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vie’s pamphlet

一張千元紙鈔,換來滿滿的能量知識——淺談日本電影獨有的「紙本文化」

一張千元紙鈔,換來滿滿的能量知識——淺談日本電影獨有的「紙本文化」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看電影前買爆米花,或許是多數觀眾的習慣,但是看完電影後,日本人除了會等字幕全部跑完之後才離場,還會到販售部買一本電影場刊(パンフレット),是全亞洲乃至於全世界,唯有日本才有的電影「紙本」文化。

你有沒有一種經驗?一張擺放在電影院的DM激起你的好奇心,入場看完電影後感到意猶未盡,想要了解更多關於電影,甚至是銀幕之外的事情,於是你打開手機搜尋影評、與身旁友人討論劇情,最後仍是難解自身的疑惑,能入手的依然只有那張入場前拿到的DM。但買票進戲院照理來說已是電影片商的奢侈願望了,還要求觀眾額外花800日圓,買一本電影場刊?

來到日本,一張宣傳DM(日:チラシ)與一本薄薄的電影場刊,串起的不只是從開始到結束的圓滿,更是拉近觀眾與電影的距離,內容豐富的程度已經超越收藏的價值。

IMG_5852(1)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電影場刊的誕生秘辛:只因紙張不足與電影院沒有錢?

  • 電影場刊 (パンフレット)

常看舞台劇的觀眾一定知道,入場前會拿到一大疊宣傳紙,內容物皆為下次將於此劇場演出的作品,而日本電影場刊的前身則類似此概念。不同於現今由電影片商統一製作,當時的電影場刊,則為電影院自行製作而成,散裝成冊免費發送,B6大小的薄手冊,封面為即將上映的電影宣傳,近似於電影院的週報、故事解說的內容物。當時稱為「電影院節目冊」(映画館プログラム),與DM的概念相似。

戰前,原本以電影院宣傳為主的電影場刊,在1945年日本終戰後,因紙原料不足物價上漲,電影院沒有錢買紙,才轉而改為「收費」的方式,推測當時首座推行「購買」電影場刊方式的電影院,為東京「有楽町のスバル座」。1947年於スバル座上映的《藍色狂想曲》(Rhapsody in Blue),不僅是日本首部採用「ロードショー」(Roadshow)獨家首映的電影,該片所製作、販售的場刊,更可以說是現今電影場刊的原型,詳細記載著電影相關資料,以及知名影評人的解說與評論。

MV5BZjkxNTNiOTQtNjY4Ny00NjY5LThiNDUtYTNi
Photo Credit: Rhapsody in Blue,來源: IMDb
ロードショー:原為美國舞台劇用語「Roadshow」,意為在百老匯舞台正式上映前,於地方先行舉辦巡迴演。1950~1960年,日本則用於「First run」搶先獨家上映之意,多以西洋電影為主。現今則逐漸變成,在全國多家電影院大規模上映之意
電影場刊的普及,一方面是為了讓日本人,能跨越語言與文化的隔閡,更加了解西洋電影,並且營造出從海的另一端遠道而來的高級電影的形象,另一個最實際的問題則是,本土日本電影的低預算,根本無心力與成本額外製作一本電影場刊。因此,早期的電影場刊多以西洋電影居多。

90年代,知名電影場刊編輯、Pop文化中毒者川勝正幸的活躍,得以讓場刊的設計與內容開始走向精緻化。此時,特殊形狀的場刊開始出現, 1999年設計成報紙形狀的《風雲時代》、只有手掌大小且束以繃帶的《女生向前走》,與電影內容有所呼應。再加上國外電影的照片版權不好取得,能夠刊載的素材相較於國片少,部分的洋片會以創意的內容與設計取勝。

2000年後,電影院、網路通販逐漸普及,場刊已不再難以入手,銷量也自然下降。但也是會遇到像《新聞記者》、《正宗哥吉拉》電影大賣後一本難求而緊急加印。2016年大賣百億日圓的《你的名字》更是少數在電影上映後,重新發行全新內容的「第二彈」場刊。

除了少數限定公開、小型自製獨立電影,在日本幾乎所有的電影皆會製作場刊,成為獨特的日本電影文化。

IMG_3702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 電影宣傳DM(チラシ)

電影DM最主要的功用,即作為「電影宣傳」,吸引觀眾買票進場,這一點從古至今皆是如此。日本的電影DM出現,從無聲電影時期便存在,由電影院自行製作,規格大小也不一致,除了宣傳之外同時也是「時刻表」。此外許多西洋電影的DM,也會同時印刷日文、英文,做為吸引外國人的宣傳DM。此外,1960年代的「古早」電影DM非常稀有,可以說是現代收藏家的夢幻逸品。

與現今最大的差異莫過於,1945年戰前的電影DM,片名與內文不同於現在「由左至右」的橫書寫法,而是「由右至左」,明顯能感受到懷舊的氛圍。(台灣則為1980年代,為了方便閱讀中英文並存的文字,才將中文橫寫格式才改為由左至右。)50年代後,DM不再是由電影院製作,而是由電影公司統一製作發放,60年代開始使用彩色印刷吸引注意力,以及隨著電影原聲帶的普及,許多電影甚至會特別製作兼用黑膠唱盤封套的宣傳品。

70年代,電影雜誌社出版電影DM特集特別號,奠定DM的收集市場,加上克林伊斯威特、史提夫麥昆等知名好萊塢演員,過往的作品紛紛重新上映,再次帶動收集DM的風潮。80年代前半,《007》、《星際大戰》系列,電影片商首次將DM作為「單獨宣傳品」搭配周邊,直至後期,在日本上映的電影數增加、《チラシ大全集》的出版才讓收集DM熱潮退燒。

一張千元紙鈔,換來滿滿的能量知識

一張電影票1900日圓,一本電影場刊約800日圓上下,在日本看電影其實是一筆不小的花費,再加上電影場刊不提供試閱、翻閱,而是必須向櫃檯購買的方式,考驗著日本觀眾對於電影場刊的「信心」。一本好的電影場刊,不能單單只有「介紹」,而是能讓讀者像是發現新大陸般,對於電影有更深的認識與共鳴。

電影場刊主打的,是「只有在這本看得到的獨家內容」。一本平均約15~25頁的電影場刊,除了有詳細的故事介紹、演員介紹與訪談、導演與幕後團隊介紹,以及滿滿的劇照以外,還揭載著許多別的地方看不到的精彩內容。

#01:製作經緯/故事背景介紹

業內術語又稱「Production note」(電影本事、摘要),關於這部電影的誕生、製作,有時也會搭配「攝影日誌」包裝而成。例如由女子偶像團體乃木坂46成員主演的《薙刀社的青春日記》場刊,照片不僅是由飾演大倉文乃的富田望生掌鏡,每個拍攝當日所發生的點滴,也都活靈活現地呈現。(上圖1)

在多數以時代作為故事背景、獨特世界觀的作品中,場刊便會收錄相關背景介紹。以日本90年代為背景的《Sunny 我們的時代》,除了詳細介紹由小室哲哉選曲的經典J-POP,更收錄日本90年代的時事timeline,以及由安室奈美惠帶起的辣妹風潮、當時深受女高中生歡迎的egg雜誌、大頭貼、流行語,以及標準的短裙與泡泡襪。之於年輕人是新知,之於時代見證者是懷舊。(上圖2~3)

#02:電影小知識/影評

場刊的介紹小至電影中的世界觀——例如《狂賭之淵》詳實介紹片中的博弈規則與玩法;大至能讓電影變得更好看、關於「從電影中學習」的知識延伸——《乒乓少女大逆襲》便鉅細彌遺介紹了桌球拍的種類與拿法、技術用語與戰型、甚至是片中客串演出的現役乒乓球員;青春電影《花牌情緣》系列作,分別介紹歌牌的基本規則、用語、百人一首解釋等(上圖1),皆是看電影長知識的最佳示範。《鬼壓床了沒》、《樂來越愛你》則分別刊載深深影響三谷幸喜的電影,以及影史上經典的歌舞電影。

一開始場刊的功用,是為了讓日本觀眾能更了解「西洋電影」,早期沒有華麗的設計或精美的照片,而是會邀請知名影評人、導演,撰寫影評分析或觀後感並延續至今。像是太宰治生誕100週年紀念電影《維榮之妻~ 櫻桃與蒲公英~》,找來太宰治長女津島園子,撰寫她與父親中間的回憶。是枝裕和《小偷家族》的專欄則邀請編劇家坂元裕二,可謂影迷心中的夢幻組合。(上圖2)

#03:拍攝地/美術設計

除了訪談之外,場刊最常出現的內容莫過於電影的拍攝地介紹與美術設計。是枝裕和執導的《奇蹟》場刊,標示出福岡、熊本、鹿兒島取景的拍攝地,與劇中兩兄弟的新幹線之旅相互映照;紀念井之頭恩賜公園100週年的《公園小情歌》,標出全片在吉祥寺取景的所有景點。由此衍生而出的「聖地巡禮」,吸引觀眾造訪拍攝地,也為電影再次打響名號同時也能促進日本觀光。(上圖1)

實地拍攝外,多數的室內場景則會「搭景」拍攝,平常看不到的美術設計,抑或是電影的CG草稿與分鏡圖,對於喜愛電影的粉絲來說,可謂無價之寶。(上圖2~3)

只能在這裡看到的文字解說、訪談、製作秘辛,場刊的獨家性,尤其為當年沒有網路的世代,保留了日本電影圈許多珍貴的訊息。
IMG_5790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各式各樣的場刊size。市面上多以A5、B5、A4為主流。《白雪公主殺人事件》全頁做成推特的設計、《紙之月》的多層次頁面、《青春電幻物語》少見的上翻式以及獨特的折疊內頁,可謂不計成本

一款多式,不用錢的最難收集

介紹完場刊後,別忘了電影DM也是一門大學問。在網路發達的現代,紙本DM的宣傳功能已不如以往直接,早期多以藁半紙(日式洋紙)製成,質量參差不齊。現今紙質則多以90g的銅版紙為大宗,並以B5為主要尺寸,主要原因為降低成本、便於單手閱讀以及能夠輕易地放到包內。

與場刊相同,電影DM只會擺在即將上映的電影院。約上映前3~4個月,便可在電影院拿到第一版DM,比較有錢的商業電影會分別在不同的宣傳時期,製作2至3款DM設計。此外,因每年在日本上映的電影數眾多,多數連鎖戲院並不會擺放「現正上映」的電影DM。

錢多,就能印多一點版本

類似前導預告,前導電影DM的設計的功用是告知這部電影快要上映囉~以不同於主視覺海報的設計,透過「吸睛」與「明星效應」吸引觀眾注意力。正面是主視覺、片名、上映日期,背面為故事大綱、演員與導演介紹、SNS情報或QRcode。

例如日劇《信用詐欺師JP》推出的電影版,在本劇的知名度下,便推出3個不同的版本。初版(上圖左1)、特別號(上圖中)、正式版(上圖右)。特別號,是為了沒有看過日劇的觀眾,製作包含編劇、演員訪談,以及日劇分集介紹的3頁DM。

電影DM=免錢小海報=粉絲的愛

在多數主打「知名演員」的日本電影中,DM的存在成為粉絲們收藏的對象。像是《町田君的世界》採用兩個超級新人擔當主演,配角們的照片,才是讓觀眾進電影院的關鍵。下方的《12個想死的少年》在上映前半年,以獨特的宣傳方式將電影中12個主角的臉全部遮住,在網路上引發話題,紛紛猜測是由哪些演員出演。而首波宣傳DM便在上映日期尚未確定前先行推出,可謂十分大膽的行銷。(上圖1)

《安曇春子行蹤不明》的首波DM(上圖2),更是個有趣的設計,以牛皮紙印上電影中,由蒼井優飾演的安曇春子噴漆塗鴉作為DM,不只是十分燒錢的做法,與正反面分別是主演池松壯亮、蒼井優的臉部特寫一樣(上圖3),之於粉絲來說更多了一層收藏價值。

有設計就是突破,電影DM=推動地方觀光

不同於電影場刊,日本電影DM的造型設計已僵化(相對地也較好收集),DM設計十分制式且多以單張、摺頁或小冊子的DM形式為主,不同於台灣的電影,從A4、A5、B5尺寸,再到做成圓形、愛心形狀等五花八門的DM尺寸,像是《失蹤網紅》雙開式的簡單設計都只是少數。2011年《草食男之桃花期》以加厚、加重的磅數,左下角挖洞小愛心,標榜「可能是世界首例!可以當作扇子的DM」,即便形狀完全不符合人體工學,也算是一項日本式突破。(上圖1)

紙本有一點完勝網路的是,能夠打入非特定客群的市場,進而促進當地觀光發展。例如以鹿兒島縣阿久根市,以肥薩橙鐵道為題材的《家族的色彩》、北海道函館的愛情故事《你的鳥兒會唱歌》,皆與當地觀光局合作,製作「聖地巡禮地圖」(ロケ地マップ)。是觀光地圖同時也是電影DM,一舉兩得。(上圖2)

電影不留白,留給需要的電影院

2009年園子温長達237分鐘的神片《愛的曝光》,從原本左方排版正常的設計,在入選柏林影展與造成話題後,多了右方的懷舊昭和風。值得注意的是,DM反面下方,右邊印有上映日期、戲院以及原著小說資訊,但是左方卻留白、又稱作「下白」。(上圖1、2)

下白主要的功能,是標示本片上映的電影院名稱,但是根據地區、上映時間的差異,會特別製作留白的DM,交由當地的電影院,自己重新蓋上「館名」與「上映日」。不僅能省去重新印製新DM的成本,又能因地制宜達到宣傳效果。(上圖3)但是印有或蓋有館名的DM,以收藏來說價值較高。

在雙面全彩印刷成為主流前,2010年以前仍有多數DM會使用正面全彩、背面單色印刷,節省印刷成本。2007年河瀨直美勇奪坎城影展大獎的《殯之森》、2002年改編自松本大洋名作《乒乓》,皆為正面彩刷,背面以棕白、藍白色印刷。另外,在網路不普及的千禧初年,《大逃殺》的DVD與錄影帶上市前也特別製作宣傳DM,背面卻是深作欣二導演的其他作品,以及同為東映製作的《GO!大爆走》電影宣傳。(上圖4、5)

圖片_1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除了會推出不同設計的DM以外,許多DM會進行部分微調,例如上方的「宣傳詞」、成名後的「得獎、參展紀錄」等

在網路、SNS普及後,DM的宣傳作用已逐漸被取代,免費的宣傳品也從中衍生出「轉賣」問題,大量攜出再上網高價轉賣的現象,尤其是知名演員或傑尼斯偶像出演的作品,往往容易被一掃而空。

已存在近半個世紀的電影DM與場刊,如今面臨的是環保意識抬頭,以及網路效應大於紙本等情形,發不完、賣不掉的DM或場刊,最後都會淪落到被回收丟掉的命運。現今會特別收集電影紙本的收藏家,之於年輕世代來說似乎逐漸減少,電影DM與場刊的未來該何去何從,或許還是個問號。

但是毫無疑問,日本之於電影文化的保存,背後靠的是電影DM與場刊,之於觀眾愛電影的心。
IMG_5859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用DM當作壁紙,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CharMing推薦東京都內販賣場刊、DM的二手書店:

IMG_4161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中野百老匯4F-觀覽舍

資料參考: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