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o The Wild

{ 現正輸入中... }為了寫出《阿拉斯加之死》配樂,Pearl Jam主唱與西恩潘一起划了100英里的獨木舟

{ 現正輸入中... }為了寫出《阿拉斯加之死》配樂,Pearl Jam主唱與西恩潘一起划了100英里的獨木舟 Photo Credit:Into the Wild

{ 現正輸入中... }是every little d在2019年新開闢的連載專欄,邀請各行各業insider分享他們的工作靈感與日常觀察。 連載作者#05 Booksweet Tsai:除了故事、畫面、與導演的運鏡功力外,配樂也是經典電影中讓人印象深刻的一環。身兼記者、編輯與寫手的她從音樂人口中蒐集來各種有趣的奇聞軼事,並紀錄下那些不為人知的幕後秘密。

每個走入高山荒野的人都有他的過去,流浪者才不在乎時間與方向,就連故鄉、名姓都大可拋棄。他們不斷探問:「如果只是存在,這世界能有我的位置嗎?」在被淹沒之前,難免打包沈重的茫然、憤懣與不解獨自出走,那種不告而別近似亡命之徒,只是逃離的不單是世人的壓迫與羈絆,浪人們更想殲滅的,其實是自己。

90年代強克拉庫爾(Jon Krakauer)出版《阿拉斯加之死》(Into the Wild),以報導文學形式揭露24歲少年克里斯麥肯迪尼斯(Chris McCandless)餓死荒野前的危險心靈,其中涵蓋自我追尋、家庭暴力、青年壯遊等議題,故事深深觸動社會大眾,也刺激西恩潘(Sean Penn)在2007年改編成同名電影,並邀請好友珍珠果醬(Pearl Jam)主唱艾迪維達(Eddie Vedder)創作電影配樂。他認為,無論歡喜憂愁,維達熱情澎湃的演唱最能表現這個年輕美國人的土地情懷與內心感受,再沒有比他更富洶湧情感的歌聲了。

螢幕快照_2019-10-01_下午5_23_41
Photo Credit:Into the Wild,來源:IMDb

為了拍片,電影團隊實際經歷一場大冒險

「電影很美,我哭了,拍得超棒!我不知道他還需要我幹嘛?」艾迪維達看完書後,某天西恩潘帶著將近完成的電影到他家播放,兩人一起坐在地上看《阿拉斯加之死》,艾迪維達對整部片的呈現都感動到無以復加,他慶幸是西恩潘拍了這部片,才能忠實呈現克里斯的心境與遭遇,並且不受商業化或瑣碎化影響藝術表現,兩人可說是惺惺相惜。

談起出走,艾迪維達說其實突破比想像中還要容易,機會一直都在那裡。電影首映前幾週,他與西恩潘一起划了100英里的獨木舟穿越大峽谷,河流嚮導布萊恩迪爾克(Brian Dierker)還受邀在片中扮演雷尼(Rainey)。為了拍片,電影團隊實際經歷一場大冒險,就像克里斯當初走過的路一樣。

螢幕快照_2019-10-01_下午5_26_05
Photo Credit:Into the Wild,來源:IMDb

原聲帶也是首張個人專輯 

艾迪維達用一個月時間創作《阿拉斯加之死》配樂,電影原聲帶同時也是他的首張個人專輯,收錄的11首歌有9首是他的原創曲,此外還有與龐克搖滾團Sleater-Kinney主唱Corin Tucker聯手翻唱加拿大歌手Gordon Peterson在1989年推出的作品〈Hard Sun〉,以及翻唱愛爾蘭裔歌手Jerry Hannan的〈Society〉。運用的音色以斑鳩琴、曼陀林、簧風琴等樸質調性為主,繁複者則如〈Setting Forth〉響亮的12弦吉他、〈Hard Sun〉中的部落鼓聲,整體展現情緒濃烈的民謠與藍調搖滾氣味。

搖滾漢子形容創作配樂「就像把我頭上的火花抓到火上」,儘管限制多,比起為樂團寫歌卻相對容易。他先完成25分鐘的音樂,西恩潘馬上採用兩個片段,並要求好哥兒們再多寫幾首以便完整鋪排主人翁心境。開始錄音時,他原本設想再多找些「真正的音樂家」賦予其血肉,幾經考量後作罷,因為「其中包含一些不該向人解釋的東西,不只是特定片段,還有方向、意義,以及管他是啥的歌的靈魂。你只需抓住貝斯,做就對了!」

「我年輕時的痛苦經歷,恰好讓我勝任這個工作。」

喜好衝浪的艾迪維達不僅和克里斯同樣熱愛冒險,其實也有段類似的戲劇化家庭背景。克里斯在18歲時發現父親沃特(Walt)早在與他母親結婚前就已經成婚,在他出生後,甚至還和第一任妻子生下另一個孩子;而艾迪維達在17歲時發現他認知的父親,其實是他的繼父,他的生父早在多年前就過世了,Pearl Jam歌曲〈Alive〉就是以此為背景,也因此頗能對克里斯多刺的理想主義感同身受,並根據自己的經驗用音樂詮釋其內心獨白。「我年輕時的痛苦經歷,恰好讓我勝任這個工作。」

電影在2007年上映時,艾迪維達的女兒年僅三歲,身為人父,他又是如何看待孩子拋棄家人這件事?「我想家長可以從中學到很多,如果他們還沒做錯任何事,將會產生深遠的影響。要陪伴孩子長大又不傷害到他們,很難。無論你多出色,到了某個階段,你的孩子都必須建立自己的獨立性,也會覺得爸爸媽媽都不酷了,只想建立自我,這就是青春期,無論如何他們都會走過這階段。不過我認為這是個有趣的時期,我反省過自己(竊笑),這也是個麻煩的時期。你是強迫自己的孩子專注正在發生的事,還是讓他們在外頭活出自己的生命?我希望我的孩子是堅強的行動主義者,那會最讓我驕傲!」

而倡導自由主義的艾迪維達,至今仍持續創作批判政府、談論時代的歌曲。

​​

人年紀越大越容易覺得許多事來不及或沒機會去做,年輕時,我們將梭羅、傑克倫敦、托爾斯泰奉為最高精神指標,那個純粹自由、自然和美善的世界其實從來都不遙遠,記得電影中的老皮匠法蘭茲隆恩(Ron Franz)的語重心長嗎?他與克里斯一起攀上陡峭的土丘,眼神飄向遠方說:

「我知道你不太信神,但有某種更大的東西是我們大家都可以珍惜的,而且聽起來你並不介意把那東西稱之為上帝。但當你能夠原諒,你就能去愛,當你去愛,上帝的光就會照耀你。」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Booksweet Tsai

記者、寫手、編輯,最常聽設計師和音樂人說故事,還可以再勤勞一點。

更多此作者文章

潔淨智慧設計-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分離淨水和污水,才是真的乾淨

潔淨智慧設計-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分離淨水和污水,才是真的乾淨

好神拖的發明或許讓你再也不需用手擰乾拖把,但SWOL拖把不僅外觀更具質感,自動分離汙水的設計,遠比單純甩乾拖把還來得乾淨。

又到了歲末年終大掃除的時候,相信每個人的家中都有拖把,可是你知道一般市售拖把只有一個水箱其實是不夠的嗎?

如果只有一個水箱,在反覆浸泡、沖洗的過程中,拖把會重複接觸到使用過的髒水,使細菌快速孳生,地板也會因此越拖越髒。

最近在 flyingV 有一款正在進行募資的《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因為擁有多項貼心設計,恰好能解決一般拖把不夠乾淨的問題,讓你做起家事能更優雅便利。

#1 雙水箱設計,髒水、淨水分開裝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獨創兩個水箱的設計,其中一個水箱可以裝置淨水,使用後的汙水則會排至另一個水箱,如此一來便可以輕鬆分離使用前後的用水,確保拖地時的每一次沾水只會用到淨水,解決傳統拖把反覆在髒水中浸泡的問題。

1
#2 不只甩乾!更能刷洗

除了雙水箱以外,《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還打造了「獨家高壓噴頭」,噴頭上更配有「清潔毛刷」的設計。高壓水柱噴頭可以強力沖刷大型髒汙,如毛髮、食物碎屑,清潔毛刷則如同為拖把刷牙一般,能夠進行更仔細與深層的刷洗,除去肉眼不可見的細菌與微塵。

2
#3 用水只需一罐寶特瓶!省水又省力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在整體容量設計上為2公升左右,約為一瓶大罐礦泉水的水量,即便是單手也能輕鬆提起,比起傳統拖把需要5至7公升的用水來得環保許多。《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雖說小巧,在使用上卻不需要擔心水量不足而產生不斷更換用水的問題,因為《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的水磊系統是採用「水車帶水系統」原理設計而成的,所以拖把能均勻沾附等量淨水,解決傳統拖把因為過濕而無法有效用水的問題。

3
#4 外觀簡約時尚,點綴家居佈置

最後,在外觀方面,《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採用白色簡潔設計,比多數市售拖把都來得好看,而且整體造型小巧輕盈,拖把桿也可以自由伸縮,十分好收納,沒有使用的時候,放在家中一隅也不會顯得突兀。

4

綜觀上述而言,《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的獨樹一格的聰穎設計以及簡潔美型的外觀都遠勝於一般拖把,非常值得入手,從此與惱人難用的舊拖把說掰掰。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現在正於flyingV熱烈募資中,加入SWOL社團參與10入組的揪團方案,可以省下超過300元,比一般募資價更優惠,歡迎點此加入社團

>前往購買頁面:​https://pse.is/SWOL

>SWOL揪團社團: https://pse.is/SWOLGROUP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