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y for Your Annual Leave

為使用不到的有薪假們誦經迴向:佈滿日本勞工們綿綿長恨的「有給淨化」

為使用不到的有薪假們誦經迴向:佈滿日本勞工們綿綿長恨的「有給淨化」 Photo Credit: 有給淨化

子欲養而親不待。懷著對已逝親人的愧疚,我們在清明節表達對他們的哀悼,有時甚至是懊悔與殘念。「如果那個時候多關心他一點……」這樣的懊悔,或是希望家人在另一個世界過得更好的祝福,日本人通常在中元時節(お盆),透過供養儀式傳達給他們。現在,供養儀式日新月異,讓我們可以向其他值得哀悼的事物獻上敬意,比如......妳的特休假。

日本上班族曾經以「企業戰士」的稱呼自豪:泡沫經濟時代裡,百年罕見的絕佳經濟景氣,就像一台巨大的提款機。你工作得越多,就能領得越多。在那個日本勞動法規還未完備的年代,只要有人想談「正常工時」或是「合理加班費」這種問題,立刻會被視為擋人財路。畢竟連電視廣告時段都在狂打時任三郎主演的營養劑廣告:時任飾演在各國之間飛來飛去的上班族,唱著「你能奮戰24小時嗎」的廣告歌。

沒錯,工作24小時都不奇怪了。別忘了,泡沫經濟時代的加班費極不合理:金額比時薪還要高上數倍,許多上班族甚至寧可加班到隔日凌晨,辛苦一晚,兩天的工資就入手。

在泡沫經濟年代,工時長或是捨棄有薪假,對大多數上班族來說還算可以理解。慢慢地,自1991年開始,日本進入了「失落的十年」,股票指數一瀉千里,這些勞動問題才終於被發大財的勞工們發現──現在加班也沒財可發了。

shutterstock_142104195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1992年,日本政府機關也開始導入週休2日制,但對許多私人企業來說,加班成為了一種慣性,乃至一種文化。以前加班到半夜,先出去喝一杯再回公司繼續拚,燃燒自己的生命可以換得鉅額的鈔票,現在沒有鈔票了,出去喝一杯有時成為同事互相幹譙公司的良機、或甚至是被迫與上司應酬陪笑的苦差事。

2002年,牛津大辭典收錄了「過勞死」一詞,而且是直接收錄了這個字的日文拼音「karoshi」,來代表因工作過度危害健康的猝逝現象。對於將顧客奉為神明的優秀日本產業來說,這無疑是一種殘酷的諷刺。曾幾何時,「企業戰士」、「終身鐵飯碗」這些上班族熟悉的名詞,轉化為「社畜」或是「黑心企業」等等字面上就令人不安的詞語──「黑心企業」還被選為2013年日本社會十大流行關鍵字之一。

所以,「有給淨化」這項今年首辦的活動,令許多上班族一見便心有戚戚焉:「有給」指的是有薪假、特休假;而「淨化」指的是以特殊的供養儀式,表達對這些你明明擁有、卻永遠用不到的休息機會的殘念。主辦單位將會在今年的11月22日與23日兩天的18至21時,於東京大手町的東京產經大廈Metro square舉辦。

螢幕快照_2019-11-07_下午4_04_19
Photo Credit: 有給淨化

活動官網上大大地寫著「沒有用到的特休,都到哪裡去了呢?」,不免傳達出一絲哀愁。11月23日,正是日本的勞動節(勤労感謝の日)。但諷刺的是,日本連勞動節的名稱都跟其他國家不同:「勤労感謝の日」代表著這是個感謝勞動工作的日子,而不是感謝勞工。有給淨化辦在這一天,實在是正合時節。

如今到11月15日之前,可以到官網上留下你的基本資料,以及你沒有用到特休的哀愁心情。主辦單位會選出300位可憐的施主,將他們的宿怨寫在燈籠上,並且請來東京西念寺的和尚們誦經並迴向。現場還會有許多相關活動:「特休假運用方式占卜」會告訴你,該怎麼請假、請假該去哪裡是最吉利的。代表即便加班加到死的你,沒有勇氣向大會投稿加班加到死的心情,還是可以在會場,占卜一下你未來會不會繼續加班加到死,主辦單位真是溫馨又貼心。

官網上的範例,可能會讓你哭得比參加祖父母的供養儀式還悽慘:「婚喪喜慶全都沒去」、「發燒快到40度,一邊哭著一邊去上班」、「好想去Fuji Rock啊」、「連蜜月旅行都去不成」、「原來我也有特休假啊」、「關島旅行被迫中斷」、「9年來都不能參加小孩的家長會」、「姊姊結婚不能參加」、「被女朋友甩了」、「有給淨化那一天因為上班所以無法參加」。

螢幕快照_2019-11-07_下午4_09_37
Photo Credit: 有給淨化

但這些還只是範例而已,想必已經觸動你心中最難堪的回憶,以及想起你爸媽親友愛人已經唸過無數次的抱怨。

在推特上,這項月底才進行的活動,卻已經早一步開始了:大家開始傾訴他們不公平的工作待遇。「我工作的理髮院,16年來連一天有薪假都沒給我,薪水只有10萬,連什麼獎金都欠奉」,像這種已經等同在抱怨黑心企業的推文不少,更慘的是許多網友才發現,原來不是全日本各地的公司都有有薪假制度,連日本各地的政府機關,也並非全都有針對有薪假的違規處罰規則。「竟然有有薪假這種福利!以為是外商才會有……」的推文,令人更感受到秋夜的淒涼。

這項活動是由人力銀行doda舉辦,先前他們也舉辦過「黑心企業體驗營」這樣兼具諷刺意味與教育意義的活動。當然,doda希望參加活動的民眾,最好在會場就直接下載他們的app開始找新工作。但暫時忽略人力銀行期望大家都辭職的私心,另一方面,這樣的活動每每能夠引起巨大的回響,證明了日本的勞動環境仍然充滿了險惡與哀愁。

日本上班族視休假為一種說不出口的羞恥、充滿著拋下同事獨自享樂的罪惡感,還得忍受上司准假前的冷嘲熱諷──而且還不見得能准假。

這種不愉快的經驗養成的「拒假」心態,已經成為了工作本職內容之外的沉重壓力。

螢幕快照_2019-11-07_下午4_08_06_1
Photo Credit: 有給淨化

2013年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曾調查36個國家的勞工年平均工時,日本的1734小時不過是所有國家的中位而已,直到2018年更下降到1680小時,看起來似乎大家的工時更少了──這其中當然有陷阱。日本的男女勞動比率並不比其他國家高多少,而且日本的打工族群人數眾多。因此,如果統計工時超過每週50小時以上的員工人數比率,日本瞬間攀升到第6名,每日私生活時數的排名也是倒數第6名,OECD評斷勞工每日應有15小時的休息(社交活動或個人嗜好等)與處理生活基本需求(吃飯睡眠等)的時間,但日本勞工只有14.1個小時而已,注意,這還是平均值。

泡沫經濟時代已經遠離日本將近30年,但是那句「你能奮戰24小時嗎」的歌詞,卻似乎仍然在公司隔間裡還是聽得很清楚。這次「有給淨化」的活動,只辦兩天可能太短了,勞工一天無法安心請假,無法請假的怨恨,就算誦經365天可能也無法消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