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ry Moore

亨利摩爾:「我的雕像應該擺在天與地之間,旁邊有樹林草地,有動物,有河溪」

03 Dec, 2019
亨利摩爾:「我的雕像應該擺在天與地之間,旁邊有樹林草地,有動物,有河溪」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他參考了查克莫這種古老而神聖的姿勢,製成一系列斜躺人像的作品。這些斜躺的人,不若傳統雕塑那樣像真人般栩栩如生,而是擷取了人像的輪廓:那個立體形狀看起來,與人像相似。這些雕塑是摩爾邁向成名之路的里程碑。

「原始主義」(primitivism)這個名詞,聽起來好像很古老,卻是在現代西洋美術的才出現的風格派別。以這種風格創作新作品,就是為了反璞歸真,復返古人的樸拙自然。而藝術家為了「復古」,往往在部落社會風俗和古文明遺跡中取材。

高更(Paul Gauguin)在大溪地居住時所畫的作品之中,就有許多屬於原始主義畫作的經典例子。

至於雕塑作品的佳例呢?

也許有人會想起亨利摩爾(Henry Moore)的大作。

摩爾早期的雕塑作品,多數是人頭像。他看過非洲和美洲部落的面具之後,就製成這些作品,後來又製作過一些母子塑像,同樣也有濃濃的「原始」部落味道。摩爾曾經到過義大利和法國研習美術,在巴黎寫信給朋友時,卻說巴黎只是一個「沉悶乏味的洞」(a dull hole),幸好有人介紹他看一些來自亞洲的收藏品。

摩爾很喜歡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的作品,或許,他也想效法米開朗基羅那樣,以現代藝術品來復興古文明中某些美學吧。在那個時代,新工業技術興起之後,歐洲人的生活彷彿摒棄了大自然,彷佛不必再隨自然規律而生活,大自然就如尼采筆下的「上帝」一樣已死。在部落社會裏,戴面具是為了從自然物中取得大力量,而崇拜母體像,是為了安撫生育這種不可思議的大力量。

其後,摩爾專心研究的另一種雕像,這種雕像的涵義複雜得多。

這種雕像的名字叫「查克莫」(chacmool),在美洲文明古國的遺跡中會看得到,查克莫人像的姿勢半躺,頭抬高向前望,腹部向天,祭品通常就放在腹部上。中南美洲的文明古國國民,在祭祀的時候才擺這種姿勢,所以查克莫雕像所含的意義不凡。

亨利摩爾參考了查克莫這種古老而神聖的姿勢,製成一系列新作品,全部也是斜躺人像。這可謂是摩爾作品成名之路的里程碑。這些斜躺的人,不若傳統雕塑那樣刻得像真人般栩栩如生,而是擷取了人像的輪廓:那個立體形狀看起來,與人像相似。也因此,反而令人更留意其「原始」的味道了。例如,有些作品看似是斜躺的人形,但也像是只有兩三個因風化侵蝕而成的孔洞。有些塑像的表面平滑,有些塑像表面粗糙,自然萬物莫不是這樣。

shutterstock_51688472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Three-Piece No. 3: Vertebrae》

摩爾成名之後,作品不止有人像,也有各種自然之物,例如圓石、骨骼、動物,甚至是無形的自然力量。他常將自然物中的對比元素,刻意融入在同一件作品之中。自然萬物的變化,就是由這些互相抵抗的力量形成的,而且變化才是自然。

摩爾曾經說,他的作品最好是擺在大自然之中,雕像旁邊應該有樹林,有草地,有野生動物,有河溪或大海,擺在天與地之間,又說最好沒有城市建築物在他的作品附近。博物館的管理者聽從他的建議,將這些大塑像放在大花園裏,果真發覺這些作品的外形與自然風景很契合,看起來很順眼。

到了這個時代,電腦或手機螢幕,幾乎無處不在。生活彷彿不能擺脫這些螢幕中的新消息。螢幕上的資訊雖然傳得很快,圖文的色彩雖然豐富,卻全是平面的影像。

但是,人本來生於自然,朋友家人、生活器物、動植物與山水,都不是平面影像。欣賞摩爾的雕塑,不是很難,看得出「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這份妙趣,已經是樂事。現代人看這些雕塑,或許也能提醒自己,人本來是怎樣看世界萬物的?在遠古的時候,原始純真的部落社會裏,我們曾經是怎樣以五官與直覺去感應自然呢?

螢幕快照_2019-11-28_下午3_17_24
Photo Credit: 截圖自Mr Bean官方YouTube
在英國肥皂劇《豆豆先生》裡,Mr Bean曾與亨利摩爾的作品〈三人形立〉(Three Standing Figures)合照

參考書目:

  • Ehrlich, Doreen, Henry Moore, London: PRC Publishing. 1994.
  • Henry Moore Foundation (ed.), Becoming Henry Moore. United Kingdom: Art Books Publishing Ltd. 2017.
  • Moore, Henry & John Hedgecoe, Henry Moore: my ideas, inspiration, and life as an artist. Great Britain: Collins & Brown Limited. 1999.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麥敬灝

香港出生。作品散見於各大網絡媒體網站及信報,2016年曾為《信報》香港掌故專欄主筆。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獎。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