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ve Blank

版型研究室|留白是「好設計的肺部」

版型研究室|留白是「好設計的肺部」 Photo Credit:Unsplash

「正負之間的關係會自然生成, 是任何設計工作最重要的對比事件之一。 當中所附產的空間, 重要性不亞於產出此空間的元素本身。」──霍夫曼《平面設計手冊》。

「留白」即是設計中空白、未印刷、未利用的空間,圍繞著圖像,能給予元素喘息空間。留白為設計作品建立平靜區域,具有多重功能,包括建立視覺階層。留白處不一定是白色的,它指的是設計中任何不含文字或圖像元素的地方。

設計師會自然安插留白在作品中,例如頁面上下左右保留邊界,在文字方塊四周產生空間,幫助組織架構,讓人更容易理解設計傳達的資訊。瑞士字體排印師Jan Tschichold稱留白為「好設計的肺部」。若是未留白而填滿整個設計版面,則作品搞不好會感覺擁擠、難以理解。

b68f4ee2affe818c947d89709e15bf78
Photo Credit:版型研究室,書傳媒提供
如合使用留白

能否運用留白,常受制於經濟考量,設計師也許要經一番抗爭才能合理使用。報紙發行的經濟狀況使得其面積寶貴至極,將內文塞進有限頁數這項優先需求,壓縮了供給留白的空間。有趣的是,雖然網際網路提供無限的頁面,許多網站仍複製報紙這種資訊填塞的樣式,新聞網站尤然。

845e7386557441f16b44f487bae71f48
Photo Credit:版型研究室,書傳媒提供
Thomas Manss & Company為當代建築師安藤忠雄事務所設計的型錄。最右端的彩頁圖片擔任間隔角色,讓書籍步調得以暫歇,相片呈現則以外框打造一致感
「期待」與「負面觀感」

留白依使用方式及周遭內容,會引發觀者不同的解讀。整頁單張相片旁的留白,可能給人華麗奢侈的印象,但在擺滿物件的版面上留白亦有機會造成漏洞感,更糟的情況下可能會令人以為內容缺乏,不足填滿頁面。

報紙會試著在頁面元素空間分配上達到合理平衡,既符合字體排印的敏感性和可讀性這兩種互斥需求,同時又列入充分的新聞,讓讀者購買時覺得划算。而讀者習慣報紙很「滿」,同時也表示要達到字體排印的平衡比較困難。相對地,不用那麼注重填滿空間時,留白就明顯成為設計的一部分。

f37b65d48cd9658bc26097d260c751d4
Photo Credit:版型研究室,書傳媒提供
Armin Hofmann的《吉賽兒,巴賽爾露天劇場》利用黑色區域的留白框住影像,在幾乎沒有文字出現下產生戲劇性張力,黑色的留白更與芭蕾舞者的動作形成強烈對比
現代主義及其與留白的關係

現代主義是20世紀前半開始的創新運動,主要著重於單純乾淨的構造及減少裝飾,因此促成無襯線字體的流行與留白的使用量增加。隨著「少即是多」的手法成為主流,人們不再執著於填滿、妝點空間,取而代之的是將留白當作獨立的設計元素,充分應用。這種簡單化的手法下,設計師聚焦於一兩個元素,尋求最佳展示方式,以留白圍繞四周,鎖定觀者的目光。

現代主義時期,雜誌興起,並在許多面向上成為現代主義設計師的完美載體,譬如俄羅斯裔攝影師暨設計師Alexey Brodovitch,後來就成為《Harper's Bazaar》藝術總監。雜誌這種拋棄式媒體必須吸睛並誘發人的興趣,因此設計師進行試驗、推開版面限制,創意地搭配留白、文字和影像。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版型研究室:學會平面設計中難懂的數學題&美學邏輯,最基礎的版型理論》,原點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螢幕快照_2019-10-08_下午12_56_48拷貝

從畫作《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學「視覺熱點」、從英國唱片公司EMI總部「Old Vinyl Factory」學「基本幾何圖案」的方法學運用、再到《一九八四》的新版封面學「單一色塊」的巔覆使用、以及從安藤忠雄建築事務所的型錄看到「留白」的力量。

本書收錄古典大師以及現代重要設計師的平面設計典範,領域橫跨古典畫作、建築設計、環境識別、書籍封面、內頁設計、海報設計、型錄設計、展覽陳列、食品標籤、產品包裝、螢幕介面設計。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書傳媒

我們認為在互聯網時代,不是人們愈來愈不讀書,而是人們接觸讀書訊息的機會愈來愈少了; 我們希望,能持續經由可能的管道與有魅力的方式,進入大眾日常瀏覽視線,讓人人都更有機會想讀一本書。書傳媒相信,在線上,唯有隨時隨地、自然而然想讀書的環境能夠出現,社會才算真的美好而幸福。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