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ngel

比起被改造成酒吧的百年旅館,這幾家看似破敗的小店才是通往老倫敦的時空入口

比起被改造成酒吧的百年旅館,這幾家看似破敗的小店才是通往老倫敦的時空入口 Photo Credit:After Noah

總有些地方你熟到不能再熟,知道哪間酒吧進了新的生啤、哪家花店能在趕去派對的路途隨手包一大束花、哪個古董攤上60年代鈕扣改造的耳環最別緻。而這個地方對我而言便是Angel。

Angel無非是倫敦中產階級在雅痞與商業生活中最完美平衡的區域了,電影院、巨型賣場、街頭市集與戲院林立,無論連鎖企業還是獨立品牌都相安無事的生存著。人來人往,誰也看不出來在1980年代前發行的英國版大富翁遊戲中,Angel的房產還是倫敦第三便宜。

2004年倫敦市政府發布的都市規劃報告書中,已經明確地將Angel定為商業區改造計畫的重鎮。17世紀初Angel方被劃入倫敦城的範圍,在這之前,此地作為連結倫敦城與郊區的樞紐,矗立著客棧Angel Inn,來往的商旅在此停泊休憩,為了艱難的旅途做準備。18世紀,Angel Inn的繁忙榮景已經躍然成為城市風俗畫的一部分,即便在日後的發展過程中,客棧被道路截成兩段並重重轉賣,也不礙市政府以客棧為1901年啟用的地鐵站命名,甚至立法規定所有新開發的建築都不能高於客棧舊址的圓頂。

如果真想探究Angel Inn的風貌,那就別想從名為Angel的Pub看出任何端倪。連鎖酒吧公司J D Wetherspoon買下Angel Inn舊址部份,這個曾以種族歧視鬧出醜聞的集團,供應著便宜但讓人皺眉的酒精飲品,雖然人潮熙來攘往,但我的英國朋友總把這當成逼不得已想買醉時才踏進的酒吧。

有著600年歷史的老酒吧The Old Red Lion才是這區最能說嘴的老前輩,暗紅色的外觀貌似陰暗破敗,卻暗藏著萬種風情。老紅獅酒吧和Angel Inn一樣都是中世紀時從客棧起家,18世紀時以倫敦文人重要集會場所著名,如今為人所知的是Jude Law、Dido和John Hurt等資深名流時常留連於此,據說冰與火之歌劇組在倫敦時也曾是酒吧坐上嘉賓。然而,酒吧從2016至今,不時在房產市場上釋放轉賣消息。這間老招牌酒吧能否陪著Angel撐過下一輪London Plan發表也讓人存疑。

70150582_3006513989374983_69338554181038
Photo Credit:The Old Red Lion Theatre Pub
Old Red Lion

另外一個受人注目的酒吧還有列寧旅居倫敦時舉辦共產大會的地點The Three Johns,有別於The Old Red Lion一副百年沒整修的樣子,The Three Johns簡練優雅的紅銅吧檯與追隨主流的生啤,讓人無法想像如此重要歷史事件於此發生。1903年,列寧與他多位夥伴在這家酒吧開了場會議。在這場會議中,列寧贏得了大多數共產黨員的選票,也使得他的派系在之後被稱為布爾什維克黨(Bolsheviks,俄語中佔多數之意),14年後,該黨在第二次十月革命時擊敗敵對的孟什維克(Mensheviks,俄語中少數之意),繼而成立蘇聯。

不過我想1903年共產大會時,The Three Johns的老闆大概沒想到世界會走向這地步。那年代的倫敦到處都是來自歐洲各國的政治流亡者,其中不免俗有著被沙皇迫害的共產黨黨員。除了待在大英圖書館內閱讀馬克思與恩格斯的書籍與抄寫出版刊物外,為了逃避沙皇秘密警察的追捕,俄羅斯共產黨員到處更換酒吧開會,而The Three Johns就是在這個時刻,默默在歷史上插了一腳。

_img4966-edit
Photo Credit:The Three Johns
The Three Johns

Angel區的酒吧作為舊時文人雅士流連之處,當真是有些遺風。部分酒吧中隱藏著非主流劇院,或是在特定夜晚搖身一變成為脫口秀場地。除了前面提及的老紅獅酒吧,還有資深酒吧King’s Head Theatre PubThe Camden Head,這些場所空間狹窄也無法容納太多觀眾,也因此許多新興劇團與表演者選擇以此地作品首發,也讓表演場地以挖掘出不少受好評的劇目自豪。

說到歷史,怎能忘記Angel最具復古氛圍的街道Camden Passage。Camden Passage從週三到週日每天都擺設著不同古物市集,從老軍事用品、英國風花俏的下午茶骨瓷、兩個世紀前的古地圖和版畫、與各式零碎物件。攤主們都上了年紀,但說到攤上物品的來歷倒是滔滔不絕,戴著老花眼鏡教你如何穿透氧化黝黑的銀餐具表面直視歷史本質,我老愛來撿寶,撈幾個別針戒指與耳環回去,送禮自用兩相宜。

42514394_1843039749084644_36089526396240
Photo Credit:Camden Passage

如果是餐具挑不過癮,就往Criterion Auctioneers走吧。Criterion Auctioneers每個週一早上都會舉辦室內裝飾拍賣會,從維多莉亞時期到當代傢俱無所不包,起標價也從600英鎊到20英鎊不等,朋友亦曾在那以30英鎊入手了20世紀初的品牌扶手椅。不管是想趁機看看英式傢俱還是想撿便宜的朋友都不妨趁機來此走走,體驗一下小型拍賣會的可愛。

若是心愛的傢俱或玩具壞掉,那就往大街北方的After Noah去。老牌古董修復企業After Noah以家族代代相傳的工作坊自豪,除了接受私人委託修復,團隊也至工廠、醫院、學校等地方收購廢棄傢俱,改造成具有復古風情的燈飾、沙發、櫥櫃。如果動輒幾百英鎊的傢俱讓人心疼,也可以看看After Noah近年開辦的玩具部門,其選品有別於如今玩具的多功能發展,他們堅守古風,打造出屬於自己的特色。

55817164_2164830803602944_34967079256556
Photo Credit:After Noah

一個理想的Angel假日該是這般模式。先去獨立咖啡店The Coffee Works ProjectAppestat喝杯咖啡醒腦,接著走到古董市集晃晃,買不買都無所謂,和爺爺奶奶們一起把歷史沈沈地惦在手心。往西邊走,Chapel Market每天都擺著傳統市集,有別於超市裡乾淨閃耀的品項,我倒愛來著挑挑筧筧,摸把帶土的菇類、選幾顆新鮮無花果或是奇奇怪怪難搞的蔬果;再往遠方走點,每個週日擺攤農夫市集Islington Farmers' Market,抱罐薰衣草梨子汁和石楠花蜂蜜,如果順路回家做菜,就帶點內臟或海鮮吧,幾塊銅板便能買包沒人要的部位回去滷。

如果還想繼續閒晃,我們就用油紙包塊鹹派走,再順路繞去西班牙餐廳Casa Manolo買些伊比利火腿。這家餐廳火腿店的外觀讓人常常忽略他其實供應著便宜實惠的tapas,夏天時我老愛來這點盤和著馬鈴薯泥的烤章魚切片和冰涼透心的Sangria,趁著Happy Hour吃個痛快。

15171089_1217598171610362_35083218019375
Photo Credit:Casa Manolo

現在我們先外帶,畢竟還得趕去起司專賣店Pistachio & Pickle,讓起司師推薦幾款英國職人手作起司,琳瑯滿目的總讓人傷透腦筋;如果想念亞洲菜,日本師傅開的壽司店Sushi Show則有著新鮮的外帶壽司與和式小菜。甜點的話,成名甚早的手工巧克力店PAUL a. young像極了魔法商店,巧克力層層疊疊擺滿架子蔓延到天邊,我偶爾會拎上幾塊海鹽焦糖巧克力回家泡茶。

說到茶,喫茶店Katsute 100也在此區,與Lanka並列北倫敦兩大日式甜點店,Katsute 100的風味更加強調日本風情,許多人來這便是衝著他們口味細膩的煎茶與抹茶甜點,何不挑個大福帶著走,然後順著巷子彎曲而行,繞過公園走向運河,在Islington Tunnel坐下。人們牽著狗慢跑而過,樹葉緩緩轉紅,在天氣還未太冷前,就讓我們好好欣賞這般風景直至夕陽落山。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Elanor Wang

Felix culpa,拉丁文,愉悅的墮落。曾就讀SOAS藝術史碩士班,現為藝術產業從業者,試圖以偏狹的觀點、醉倒的姿態紀錄城市。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