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enile A

一輩子都在對抗多數決定的事,陳珊妮:「你們怎麼會覺得少數人不能改變事情?」

一輩子都在對抗多數決定的事,陳珊妮:「你們怎麼會覺得少數人不能改變事情?」 Photo Credit:吹音樂

2018年底公投後,陳珊妮的同溫層氣氛低迷,自己卻仍保持冷靜、照常工作。她解釋,自己從不為多數人決定的事情沮喪,因為自己一輩子都在對抗多數決定的事情、相信少數也有改變的力量。

文字:吹音樂 阿哼|攝影:Yuming

2019年七月,陳珊妮在覺醒音樂祭的主舞台登場。那晚大雨滂沱,她身著黑紗如女王矗立,在演出最後一曲〈你在煩惱些什麼呢?親愛的〉前喧喊,祝福新時代的青年能過得更好。

曲末器樂狂飆,她的聲音卻異常清晰,原本夏宇的詩句段落被抽換成鯨向海的〈這樣斷代〉:「暴雨前的數根青筋/撐住整座街頭的遊行/撂倒我們的人,卻動搖不了的/心:那被以為不復存在的/深淵巨物——/我們都沒有/再可以辜負了」時間恰好在沸沸揚揚的金曲典禮一週後,拿這首詩出來意指何事?她沒明說,文學遮蔭動盪時代裡不只一位受迫者、革命家,像起義的暗語,讀懂的人在雨中手握安全感,或燃起滿腔熱血。

拖不過2019年的專輯
螢幕快照_2019-10-07_下午1_21_03
Photo Credit:陳珊妮

這是陳珊妮擅長的隱喻手法,冷豔與銳利皆是對現實社會的古道熱腸。

暗藏彩蛋的新專輯《Juvenile A》一如是,從引述反烏托邦經典《一九八四》、艾西莫夫的機器預言、科幻巨作《銀翼殺手》到《阿基拉》的龐大概念,《Juvenile A》可謂陳珊妮的21世紀「數位觀察」集大成之作——該主題從與林宥嘉合唱〈如同悲傷被下載了兩次〉發展至《戰神卡爾迪亞》,終在《Juvenile A》醞釀出積極的寓言性。她信心滿滿地說:「這張是我這幾年最好的作品。」

欲理解《Juvenile A》,最好先熟悉喬治歐威爾的小說《一九八四》。寫於1949年的《一九八四》,作者喬治歐威爾虛構了35年後,英國落入黨國極權體制的世界裡。在那兒,人民的生活被英社黨的最高領袖「老大哥」監控,所有的歷史、媒體、真相都遭竄改,只為謀和權力者的需要。

《一九八四》創造了許多諷喻極權控制的專有名詞,譬如曾被Radiohead寫成歌的「2+2=5」。陳珊妮接棒歐威爾,在1984年的35年後,預言起2054年的世界。她說,即使金曲獎工作再忙也不願將專輯拖過今年,即是為了記錄當下;在這個資訊戰已深入巷弄日常的關鍵年代,「我想要紀錄反省的是2019年,我們變成什麼樣子,因為前人在預言,我覺得我們也有責任想一下現在變成什麼樣子。」

從「卡爾迪亞」的ID登出,她登入高踞觀察點的「少年A」小組反而更像戰神:〈你要去哪裡〉瞄準假新聞、〈35〉指出老大哥的監控眼神、〈巴夫洛夫〉以制約實驗諷喻科技成癮、〈漢娜怎麼說〉揭露網路霸凌的恨意......她唱「人類創造歷史再被歷史玩弄」,暗婊當代其實離《一九八四》不遠,歷史循環一圈,當代資本甚至創造了更多花招誘騙我們的信任。

000495430006-copy
Photo Credit:吹音樂
思考音樂的人

與傷心欲絕主唱許正泰合作的〈你要去哪裡〉,MV以「人民被洗腦成喪屍」為主題;她拿麥克風敲擊喪屍,並唱起一連串的問句要聽者警醒。對媒體資訊保持質疑,對偶像崇拜保持距離。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曾以「平庸之惡」闡釋盲目且不假思索的支持,是納粹大屠殺的終極燃料。解決的方法便是透過「思考」來進行判斷,拒絕異化成為屠殺系統的齒輪幫兇。

陳珊妮以〈漢娜怎麼說〉和這位思想巨人對話。面對音樂與文字,她從來不只是生產者,也願自己是不斷思考的哲學家。每每找音樂人合作,總要先讓對方了解歌曲背後的意義,消化自己提供的文本筆記。

擁有音樂知識的哲學家,專輯就是她的有聲理論集。《Juvenile A》談的題目嚴肅,減法思考的編曲製作卻不含糊,從70年代迷幻搖滾到80年代合成器、當代EDM,她巧妙焊接出半世紀的流行音樂綜合體——取樣的真鼓、老辣的電吉他,可以琵琶配京劇花旦嗓(〈玉女穿梭〉),也可以一把木吉他搭饒舌(〈成為一個厲害的普通人〉)——信手捻來皆是融合,能辦到這件事,得歸功於她多年來對類型音樂的紀律消化。

做音樂始,她總會規定自己每半年要聽一種曲風,認清每個年代的聲音與錄音方式。她認為,理解類型脈絡沒有捷徑,以音樂為業者,追本溯源的毅力是必須:「我跟很多人聊以前的音樂,他們的reference都是現在國外在做的復古音樂。我就說,你們要做仿Motown的聲音幹嘛不回去聽Motown?因為Stevie Wonder、Smokey Robinson他們有很多厲害的東西,為什麼不去聽?那些風格是這樣發展出來的,既然你成為專業音樂人,職志就應該做這件事。」

給予機會的人

《Juvenile A》釋出的第一首新歌〈恐怖谷〉談網路修圖之泛濫,審美之單一。歌曲之外,她特別與媒體合作,另開專題讓不一樣的女性音樂人、演員、幕後工作者去談吐自己的美感經歷,期望相關討論能有機會發酵。這首歌交由米奇林編曲,版本一改再改,只因為米奇林非常在意要做好她的歌。畢竟和陳珊妮合作者難免顧慮特別多、難免緊張,她卻笑說:「我沒有刻意要讓他們緊張,我每次幫歌手配唱都要一直講笑話,講到我都燒聲。」

替〈恐怖谷〉錄貝斯的是當今業內首屈一指的樂手甯子達,就連他在錄音時都緊張到彈不下去,陳珊妮起初當他在開玩笑,後來才知道原因:「之前我們去周筆暢演唱會我在機場遇到他,聊天時他突然跟我說,我是第一個找他錄音、進錄音室的製作人。那天我問他緊張個屁阿,他就跟我說,因為你找我錄過很多首歌,但你從來沒有找我錄過你的專輯。因為這首是你的歌,所以我非常重視這首歌。」她解釋,自己的專輯與演出往往喜歡找新生代的音樂人合作,當年的甯子達、如今的米其林皆是;去年答應替大象體操製作單曲,也是希望他們能擁有不一樣的錄音經驗。

金曲後接受媒體訪問,她再三強調跨世代應當合作而非互斥;自己身體力行,所言不假:「我對公部門的事情一點都不感興趣,但是我為什麼會去幫忙金音獎、金曲獎?因為我相信人的互助是可以產生好的結果。我看起來不是一個很勵志的人,但我的確是這樣想。」〈玉女穿梭〉諷刺善用「姿」本討好他人的網美,合作琵琶手鍾玉鳳即是她在2018年的金音獎評審過程聽見的藝術家;而她也為了這首歌,特地向台灣的京劇但角兆欣老師討教花旦嗓。

不問輩份關係的分享,讓才華盡情碰撞本是流行音樂的核心價值,她說,這次合作的音樂人們最後交出來的成果都與她預設的不一樣,過程充滿驚奇與收穫即是證明:「當你知道更多事情並分享出去,你就會再學習到更多更好的、開放的、精神上的東西。你會有獲得。這不是一個侷限,也不會有人搶走你的東西,千萬不要這樣想。」

成為厲害的普通人

多數人大概不記得或不知道,她也曾是在產業裡冷暖自知熬過來的後輩。回想90年代剛出道,唱片宣傳總得排去軍中、校園或綜藝節目唱歌。她是少數帶吉他、不唱卡拉的女歌手,歌很怪,人也不是主流美,常常被主持人叫去後台罵,或在台上被當眾嘲笑。化妝師嫌她妝難畫,造型師嫌她太高幹嘛穿高跟鞋,穿黑衣也被剿不吉利。她記得,當年剛出道,友善的狗老闆沈光遠找當時的大報記者訪她,那記者半推半就,最後氣噗噗到場說這「東西」根本不會賣,我為什麼要來訪這「東西」。

000495430005-copy
Photo Credit:吹音樂

被當物品、被當「東西」,就這麼罵大,讓她相信知識是唯一的武裝,抓到機會就找錄音師學錄音。知識讓她變成製作人,批評讓她擁有抗壓性,當年在《超級偶像》當評審,總決賽所有人哭成一片唯她例外:「主持人利菁還過來說,珊妮老師你真是沒血沒淚。我說有什麼好哭的?」

2018年底公投後,她的同溫層氣氛低迷,自己卻仍保持冷靜、照常工作。她解釋,自己從不為多數人決定的事情沮喪,因為自己一輩子都在對抗多數決定的事情、相信少數也有改變的力量。她提同志運動佐證:「我是從第一年參加同志熱線晚會,那時候在一個台大的教室而已,你們怎麼會覺得少數人不能改變事情?現在走在凱道上的人是多少啊,大家多開心啊,不要看輕自己能帶來的影響力。」

2019跨年,她在社群上做了交換故事的活動,開放網友投稿,再把這些故事寫成了這首〈成為一個厲害的普通人〉。歌詞「帶走了他最愛的創作歌手」悼念盧凱彤,「有人正逃離該死的家」觸及家暴,「與七百萬人逆向而來的惡寒交手」暗喻公投結果......最大的驚喜自然是找了饒舌歌手呂士軒合作。

2017年,呂士軒推出代表作〈孬種走了〉與〈超人回來了〉,描述自己小時候因為外型瘦弱被霸凌,長大後漸漸走出恐懼、長出自信的經歷,令她特別感動。她說,在寫歌時她就知道,這首歌一定要找呂士軒合作,因為他就是那位嘗試改變的少數,那位厲害的普通人。

雖然流行音樂不喜歡我

此趟宣傳自己走,沒有助理跟,創作放諸今日標準依然出奇。真要論「獨立音樂」,她從產製到風格肯定都符合定義,然而當《超級偶像》評審、幫主流歌手製作似又讓她走入獨立與流行的無間道。

若是巨人,肯定是奇行種,若是念能力者,肯定是特質系。奇行種的視野更清晰,看穿獨立與主流二分的偽戰場,前一年金曲喊「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給了所有美學革命者語言的力量,不再是外顯的誰征服誰,而是內在的重新定義,能溫柔革命只因為對音樂有愛:「雖然流行音樂不喜歡我,但我很喜歡流行音樂。」

事實上她這幾年事業仍是苦撐,做音樂、拍MV、辦演出的錢全部從戶頭領,一度累到想退休,結果靈感來了,打開電腦又生出一張專輯,好像天生要吃這行飯:「這件事情很難啟齒,但大家不是很愛問你靈感哪裡來?要怎麼醞釀寫一首歌?沒有噎,我其實電腦打開就可以寫。」

000495430001
Photo Credit:吹音樂

對她來說,難的往往是後續的宣傳與包裝。去年她才應許網管請求開了Instagram帳號,心裡卻想說:「我人生最大心願就是把所有社群平台都關掉,因為我根本不喜歡那些東西,也根本不關心上面發生的事。我覺得很煩啊,要一直去發文什麼的。」你有規定自己每天要發文?「要阿,因為如果都不做,就會跟世界失去聯繫,就沒法釋出作品了。」

諷喻數位現象者也為數位困擾,因為數位並不虛擬,早已緊密現實市場。十月Legacy專場,她用超乎中型場館的規格製作,票卻推得辛苦,每次辦表演都在想,「這應該會是最後一場了吧?」她冷靜分析,自己總在做新的東西,吸引到年輕歌迷,儘管資深歌迷還在,會買實體唱片,但他們未必有體力再站兩小時,還要跟年輕歌迷擠來擠去。

不如為他們排個椅子吧?她殺出自己的堅持,聽起來實在很帥:「我不要,誰要排椅子阿?我是會去看Rammstein演唱會站第一排看噴火的人,你叫我排椅子?把我殺了算了!我覺得是思維的問題,老娘穿高跟鞋都可以跟你在那邊唱兩、三個小時!」

本文經Blow吹音樂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Blow 吹音樂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

更多此作者文章

放過你的角膜,讓眼睛好好呼吸吧——隱形眼鏡的挑選之道

放過你的角膜,讓眼睛好好呼吸吧——隱形眼鏡的挑選之道 Photo Credit:Hubble on Unsplash

根據調查,超過6成隱形眼鏡使用者配戴達8小時以上。如此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的習慣,若沒有選擇高透氧的隱形眼鏡材質,角膜恐怕會窒息發紅,甚至引發角膜炎等病症。

人類的眼睛就像照相機,而在眼球最前端、擔任相機鏡頭角色的,就是「角膜」。由於角膜本身需靠著直接與空氣接觸來獲得氧氣,如果太長期/長時間配戴材質不適當的隱形眼鏡,角膜容易缺氧,其邊緣便會長出新生的血管,使眼球看起來佈滿血絲。

因此,維持足夠氧氣絕對是正確配戴隱形眼鏡的首要步驟。

若角膜長時間缺氧,不僅會導致血管增生、內皮細胞受損,更有可能增加細菌黏附風險,造成角膜發炎。角膜炎對視力的影響非同小可,萬一不慎感染,眼睛會疼痛發紅,甚至畏光、流眼淚、視力模糊;嚴重者甚至須進一步藉由角膜手術來改善。

因此,正確配戴隱形眼鏡、優先挑選高透氧材質的隱形眼鏡,讓角膜擁有好的呼吸空間,是維持眼睛健康的至要關鍵。

選錯隱形眼鏡,恐減少角膜壽命、影響視力

根據Pollster線上市調的統計資料,隱形眼鏡的使用者平均配戴9.6年;而有超過6成的使用者,一天配戴隱形眼鏡的時間達8小時以上。如此長期、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的習慣,若沒有選擇合適的隱形眼鏡材質來輔助,很容易使眼睛「窒息」發紅,進而引發角膜炎等病症,並影響視力。

cooper-0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隱形眼鏡材質與眼睛健康息息相關,卻仍有36.2%的使用者不知道自己的配戴材質為何,使眼球籠罩在未知的健康風險中。

cooper-0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且根據資料顯示,目前大多數消費者仍是以「配戴的感覺」作為選擇隱形眼鏡的指標。那麼,到底該如何滿足多數使用者的長時間配戴需求,並且兼顧舒適度?這終究要從隱形眼鏡的「材質」說起。

隱形眼鏡大躍進,透氧、保水、舒適、清晰度皆提升

隨著科技技術進步,隱形眼鏡的品質有很大的提升。挑選隱形眼鏡時,首先應關注四個指標,分別是:透氧值、含水量、模數、材質。其中,「材質」是最能夠直接影響其他三個指標的關鍵因素。

cooper-0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所謂的透氧值,顧名思義就是透氣的指標;基本上透氧值35以上即可滿足短暫的日戴需求(若配戴超過8小時則需要透氧值更高的隱形眼鏡)。而含水量的數值愈高,就表示愈能鎖住眼內的水分,讓眼睛保持濕潤;只是當鎖水力愈高,透氧值也愈低,以防眼球水份被蒸發。模數則是指「彈性模數」,其數值愈低,愈柔軟好配戴。

以台灣市場最常見的兩種材質——「水膠、矽水膠」來看,水膠鏡片較為柔軟,但透氧值較低。以單日超過8小時的配戴需求來說,至少要透氧值大於87的鏡片;而矽水膠鏡片的透氧值至多可高達160,比一般透氧值20~30的水膠鏡片要高上許多。

對於大多數隱形眼鏡使用者來說,在長期/長時間的配戴需求下,高透氧的矽水膠鏡片會是對眼睛較好的選擇。目前最新一代的矽水膠鏡片技術,已經可以讓使用者長時間地舒服配戴。這也是為什麼,在技術的推陳出新下,目前先進國家隱形眼鏡的配戴趨勢以「矽水膠材質」為主。

影片來源:理科太太YouTube頻道 

諮詢專業驗光師,到店驗光試戴有保障

有趣的是,許多人購買隱形眼鏡時不像配傳統眼鏡那樣嚴謹,多憑「感覺」信手拈來,等於任由活生生、血淋淋的肉眼去實驗各種隱形眼鏡。

這樣的現象可不是胡說,根據調查發現,近3成(28.7%)受訪者並不知道首次配戴隱形眼鏡需要先由眼科醫師或驗光師進行「驗配」,甚至有38.6%的受訪者表示,目前配戴的隱形眼鏡度數是以過往的眼鏡度數推估而來,顯然正確的驗配觀念仍有待宣導。

cooper-0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事實上,第一次配戴隱形眼鏡,都需要經過專業驗光師驗配,且最好到店內試戴。在驗光師的協助下,不僅可以擁有最符合度數需求的隱形眼鏡,也能確切配合使用習慣,購買到最合適的鏡片材質。

特別注意的是,隱形眼鏡度數並非固定不變,因此定期驗光、調整度數,是不可忽略的保健工作。而為了避免隱形眼鏡造成乾澀、眼紅等不舒服症狀,甚至引發角膜炎等病症,選擇透氧率高的矽水膠隱形眼鏡,才是愛護雙眼的聰明選擇。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