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grass Frank

讓路邊攤、鐵皮、亂加東西的台灣街景,成為藝術書展的重要元素:專訪草率祭Frank

讓路邊攤、鐵皮、亂加東西的台灣街景,成為藝術書展的重要元素:專訪草率祭Frank Photo Credit: 草率祭

會計師會考不小心填錯第五題,第六題索性不答,率性離開考場,政大會計系畢業的黃偉倫(Frank)說起草率祭和草字頭的創立經過,就像平易近人的大孩子,條理分明卻輕鬆,從容描述腦中天馬行空的創意如何實踐,「我很仰賴直覺」他說,一轉身就把空話變成現實,草率而不倉促。

2012年沒有發生世界末日,從美國南加州大學念完MBA回國的Frank在咖啡廳認識了江秉汎(餅乾),共同創立了草字頭,同年加入空場。兩年後成為負責人,2016年2月與藝術家郭奕臣共同發起「UP26震在藝起.賑災義賣會」,將藝術家捐贈的106件作品在3天內售出,一共為台南震災募集了台幣180萬元,全數捐至台南市政府用做古蹟修繕。

Frank在經營空場的過程中持續思考:非營利性質的當代藝術場域,如何拉近與一般觀眾的距離?於是2016年10月與SUPER ADD的Cotton合作,舉辦第一場「草率祭Taipei Art Book Fair」,從開始想到執行只花了不到3個月,用說做就做的驚人行動力,迅速完成一個自己理想中的有趣活動。

22499090_779745698878529_699332573257700
Photo Credit: 草率祭
Frank

「空場」作為一場「?」

空場做為台灣當代藝術家聚集的Share Studio,與各類創作者展開跨域合作,而貓飯的首場音樂實驗派對「聲音、派對與藝術的混雜實驗-Sound of Soul」,成功打響在次文化圈裡的第一槍,原本平靜的工作室變身成台北最隱密的次文化社交場。

除了夜晚放鬆的舞蹈與酒精,日間的活動由當時空場總監/策展人王咏琳舉辦open studio、台語藝評、乒乓球比賽等鄰里活動開放大眾參與。就這樣,Frank和他的團隊透過三場活動,將藝術界的收藏家、藝評、台灣當代藝術家、小誌的創作、收集和販賣者,以及台北次文化圈裡的party animal和街訪鄰居都攏絡在北投空場,原本擱置的工業廠房也開啟許多耐人尋味的新用途。

可惜好景不常,房東也隨眾多活動的推出,從原本支持的立場逐漸往後退,空場的命運如歷史上許多替代空間,終於在2018年《竊欲場.空場一場空》展覽結束後吹響熄燈號,「空場」一詞也正式收編於台灣當代藝術的年鑑中。

12993506_1133480783362920_55626911088223
Photo Credit: 貓飯
「聲音、派對與藝術的混雜實驗-Sound of Soul」的主秀STNT

為什麼團隊名稱是草字頭?

「台灣文化迷人之處在於充滿彈性,遇到困境就思索如何轉變求生。」善於整合空間資源的Frank沒有因空場結束就心灰意冷,說起與合夥人餅乾認識的過程仍記憶猶新,草字頭的創立之初只因「葫蘆」和「福祿」都被其他公司註冊,以圖像「是葫蘆,不是花生」為命名基礎的公司,索性以「葫蘆」都有草字頭為由註冊,Frank笑說:「反正草頭黃也說得通。」個性大而化之的他沒有把事情弄巧成拙,反而創造許多邂逅。

Frank和餅乾在咖啡廳相遇,接著一起成立公司,而Frank的直覺沒有讓他失望,在瘋狂的靈感和創意面前,他處之泰然。也許是學習數字的背景,加上在美日留學,及前往CAA(Creative Artists Agency)的實習經驗,Frank與餅乾結合彼此的專業,為接下來的策展工作展開超乎一般設計公司的形式與潛能,餅乾在挪威卑爾根建築學校(Bergen Arkitekt Skole)和荷蘭以人道主義為中心的埃因霍芬設計學院(Design Academy Eindhoven)所受的訓練,也為草字頭帶來不可或缺的影響力。

10911365_1076841892331416_82776450572679
Photo Credit: 草字頭

若展覽的最大價值是它給人的感受,也許分類就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影響Frank最深的第一場展覽是日本瀨戶內海的豐島美術館,由獲得普立茲建築獎的建築師西澤立衛(Ryue Nishizawa)打造,將建築融入環境,造出如教堂般的神聖空間,少了宗教色彩,漏雨的天花板也成為靜謐的冥想空間,「地板上自然滲出的水珠,會順著地勢匯聚在一起。」

這個經驗影響了草字頭在少少原始感覺研究室維摩社所策劃的展覽,無論是芬蘭藝術家Kustaa Saksi的掛毯,或日本藝術家赤松音呂(Nelo Akamatsu)以日本傳統水琴窟做為創作靈感的「地磁水琴窟」(Chijikinkutsu),細心挑選的空間與藝術品合奏出如殿堂般的美術館氣息,展覽空間沒有由上到下的莊嚴,只剩觀者的呼吸,隨心跳,和諧地與藝術擁抱。


「空間與作品的個性、特質搭配好的話,就會自己跟觀眾對話。」Frank説,「和一般的策展流程反過來,我不是挑選適合展覽的藝術家,而是為喜歡的藝術家挑選合適的空間。」

沒錢辦活動找朋友就對了

回顧的第一屆草率祭「海綿(Sponge)」雖大獲好評,營運上卻賠了不少,隔年「草藥(Herb)」則透過群眾募資草率祭在松菸擴大舉辦,報名參加者也增為160攤,其中50組來自海外,110組來自台灣。此時的合作團隊名單由《新活水》副總編輯江家華,負責策劃講座和新聞媒體、SUPER ADD的Cotton負責宣傳和音樂、前空場聚落的藝術家郭奕臣和王鼎曄負責場控,此外王鼎曄、台灣季鐵男建築師事務所與挪威建築師Jørgen Stavseng共同組成的進擊建築則為草率祭設計了全新場景、由藝術家吳宜曄所製作的AR虛擬植物做為募資網的預購門票,相較於第一屆,「草藥(Herb)」則在敲鑼打鼓中盛大展開。

如今「空間適合什麼作品、作品放在什麼地方更有趣、刊物放在什麼地方?」已成為他們的策展核心,2017年草率祭以風草紙板與塑膠箱做為場地設定,攤主可以領取免洗筷自行在風草紙板的孔洞上創作,為攤主提供特殊用具的DIY裝置成為草率祭的特色,也讓草率祭在玲瑯滿目的國際書展中跳出來——「路邊攤、小吃、鐵皮、亂加東西的台灣街景」成為最具台灣味的書展。

「沒有別人風格的作品,就是最好的風格。」Frank這麼說。

22549672_779746192211813_349048579529362
Photo Credit: 草率季
2017年時,團隊與規格漸趨成熟的第二屆草率祭

這也讓草字頭打通人脈, 2018年以「宇宙大爆炸(Bang Bang Bang)」為題邀請紐約和東京兩大書展的總監舉辦講座,在活動現場首發的《草率祭》紀念刊物收錄了8組藝術家的作品,包括漫畫家丁柏晏以太空科幻元素繪製「草率季的誕生」、分享交大教授帶領學生研發火箭的熱血故事。宣傳妥當的第三年,草率季已成為足以代表台北的藝術書展。

今年以「網起來(Mesh-up)」作為主題,則運用台灣巷弄常見的透明波浪板做為桌面,參加者可運用辦桌桌腳和繩索自由佈置攤位。到了現在,草率祭已無需一一邀請出版商與創作者進駐,就能吸引到一眾有趣的創作者們共同參與。

另一方面,來自印尼日惹的反政府藝術社團Taring Padi也將他們的木刻版畫帶至書展,分享從1988年開始,一群剛從藝術大學畢業的畢業生共組工作室,反對「為藝術而藝術」,透過直接與群眾互動的創作型態在印尼的社區間奔走,包括使用版畫、歌唱和舉辦工作坊,期望能從抵抗的過程中找到表達自己的力量,「爭取民主、世代正義、保護環境、反對性別歧視、感謝人權」,這是草率季首次與非營利團體合作,也藉此展現深植於小誌創作精神中「自由表達」的核心價值。

74423167_1235920149927746_71801090215824
Photo Credit: 草率祭
Taring Padi作品

從空場到空總

訪談時,Frank笑著坐在空總台灣當代文化實驗場(簡稱C-Lab)的A棟中庭說:「我對這裡的蚊子已經免疫。」草字頭剛結束文博會的「文化大學堂—混水釣蝦場」與草率祭,最近又和歌德學院合作參與新展覽,與raumlaborberlin一起利用「研究型設計」策劃出帶有烏托邦想像的現實遊樂園——《巡流劇場》

展覽開始前,草字頭團隊在桃園、雲林和基隆3地展開數個月的田野調查,在創作過程中,深入了解調查的場域,主動設計然後提出新的問題,不使用直接給答案的是非選擇題,而是透過啟動人與人、人與物、與空間直接面對面的各種過程,「讓參與者有機會認識、了解並使用城市空間、都會動能的多種可能。」這次展覽的空間範本已擴大到城市之外,策展內容也不只是「找到適合的場地」,而是思考更寬廣的環境議題。

用孩子的眼睛看世界

跟著Frank的笑聲在顯眼的紅色拖網漁網中攀爬,似乎理解了生而為魚的感受,《巡流劇場》透過工作坊讓觀眾參與閱讀紀錄影像、品嚐蚵仔和搬運蚵殼的過程,共同思考塑膠製品在海洋、在現代人生活中的意義,藉由身體穿梭於如密室探險般的動線中,體感與思辨合而為一。

看著Frank在巨大的城市遊樂場內爬得不亦樂乎,很難想像眼前的大小孩是草率祭的創辦人,今年38歲的他一手指著旁邊用竹子搭起的欄杆,一手拿著啤酒說:「這是我兒子蓋的」,創業過程中兒子一直是他的靈感來源,在《巡流劇場》的展覽中,我們學會用孩子的眼睛看世界,也學會怎麼問「為什麼?」

「有時候,太確定就不好玩了,你不覺得嗎?」穿著白T-shirt、戴著黑框眼鏡,Frank就像個鄰家大男孩,時不時地露出燦爛微笑,連續舉辦了4年的草率祭,靠著一群年輕創作者相互合作,將「紙張」所能傳達的,跨越國界與不同領域的創作者連結。紙本式微的現在,獨立刊物卻反能創造出實驗、開放與高度自主性的獨立社群,而次文化與跨領域的空間正是創意所需的肥沃土壤。台灣文創在思考如何幫助地方創生的策展工作時,「文化輸出」成為主要賣點,創業過程中不停吸收與學習的草字頭也搭上這班列車,一站接著一站在各大博覽會中嶄露頭角。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Millie Meng

左腦發明飛機、右腦創造鳥。Left brain invents an airplane, right brain creates a bird.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