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atrix

紅藥丸還是藍藥丸?隱藏在《駭客任務》之中的跨性別者宣言

紅藥丸還是藍藥丸?隱藏在《駭客任務》之中的跨性別者宣言 Photo Credit:The Matrix,來源:IMDb

一種經常開給跨性別者服用的口服雌性激素Estrogen,在1990年代就是被做成表面光滑的紅色藥丸。Wachowski兄弟/姊妹用這顆藥丸做為視覺線索,將《駭客任務》的虛擬故事與跨性別者的現實生活連結在一起。

文字:葉郎

「吃下藍色的藥丸,故事就此完結,你會在自家床上醒來,繼續相信你想要相信的一切種種。吃下紅色的藥丸,你就可以待在愛麗絲夢遊仙境裡頭,在我的指引之下一探這兔子洞裡的深奧玄機。」20年前,《駭客任務》(The Matrix)中的Morpheus提供Neo這兩個終極選項。30年後,這顆紅顏色藥丸的真實身份終於慢慢浮出水面,而線索其實一直都穿在這些角色身上……

黑色PVC皮衣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19_08_m
Photo Credit:The Matrix,HYPEBEAST提供

幾個主要角色身上的黑色PVC皮衣是《駭客任務》留在觀眾腦海裡的最深刻畫面。事實上,這幾套服裝很快就從虛擬的母體世界逃逸到銀幕外的真實世界,因為幾個月後Christian Dior隨即發表了一系列以黑色和深紅色為主的PVC皮衣。但事實上,電影的服裝設計選擇使用PVC材質的理由,其實是實用性多過於時尚感。

當年尚未成名的華卓斯基兄弟檔(The Wachowskis)並沒有得到非常充足的預算拍攝這部即將影響世界30年的Cyberpunk經典電影,所以PVC這種價格便宜、剪裁方便的材質才會雀屏中選成為最主要的服裝材質。另一個原因則是因為這種材質的彈性可以讓武打戲超多的兩位主要演員基努李維(Keanu Reeves)和凱莉安摩絲(Carrie-Anne Moss)比較不容易受傷。

螢幕快照_2019-11-25_下午5_27_47
Photo Credit:The Matrix,來源:IMDb

比《黑鏡》(Black Mirror)或是《野蠻遊戲:瘋狂叢林》(Jumanji: Welcome to the Jungle )早了2、30年,《駭客任務》就用戲服來模擬真實/虛擬世界的扮裝體驗:

在真實世界中,尼布甲尼撒號(Nebuchadnezzar)的成員穿著的都是資源回收的布料製成的樸素服裝。而進入虛擬世界之後,他們搖身一變都穿上了黝黑俐落的皮衣。因為這是虛擬的身份,他們可以選擇自己的外觀來完整反應自己的人格。值得注意的是這群反抗軍成員幾乎不約而同地選擇偏向中性的黑色修長外套,尤其是兩位主角Neo和Trinity同時出現的動作場景,幾乎很難一眼分辨誰是誰。

而破解紅藥丸命題的最重要線索就藏在這些角色進入母體世界之後的服裝裡:注意到了嗎?只有一個成員在母體世界中穿的不是黑色。

天使般的白色西裝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19_08_m
Photo Credit:The Matrix,HYPEBEAST提供

Switch是電影中唯一穿著白色套裝出現在母體世界中的尼布甲尼撒號成員。導演從來沒有在戲裡戲外解釋過讓Switch不合群地穿白色的西裝的真正理由。但接下來在銀幕以外的真實世界發生的幾件事很快就透露玄機:

2012年,Larry Wachowski公開自己跨性別者的身份,改名為Lana Wachowski;2016年Andy Wachowski也宣布改名Lilly Wachowski。華卓斯基兄弟從此成為華卓斯基姊妹。

「我們的作品一方面充滿了身份認同、身份轉變等等元素,另一方面真正的基底仍然是愛。愛是對一個跨性別者來說最要緊的是,因為愛是一條繫繩。」
螢幕快照_2019-11-25_下午5_30_23
Photo Credit:The Matrix,來源:IMDb

電影中Switch之所以穿著像天使一般的純白套裝,因為這個角色代表著華卓斯基兄弟/姊妹真正投射自己尚未公開的跨性別狀態。Switch有切換之意,原著劇本中她在登入母體世界前後的性別會不一樣,但片廠反對這個設定,最後只保留了中性的外型。她的後天性別就像白紙,正要準備重新填寫,因此當她被殺時,才會留下那句充滿無限遺憾的遺言:「Not like this! Not Like this!」因為Switch還沒有完全轉換成自己理想中的性別,對於以原本的性別身份死去感到懊惱不平。

從這裡再回看Neo和Trinity,就會發現我們其實一直都忽略了這兩個主角充滿了跨性別的意味:扮演 Neo的基努李維其實是長得好看而非肌肉結實的典型男主角,扮演Trinity的凱莉安摩絲反而是負責英雄救「美」的那個英雄,Neo倒地死去的時候,也是Trinity變身成為白馬王子的角色,藉由一個香吻喚醒這位俊俏的睡美人。

這種性別交換的意識其實無處不在;Morpheus曾以愛麗絲夢遊仙境的主角比喻Neo,另外一位角色Cypher也一度戲稱Neo為桃樂絲。整部《駭客任務》的終極比喻因此水落石出:Neo和Trinity原來是同一個人的男性面和女性面,電腦人Smith探員則是那個試圖說服他留在原來性別幻覺的跨性別恐懼症患者,Morpheus則是提供藥方協助他轉換性別的醫師。

你在看紅衣女郎嗎?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19_08_m
Photo Credit:The Matrix,HYPEBEAST提供

另外一個顯著不同的角色是《駭客任務》訓練程式中的紅衣女郎。尼布甲尼撒號另外一名成員Mouse後來向Neo坦承,說這個令人一再分心、忍不住看了又看的搶眼路人,其實是他故意寫進程式裡的。

事實上,Neo對於紅衣女郎的凝視很可能與性無關,而和性別轉換更有關係的。紅衣女郎代表的是許多跨性別者經常體驗、渴望擁有並控制女性魅力的強烈慾望。就像Lana Wachowski在她的「出櫃」宣言中回顧的經歷,許多人都曾躲在媽媽的衣櫃裡,嘗試扮演另外一個心理更加渴求的性別。

在跨性別者的世界裡,那些還躲在媽媽櫃子裡、沒能真正覺醒前的跨性別者叫做「Egg」。就像《駭客任務》中那些被電腦養在容器裡的活人,未覺醒前的跨型別者被包覆在蛋裡,剝奪他對外在真實世界的知覺,因而無法體驗蛋/櫃子以外的寬廣世界。或者用Morpheus的話來說:「一個你聞不得、嚐不得也摸不得的牢籠,一個關押心靈的監獄。」

螢幕快照_2019-11-25_下午5_26_12
Photo Credit:The Matrix,來源:IMDb

紅藥丸的真實作用再清楚不過:

一種經常開給跨性別者服用的口服雌性激素Estrogen,在1990年代就是被做成表面光滑的紅色藥丸。Wachowski兄弟/姊妹用這顆藥丸做為視覺線索,將《駭客任務》的虛擬故事與跨性別者的現實生活連結在一起。

「試著理解真相,真相就是沒有湯匙。」然後你就會發現不是湯匙被折彎,而是你自己折彎了。在這個對於男學生穿裙子就足以讓輿論沸沸揚揚的世界,《駭客任務》教導我們的其實是一堂性別教育課:性別是一種選擇,而非社會約定俗成的角色。不論Smith探員要如何叫你的名字為Anderson先生,只要你知道你的名字是Neo就已足夠。

本文經HYPEBEAS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HYPEBEAST

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