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mi Nikaido

不在意「黑暗系女子」的形象標籤,自然演出角色內心陰暗面的二階堂富美

不在意「黑暗系女子」的形象標籤,自然演出角色內心陰暗面的二階堂富美 Photo Credit:映画「蜜のあわれ」

不再刻意呈現,不再只是為了不給人添麻煩,而為了拍哭戲而哭,這幾年逐漸抱持著「不想只是帶著『想被人誇讚演技很好』的想法演戲」,二階堂富美的多方嘗試,繼續為不同的作品注入新生命。

「滿島光和吉高由里子,都是在其他人仍對她們感到懷疑時,我硬是強推她們成為主角的。但是二階堂富美卻是所有人都表示是不錯的選擇時,而我也認為她非常有趣。同時,她也是在我所遇過所有的女演員中,在試鏡時最無所畏懼且堅毅的人。」一手將二階堂富美推上新生代實力派演員的導演園子溫,是如此形容她的。

二階堂富美,這個名字早已成為演技派的代名詞,神奇的是,當世人改稱呼她為「個性派」後,二階堂富美卻展現親民形象上綜藝節目、演出漫改純愛電影、惡搞喜劇,甚至是即將成為晨間劇清純女主角,「基本上我完全沒有變喔。只是一直抱著做好該做的,以及眼前的事情的心情。最近這情緒又更上一層,因為收到來自各方面的支持,讓我更有活著、我『能夠』去工作現場的感覺,而我也會懷著這樣的心情持續往前進。只不過,我倒是有感覺到自己可能比以前來得更加坦率吧。」

螢幕快照_2019-10-18_下午2_24_00
Photo Credit:人間失格,來源:Fumi Nikaido

現在的二階堂富美,她的「個性」不再是個性化,而是讓越來越多不同個性的角色,透過演技呈現於一部電影、電視劇中,並走進觀眾的生命。

從小深受母親的影響,對於時尚與電影十分感興趣,在沖繩被星探挖掘,登上《沖繩美女圖鑑》雜誌,抱著演藝圈好像很有趣的想法成為模特兒,「我是個興趣廣泛的人,但是對於電影的喜歡卻非常專一,雖然曾考慮當服務員或是美術家,但果然還是在片場的時候最開心。」2012年《不道德的秘密》讓二階堂富美成為滿島光之後第二位被園子溫調教成功的沖繩之女。如詩如畫卻又過度崩壞,刻意誇大的演技卻又讓人沉醉,二階堂的外放是收得回來的極致。而她與染谷將太更成為威尼斯影展首位拿下最佳新人的日本人,「但是我一直覺得自己演得很爛,染谷才是擅長演戲的那個人,我反而是有種硬著頭皮上的感覺,演戲技巧或台詞該怎麼唸都沒有考慮太多。」

此話一出的二階堂,不禁讓主持人大喊想要暫停錄影。

如果二階堂富美不會演戲的話,那還有誰敢說自己演技好呢?別人不敢演的床戲,別人駕馭不了的崩壞感,二階堂富美早期的「黑暗系女子」跟了她一段時間,甚至曾同時演出《地獄開麥拉》的美津子、《平清盛》的德子、與《18歲的盛夏告白》中的朔子,就連她自己都曾開玩笑,如果未來生了三姐妹就取名這三個角色的名字。

為了告別童星形象而在雜誌上拍了一系列「全身女優」的性感照片,背部全裸露出屁股,作為最敢脫的新生代女演員,在《我的男人》中與淺野忠信大談父女亂倫、《日本的天空下》與有婦之夫的禁忌之戀、《甜蜜的哀傷》中金魚與老作家的忘年之戀。好像將所有的禁忌放到二階堂富美身上,都是這麼地適宜與貼切。

img03
Photo Credit:日本的天空下

然而多數的時候,觀眾其實完全認不出二階堂富美,一部份的原因是外型的改變,她為了《腦男》剃掉眉毛、瘦到病態的體型,甚至因生田斗真勒脖過度用力而直接昏倒,當時他心中想著,「啊…...那就大家一起死吧!」卻又在同一年,她成為《四十九日的幸福秘方》中身穿蘿莉裝的神秘女子,「在一部作品中,自己雖然在表演,但並不是自己把作品的全部創造出來,而是作為作品的一部分存在著,作為表演者的立場存在。自己該怎麼做才好的心情非常強烈,但也成為一種演戲時的動力。」

《問題餐廳》中飾演一名東大生,現實中的二階堂則是日本名校「慶應大學」的在學生,「原本一直猶豫著要不要考大學,但是我還是有很多想要學習的東西。」她曾說不管是出席國外的電影節或是出國旅遊,英文是能夠認識朋友或是與他人交流的方式,而「總合政策學部」便是慶應大學對於英文要求最高的冷門科系。

很長的一段時間,她不斷被貼上性感、大膽,甚至是黑化的負面標籤,「你沒有必要去解釋自己所愛或想做的事情,被誤解一直是令我十分掙扎的事情,十幾歲的時候我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但這幾年開始覺得沒有必要去擔心別人怎麼定義自己,我也開始漸漸地忠於自我。我希望能有更多開放、自由感,這大概也是我能所表現的吧。」

不再刻意呈現,不再只是為了不給人添麻煩,而為了拍哭戲而哭,這幾年逐漸抱持著「不想只是帶著『想被人誇讚演技很好』的想法演戲」,二階堂富美的多方嘗試,繼續為不同的作品注入新生命,一如原本《飛翔吧埼玉》打算將男主角的性別改為女主角,最終二階堂富美仍以今後可能很難演出「男性角色」而女扮男裝反串。而日本36億票房紀錄,就是最好的解釋。

2019年延續著極高的拍片產量,下半年再交出三部電影作品,隔年的晨間劇開播後,將會有一段時間看不到二階堂富美性感、崩壞的角色,「如果能透過自己的工作,製造出各種人與各種事物相遇的機會,任誰都會變得積極。因為我演出某部作品,能夠讓人得到元氣或是得到一段幸福時間的話,我會一直演下去、持續作為演員而工作。」

本文經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