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ayuki Yamada

用瘋狂表演帶給觀眾各種衝擊:不按牌理出牌的山田孝之

用瘋狂表演帶給觀眾各種衝擊:不按牌理出牌的山田孝之 Photo Credit: PlayStation Japan

傑尼斯有山P,俳優界有山D,與其說他是勇者,不如說山田孝之這個人,「開創」自己以及日本影視圈的可能性,他成為一名始祖,挖出一般人根本想不到的腦洞。

說不定他其實是孫悟空,只要拔下他濃密的胸毛,往天空一吹就能擁有無數的分身:山下敦弘福田雄一是唐三藏,室毅是沙悟淨或豬八戒,因為佐藤二朗只能當佛祖。

天馬行空、捉摸不透的形象是多數觀眾對於山田孝之的想像,「我覺得既然成為演員,就不再需要所謂的自我,因為那個人並不是自己,所以他在做什麼,別人怎麼看他都和我無關。」

從15歲出道至今,那些山田孝之演過的角色,都是山田孝之以外的,山田孝之。

「從鄉下一下子到東京進入演藝圈,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成為演員,我的人生自動變成這樣。」從鹿兒島隨著在當讀者模特的姊姊來到東京,被星探挖掘時還因為當時交往的女友是不良少女,把他的眉毛修得特別細,加上特別清秀的外型而被誤認為女生。

2003年那部《水男孩》一舉將山田孝之推到人生第一個高峰,當時他還只有20歲,隨著《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白夜行》的推波助瀾,山田孝之 × 綾瀨遙早已成為日劇迷最經典的組合,首次主演《電車男》成功創下票房佳績,在他演藝生涯巔峰之際,卻是山田孝之最不快樂以及醜聞纏身的時期。

TND_Unit_04369
Photo Credit: 《AV帝王

「演員這一行就是越來越沒有個人空間,因為要去思考其他虛構之人的人生,遇過好多次瓶頸。尤其是二十代的時候,特別不快樂,然後出現網路、社群媒體,肯定會有很多批評的聲音,有單純說某場戲演得不好,也有罵我言行不當,但是我覺得自己除了這裡之外無處可去,作為演員想演戲卻又不想讓人看到這是最矛盾的狀態。」

說著活著太麻煩,還不如早早死掉就好,早期原本害羞內向的個性,非常害怕與人打交道,甚至也曾產生自殺的念頭。

要怎麼才能讓自己快樂?這是山田孝之地自問自答,「我決定開放自己原本封鎖的心,試著去喜歡人、對人有興趣,開始去接觸各式各樣的人。想著所有的相遇都是有意義的,才開始覺得與人交流是這麼棒的事情,然後整個人生就整個反過來變得有趣。」

《漂丿男子漢》結識現在的摯友小栗旬綾野剛等人,山田孝之也迎來演技被認可,駕馭亦正亦邪的角色。

前幾天剛好看到有網友說,這麼瘋狂的山田孝之當爸後怎麼教小孩,就連他自己都說雖然選了《手紙》這部電影,給當初不認識自己的岳父母才被對方認可,但是「突然發現自己大多數的作品,都沒有辦法給自己的孩子看。」

放高利貸的《黑金丑島君》、被正義沖昏頭的記者《凶惡》,或是怎麼可以讓兒女知道自己是愛巨乳的勇者,或是《荒川爆笑團》的一顆星星。就連最近上了NHK教育節目,居然可以把胸毛和植物連結在一起。

當觀眾看著廣告或電視電影,說著「不愧是不挑工作的山田孝之啊!」,卻又會在下一秒看到《Dele》《何者》不苟言笑、看清一切的山田孝之。

「站在最前線的我們 ,覺得為什麼一定要做這些事情,為什麼非要做這些宣傳活動。感到逐漸被消耗殆盡的時候,我就想應該有更好地協調方法吧,就決定自己來做,站在製作方的立場試試,但結果不管是哪邊都很痛苦啊。」

從《REPLAY & DESTROY》的企劃再到《銀魂》套著伊麗莎白玩偶裝,山田孝之也在近年來成為《聖☆哥傳》、《Hard Core》製片,明年初的《Day and Night 》身兼製片和編劇,還在煩惱自己是不是一年拍太多作品的山田孝之,「為了在那些人當中存活下來,完全不考慮周圍的事情,一直看著前方的話,最後一定能逐漸拉大差距。與其在意或是詆毀他人,不如去磨練自己的技巧。」

不管是身為演員的演技,還是電影人電視人的Sense,認真詢問節目組,該怎麼樣才能成為「化石」的山田孝之,他對於日本演藝圈的貢獻,甚至是開創天馬行空的搞怪路線,他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美猴王,接著又會期待他能帶給觀眾什麼樣的衝擊。

本文經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