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un

「現實生活中哪有什麼陽光普照?」鍾孟宏導談演刻畫家庭衝突的《陽光普照》

13 Nov, 2019
「現實生活中哪有什麼陽光普照?」鍾孟宏導談演刻畫家庭衝突的《陽光普照》 Photo Credit:陽光普照,來源:台北金馬影展

「所謂的父慈子孝,那些都是王八蛋,都是講來騙人的。愛,離了解太遠了,沒有了解的愛,會讓子女幸福嗎?」鍾孟宏坦言,家庭充滿了微妙的衝突。

文字:陳幸芬

「現實生活哪有什麼陽光普照?《一路順風》哪有真的什麼一路順風?我下部片拍《普天同慶》,也不會真的普天同慶啊!人生,永遠都是給一個期待而已。」《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的作品犀利冷冽,說話也很直接坦誠。

電影《陽光普照》由金鐘獎影后柯淑勤、尹馨、温貞菱與陳以文導演,及實力派年輕演員巫建和、許光漢、劉冠廷演出,鍾孟宏用150分鐘的愛刻畫出一個家庭的模樣,完美結合了鏡頭語言與演員表演,攝影、音樂與節奏極佳,讓這部片入選多倫多國際影展、釜山國際電影節與東京國際電影節,更榮獲本屆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最佳導演、女主角、男主角、女配角、男配角、原創電影歌曲、攝影、剪輯、原著劇本等11項大獎提名。

69959587_3092716930743399_12735158454520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潮人物提供

電影描述一個平凡家庭因為小兒子犯錯入獄而讓整個家庭變得分崩離析,片中固執偏頗的父親、堅毅強韌的母親、孤單迷惘的大兒子、努力回歸家庭的小兒子,一家人的處境沉重的透不過氣來,就像片中的陽光有時露臉,有時又被烏雲遮蔽起來。片中扮演夫妻的陳以文、柯淑勤,兩人若即若離的精湛演出,就讓鍾孟宏笑言:「這兩個人好像從上輩子就開始恨對方一樣。」

「所謂的父慈子孝,那些都是王八蛋,都是講來騙人的。愛,離了解太遠了,沒有了解的愛,會讓子女幸福嗎?」鍾孟宏坦言,家庭充滿了微妙的衝突。《陽光普照》英文片名「A Sun」的諧音「A Son」,如同陳以文演出的爸爸向來只說「一個兒子」。而許光漢飾演的大兒子外表是開朗的陽光男孩,內心卻孤獨沉重。「我覺得成長是很痛苦的,最危險的時候是在自我追尋時,而他迷失了。」

與鍾孟宏以往的《一路順風》、《失魂》、《第四張畫》、《停車》風格大不相同,《陽光普照》的憤世嫉俗變少了,展露更多的溫情理解,夾帶著黑色幽默與無奈糾結。鍾孟宏表示,很早以前就希望構思一部以「家庭」為核心的電影,明知家人各懷秘密,卻只見冰山一角。「我認為,家庭生活最主要的張力來自看不到的東西。」

《陽光普照》5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潮人物提供

「這部劇本裡堆疊的情感很深沉,我花了四天才全部看完,因為太難過了。」飾演媽媽的柯淑勤表示。柯淑勤、陳以文、許光漢與巫建和的演技令人驚豔,精湛演繹出一家人的日常生活與情感悲喜,就像現實中的許多家庭一樣。演出小兒子的巫建和也表示:「劇本真的非常厲害,因為要拍一個打動人心的家庭故事,真的非常困難。」

尹馨坦言看完劇本之後忍不住哭了:「這故事的核心與主題,很不同於以往他關注的東西,是鍾導的一個突破之作。」鍾孟宏透露,劇情發想來自於偶然碰到的同學所發生真實事情,這段故事讓他著迷,而成為電影的創作來源。「其實若不是我有與自己的兩個小孩一起成長的經驗,也寫不出來這個故事。」

「我本身就不是一個很有感情的人。對我而言,拍電影就是一個讓我去了解未知的過程,甚至是一種反省的過程。我希望看電影的人也是。」鍾孟宏認為,創作永遠都應該帶有一點距離,不能直接進到事件中心,也不能牽涉到情感。「電影一感傷就像吃嗎啡一樣,你覺得好爽好喜歡。但是嗎啡吃久了,人世間變什麼樣子都不知道了!一點點的溫暖就夠了。」

《陽光普照》6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潮人物提供

「我們往往用自己的理解去理解世界上所有的事情。其實,我們能理解的大概就是眼前這一尺之方、一尺之圓而已。超過這一尺,就是陌生的、未知的,」鍾孟宏表示:「做電影,或是任何一種創作形式,我覺得都是想去了解、去探索一種你不了解的東西。那是最可貴、最花時間的。我不想去做一個已經有答案的東西。」

這部戲沒找自稱「金馬入圍吉祥物」的固定班底納豆參與演出,拍電影從沒坐過導演椅的鍾孟宏笑說:「還是要看電影的類型啦!如果找納豆演弟弟或哥哥,這部戲能看嗎?」其實片中由《大佛普拉斯》啊堯導演飾演的戶政事務所證婚人原本屬意納豆,但因時間配合不上而作罷。他更爆料納豆因《一路順風》入圍金馬男配角,曾承諾:「願意終生免費主持鍾孟宏任何活動,不管是女兒結婚或是鍾孟宏再婚,來作為答謝。」但他也透露納豆即將在自己監製的最新作品《同學麥娜絲》中參一腳。

《陽光普照》3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潮人物提供

片中常說:「把握時間,掌握方向」的陳以文透露,劇本竟然連天氣都有設定。「有一場戲為了要有陽光,全劇組趕到台中去拍。」全部演員幾乎都是處於隨時備戰的狀態,巫建和與劉冠廷甚至連在颱風天也外出拍戲。鍾孟宏淡定地說:「就是颱風天才要拍!」

鍾孟宏表示:「電影拍攝過程都是痛苦難過的,但拍得好的話就會覺得什麼都值得了。在剪接時,我發現在風雨中的所有東西都變得很特別,這兩人因為人生剛開始的風風雨雨,造成後續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於是巫建和與劉冠廷便冒著風雨騎車拍戲,在狂風暴雨下要邊跟車邊演戲大大增加拍攝難度,而劉冠廷、巫建和更是整整騎了六、七小時之久。

「那場戲是菜頭要去幫阿和出氣,兩個人情緒都很重,我們騎到一半,突然有個機車想違規硬闖,害我們差點跟丟鏡頭。」劉冠廷透露,當下他一邊閃過那輛車,一邊怒瞪那名機車騎士。拍完後巫建和說:「哇,你剛才好兇喔!」劉冠廷則苦笑回答:「沒辦法,我那時候在演菜頭啊!」雖然拍片過程辛苦漫長,但因此拍出了阿和與菜頭在風雨中顯得渺小無助的樣貌,也為電影劇情埋下伏筆。

72391722_3184399901575101_48587305315435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陽光普照》中劉冠廷的角色可憐又可恨,入木三分的精湛演技讓他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而巫建和與劉冠廷互飆演技,好友反目的精湛演出微妙的兄弟情,尤其兩人在車內對峙的戲讓人不寒而慄。劉冠廷表示:「以我的角色菜頭來說,阿和是他很看重的朋友,當他伸出手當成菸灰缸就是種挑釁。」而巫建和也打趣說:「菜頭的愛太沉重了,我們相見不如懷念。」

26歲就已經獲得兩座金鐘獎的巫建和,片中從血氣方剛演到內斂成熟,情感層次豐富複雜,精彩演技驚豔全場。「拍片前我問導演要準備什麼,他說都不用,你人來就好。」他表示,飾演這個角色最困難的是部份,就是丟掉所有想法,單純地投入其中,就像回到剛開始第一次演戲的演員,讓自己變得沒有想法,在鏡頭前單純的演戲,所有的情感都是發自真實內心。

《陽光普照》的劇本裡沒有哭戲,但巫建和演到忘我時,會融入角色正在負氣,還沒開口就先流下眼淚。「阿和在故事裡就是被劇情推著走,導演要我把自己放進在角色裡,只需要專注與其他角色對戲的當下。」巫建和與許光漢在片中的眼神戲很動人,兩人並非科班出身,演技卻非常出色。巫建和直言並沒有特別揣摩,自己平時都透過閱讀與觀察來揣摩。「用直覺演戲,表現當下最好的狀態。」許光漢則表示:「都是現場即興碰撞出來的。」

73409361_3184399954908429_55908306379771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柯淑勤表示,拍攝現場經常有出其不意的狀況,像她去少年輔育院探望飾演巫建和,當時兩人台詞都說完了,但導演沒有喊卡,巫建和便拿起一邊合作社的菜單開始點菜。「他點了很多東西,最後居然點了五顆鐵蛋,我笑了出來,覺得他很可愛。」兩人自然又生活化的互動彷彿真的母子一般,為角色添增了溫度。

「我不想把自己感覺的沉重帶給觀眾,我在鏡頭裡是必須淡淡的,才能讓觀眾自己去感受這個角色。」柯淑勤坦言,起初覺得劇中的媽媽太沉重。有次鍾導問她為什麼能那麼快就融入拍攝現場,「除了基本功課,我很重視現場的感覺,即使沒有我的戲,我還是會在現場觀察。」她靈活運用現場的光線、道具與氛圍,呈現出影后級的精湛演技。

「柯淑勤演技讓人沒話說,她很接近我要的角色的樣子。」導演鍾孟宏表示,他一直想找柯淑勤演出,實際合作後,他稱讚柯淑勤演的每一場戲都恰如其分。「只要光線顏色對了,演員一站進去,氛圍就會跳出來。我不會磨演員,我覺得一個演員對或錯,不是他會不會演,而是導演你有沒有抓到你想要的東西。沒有好電影、壞電影,只有好導演、壞導演。」

《陽光普照》7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潮人物提供

「他是內心很溫柔的人,外在用男子漢來包裝。他是少數能拍出具備藝術形式的類型片的台灣導演,要是內心很柔軟、非常溫柔、細膩的人,才能拍出像《陽光普照》這樣的作品。」電影監製葉如芬表示。

電影最後,巫建和騎著腳踏車載柯淑勤,陽光從葉間灑落的畫面,溫暖和煦的陽光彷彿救贖了這一家人。海報中,陳以文、柯淑勤、許光漢、巫建和飾演的一家人站在綠蔭圍牆前,陽光灑落,看來明亮溫暖。鍾孟宏表示,其實電影片名就代表了整部片的核心,「這世界唯一公平的就是陽光,但炙熱的太陽其實沒那麼容易擁抱,你會發現所有人都躲在陰影底下。」

本文經潮人物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潮人物

「潮人物」,講人也講物,尤其講的是居住於台灣這塊土地、充滿生命力、散發生活的熱情、努力過生活的人。他不必是知名人物,但他的故事,他的事情的確可以大大改變社會,影響未來:「我,也做得到!」。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