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vador Dalí & Dune

隱藏在幕後長達40年:催生《異形》的關鍵人物——達利

隱藏在幕後長達40年:催生《異形》的關鍵人物——達利 Photo Credit:Alien,來源:IMDb

這組被Jodorowsky稱作「精神戰士」的美術兵團成員,先後不同程度參與了導演Ridley Scott的《異形》和《銀翼殺手》的設計工作,更影響了《阿基拉》、《攻殼機動隊》、《魔鬼終結者》、《第五元素》和《駭客任務》等等經典。現在誰還敢說達利一個小時收費10萬美元很貴呢?

文字:葉郎

1979年上映的《異形》(Alien)在今年屆滿40週年。40年來有一個響亮的名字一直低調地躲藏在《異形》電影宇宙的深處不為人知,而那個人偏偏正是當年催生異形寶寶的關鍵人物。

他的名字叫達利。對,就是你認識的那個達利,Salvador Dalí

史上最偉大的失敗製作

一切的起頭是這位西班牙超現實主義藝術家有一天突發奇想覺得他要去好萊塢當明星。他想要演的是科幻小說家Frank Herbert的科幻巨著《沙丘魔堡》(Dune)中的銀河帝國皇帝一角。

《銀翼殺手2049》的導演丹尼·維勒納夫(Denis Villeneuve)此時此刻正偕同Javier BardemJosh BrolinOscar IsaacRebecca Ferguson等重量級卡司在沙漠裡拍攝《沙丘魔堡》電影。

但在維勒納夫之前已經有非常多人嘗試過要把《沙丘魔堡》搬上銀幕,他們之中唯獨只有大衛林區)(David Lynch)那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版本抵達終點。而最令人津津樂道的就是達利參與的這一次華麗的嘗試:被譽為「史上最偉大的失敗製作」的亞歷山卓·尤杜洛斯基(Alejandro Jodorowsky)版本。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19_04_D
Photo Credit:Dune,HYPEBEAST提供
David Lynch版的《沙丘魔堡》

智利導演Alejandro Jodorowsky被稱作邪典電影之王,他的《鼴鼠》(El Topo)和《聖山》(The Holy Mountain)雖被譽為邪典電影的經典,但嚴格說仍是有利可圖的商業製作。法國製片Michel Seydoux因此告訴他下一部不論他要拍什麼他都可以幫他找到錢。

Jodorowsky的華麗卡司其實一點都不輸給維勒納夫的版本:除了《大國民》(Citizen Kane)的Orson Welles、《紅樓金粉》(Sunset Boulevard)的Gloria Swanson、《追殺比爾》(Kill Bill)的David Carradine、《洛可兄弟》(Rocco e i suoi fratelli)的Alain Delon外,還找了滾石合唱團的Mick Jagger跨界來演男主角。但最令人錯愕的跨界還是達利。

遺憾的是David Lynch版的《沙丘魔堡》並未沿用任何來自Jodorowsky劇組的設計。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19_04_H
Photo Credit:HYPEBEAST提供
正在製作異形寶寶原型的H. R. Giger
達利引介異形之父

當導演和達利在紐約碰面談條件時,不按牌理出牌的達利提出了大概是電影史上最匪夷所思的合約條款:

  1. 皇帝寶座的設計必須是「由兩隻交錯的海豚組成的馬桶」
  2. 皇帝的朝臣必須由達利認識的朋友擔綱演出
  3. 達利將不會閱讀劇本上的任何敘述(他的理由是「你的點子一定不會比我的厲害」)
  4. 為了成為好萊塢有史以來身價最高的演員,達利的酬勞將以每小時10萬美金計算

天知道為什麼導演Jodorowsky會答應這麼瘋狂的條件。不過導演也有他自己的解套方式——據說他隨即修改劇本把達利的戲份刪到可以在一個小時內拍完的量,剩下的台詞將由一個機器人替身代替達利佈達皇帝的旨意,而不再由皇帝本人親自現身說法。

但達利這高貴的酬勞也不是白拿,熱心的大師隨即發揮了他在歐洲藝術界的廣闊人脈,幫導演介紹了一位即將影響電影設計美學數十年的前衛藝術家:後來以《異形》獲得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的瑞士超現實主義藝術家H. R. Giger

從娜芙蒂蒂王后到異形頭骨

H. R. Giger在14歲的時候第一次在明信片上看到達利的名作〈內戰的預感〉(Premonición de la Guerra Civil),立刻對於畫作中撕裂的身體結構和陰影的運用方式感到目眩神迷。本來學建築和工業設計的他,開始善用自己的工業設計專長和達利的超現實主義風格畫面,在肢解的人體上組合各種機械道具、軍事裝備、觸手、生殖器官、骷髏和骨頭,成為獨樹一格的哥德風藝術。

1975年,達利從好友處得到了一本Giger的畫冊,隨即邀請Giger帶著女友到自己在西班牙的住處度假。達利的家是當年歐洲藝術界的聖地,許多藝術家都透過好客的達利在這裡認識和交流。他很快把Giger介紹給正在為《沙丘魔堡》找視覺設計的Jodorowsky:「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藝術家,應該對你有幫助。」

後來,Giger飛往巴黎開始替《沙丘魔堡》劇組工作的同時,也在巴黎舉辦了一次小小的個展。後來成為《異形》中怪物原型的那幅作品〈Necronom IV〉也出現在展場。有趣的是,這幅異形的概念圖中居然找得到達利的影子。達利在1972年一幅名為〈娜芙蒂蒂〉(Nefertiti)的素描裡頭,就把著名的埃及娜芙蒂蒂王后塑像從長長的脖子一路延伸到帽子的絕美線條,還原成變形的頭骨。電影中異形光滑而細長的頭骨幾乎就是達利想像中娜芙蒂蒂頭骨的翻版。

我害怕我腦袋裡的畫面

這時候另外一位創造《異形》的要角也在巴黎登場。

來自美國的丹·歐班農(Dan O’Bannon)是個年輕的電影全才。他剛剛和大學同學一起完成了成本僅僅六萬美元的處女座《黑暗星球》(Dark Star)。O’Bannon身兼演員、編劇、美術設計、特效執行的才華讓《沙丘魔堡》的導演Alejandro Jodorowsky相中,說服他放棄美國的一切(房子、車子、還有他寫到一半的《異形》以及《魔鬼總動員》的劇本),飛到巴黎加入他的華麗劇組。「跟我來,有個新的藝術家要讓你認識認識。」Jodorowsky立刻帶著O’Bannon到展場裡頭看H. R. Giger的作品。

這兩位《異形》的生父、生母終於見面的歷史性一刻其實詭異怪誕到極點。黑髮的Giger穿著一身黑色皮衣,皮膚慘白的像是此生從來沒有見過陽光一樣。O’Bannon還以為自己見到了吸血鬼本人。

講話輕聲細語的Giger一碰面就企圖分享精神科醫生開給他的憂鬱症處方:鴉片。

「你要來點鴉片嗎?」

「你為什麼需要用那玩意兒?」

「因為我害怕我腦袋裡的畫面。」

「可是那些只是你腦袋裡頭想像出來的啊。」

「那才是我感到害怕的原因。」

O’Bannon請求Giger讓他借走他的畫冊,回到旅館花了一整個晚上沈浸在Giger的世界裡。巴黎的這一夜改變了O’Bannon的一生,也改變了好萊塢電影史。

MV5BMzc0NzdhY2YtMzI5ZS00NDE2LTk4YWQtNTVl
Photo Credit:Alien,來源:IMDb
被異形爆胸的克隆氏症患者

Dan O’Bannon先前一直在寫一個關於太空中的怪物的劇本。但他腦中始終苦無怪物的具體形象。

O’Bannon他本身是一種和先天免疫有關的罕見疾病克隆氏症患者。克隆氏症的病徵包括腹部常感不適或隆起、嚴重腹瀉、抽筋、作嘔及大便出血等。持續不斷的絞痛、抽筋正是那些寄生在肚子裡的想像怪物的起源。患者形容發病的過程說:「像是鴨子一樣,表面上優雅地在水面上漂浮,其實水面下正發瘋似地暴力打水」。而《異形》中令人頭皮發麻的異形爆胸橋段正是來自於克隆氏症病友 O’Bannon自己的真實經驗。

當他看完H. R. Giger那本超乎想像的畫冊:「我被Giger作品中的原創性給狠狠擊中。它們不只是令人害怕萬分的作品,更重要的是它們還是充滿原創力、絕美至極的作品。我一邊看著它們一邊心想:如果誰可以讓這傢伙設計一隻電影中的怪物,絕對會是史無前例的空前成果。」

O’Bannon知道他終於找到了他始終無法完成的《異形》故事缺少的關鍵元素,他稱作「蛋糕上的櫻桃」。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19_04_A
Photo Credit:Alien,HYPEBEAST提供
《異形》中的爆胸經典場景
難產的《沙丘魔堡》催生了剖腹產的《異形》

《異形》的生父、生母在巴黎見面的這一天其實距離《沙丘魔堡》這個製作宣告夭折已經只剩幾週的時間。《沙丘魔堡》的原作者Frank Herbert到歐洲出差的時候順便去劇組探班,發現瘋狂的導演還沒開拍就已經把950萬美元的預算花掉整整200萬,而且完全自由發揮、離題甚遠的劇本已經讓電影可能長達14個小時,用Herbert的話來形容,「整個劇本已經是一本電話簿的規格」。

1976年初Alejandro Jodorowsky的《沙丘魔堡》因為投資人撤資而宣布無限期中止(稍後Ridley Scott接手籌拍也同樣半路放棄)。當年拋下一切飛往巴黎的Dan O’Bannon身無分文地回到美國,瀕臨破產的他只能借住在編劇好友Ronald Shusett的沙發上。他只能拼命寫劇本,希望終有一天能翻身脫離這張沙發。

結果好運突然從天而降。當年曾試圖叫他不要去巴黎、來幫我們做特效的好萊塢科幻片劇組《Star Wars》一砲而紅,原本對科幻片興趣缺缺的福斯突然變得渴求任何隨時可以開拍的科幻電影。《異形》橫空出世。

而當年《沙丘魔堡》導演Alejandro Jodorowsky留下的另一個遺產也被《異形》繼承:Dan O’Bannon在《異形》劇組沿用了Jodorowsky獨一無二的美術設計工作模式,他把Jodorowsky集結的全球美術菁英:法國漫畫家Moebius、英國設計師Christopher Foss和瑞士超現實主義藝術家H. R. Giger集合在旅館房間,讓他們用擂台賽方式提出各自的設計,誰的設計圖勝出就掛誰的名字。

這組被Jodorowsky稱作「精神戰士」(spiritual warriors)的美術兵團成員,先後不同程度參與了導演Ridley Scott的《異形》和《銀翼殺手》的設計工作,更影響了《阿基拉》、《攻殼機動隊》、《魔鬼終結者》、《第五元素》和《駭客任務》等等經典。

現在誰還敢說達利一個小時收費10萬美元很貴呢?

本文經HYPEBEAS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HYPEBEAST

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