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ahiro Kinoshita

專訪|將《POPEYE》從谷底救起,現在又推出《LifeWear》的男人——木下孝浩

11 Oct, 2019
專訪|將《POPEYE》從谷底救起,現在又推出《LifeWear》的男人——木下孝浩 Photo Credit:MIXFIT

問起了《LifeWear》中是否有哪個部份、又或是哪一頁的照片是自己最喜歡的時候,木下孝浩絲毫不帶猶豫地說出了:「每一頁我都喜歡。」

文字:Casper

「大家好,我是木下孝浩。」訪問的開始是他一句親切的台語問候,我揉揉眼睛拿起紙筆,仍然不敢相信這位傳奇人物真的就坐在眼前,有太多的問題瞬間在心頭湧上:City Boy的想法從何而來?對於紙本的愛又為何如此堅定?過去在《POPEYE》的編輯經驗是否和現在製作《LifeWear》的做法不同?接下來,就讓我們一題一題,慢慢了解這位傳奇總編輯:

Q:在《POPEYE》時期的您是如何看待UNIQLO的呢?加入後又有了什麼樣的改變?

「其實我是在加入UNIQLO之後才更喜歡這個品牌的,過往我從來沒發現UNIQLO的衣服竟然有這麼的好穿並且涵蓋了生活中如此廣的層面。」

aa6170633251da9818a52946604da7cb
Photo Credit:MIXFIT

Q:本次《LifeWear》的封面十分有趣,當時怎麼會有這個想法呢?

「其實做了這麼多年的雜誌,封面一直都是最重要的一環,好比先前《Brutus》就曾以台灣作為主視覺引起話題一般,這次《LifeWear》抽象的透過插畫表達,傳遞出簡約的力量。過程中也有好幾度我想使用Roger Federer的那組照片作為封面,因為那是我們整個編輯團隊一起前往瑞士與他進行的一次深度訪問,但最後我選擇把他放置在封底。」

至於編輯團隊倒底有多少人?木下說:「製作《LifeWaer》的主要編輯其實就只有我與另外一名夥伴,一共兩人。」雖然很難想像一本涵蓋了春夏秋冬、東南西北的雜誌竟是出自木下和他的夥伴兩人之手,但說起來也不奇怪,就像木下曾說過的,能夠由主編解決的事情就交給主編、千萬不要開會,重要的事情一對一講就好,事情能夠越有效率越清楚的表達越好。

Q:您在《POPEYE》任職時曾經說過:「只要我擔任總輯的一天,《POPEYE》絕不會電子化」,對於紙本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堅持呢?

「其實我覺得紙本的雜誌並不會有消失的那一天,雖然說現在不可擋的趨勢就是數位化,實際上它也比紙本強非常多,但就像是報紙至今仍然沒有消失的原因,紙本肯定有它存在的原因。雖然現在看著不少紙媒品牌逐漸消失會感到緊張,但我深信這只是一個去蕪存菁的過程,最後好的東西仍然會留下來。」其實,木下孝浩本人在接受訪問時也多次提到,他從來沒有想要去否定網路,單純是喜歡親手去一頁頁地翻閱的感覺,此外,紙本可以永遠留存的特性亦是一個重點。

問起了《LifeWear》中是否有哪個部份、又或是哪一頁的照片是自己最喜歡的時候,木下孝浩絲毫不帶猶豫地說出了:「每一頁我都喜歡。」他認為製作《LifeWear》的過程就是他的生活,若把這些都看作是生活的一部份,又怎麼會選出最喜歡或是最困難的呢?

e36799ce6680b5212c6aa14d1b6923dc
Photo Credit:MIXFIT

「我從年輕的時候就喜歡看《POPEYE》,幸運的是在我成長的過程中竟然能加入他們,並擔任了六年時間的主編。」

你可能也和筆者一樣好奇,木下孝浩究竟是在如何的契機下進入編輯這樣的文字產業?其實這對他來說亦是一場「美夢成真」的旅程。從喜歡閱讀到有機會加入、從前線編輯到做了六年的主編,如同上面所說,這些都是他所喜歡的事情、他的生活。他的熱衷成就了今天的木下孝浩,而他的堅持更創造了現今的《POPEYE》、《LifeWear》與讓人們所津津樂道的City Boy風格。

d4c9ba14e0eec0fdf8505974d90d6fba
Photo Credit:MIXFIT

而談到City Boy,木下孝浩又說:「我並沒有定義過City Boy真的要穿著什麼,對我來說那其實是一種生活態度。」我們總是盲目追尋《POPEYE》中的穿搭風格,但那對木下孝浩來說其實僅只是表面的——穿得帥氣、體面的男孩若是在擁擠的電車上不讓座,那麼在他心裡就永遠不可能是一位合格的City Boy。

本文經MIXFI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MIXFIT

MIXFIT混著,獨立思考的流行線上媒體。當流行已不再是盲目的追從時,你需要找到的是屬於自己的態度。 透過全方位的編輯觀點切入,自「街頭」出發拓展至服裝、球鞋、流行、運動、名人、生活六大面向,深入剖析各個層面彼此間的關聯,讓每個熱愛街頭文化的你,建構出屬於自己的MIXFIT。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