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ri Matisse

所畫之物不必跟它們本來的外貌一模一樣,最懂駕馭鮮艷色彩的「野獸派畫家」馬蒂斯

11 Oct, 2019
所畫之物不必跟它們本來的外貌一模一樣,最懂駕馭鮮艷色彩的「野獸派畫家」馬蒂斯 Photo Credit: Henri Matisse,public [email protected]

鮮艷的色彩,是很難調節得「濃淡相宜」。衣著也好、畫圖印刷廣告招牌也好,若搭配不當的話,雖然這些鮮色依然能引人注目,但這種注目,恐怕是鄙視的那種注目。

在19世紀中至20世紀初,有歐洲畫家想要突破舊有的美學界限,他們認為將自然事物很逼真地畫出來,已經失去藝術意義了,於是新畫風便由此而生。其中,印象派和立體主義派(cubism)是較廣為人知的,但這位法國畫家亨利馬蒂斯(Henri Matisse)連印象派的框框也打破了,以鮮艷飽滿的色彩,開闢「野獸派」(Fauvism)這條新蹊徑。

Henri_Matisse,_1913,_photograph_by_Alvin
Photo Credit: public [email protected]
Henri Matisse

不過「野獸派」這一詞,只是出自某位藝評家之口,在馬蒂斯開創新畫風的時候,也許從來沒有想過為這些新畫作取新名字。

馬蒂斯年輕時,曾經在巴黎學畫畫,練習新印象派(Neo-impressionism)的畫法。這一派畫家有時候會參考謝弗勒爾(Michel Eugène Chevreul)的比色與和諧色原,以一點一點的對比色或和諧色,在畫作中構成圖像。近看這些畫,往往只能看到一點一點不同的顏色,遠看才看得到圖像。這種畫法又被稱為分色主義(Divisionism)。

Cercle_chromatique_Chevreul_3
Photo Credit: public domain @wikipedia
謝弗勒爾的色輪(colour wheel)。黃色、橙色的對比色,就是色輪另一面的藍色和藍紫色

但是馬蒂斯覺得新印象派這種畫法,仍然不能突破故有的規矩,那一點一點的用色,依然是要逼真地畫出自然物的光度(luminosity),所以依然是「複畫自然」,跟畫出逼真蘋果是沒有分別的。

以音樂來比喻顏色,馬蒂斯認為這些新印象派的畫作中那一點一點的顏色,「聽」起來猶如小提琴的顫音(vibrato),而且整幅畫也是顫音,這樣的畫作,「聽」起來一點也不和諧。故此,馬蒂斯就以大片大片的顏色來作畫,令各種顏色的光不再受制於一個個小色點裏,畫中的一大片顏色跟另一大片的顏色,如今就能相應調和了。

例如在1910年的作品〈音樂〉(La Musique)裏,有大片的純藍色畫出天空,有大片的純綠色畫出地上草木,人像則是朱紅色(violet vermilion)。圖畫中的物像位置與形狀,則跟從顏色的分布而改變調節,改變到如何為止呢?直到這三種純色的「韻律」和諧為止。

螢幕快照_2019-10-08_下午5_14_50
Photo Credit: Henri Matisse,public [email protected]

畫家所選的顏色,以及填色所佔的範圍大小,由畫家的心緒而定。畫家的心思如何,畫中的顏色與形狀就如何。而所畫之物不必跟它們本來的外貌一模一樣,也就是說,不必畫得逼真(verisimilitude),甚至不必有背景或圖像主次之分。

馬蒂斯的「野獸畫」,漸漸聞名歐洲,更受俄國收藏家謝基爾舒勤(Sergei Shchukin)青睞。當時有人戲言,馬蒂斯和這位收藏家,可謂臭味相投,兩個人也有點瘋狂。

在20世紀中期,馬蒂斯患癌病。醫生認為他的病無法醫治,但馬蒂斯經過休養之後卻康復了。馬蒂斯的人生,和他的作畫生涯,從此打開新的一頁。馬蒂斯患病做過手術之後,無法久立,無法站在畫架前畫畫,卻在床上以剪刀色紙做另一種作品——拼貼畫。

以剪刀代替畫筆,剪出色塊的形狀,這些色塊與底紙的顏色互相和應。馬蒂斯偏好阿拉伯花飾(arabesque),這種花飾由枝葉花朵的圖案交錯而成,他在病前畫過,在病後也繼續以剪刀「畫」這種圖案。拼貼畫的顏色,比油彩畫的色澤更清純,更少「雜音」。

〈爵士樂〉(Jazz)是馬蒂斯的拼貼名作,很多人在欣賞這一系列的拼貼畫時,莫不佩服這些作品的選色——非常鮮艷!鮮艷得像發光一樣。拼貼畫雖然富有兒童學畫時的那份拙趣,畫中記載的心事卻關乎人生經歷(〈伊卡洛斯〉是一例,希臘神話中的伊卡洛斯飛太高結果摔死)、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慘事、寓言或神話故事。馬蒂斯妙用黑白灰等淡暗色來平衡圖案色調,令色彩和諧,觀畫者細賞顏色的和諧美的時候,心靈也感應到色彩的「樂曲」了。

「淡妝濃抹總相宜」,馬蒂斯拼貼畫中的深厚畫功,正是如此厲害。時裝設計師偶爾也參考馬蒂斯的作品,製作顏色鮮艷的新服飾。

  • 紐約大都會藝術館製作,介紹馬蒂斯〈爵士樂〉(Jazz)的拼貼畫

畫家以剪刀「畫」畫,豈不能令人覺得驚奇?拼貼畫富有童年純真之情,但卻是馬蒂斯的晚年作品。他曾經在文章裏說過,作畫要真誠,要如童言無忌般敢說真話,而且要對世間有大慈大愛(great love)。人是因為心懷這種大慈愛,才會創作藝術作品的,而這種慈愛,只有童心未泯的人才懂。

馬蒂斯花了一生研究色彩和諧,晚年時,功力道行究竟修鍊得有多高多深呢?大概離天堂不遠吧。

他另一份晚年名作,更令人出乎意料,更「淘氣」了,不是拼貼畫,也不是巨型壁畫,而是一座小聖堂(Chapel of Vence)!聖堂的彩玻璃和壁畫是他製作的,他的彩玻璃圖案,在陽光下化成黃綠藍光,映照在聖堂的白壁上,映照在堂內每個人的身上和眼睛裏。

光,就是顏色的本質。顏料、畫布、白紙、牆壁,統統是光的載體,這些載體到了這座小聖堂之後,就如臭皮囊般捨棄了,變成只有純粹的光,純粹的和諧,和猶如童年時的純真歡樂。

  • 參考書目:Matisse on Art, Jack Flam (ed.), revised edition. Berkeley and Los Angeles, Californi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5.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麥敬灝

香港出生。作品散見於各大網絡媒體網站及信報,2016年曾為《信報》香港掌故專欄主筆。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獎。

更多此作者文章

相見恨晚的新手爸媽育嬰小幫手:斜槓身份Jamie、科技達人Kisplay遇上pixsee寶寶攝影機

相見恨晚的新手爸媽育嬰小幫手:斜槓身份Jamie、科技達人Kisplay遇上pixsee寶寶攝影機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It’s my pleasure部落格創站者Jamie,在2020年迎接了比自己生日還重要的一天:歐文的誕生。每天看著小寶寶一點一滴地成長,有哪些時刻是讓Jamie感到驚喜萬分的呢?

爸爸媽媽迎接初次乍到的小生命,總是喜歡看著寶寶,不想錯過寶寶的每個第一次。若能在陪伴寶寶的過程中,紀錄下成長的每一刻,那將會是無價的禮物。

It’s my pleasure部落格創站者Jamie,在2020年迎接了比自己生日還重要的一天:歐文的誕生,成為了一名母親。每天看著小寶寶一點一滴地成長,有哪些時刻是讓Jamie感到驚喜萬分的呢?

歐文成長的每一刻,都是Jamie生命中永恆的驚喜
pixsee圖一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擁有產品設計師、攝影師等多重斜槓身份的Jamie,在去年(2020)兒子歐文誕生後,又多了「母親」的身份。看著歐文突飛猛進的成長速度,Jamie每天都有著拆禮物般驚喜的心情,歐文的第一個微笑、第一次會爬、第一個翻身、甚至是牙牙學語的樣子,無時無刻都讓Jamie想紀錄下來。

「以前想拍照時,如果自己掌鏡,照片裡就只有寶寶和家人,不然就是得用手機自拍,很難掌握歐文的表情動態。」本身也是攝影師的Jamie笑著說:「現在用pixsee拍照,我自己就可以入鏡了,而且鏡頭會透過人工智慧自動偵測歐文臉上的表情,幫我一起捕捉,成功拍到歐文表情的機率就變大很多,且鏡頭畫素高達500萬,每一個畫面都清晰可見。」

不僅鏡頭能智慧偵測表情與家人互動,pixsee還內建雙向語音功能,外殼包覆的音響網布讓對話聲音更加清透。Jamie提及第一次使用雙向語音功能呼喚歐文時,歐文辨識出是媽媽的聲音,好奇地瞪大眼睛看著pixsee好一會兒,生動的表情全收錄在pixsee與微軟合作的雲端裡。

產品設計師Jamie的育嬰美學

Jamie即便成為了母親,在嬰幼兒用品選物上仍堅持設計思維與品味。遇上pixsee智慧寶寶攝影機後,Jamie先是被pixsee童趣的外型與北歐色調搭配吸引。「因為曾經身為產品設計師,我喜歡實用性高、互動性強的設計,讓產品更具人性。」使用pixsee寶寶攝影機後,Jamie以獨到的眼光點出pixsee與其他市面上類似商品的差異:

pixsee圖二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1 組裝簡單無障礙

Jamie以使用者的角度組裝pixsee,不需要看說明書,也沒有小零件,不用擔心丟失,一個人組裝也能輕鬆上手,相當符合現代人的使用體驗。

pixsee圖三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2 無毒材質的網布包覆圓角設計

「不同於市面上一般攝影機是以硬質的塑料為主,pixsee整體造型都沒有銳角,顯示產品設計上的用心。」Jamie手指出pixsee的接縫處繼續說:「包含所有的接縫處,全面包覆著一層有厚度的專業音響聲學網布,讓觸感變得柔軟。」

此外,因為是為寶寶設計的用品,pixsee使用的素材皆透過全機歐盟RoHS無毒認證以及最高防火VO等級,讓Jamie在體驗時備感安心。 

pixsee圖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3 榮獲IF Design Award

獲得IF Design Award的pixsee智慧寶寶攝影機,童趣又療癒的外型設計,同時也滿足了Jamie對於育嬰美學的要求。

嬰兒床區域偵測,為寶寶再添一層守護網

pixsee也考量到寶寶的安全照護需求,設計了區域偵測功能,在寶寶一偏離設定好的安全偵測區塊時,立即通知遠端父母的手機並發出警報,降低寶寶摔落的意外風險。「歐文兩個月大時,就會握住嬰兒床邊的立架;會爬之後,常常前一晚入睡時是在床中央,隔天醒來就發現他移到邊緣去,長大速度和行為根本無法事前預測。」

pixsee圖五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有一天,我為了要去把衣服從烘衣機取出來,就暫時把歐文放在我們的床中央,才轉開目光出房間不到兩分鐘,就聽到『碰』的巨大聲響。」講起這起意外的經驗,Jamie聲音仍忍不住哽咽:「我衝回房間,歐文已摔在地板上哇哇大哭。當下真的心絞成一團,怪自己怎麼能讓他離開視線。如果當時已經開始使用pixsee的話,或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意外了。」

受訪當天距離意外發生,雖然已經過了好幾個月,但Jamie眼框還是止不住淚水,顯見歐文摔落的那一刻,已成為Jamie新手媽媽心中的一小塊陰影。也因為如此,當問起Jamie認為pixsee適合哪些性格的爸媽,她想了想後說:「適合無時無刻都擔心著孩子的新手爸媽,pixsee可以幫助爸媽看護寶寶,遠端也可隨時看到寶寶的動態。」

pixsee圖六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除了偵測守護之外,pixsee更做到「哭聲辨識」的功能,為了做到辨識的精準度,pixsee從知名醫學醫院及全球父母反饋搜集200萬筆哭聲數據資料,花費兩年半進行AI訓練分析,主要以聲音的特性做辨識,可辨識寶寶是否肚子餓、想睡覺或不舒服,並透過App告知爸媽,幫助爸媽聽懂寶寶的外星語。

來不及參與的時刻,但願有幫手捕捉孩子成長的精彩
pixsee圖七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相較於現任新手媽媽的Jamie,身為Saydigi.com總編輯的科技選品達人Kisplay,已是兩個上小學女兒的爸爸,在試用pixsee的鏡頭後大感吃驚,他說:「很少看到寶寶攝影機可以做出這麼用心的鏡頭,160度的大廣角,邊緣區域還不會變形。」

當年剛開始當爸爸時,Kisplay曾有衝動想幫兩個女兒個別做一本成長相簿,還特別為了拍女兒的睡臉,去買了一顆價格不菲的定焦鏡,就是因為不想在拍照時開閃燈嚇到女兒。

pixsee圖八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Kisplay專業地分析:「現在pixsee有零光源夜鷹模式的攝錄影功能,感光元件在暗處也能拍出清晰的畫面,鏡頭畫素高達500萬,半夜父母要查看寶寶是否安睡,透過鏡頭就可以確認。」他開玩笑著說:「pixsee早點推出的話,我那顆定焦鏡的錢就可以省了。」 

pixsee圖九
Photo Credit:pixsee

此外,Kisplay對pixsee能偵測哭聲自動播放音樂,也能偵測屋內的濕度和溫度,讓父母評估是否需要開關空調等功能大感貼心,因為要在一台小小的寶寶攝影機內置入這麼多精密的感測零件,實屬不易。Kisplay指出,pixsee由仁寶電腦全程在台製作加上跨國團隊研發,其團隊——BIOSLAB從使用者體驗、工業設計、視覺溝通設計、AI人工智慧、雲端服務、軟體到硬體,擁有豐富的產業經驗,加上與微軟攜手提供雲端資料儲存的服務,讓pixsee在資安防護上,等於做到業界最周全的高規境界。

pixsee圖十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雖然現在兩個女兒都已跨過新生兒階段開始念小學,但Kisplay認為,像pixsee本身的性能,已經突破寶寶攝影機的既定框架,邁向永續性的成長型產品,並非只有新生兒的父母親需要這樣的產品來確保寶寶的安全,更可延伸年限成為居家環境安控監測的一環。雙向語音對話功能,也增添兼與家人遠端溝通的管道,相信pixsee這樣簡單卻充滿用心的設計,會是未來嬰幼兒用品的模範,也為寶寶攝影機的使用彈性,創造更多意想不到的可能性

了解更多:pixsee智慧寶寶攝影機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