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e New Puritans

看完會像一塊被揉碎的破布一樣癱在沙發上的英國後龐樂團:These New Puritans

看完會像一塊被揉碎的破布一樣癱在沙發上的英國後龐樂團:These New Puritans Photo Credit: 海波浪製作 Wave Productions

直到聽了These New Puritans的第二張專輯《Hidden》,我才敢說自己挺喜歡這組以雙胞胎弟兄檔Jack與George Barnett為首、哥哥還帥到去幫Gucci、Prada還有多家品牌走秀的酷炫樂團。

文字:NaNa
來源:海波浪製作 Wave Productions

總感覺The xx第一張專輯才聽完沒多久,迷茫之中又過了10年,來到每個Decade尾聲最令人感奮的一刻:詳列這10個年頭最喜愛的專輯以及電影,觀察整個音樂、電影環境與思潮跟上個十年相比有哪些改變,實則使自己的自戀心理有個歸屬。但今天不是要聊誰的榜單,而是接下來各家音樂媒體回顧這10年時,終將點名的新教徒樂團——These New Puritans。

猶記得初次接觸這支英國後龐樂團(Post-Punk)是從朋友推薦〈Numerology (AKA Numbers)〉這首歌開始,主唱兼吉他手Jack Barnett,一如那年頭百家爭鳴之後龐復興、舞棍龐克(Dance-Punk)樂團們都有的高亢氣焰——唱著「Every number has meaning! Every number has meaning!」,那個時期的我,還不算對These New Puritans真的有什麼特殊的感受。

直到聽了樂團於2010發行的第二張專輯《Hidden》,我才敢開始說自己挺喜歡這組以雙胞胎弟兄檔Jack Barnett與George Barnett為首、哥哥還帥到去幫Gucci、Prada等一眾時尚品牌走秀的酷炫樂團,一來是被震懾人心的〈We Want War〉吸引,邪教儀式般的太鼓一聽就想上街革命,二來〈Attack Music〉時不時來一下的刀劍聲sample彷彿RZADJ Krush會使的招,再來是Barnett兄弟倆真的是超級帥。

這裡不再稱他們「後龐」,是因為他們已然跳脫後龐框架,佐以電子、Darkwave、工業及新古典的創作邏輯並加入低音管的編制,或許......說Art Punk會比較恰當?

後來看訪談,才知道Jack Barnett早在創作第一張專輯《Beat Pyramid》時就深受Wu-Tang Clan之RZA,和J DillaTimbaland等嘻哈製作人的影響,而且也喜歡Aphex Twin跟藍色小精靈,於是對These New Puritans產生了更多好感。原本計畫好暑假要去看他們首次來台的演出,尤其看了演出文案開頭洋洋灑灑的「最新專輯獲Artrocker滿分推崇!NME、Drowned In Sound、Clash、MusicOMH一致讚揚;Mojo、Q、Uncut、The Times爭相滿分推薦」後更加期待,結果卻因和同行夥伴鬧不愉快最後賭氣不去了。據說那天The Wall整個被群魔亂舞的異色氛圍籠罩,加上還有白目樂團開場,越想越覺萬分可惜,從此學會了不再讓私人情緒影響該做的事。

2013,正當Vampire WeekendThundercatDeafheavenTim HeckerJon Hopkinsきのこ帝国Forest SwordsBardo Pond等創作上充滿折衷主義色彩的藝人繼而推出2010-2019代表作之際,My Bloody ValentineBoards of Canada也總算迎來期盼已久的新碟那年,而These New Puritans第三張專輯《Field of Reeds》深邃的蛻變,則令所有人踉蹌旋轉好幾回。

自行修練樂理的Jack Barnett這次特別使用倫敦大學電子音樂中心教授研發、常被現代古典音樂家演奏的新穎樂器Magnetic Resonator Piano搭配唱詩班及一整個管弦樂團,找來葡萄牙爵士女伶Elisa Rodrigues與「全英國最低音」歌唱家Adrian Peacock助陣,完成了一張就算放在半世紀後都前衛要死的專輯;縱然獨立搖滾風格已不復見,不過一如上世紀末Radiohead的《Kid A》,《Field of Reeds》衝出太陽系的野心從此為樂團封上「無法被定義」的烙痕。

沒想到這一等就是六年。正當外界期盼這群音樂革命家當年所埋下的種子,必將萌生更偏鋒的聲音樣貌,怎料他們再度讓人瞠目且驚魂,交出成軍以來最貼近流行、也最富浪漫色彩的專輯《Inside The Rose》。

同名主打歌初聽聯想起80末Depeche Mode之流麗嫵媚,暖風撫過的弦樂與Jack Barnett富磁性的吟誦首先織成一道典雅紅毯,邀你加入愛慾橫流的夢囈,而歌曲中段卻忽地改變了原有節奏與曲式,揭開90年代恩雅風味的New Age戀歌,待你驚覺這「換檔」多麼不著痕跡時,又以帶刺的電子鼓擊與淒楚氛圍作結。

〈Infinity Vibraphones〉讓人置身顫音琴、鬼魅女聲、行軍式敲擊跌宕起伏的戰慄空間,〈Anti-Gravity〉則找回《Hidden》時期的節拍張力,每一擊都令音色暗沉的合成器輕盈了起來,微妙且多層的旋律反覆聆聽才能盡收耳底。找來台灣電子音樂人scintii合作的〈Beyond Black Suns〉猶如兩首截然不同的歌曲同時進行,Jack Barnett近似兒歌、不懷好意的吟唱,佐以玻璃碎裂聲與厚重的節奏著實令人不安,然scintii撫慰的女聲輕詠一再將人拉回夢/魘難辨的幻覺,二部碰撞產生怪奇美感,儼如愛恨交迭的劇場。

如此「劇力」便是These New Puritans透過聲響駕馭多樣時空、幻夢乃至於超現實的關鍵,而他們持續多年的革命,至今也尚未停歇。總之,非常期待他們接下來睽違多時再度訪台的演出,據剛在米蘭親睹現場的友人所說,看完「會像一塊被揉碎的破布一樣癱在沙發上。」

同樣振奮的,是自《Hidden》開始擔綱每張專輯製作、混音的後搖始祖Bark Psychosis靈魂人物Graham Sutton,也確定出任These New Puritans的巡演樂手,所以又多了一個朝聖理由。據說,這次門票,主辦還祭出「浪漫玫瑰園」優惠票,這又是哪招?低頭看了看手腕處的玫瑰刺青,內心頓時響起《玫瑰瞳鈴眼》某句台詞。

玫瑰瞳鈴眼 These New Puritans - Live in Taipei w/ scintii

時間:11月19日
地點: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200號 The Wall Live House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email protected]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 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