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is Under Control

每個隧道的盡頭都有光:岑寧兒邀魏如萱擔任嘉賓,以〈天色很暗〉追憶盧凱彤

每個隧道的盡頭都有光:岑寧兒邀魏如萱擔任嘉賓,以〈天色很暗〉追憶盧凱彤 Photo Credit:Yoyo Sham 岑寧兒

以「一天」為時間軸的演唱會,概念完整,舞台垂吊著巨大的素白布幕,搭配簡潔燈光呈現日出、日落等畫面;在代表晨間忙碌的〈Boarding Soon〉唱畢後,岑寧兒暗示演唱會即將進入寧靜的「夜晚」橋段,盼望大家聚精會神,注意那些陽光下不會不注意到的微弱光芒。

文字:吹音樂 阿哼

Yoyo岑寧兒甫於9月21日舉辦「Nothing is Under Control 2019 台北場」,與專輯共同製作人甯子達領隊的樂團一同上台演出25首曲目,並邀請魏如萱與謝震廷擔任嘉賓,令人驚喜。

「Nothing is Under Control」專輯演唱會以日常的「一天」為概念,順著時間推移,從晨間早點的〈咖啡冒泡〉、〈Scrambled Eggs〉,唱到昏黃夜間的〈Maybe It’s For The Best〉、〈月亮見〉,細膩的影像與編曲安排,去年在香港演出時即獲好評。這次的台北場作為壓軸場,岑寧兒幹勁十足,粵語、中文與英文切換自如,聲嗓依舊悠遊自在,在表演〈戒口〉時便和聲布蘭迪Brandy交換麥克風,展現Doo-wop唱功實力。

46520278_1977322138981246_43779606240978
Photo Credit:Yoyo Sham 岑寧兒

以「一天」為時間軸的演唱會,概念完整,舞台垂吊著巨大的素白布幕,搭配簡潔燈光呈現日出、日落等畫面;在代表晨間忙碌的〈Boarding Soon〉唱畢後,她暗示演唱會即將進入寧靜的「夜晚」橋段,盼望大家聚精會神,注意那些陽光下不會不注意到的微弱光芒。

微弱的光芒可能是自己內在的星光,也可能是能照亮別人的螢光。〈Glow〉之後,第一位嘉賓謝震廷背著吉他、悄悄上台,唱起他的代表作〈燈光〉,岑寧兒則在旁為他和聲。兩人回憶起2016年共同入圍金曲最佳新人,第二張專輯也都相隔三年才發的巧合;彩排時,謝震廷本來沒打算要說太多話,正式上台後卻有感而發,他提到自己在後台看到等等Yoyo要唱的歌詞,不禁想說:「活著很辛苦,但大家還是要好好活著,因為只有好好活著才是推翻一切不幸的籌碼。我們沒辦法做24小時開朗的太陽,但是我們可以做彼此心裡的燈光。」

71102735_2459082807471841_55781161131468
Photo Credit:Yoyo Sham 岑寧兒

描述半夢半醒間的〈月亮見〉後,布幕上打出「Good Night, My Dear」,接著樂手們暫時離場,留下岑寧兒與一軌盧凱彤編錄的木吉他,緩緩唱出兩人的合作曲〈空隙〉。自制力十足的岑寧兒,唱到這首歌時仍不免激動,忍住眼淚、顫巍巍地唱著副歌;現場氣氛令人動容,沒想到背景又投出第二位嘉賓魏如萱的剪影,兩人接續合唱起盧凱彤的〈天色很暗〉,讓現場哭成一片。

透過〈天色很暗〉紀念共同摯友盧凱彤,魏如萱在台上吐露心聲:「我到現在都還沒有辦法把這件事情放下或是釋懷,但我覺得沒有關係......」,魏如萱說自己正是因為盧凱彤才認識Yoyo,所以每次遇見Yoyo都會想起許多事情。在送離魏如萱前,岑寧兒窩心地說:「放不下的,我們就一起帶著。」並接連唱起〈剎那的烏托邦〉、〈盡力呼吸〉、〈 一秒〉、〈You & I〉四首,關於生死離別的歌曲,最後再以企盼希望、祝福的〈信望愛〉與〈Edelweiss〉作結。

岑寧兒以〈追光者〉打開知名度,她的音樂旅程也好似在逐光。「Nothing is Under Control」演唱會便是一次追光的旅途,有敞亮白天的日光,也有夜晚陪伴的燈光與星光。作為一位「非常喜歡唱歌」的女孩,她認真感謝所有願意來現場聽她的樂迷,不論是很早就認識她的人,或者因為〈追光者〉而對她好奇的新朋友。她在台上寓意挫折時仍要勇往直前,因為每個隧道的盡頭都有光,勉勵自己,也祝福大家。

演唱會尾聲,黑夜過去、黎明乍現,必備安可曲〈追光者〉後,她揹上吉他、自彈自唱首張專輯的開場曲〈明天開始〉,並在觀眾熱情的歡呼下,返場清唱Nat King Cole的名曲〈Smile〉,願所有人在世事無常的日子裡,都能保持微笑、豐富自己的生命。

本文經Blow吹音樂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Blow 吹音樂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