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ayuki Yamada

「既然成為演員,就不需要所謂的自我」在現實生活中也一人分飾多角的山田孝之

「既然成為演員,就不需要所謂的自我」在現實生活中也一人分飾多角的山田孝之 Photo Credit:THE XXXXXX

山田孝之,大概是日本演藝圈最摸不透的男人。

或許是那雙眼睛,會讓人分不清是混濁還是清透,這才發現,原來演技能改變的永遠不只有演員的形象,更是一部作品乃至於整個影視圈。至少,全日本只有山田孝之正在用自身的力量,衝破著。那雙眼睛,看的是他即將帶領觀眾前往的未來。

當時人在日本,看了山田孝之監製的《Day and Night》,震懾到分不清白天黑夜,關於形象總是被定義瘋狂的山田,居然能製作出如此高規格、發人省思的社會派電影。

絕對的正義與惡並不存在,一如山田孝之的灰色地帶,比任何人都寬廣,「我覺得既然成為演員,就不再需要所謂的自我,因為那個人並不是自己,所以他在做什麼,別人怎麼看他都和我無關。」

你絕對會對山田孝之改觀,不管他是如何從《水男孩》成長為《AV帝王》、從未婚生子的醜聞蛻變成最會演戲、好感度高的瘋狂男人,甚至是傳聞在日本最大的Stardust事務所中,近乎合約、薪資獨立的旗下藝人。

「傳奇」和「異類」沒什麼兩樣,但是山田孝之的異,卻會令人肅然起敬。No pain, no gain,就和他的紀錄片《山田孝之的痛苦與榮耀》一樣。

「從鄉下一下子到東京進入演藝圈,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成為演員,我的人生自動變成這樣。」

從鹿兒島隨著在當讀者模特的姊姊來到東京,被星探挖掘,還被誤認為是女孩,2003年那部《水男孩》一舉將山田孝之推到人生第一個高峰,當時他還只有20歲,隨著《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白夜行》的推波助瀾,山田孝之X綾瀨遙早已成為日劇迷最經典的組合,首次主演《電車男》成功創下票房佳績,在他演藝生涯巔峰之際,卻是山田孝之最不快樂以及醜聞纏身的時期。

其實在寫山田孝之時,完全不用考慮該不該提黑歷史,因為他從來沒有否認過,甚至在多年後也不避諱地承認,未婚生子當爸後(雙方未結婚,由男方全權支付養育費),他感到前所未有的低潮,而後是以此為轉捩點的反彈。

「演員這一行就是越來越沒有個人空間,因為要去思考其他虛構之人的人生,遇過好多次瓶頸。尤其是20幾歲的時候,特別不快樂,然後出現網路、社群媒體,肯定會有很多批評的聲音,有單純說某場戲演得不好,也有罵我言行不當,但是我覺得自己除了這裡之外無處可去,作為演員想演戲卻又不想讓人看到,這是最矛盾的狀態。」

2007年,山田孝之換了一個經紀人,也是他首次得到能夠「自己」選劇本的權利,純情水男孩搖身一變成為《熱血高校》的萬獸之王。

「我一直很喜歡演戲,但是與其被公司說『接下來是這一部』,由我自己說出『好!下一部是這個』的感覺完全不一樣。」接下來,觀眾看到的就是山田孝之,如何成為全日本「最不挑工作」的演員。

應該說,姑且是一名演員。不演戲的山田孝之,身兼新創媒體公司me&stars的CIO首席資訊長、THE XXXXXX搖滾樂團主唱、新演員試鏡協助工作坊mirroRliar創辦人之一、作家、MV導演、製作人......他的斜槓,早已不知道將山田孝之切成幾等份,就連粉絲在看了他的紀錄片後,都開始拜託山田孝之能夠接少一點戲,多睡覺。

「我不想到死之前,只是一個不斷磨練演技的『職人』,而是不斷減少內心的疑問,打造一個能為後輩演員們,自由自在演戲的環境......選角時,每次提出來的人選都是那幾個演員,在日本擁有『壓倒性』演技的演員根本不夠。我開始有了危機感。」

「因此藉由擔任電影監製,同時也是我在當演員時,曾遇過的不滿與疑問,希望能夠從中改善日本的電影環境。不甘心被別人說日本演員的演技很差、日本電影很無聊。比起會講英文前進好萊塢挑戰,我更抱持著日本能夠以高質量的電影,像全世界發信。雖然這點很難做到,但至少我是抱持這個遠大的夢想。」

當你看到這段話,難道不想哭嗎?山田孝之,真的和你想像的不一樣。當不成偶像的山D,在不知不覺中早已成為山Producer,俳優圈的山P。

本文經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