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tsuya Ariyama

「雜亂」對雜誌來說是必要的:專訪《ku:nel》藝術總監有山達也

09 Dec, 2019
「雜亂」對雜誌來說是必要的:專訪《ku:nel》藝術總監有山達也 Photo Credit: クリエイションギャラリーG8

「我的想法是,如果有文字,就希望讀者去閱讀。大量運用裝飾性的歐文或者格線等,都是可有可無的手法。」

文字:《Idea》編輯部

在擔任《ku:nel》、《雲之上》這些雜誌的藝術總監時,聽說有山跟編輯、攝影師還有寫手一起完成雜誌時,很少直接下指令。在開會時,大家對雜誌呈現的整體方向有了共識後,實際工作時就盡量讓個人的力量發揮到最大限度,他不多做指示,基本上全權交給各個負責任。有山這種態度能夠激發人的積極衝勁,願意自發性採取行動:

雜誌中該有的未知部分

白井:您設計之前會畫草稿嗎?

有山:我的草圖大概都在腦袋裡。我負責的單行本很少有大幅度的變化,確立一定程度的基礎格式後就會移交給員工。然後我自己再一一確認,等到時期差不多了再把輸出原寸全部連接起來檢查。另外像《ku:nel》這種雜誌是由風格不同的多篇報導構成的,比起單行本,我會用更快的速度針對每一篇報導執行想要的效果。我只關心每個單篇報導看起來如何,不太在意報導跟報導的前後關係。不過每一篇是什麼的布局當然還留在我腦中,我會根據這些去考慮做出變化或統一感。架構圖不斷變化,排列起來的感覺直到完成之前都很難預測,不過我覺得《ku:nel》也適合這種方式。

白井:對。《idea》也一樣,完成之前看不出前後關係。剛開始設計《idea》時,我不懂怎麼調整頁面,弄得跟商品型錄一樣整齊,到了第三次左右,忍無可忍的室賀總編提醒我:「洗牌洗牌!」從那之後我才有意識地不去思考雜誌整體的順序。

有山:我覺得這種「雜亂」對雜誌來說是必要的。

資訊傳達的順序及其速度

白井:設計師必須以讀者觀點為前提,儘管如此,很多人往往不自由主地放不開身為造形者這個身分。我想大家都在不斷編輯著雙方的平衡,一邊進行設計,但在我看來,有山先生的讀者觀點比例相當高。您如何放下造形者的部分,將讀者觀點採納進設計當中的?

有山:我的基本想法是,如果有文字,就希望讀者去閱讀。大量運用裝飾性的歐文或者格線等,都是可有可無的手法,我一直在思考,有沒有可能去除掉這些、只以必要元素來呈現不同的表現。這可能也是為什麼我的東西看起來不像經過設計的關係吧。還有,翻開頁面時最先傳達給讀者的是什麼?我也會思考這種傳達上的優先順序。這一點非常重要,我也徹底要求自己手下的員工要辦到。

舉個例來說。這個跨頁帶來的第一個震撼,是頁面由兩張照片奇妙地組合,接著呈現標題;而另一個頁面只要能夠明確表現出標題的震撼度就行。大概是這種感覺。能做到這一點後再來思考傳達速度的變化和覺得不自然的地方。我覺得變化和不自然這些疙瘩具有更能吸引人的力量。白井先生所說,作者心中的讀者意識,或許是這種想法的外在呈現吧。

白井:「希望讀者閱讀」這件事,是早於設計之前的立場,這也可以說就是有山先生的設計吧。

有山:對。其實我也不喜歡就這樣固定了「自己的形」(笑)。就好像自己被自己做出的形狀束縛得動彈不得一樣。我也希望試試更加濃密厚實的東西。

白井:可以啊(笑)。現在的你一定可以做出跟在中垣事務所《XTC:CHALKHILLS and CHILDREN》時不一樣、更濃密厚實的設計。真希望有一天能看到。逐漸削減,留下氣息。

白井:關於如何找到自己設計的骨架,請您給有志從事設計的年輕人一些建議。

有山:我曾經對羽良多平吉先生的設計進行過相當細部的分解。請自己動手研究自己欣賞的設計師作品。

對象只需要找一個人就好,一個人就足以具備夠寬廣的世界,光是分解一本書就是很好的學習。用挑戰做出一模一樣的書這種心情,完全不加入自己的想法,不是單純去模仿字型、級數、文字排版等,而是忠實地重現。反覆操作之後,就會發現其中的個性和原創性。最近有些設計雜誌會詳細記錄設計師使用的字型和級數,買一本自己喜歡的書,我想其中值得學習的東西非常豐富。

白井:先去分析、體驗自己喜歡的設計師、或者做為目標的設計師是怎麼做的。

有山:對。試著去重複體驗。因為本文大小是這樣,所以圖說的大小必須如此等等,就算自己本來可能希望再放大一些,也先請從能做出完全一樣的東西開始。

白井:剛剛您提到的羽良多先生,他的空間相當獨特,可以說是某方面的天才。

有山:非常獨特對吧。除了羽良多先生這種造形上的魅力,我也經常看木村裕治先生擔任藝術總監時期的《君子》雜誌。跟《Number》有不同的味道,可能我自己內心有種對雜誌散發氣息的嚮往吧。

白井:現在也會意識到這種氣息嗎?

有山:如果在設計時拿掉氣息,或者說人味,這些東西就會漸漸消失。想拿掉不必要的東西跟想留下氣息這兩種想法剛好相反。氣息是種非常不精練、不屬於人生活表層的部分,或者似乎隱約就在眼前的現象。去除覺得不需要的東西之後,表面看起來或許變美了,但好像遺忘了重要的部分。這麼說或許很奇怪,但是最近我特別覺得,設計不那麼精練也無所謂。

白井:這很接近有山達也這個人原本的狀態嗎?

有山:也對。年紀增長之後,我也對自己更誠實了。精練當然比較好,但是我也在思考,真正的精練帥氣到底是什麼。在設計上我也漸漸意識到這一點。但是自己還無法辦到。

白井:那今後還要繼續追求自己的個性、資質跟設計之間的一致性?

有山:我覺得才剛開始。不過我慢慢知道,只需要去做適合原本自己的東西就行了。還有自己對社會該帶著什麼樣的態度、該如何實踐也是。唉,白井先生的問題和洞察力真厲害。我完全被您看透了呢(笑)。

有山達也

1966年生於埼玉縣。東京藝術大學美術學部設計科畢業後,任職於中垣設計事務所約三年,1993年設立有山設計商店。參與雜誌《馬可孛羅》的設計後,陸續擔任《ERiO》、《store》、《夢未來》等雜誌藝術總監。目前以《ku:nel》、《雲之上》、《座.高圓寺》等編輯為主軸,並兼任各種平面設計的藝術總監、設計。也經手過世田谷公共劇場等地舉辦的戲劇、展覽宣傳美術、原田郁子《野獸與魔法》等CD封面設計。2004年以《100個指令》榮獲講談社出版文化獎書籍設計獎。著有《裝幀中的繪畫》。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建構視覺文化的13人》,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臉譜2019_12_建構視覺文化的13人_立封有貼紙

本書蒐錄了日本設計雜誌《idea》依序訪談的13位重要平面設計師及其代表作,這些指標性人物,儘管身處於20世紀末的平面設計巨變浪潮中,依然能發揮超越市場邏輯的文化影響力。在這波浪潮裡依然能堅守主導權的設計師,是以何種方法或態度開展其具主體性且自主性的活動?本書所介紹的人選,不單只是「設計師」,也能在時代當下與相關合作者有良好的互動,體現出另一種超越了純粹作者論的典範。

訪談過程中主要的關注點,並非各人的「感性」或「靈感」,而是他們如何將自己置於社會、文化與技術的脈絡當中,創建出屬於自己的世界。讀者可從他們的言論中有所收穫、有所觸發,本書也將成為形塑21世紀設計史的一股助力。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