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ner

「沒能力的魯蛇男令我無法招架」蜷川實花首次執導以男性為主角的動作電影《殺手餐廳》

「沒能力的魯蛇男令我無法招架」蜷川實花首次執導以男性為主角的動作電影《殺手餐廳》 Photo Credit:殺手餐廳

總是喜歡以瘋狂、執著的愛情為電影題材,過去蜷川實花以細膩描繪女性內心為名,這次首度挑戰以男性為主角的動作電影《殺手餐廳》。

文字:陳幸芬

「老實說,我總是喜歡沒用的男人呢,面對那種外表帥氣冷漠、個性溫柔,但都是沒什麼能力的魯蛇男,我實在不知如何招架。」日本知名攝影師及藝術家蜷川實花,接受訪問時毫不猶豫地透露自己的理想型與愛情觀。

行事風格強烈的蜷川實花出身藝術世家,父親是知名舞台劇導演蜷川幸雄、母親是演員兼藝術家真山知子,耳濡目染下也深受影響,本次推出的電影作品《殺手餐廳》,邀集了國寶級藝術家「日本安迪沃荷」橫尾忠則、花藝家東信與食藝家諏訪綾子等藝術家組成夢幻團隊,營造絢爛豐富的視覺影像。「這部電影等於是由東京目前最優秀的藝術家共同完成的作品,把日本現代藝術文化全部融合在內。」

總是喜歡以瘋狂、執著的愛情為電影題材,過去蜷川實花以細膩描繪女性內心為名,這次首度挑戰以男性為主角的動作電影,集結藤原龍也窪田正孝本鄉奏多齋藤工、小栗旬、土屋安娜等當紅演員。本片豪華的演員群更在日本引發一陣應援潮,許多粉絲會拿著代表各個演員的應援彩燈進場支持,如紅色代表藤原龍也、藍色代表漥田正孝、黃色代表本鄉奏多、綠色代表小栗旬。

大量華麗、炫目的武打戲為觀眾帶來一場瘋狂的聲光饗宴,在日本上映時也造成了二次創作潮,各種Cosplay、同人誌、網路小說紛紛出籠。蜷川實花表示,儘管本片改編自血腥、恐怖小說的作品,仍希望這是一部適合所有年齡層觀賞的電影。蜷川實花形容本片本身就如同一道餘韻無窮的料理,讓人想一再回味,日本甚至有粉絲進戲院看了40次。

螢幕快照_2019-10-14_下午12_32_16
Photo Credit:殺手餐廳

已經過世的父親蜷川幸雄成了電影裡象徵性的人物。「《殺手餐廳》有位去世的殺手幫派老大,製片主動建議使用父親的肖像,而退休殺手藤原龍也是蜷川幸雄的弟子,兩人因此在戲裡戲外都關係密切,這種設定也將現實與電影的世界相互結合。」片中蜷川幸雄的幫派大老角色是以真人的形式出現。「那是由日本一位很會模仿的搞笑藝人扮演,因為演出唯妙唯肖,很多觀眾還以為是電腦特效做出來的,這也是我們玩的小技倆。」

基於商業市場考量,現在日本電影許多都是IP改編,蜷川實花導演的《惡女花魁》《惡女羅曼死》、《殺手餐廳》三部電影也都改編自熱門IP:「我拍片選擇題材是以個人喜好出發,這三部片在改編過程中,原著作者從沒提出任何要求。這部片從不同的性別觀察角度,各式各樣有趣的角色及動作類型,都吸引我嘗試新挑戰。」

螢幕快照_2019-10-14_下午12_26_47
Photo Credit:殺手餐廳

有小說《DINER:噬食者》、廣播劇與漫畫的《殺手餐廳》,因角色眾多、情節複雜,被喻為不可能被影像化的作品,改編難度極高。首次參與改編劇本的蜷川實花認為要有女主角的成長,才能讓觀眾感到共鳴,於是依照這個主軸發展劇本,重新調整劇情。「剛開始是後藤裕仁先完成腳本的架構大綱,再由杉山嘉一做整合,接著我最後整理、補充故事情節的血肉,尤其在台詞部分下了許多功夫。」

蜷川實花強調電影與其它版本無關,只根據原著改拍,作者平山夢明放手讓她自由發揮。原本的殺手四天王全是男性,但蜷川實花把最後壓軸登場的大魔王無禮圖改成「男裝麗人」、女主角的年齡從30歲改成20歲。「現在年輕人有許多煩惱,透過調降女主角的年齡傳遞正向意念,觀眾看電影時能與角色同化、更容易投入,產生『她就是我』的感覺。」

蜷川實花認為,現今日本年輕世代面對最大的問題,「就是所有的東西都數值化了,很多年輕人太在意社群網站的粉絲數、按讚數或瀏覽量。當人的生存價值取決於數字、被可視化之後,就會失去原本應有的獨特與自信,很容易煩惱生存的意義。因此,我希望給他們一股支撐的力量,可以帶著自信繼續前行,做自己想做的事、恢復信心。」

螢幕快照_2019-10-14_下午12_20_32
Photo Credit:殺手餐廳

「龐貝羅是一個外表冷酷但內心溫柔體貼,這種反差感用日文形容就是傲嬌的男人。」蜷川實花最情有獨鍾的是藤原龍也飾演的主角龐貝羅,「龐貝羅的性格設定非常內斂,不能展現太多外放的個性,感情也不能輕易外漏,演出難度非常高,如果演員表現不好電影就不能成立。不過藤原龍也卻駕馭得非常好,常與我討論如何演出許多場戲,帶給我很多靈感,很感謝他這麼完美的演出。」

藤原龍也是蜷川幸雄的愛將,初次合作彼此默契十足,蜷川實花認為他非常可靠,給她強烈的信賴感,是不可或缺的演員。「藤原龍也是扮演主廚龐貝羅的不二人選,可以掌握角色內斂、神祕、氣場強大的特質,拍完後更覺得沒有他的話,這個角色就沒有說服力。如果以食物來形容,他就像片中的極致六倍漢堡般豐盛扎實。」蜷川實花對他文戲武戲的表現都讚不絕口,光是電影中一句經典台詞:「我是這裡的王,連一粒砂糖都得聽命於我。」藤原龍也就能詮釋出十多種不同聲調、節奏版本,讓蜷川實花對他的多樣表演大為讚歎。

而為了演出這個既是殺手又是主廚的角色,藤原龍也接受了不少訓練。「他是讓人非常有安心感的演員。平日不會下廚、也不懂廚藝,特別為了電影接受廚師的訓練,像是菜刀的拿法與切法、胡椒的撒法、試聞香氣、判別味道的樣子……要讓觀眾覺得他很專業,而且連姿態都要表現的非常帥氣、迷人。」

螢幕快照_2019-10-14_下午12_10_56
Photo Credit:殺手餐廳

藤原龍也與窪田正孝在片中有許多精彩的對手戲,演出情深義重、血淚交織的黑幫兄弟情。巧合的是,藤原龍也是電影《死亡筆記本》的夜神月,窪田正孝則是電視版的夜神月,被粉絲戲稱是兩代夜神月同台飆戲。而窪田正孝飾演的殺手疤皮更是圈粉力超強:「當初在寫疤皮角色的時候,我就把心中理想的男性形象,全部投射在這個角色上,而窪田正孝的確把這個天真溫柔,又夾雜著瘋狂面貌的角色演得非常出色,演出了我想要的感覺,整個就是很帥氣。」

蜷川實花非常喜愛疤皮這號人物,還特別拜託特殊化妝的工作人員在處理疤皮的全身疤痕時,「請務必把那些傷疤化妝成世界上最帥的傷疤。」她透露漥田正孝是一位非常敬業的演員,「為了在大銀幕前讓完美的六塊腹肌更好看,他都會先在片場旁邊再練一下身材。」

螢幕快照_2019-10-14_下午12_13_17
Photo Credit:殺手餐廳

全程以童身演出變態殺人魔的「極度死宅」本鄉奏多,蜷川實花更稱讚他散發出的少年氣質十分迷人。本鄉奏多飾演的殺手小鬼,外表看似小孩,其實卻是變態殺人魔,堪稱全片最邪惡的存在。本鄉奏多在片中任意揮灑瘋狂演技,「很不可思議的是,竟然能在維持他帥氣臉蛋的同時,又讓那股妖艷的魅力大幅增加。」

《殺手餐廳》的美術設計、道具陳設、花藝裝飾、美食……都要求達到詭奇繽紛又具衝擊效果的視覺印象。「我是橫尾忠則的粉絲,曾向他表達自己的仰慕。這次本來只想用橫尾忠則的一幅畫,但他主動表示,不如餐廳內全部用他的作品。後來牆上所有畫作,地板、窗簾的圖樣,都是橫尾忠則的作品,才打造出這麼華麗的餐廳。」前衛食藝家諏訪綾子設計的各式美食,也完全掌握電影的調性,充滿性格變化。

螢幕快照_2019-10-14_下午12_24_36
Photo Credit:殺手餐廳

在《殺手餐廳》之後,目前蜷川實花正在拍攝與Netflix合作的新片《Followers》,由日本女星中谷美紀、池田依來沙主演,從目前釋出的片段中不難看出其非凡的視覺影像功力,東京在她的鏡頭下也變得更加華美燦爛。目前她手上還有四、五部作品正在籌備發展,而其中一個主題就是探討她自己情有獨鍾的魯蛇男,蜷川實花說:「下部作品不會再讓影迷等七年了。」

本文經潮人物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潮人物

「潮人物」,講人也講物,尤其講的是居住於台灣這塊土地、充滿生命力、散發生活的熱情、努力過生活的人。他不必是知名人物,但他的故事,他的事情的確可以大大改變社會,影響未來:「我,也做得到!」。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