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ayoshi Nakajo

「這個世界上的東西如果太過搶眼,很快就會讓人生厭」仲條正義的花椿美學

「這個世界上的東西如果太過搶眼,很快就會讓人生厭」仲條正義的花椿美學 Photo Credit: 花樁,仲條正義 IN & OUT, あるいは飲&嘔吐 展@GGG

相較於同時代風光耀眼的設計「明星」們,仲條的工作開始受到注目要等到進入80年代後。他的設計在90年代後特別受到年輕世代的支持,甚至被稱為「仲條風格」發揮了強烈的影響力。

文字:《Idea》編輯部

《花椿》

Q:仲條先生開始擔任《花椿》的藝術總監是從1967年起,您在負責設計上有什麼明確的方針嗎?《花椿》本身是一個從戰前就開始、有著長久歷史的媒體。

仲條:以前我在資生堂時就有來往的山田勝巳先生成為《花椿》的新任總編輯,我跟設計師村瀨秀明先生兩人負責設計。畢竟我只是想做些有趣的事。當時腦袋裡面的點子多得不得了,總編輯一開始就很了解我們的想法,也很重視攝影和藝術,非常肯讓我們冒險。村瀨先生當時很紅所以起初他只做封面,內容由我來設計。之後過了五、六年,總編輯換了人,村瀨先生也離開了,最後由我來負責所有的藝術總監工作。

Q:時尚領域的編輯,想必需要一些特殊的知識和感性,以前您有過相關經驗嗎?

仲條:時尚雜誌我從以前就買了許多。《VOGUE》、《ELLE》、《Le Jardin des Modes》這幾本都有訂閱。所以我並不討厭。那個時期設計也漸漸進入了攝影的時代。我也透過這些雜誌觀察攝影的動向。在那之前我們的學習對象可能是海報、或者包裝,都是些永遠在追求形體的東西。在這種時候接到《花椿》的委託,就覺得這真是有趣。再加上資生堂算是個很好溝通的公司。因為這些原因,我40年來都得以自由自在地發揮。

Q:資生堂的廣告也從始於山名文夫插畫的世界,轉換到使用戰後照片的廣告呢。

仲條:中村誠先生的指導佔了很重要的分量。跟其他公司相比,我覺得資生堂對這些變化反應的速度相對地快。因為獲利率高,預算也充裕。那個時代的夏季特賣、春季特賣業績都非常好。不過當時在公司裡根本沒有人注意到《花椿》。這反而是一種幸運。要是《花椿》被當做公關雜誌來運用,早就沒有我的容身之地了。我之所以能一路做到現在,只能說是運氣好吧。

Q:在偏重視覺的雜誌編排上,您對文字排版有什麼看法?

仲條:要是正常地組版,就會只有文章本身的意義,但是如果稍微改變字型、調整字距,就可能形成一幅畫,帶來視覺上的效果,這方面我做了不少嘗試。不過必須讓讀者確實閱讀的地方我不會隨意玩。我把閱讀部分和平面設計部分看成兩回事。我覺得語言很重要,所以標題和副標我會比較大膽嘗試,反正大家也不太讀這些地方吧(笑)。

設計與藝術

Q:1970年日宣美解散,70年代廣告成為設計的核心領域。仲條先生經常說您對「廣告」不太擅長……。

仲條:ADC(東京藝術總監俱樂部)初期時會員通常是各大公司公關部的部長或者廣告代理店的董事,發起的目的在於振興廣告設計。ADC年鑑的名稱也定為《廣告美術年鑑》。不過當龜倉先生等創作性強的人開始主導後,又打開一番新風潮,認為好東西就是好東西,不需要顧慮太多理論。當我的夥伴們紛紛接到備受矚目的工作時,我只是靜靜地待在一旁。

我向來偏好沉潛,我覺得這個世界上的東西如果太過搶眼很快就會讓人生厭,所以還是盡量壓低聲息、靜靜過活才是上策。不過之前的《花椿》總編輯山田先生創立了資生堂的精品店「THE GINZA」,擔任社長,讓我負責那棟建築物的監修和整體包裝。過程中給了我很大的自由度,因為這個機緣,我也成了ADC的會員,稍微受到世間的認同。那時候我43歲。儘管如此,我原本就不做廣告,也做不來,也沒做過統籌工作……其實有點畏縮。

Q:之後您又陸續負責了1980年的松屋銀座、1985年的華歌爾Spiral的企業形象這類工作。優質工作接連不斷上門。其中舉辦的展覽會《NAKAJOISH》可說給仲條先生後來的發展帶來了一大轉機呢。

仲條:當時是銀座圖像藝廊(GGG)前來邀約,說接下來該輪到仲條先生了。當時我看到很多後輩陸續舉辦展覽,但是我已經55歲了,並沒有做任何事的志向或希望。同一個時期我也受邀在銀座的地下藝術空間辦展,決定兩個會場一起進行。但是雖然有了這麼大的空間,卻沒有足夠展示的作品。海報也只有兩張半開的,所以急忙做了些一點用都沒有、有點平面設計藝術風格的新作。我在那裡展示了商標、識別標誌,還有在《花椿》上連載了大約10年左右的插畫,THE GINZA則展示了海報。也是因為這個展,大家知道仲條這個人還在,開始邀我參加比稿或企畫。

Q:關於日式的元素呢?80年代是「Discover Japan」(日本國鐵當時為增加自由行旅客,舉辦一系列的「發現日本」推廣活動)的時代,平面設計和廣告當中好像經常可以看見日式元素。

仲條:跟我學生時期剛好相反,以前完全否定日式元素呢。學生時代很討厭江戶或者明治風格的東西,也沒想過要怎麼去運用這些東西。那時候還是很嚮往包浩斯還有前衛風格的東西,以繪畫來說就是表現主義吧,學生時代就是這樣的時代氛圍。而且說實在的,在那個時代我根本不覺得自己能當個設計師。說不定我也可以像早川先生那樣畫畫,說不定我也能像龜倉先生那樣確實組織畫面、做出商標試著擺放上去,我只是抱著這樣的心態而已。

在以前那個時代,我從沒想過要把我自己的世界往外面強推出去。到了80年代左右,開始覺得總是模仿外國的東西很沒意思,也覺得不是做這些事的時候了。就好比說,與其畫耶穌基督的畫不如畫畫奈良大佛,雖然不至於這麼極端,但是確實開始認識到「日本」還有很多值得運用的素材。

仲條正義

1933年生於東京。1956年東京藝術大學美術學部圖案科畢業。同年進入資生堂宣傳部就職。1960年成為獨立接案設計師,1961年成立仲條設計事務所。曾負責資生堂企業文化誌《花椿》、The Ginza/Tactics Design的藝術總監及設計。松屋銀座、華歌爾Spiral、東京都現代美術館、細見美術館CI計畫。資生堂沙龍的商標字體及包裝設計。主要以東京銀座資生堂大樓的商標及標識計畫等平面設計為活動主軸。東京ADC會員、JAGDA會員、TDC會員、TIS會員。女子美術大學客座教授。曾獲ADC會員最高獎、TDC會員金獎、JAGDA龜倉雄策獎、每日設計獎、日本宣傳獎山名獎、紫綬褒章,旭日小綬章等眾多獎項。舉辦過多次個展,著有《仲條正義的工作及其周邊》、《仲條的富士病─富士三十六景─》、《花椿與仲條》,《LOSTANDFOUND》等。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建構視覺文化的13人》,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臉譜2019_12_建構視覺文化的13人_立封有貼紙

本書蒐錄了日本設計雜誌《idea》依序訪談的13位重要平面設計師及其代表作,這些指標性人物,儘管身處於20世紀末的平面設計巨變浪潮中,依然能發揮超越市場邏輯的文化影響力。在這波浪潮裡依然能堅守主導權的設計師,是以何種方法或態度開展其具主體性且自主性的活動?本書所介紹的人選,不單只是「設計師」,也能在時代當下與相關合作者有良好的互動,體現出另一種超越了純粹作者論的典範。

訪談過程中主要的關注點,並非各人的「感性」或「靈感」,而是他們如何將自己置於社會、文化與技術的脈絡當中,創建出屬於自己的世界。讀者可從他們的言論中有所收穫、有所觸發,本書也將成為形塑21世紀設計史的一股助力。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

LINGO打造寵物床界的變形金剛!一床三睡讓毛小孩夜夜好眠

LINGO打造寵物床界的變形金剛!一床三睡讓毛小孩夜夜好眠 Photo Credit:LINGO

因應台灣多變的氣候環境,LINGO開發出全台唯一模組化的多功能寵物床,在不同季節或情境中可以輕鬆切換,讓毛小孩睡得開心,主人才能跟著放心。

台灣氣候潮濕,對毛小孩來說最常見的疾病就是皮膚病,尤其到了梅雨和颱風季,更容易滋生黴菌與塵螨,讓不少主人傷透腦筋。「LINGO」是由留美設計師楊宗勳Aaron打造的寵物居家品牌,因考量愛犬的健康和睡眠品質,Aaron親自操刀打造一款可以變化三種模組的「LINGO多功能寵物床」,可以在不同季節、情境下使用。

品牌創辦人Aaron在美國念完設計後,就進入頗具盛名的紐約床墊品牌「Casper」擔任產品研發設計。待在美國5年的這段時間,Aaron非常想念台灣的愛犬Lingo,因為他深知Lingo的一生短暫,幾經考量後他決定放棄在美國的高薪工作,返台陪伴愛犬。回台後Aaron也找了愛貓的平面設計師Fangyu共同創立品牌,以「寵物就是家人」的觀點出發,滿足毛小孩和主人的各種需求。

圖1
Photo Credit:LINGO

有天Aaron意外在Lingo咬破的床墊裡,發現許多充滿髒汙、不明材質的團塊填充物,震驚之餘,亦開啟了他創業的契機。對台灣大多數的毛小孩主人來說,在床墊選擇上都有一個共同的困擾:既擔心便宜貨的品質,又覺得進口寵物床墊的價格太過高昂。為解決這個難題,Aaron決定結合自己的設計專長及對床墊市場的專業認知,以1年多的時間研發出一組四季皆宜,價格無負擔又兼具高品質的「LINGO多功能寵物床」。

圖2
Photo Credit:LINGO
#01 一床三睡:床墊、吊床、沙發床三種模式自由變換

「LINGO多功能寵物床」是目前市面上唯一模組化設計的寵物床,考量到台灣氣候潮濕且四季分明,毛小孩的床組既要兼顧透氣和保暖的功能,又不希望佔據太多居家空間,因此在設計上特別將床墊、吊床和沙發床融為一體,床墊、吊床布可以隨時拆卸組裝,在不同的季節和情境中也能切換使用。

#02 研發生產100%MIT ,好拆好洗輕鬆打理

這款多功能寵物床從研發到生產都是100%台灣製造,通過歐盟無毒認證,而床墊選用高密度PU泡棉,更通過174項檢測,舒適又不易塌陷變形,除了有保暖作用外還能支撐脊椎和關節。吊床布的部分不僅耐重可達40公斤,而且材質上舒適透氣。

圖3
Photo Credit:LINGO
#03 家具造型設計,讓毛小孩也有自己的客廳

在外型上採用沙發傢俱的造型,布料選用高品質厚麂皮,防潑水塗層能延緩液體滲入內層的時間,且耐磨耐咬易保養,可以直接丟到洗衣機去異味和消毒。不管是外觀還是功能方面, 「LINGO 多功能寵物床」都可以完美融入居家空間。

毛小孩一生中有超過一半的時間都在睡覺,一張好的寵物床可以從小地方來加強毛孩的日常保健,讓牠們的生活空間更自在,這樣主人們也才能與牠們彼此陪伴、走得更久更遠。

了解更多「LINGO 多功能寵物床」

本文章內容由「LINGO」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