、科技達人Kisplay遇上pixsee寶寶攝影機

相見恨晚的新手爸媽育嬰小幫手:斜槓身份Jamie、科技達人Kisplay遇上pixsee寶寶攝影機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It’s my pleasure部落格創站者Jamie,在2020年迎接了比自己生日還重要的一天:歐文的誕生。每天看著小寶寶一點一滴地成長,有哪些時刻是讓Jamie感到驚喜萬分的呢?

爸爸媽媽迎接初次乍到的小生命,總是喜歡看著寶寶,不想錯過寶寶的每個第一次。若能在陪伴寶寶的過程中,紀錄下成長的每一刻,那將會是無價的禮物。

It’s my pleasure部落格創站者Jamie,在2020年迎接了比自己生日還重要的一天:歐文的誕生,成為了一名母親。每天看著小寶寶一點一滴地成長,有哪些時刻是讓Jamie感到驚喜萬分的呢?

歐文成長的每一刻,都是Jamie生命中永恆的驚喜
pixsee圖一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擁有產品設計師、攝影師等多重斜槓身份的Jamie,在去年(2020)兒子歐文誕生後,又多了「母親」的身份。看著歐文突飛猛進的成長速度,Jamie每天都有著拆禮物般驚喜的心情,歐文的第一個微笑、第一次會爬、第一個翻身、甚至是牙牙學語的樣子,無時無刻都讓Jamie想紀錄下來。

「以前想拍照時,如果自己掌鏡,照片裡就只有寶寶和家人,不然就是得用手機自拍,很難掌握歐文的表情動態。」本身也是攝影師的Jamie笑著說:「現在用pixsee拍照,我自己就可以入鏡了,而且鏡頭會透過人工智慧自動偵測歐文臉上的表情,幫我一起捕捉,成功拍到歐文表情的機率就變大很多,且鏡頭畫素高達500萬,每一個畫面都清晰可見。」

不僅鏡頭能智慧偵測表情與家人互動,pixsee還內建雙向語音功能,外殼包覆的音響網布讓對話聲音更加清透。Jamie提及第一次使用雙向語音功能呼喚歐文時,歐文辨識出是媽媽的聲音,好奇地瞪大眼睛看著pixsee好一會兒,生動的表情全收錄在pixsee與微軟合作的雲端裡。

產品設計師Jamie的育嬰美學

Jamie即便成為了母親,在嬰幼兒用品選物上仍堅持設計思維與品味。遇上pixsee智慧寶寶攝影機後,Jamie先是被pixsee童趣的外型與北歐色調搭配吸引。「因為曾經身為產品設計師,我喜歡實用性高、互動性強的設計,讓產品更具人性。」使用pixsee寶寶攝影機後,Jamie以獨到的眼光點出pixsee與其他市面上類似商品的差異:

pixsee圖二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1 組裝簡單無障礙

Jamie以使用者的角度組裝pixsee,不需要看說明書,也沒有小零件,不用擔心丟失,一個人組裝也能輕鬆上手,相當符合現代人的使用體驗。

pixsee圖三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2 無毒材質的網布包覆圓角設計

「不同於市面上一般攝影機是以硬質的塑料為主,pixsee整體造型都沒有銳角,顯示產品設計上的用心。」Jamie手指出pixsee的接縫處繼續說:「包含所有的接縫處,全面包覆著一層有厚度的專業音響聲學網布,讓觸感變得柔軟。」

此外,因為是為寶寶設計的用品,pixsee使用的素材皆透過全機歐盟RoHS無毒認證以及最高防火VO等級,讓Jamie在體驗時備感安心。 

pixsee圖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3 榮獲IF Design Award

獲得IF Design Award的pixsee智慧寶寶攝影機,童趣又療癒的外型設計,同時也滿足了Jamie對於育嬰美學的要求。

嬰兒床區域偵測,為寶寶再添一層守護網

pixsee也考量到寶寶的安全照護需求,設計了區域偵測功能,在寶寶一偏離設定好的安全偵測區塊時,立即通知遠端父母的手機並發出警報,降低寶寶摔落的意外風險。「歐文兩個月大時,就會握住嬰兒床邊的立架;會爬之後,常常前一晚入睡時是在床中央,隔天醒來就發現他移到邊緣去,長大速度和行為根本無法事前預測。」

pixsee圖五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有一天,我為了要去把衣服從烘衣機取出來,就暫時把歐文放在我們的床中央,才轉開目光出房間不到兩分鐘,就聽到『碰』的巨大聲響。」講起這起意外的經驗,Jamie聲音仍忍不住哽咽:「我衝回房間,歐文已摔在地板上哇哇大哭。當下真的心絞成一團,怪自己怎麼能讓他離開視線。如果當時已經開始使用pixsee的話,或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意外了。」

受訪當天距離意外發生,雖然已經過了好幾個月,但Jamie眼框還是止不住淚水,顯見歐文摔落的那一刻,已成為Jamie新手媽媽心中的一小塊陰影。也因為如此,當問起Jamie認為pixsee適合哪些性格的爸媽,她想了想後說:「適合無時無刻都擔心著孩子的新手爸媽,pixsee可以幫助爸媽看護寶寶,遠端也可隨時看到寶寶的動態。」

pixsee圖六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除了偵測守護之外,pixsee更做到「哭聲辨識」的功能,為了做到辨識的精準度,pixsee從知名醫學醫院及全球父母反饋搜集200萬筆哭聲數據資料,花費兩年半進行AI訓練分析,主要以聲音的特性做辨識,可辨識寶寶是否肚子餓、想睡覺或不舒服,並透過App告知爸媽,幫助爸媽聽懂寶寶的外星語。

來不及參與的時刻,但願有幫手捕捉孩子成長的精彩
pixsee圖七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相較於現任新手媽媽的Jamie,身為Saydigi.com總編輯的科技選品達人Kisplay,已是兩個上小學女兒的爸爸,在試用pixsee的鏡頭後大感吃驚,他說:「很少看到寶寶攝影機可以做出這麼用心的鏡頭,160度的大廣角,邊緣區域還不會變形。」

當年剛開始當爸爸時,Kisplay曾有衝動想幫兩個女兒個別做一本成長相簿,還特別為了拍女兒的睡臉,去買了一顆價格不菲的定焦鏡,就是因為不想在拍照時開閃燈嚇到女兒。

pixsee圖八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Kisplay專業地分析:「現在pixsee有零光源夜鷹模式的攝錄影功能,感光元件在暗處也能拍出清晰的畫面,鏡頭畫素高達500萬,半夜父母要查看寶寶是否安睡,透過鏡頭就可以確認。」他開玩笑著說:「pixsee早點推出的話,我那顆定焦鏡的錢就可以省了。」 

pixsee圖九
Photo Credit:pixsee

此外,Kisplay對pixsee能偵測哭聲自動播放音樂,也能偵測屋內的濕度和溫度,讓父母評估是否需要開關空調等功能大感貼心,因為要在一台小小的寶寶攝影機內置入這麼多精密的感測零件,實屬不易。Kisplay指出,pixsee由仁寶電腦全程在台製作加上跨國團隊研發,其團隊——BIOSLAB從使用者體驗、工業設計、視覺溝通設計、AI人工智慧、雲端服務、軟體到硬體,擁有豐富的產業經驗,加上與微軟攜手提供雲端資料儲存的服務,讓pixsee在資安防護上,等於做到業界最周全的高規境界。

pixsee圖十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雖然現在兩個女兒都已跨過新生兒階段開始念小學,但Kisplay認為,像pixsee本身的性能,已經突破寶寶攝影機的既定框架,邁向永續性的成長型產品,並非只有新生兒的父母親需要這樣的產品來確保寶寶的安全,更可延伸年限成為居家環境安控監測的一環。雙向語音對話功能,也增添兼與家人遠端溝通的管道,相信pixsee這樣簡單卻充滿用心的設計,會是未來嬰幼兒用品的模範,也為寶寶攝影機的使用彈性,創造更多意想不到的可能性

了解更多:pixsee智慧寶寶攝影機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