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ph Beuys

「藝術應該被感受,而不是強求理解」向一隻死兔子解釋繪畫的約瑟夫博伊斯

「藝術應該被感受,而不是強求理解」向一隻死兔子解釋繪畫的約瑟夫博伊斯 Photo Credit:Joseph Beuys,來源:WikiArt

博伊斯曾表示:藝術要生存,唯有向上與神和天使、向下與動物和土地連結為一體。

文字:七本音

記得有陣子網路上有一串照片,標題是「訊息量大到無法理解」,那些照片妙不可言,意味不明卻又令人腦袋深處發癢,引起鄉民們熱烈迴響。

我在看著約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的作品時,也有類似感受,只是氣味嚴肅得多。

博伊斯可以說是二戰後德國最難以常識理解的藝術家,他的創作各色各樣,從雕塑、裝置、繪畫到行為藝術等等,創作觀念晦澀深刻、充滿象徵又同時具有震撼力,引人反覆地討論與研究剖析。

以他著名的行為藝術作品《如何向一隻死兔子解釋繪畫》(How to Explain Pictures to a Dead Hare, 1965)來說,乍看實在不明就裡。觀眾們先是透過房間窗戶觀看,只見博伊斯坐在椅子上,神情肅穆,整顆頭塗滿了蜂蜜和金粉,左腳鞋底是毛氈,右腳鞋底是鋼片,懷裡抱著一隻野兔屍體,嘴裡喃喃細語,房間牆上掛滿畫作,就這樣持續了三小時;而當門一打開,觀眾進入房間後,博伊斯倒是轉身背對大家一語不發。

關於這件作品的解釋紛云,比如左腳可能是情感、右腳是理智,頭上的蜂蜜金粉可能是生命,兔子是重生等等。然而博伊斯或許並不想作品被這樣分析,他承認這件作品想提醒人類的局限性:世間萬物、整個大自然有著人類無法回答的神秘,那神秘深植於人性中,人們卻以理性切斷了。但說到底,「藝術應該被感受,而不是在學術、邏輯上強求理解」。

博伊斯曾表示:藝術要生存,唯有向上與神和天使、向下與動物和土地連結為一體。博伊斯體認到這一切都是生命,也都是恩賜,同時使人類有責保護自然,與萬物達成和諧共存。

他有許多作品都在傳達這樣的反省和使命,例如計畫以五年時間持續進行完成的《7000棵橡樹》(7000 Eichen, 1982-1987),作品副標是「以城市造林代替城市管理」,邀請人們在市內各個角落植樹,直到達到7000棵,屆時就完成了這個「雕塑」作品——這是人們共同「雕塑」出來的綠化城市。

博伊斯的另個重要創作觀念就是「用藝術來『雕塑』人與社會」。這整個世界包括自己就是作品,所有參與其中的人都是雕塑家,每個我們自己與他人、社會、世界產生對話和聯繫的時刻,都在創作。

此外,博伊斯的自然神秘信仰使他有個「巫師」的綽號,但他同時是個企圖以藝術革命的社會運動家,時常痛心於人們放縱傲慢,沈溺在文明科技的虛幻裡,失去心靈的方向。博伊斯如果見到每天滑手機的我,或許會問:請問,你如何跟死兔子解釋繪畫呢?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Kaiak 城市美學新態度

帶領你發掘城市中的美學事物,建立你的藝術態度,鼓勵你放縱自己的感性在生活中,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