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d to Recognize

圖像還能證明實體的存在嗎?難以辨識的低像素瀕危動物

圖像還能證明實體的存在嗎?難以辨識的低像素瀕危動物 Photo Credit:JJSmooth44

JJSmooth44使用《動物星球》的瀕危動物名單,並依據野生動物存活數量,決定呈現該動物畫面的像素。當瀕危動物倖存數量越少,圖片會越難以辨認。

文字:rippling

凡以動物為創作來源的攝影師,為了表現他眼中動物的巧小可愛、龐大雄偉或其他特質,追求能將形象身影完美展現出來的高清畫質,多會花費巨資打造器材庫,然而,Imgur用戶JJSmooth44在他的動物照片系列,卻顯得模糊,有些甚至無法分辨畫面裡究竟是什麼。

01-pixel-photo-endangered-species
Photo Credit:JJSmooth44
亞洲象,剩餘40,000-50,000隻

JJSmooth44的這系列照片,靈感源自世界自然基金會製作的2008年徵選作品《WWF Japan-Population by pixel》,其用於創建圖像的像素數量與該物種倖存數量相同。他使用同樣的概念向該作品致敬,並表達他對野生動物的保育呼籲。

JJSmooth44使用《動物星球》的瀕危動物名單,並依據野生動物存活數量,決定呈現該動物畫面的像素。於是,很明顯地發現,當瀕危動物倖存數量越少,圖片會越難以辨認,有些像素低到甚至不足以讓人認知該圖像是隻動物。JJSmooth44也表示:「圖像越難以辨認,該物種越接近滅絕。」

03-pixel-photo-endangered-species
Photo Credit:JJSmooth44
黑犀牛,剩餘5,000隻
04-pixel-photo-endangered-species
Photo Credit:JJSmooth44
非洲野犬,剩餘3,000-5,500隻

這系列作品宛如在告訴我們,當物種逐漸減少在這世界的數量,乃至於不再出現在人們面前時,人們對該物種的印象也會越益模糊,讓你我無法勾勒出牠的模樣。JJSmooth44運用了python完成這系列作品,但他表示編碼非常龐大,因為他只關心最終成果,而不考慮代碼的易用性。「我這麼做是在挑戰編程。」他解釋道。

編碼技術在虛幻空間中建構出視覺實象,而那些先人熟悉的動物,如今只餘下大片色塊的堆疊,甚至到滅絕的全無顏色,呈現出模糊乃至不存在、只剩文字紀錄的模樣,到這個階段,動物的圖像還能驗明實體的存在嗎?

06-pixel-photo-endangered-species
Photo Credit:JJSmooth44
加拉巴哥斯企鵝,剩餘2,000隻
09-pixel-photo-endangered-species
Photo Credit:JJSmooth44
爪哇犀,剩餘60隻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Kaiak 城市美學新態度

帶領你發掘城市中的美學事物,建立你的藝術態度,鼓勵你放縱自己的感性在生活中,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