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Klee

道行夠高的話,看著保羅克利的抽象畫,你將與大自然連結

22 Nov, 2019
道行夠高的話,看著保羅克利的抽象畫,你將與大自然連結 Photo Credit: Paul Klee,public [email protected]

保羅克利說,純色這種東西,是無與倫比的(transcendent matter),在藝術世界裡是完美的東西。

在川端康成名著《古都》中,女主角千重子的父親,參考保羅克利(Paul Klee)的畫作,畫成和服腰帶的草圖,再請織布師傅製出成品,送給千重子。小說裡的角色說,克利畫畫的用色溫和。但克利本人是怎樣看待圖畫中的顏色的呢?

回到百年前,包浩斯藝術學院(Staatliches Bauhaus)成立之際,保羅克利曾經在學院裡面授課10年,對顏色的看法,當然自有一番的見解。而且他的論述,聽起來就好像在說符號學似的。

克利說,純色這種東西,是無與倫比的(transcendent matter),在藝術世界裡是完美的東西。

shutterstock_1256376790_(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包浩斯藝術學院

由自然所生之物,多數也不是純色的。比如說彩虹就是有缺陷的,彩虹的紅紫邊緣,彷彿是色彩世界的斷層,色彩來到紅色就是盡頭了,你只能往回走,走向紫色,很多人看彩虹的顏色時,也如鐘擺搖動一樣,困在其中萬劫不復。

問符號學家美術是什麼,他們或許會直答說:美術就是符號。在20世紀初,自然科學新思潮興起,克利以抽象的符號繪畫自然,欣賞大自然中許多無形的現象。他在藝術學院教書時,常常從自然科學的範疇裡,借用某些研究法,套在自己的藝術觀之中。也許克利在那個時候,想藉此來結合藝術與自然科學。

評論者則認為克利是從符號、自然科學、自然現象中取材,在畫布上繪畫成一幅幅的「符號詩」。

Paul_Klee,_1922,_Senecio,_oil_on_gauze,_
Photo Credit: Paul Klee,public [email protected]
克利作品〈老人〉。幾何圖案,在克利心目中,就是欣賞空間、平面與立體、光影、顏色、秩序的「結構物」,這些圖形不只是在描述現實情狀,而是有克利內心的感情的

符號是從點與線而來,克利所說的並不是數學的點與線,而是上古時代沒有文字的時候,上古人用來記事抒情的點線「畫」。這種點與線,慢慢就變成有特定組織的符號了。而以這種線條,在現代畫中交織成的「結構物」,就是另一種很純粹的圖畫了

點與線最初是用來畫實物的,但是在大自然之中,還有空間、力量、顏色,此等無法以點線畫出來的無形力量。這些力量或許像聲音一樣,偶有節奏,本身也有某種特定的排列次序,但若然與其他無形的力量相遇相撞時,則可能有衝突,或者是經過變化後,就變成另一種新的平衡狀態。例如1932年作品〈海的可能〉(Possibilities at Sea),就是畫出海上萬物可能有的動能變化。這當然不是真的物理學變化,是畫家欣賞自然力量的「詩」。

兩點相連成線,線相交成平面,平面構成立體。立體內外有空間,而在光線之中,這些平面立體有陰影。克利在包浩斯學院授課的時候,常常研究平面、立體、空間、光影,並畫成相關的作品,例如〈古代和諧〉(Ancient Harmony)、〈翱翔〉(Hovering)。這些畫作往往在說這些事:

  1. 圖畫中可分離的結構物,與無法分離的結構物(individual and ‘dividual’ structures)
  2. 描畫物的陰影在內(endotopic)與在外(exotopic),有何分別
  3. 點線空間、平面立體、光影顏色,彼此的互動與平衡

點、線、面,原來克利是想得如此深入的。深奧精細得如物理學理論一樣,他的思考層次,幾乎已是在形而上學的境界了。但是他不是如科學家一樣追求真相,將自然規律寫成公式與定律,而是畫出自己所觀察到的現象,同時畫下自己的感覺,自己的看法與見解,自己的想法與這些現象之間的互動影響。

他認為,如此畫畫,就能令人與自然連結,在人與自然的大系統中,這種連結是某種很自然的秩序。這是克利在包浩斯授課時,他心目中的藝術觀,也是世界觀。科學對他來說,只是方法而已。

故此,觀畫者看克利的在包浩斯學院授課期間所畫的抽象畫時,如果道行夠高的話,也是會與大自然連結和感應的。有作者觀賞克利的作品時,能感應到諷世的幽默,如同閱讀米蘭昆德拉的《笑忘書》。

不管其他人看克利的畫作是否有所感應,只要看看克利在學院講課的記錄,最少也能知道包浩斯藝術學院有多厲害。這也是為什麼百年後的今天,包浩斯學院依然聞名遐邇。

參考書目

  • Francisco, Marcel, Paul Klee: his work and thought, London,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1.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麥敬灝

香港出生。作品散見於各大網絡媒體網站及信報,2016年曾為《信報》香港掌故專欄主筆。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獎。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