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Eat

想吃正統的英式早餐,往大叔最多的小店裡擠就對了

想吃正統的英式早餐,往大叔最多的小店裡擠就對了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真正貼地氣的英式早餐不會是旅遊書上推薦、精美鋪著白方巾的那種店。在倫敦要吃英式早餐,得去Waterloo或London Bridge附近那種看起來髒兮兮又充滿大叔的店,作為倫敦運輸重要樞紐,卡車司機們總是在那吃飽才上路,那裡永遠都有大份到讓人飽上三餐的英式早餐。

「我現在要說的話乍聽之下有點種族歧視,但妳知道英國人怎麼辨別這家移民餐廳好不好吃嗎?看裡面有色人種的比例是不是佔70%。」

我們站在南倫敦最好吃的麻辣香鍋店外,店深處隱隱約約傳來國語金曲的樂聲和大合唱「愛、像、龍捲風⋯⋯」,我有點懵,要不是旁邊暗金色短髮綠棕色眼瞳的倫敦人C在我旁邊吱吱咋咋地隔著玻璃對別人桌上的菜品頭論足,我還真當自己不是站在「Crystal China味緣」外,而是回到台灣。

4564577477
Photo Credit:Crystal China 味緣

我們都知道當一個英國人口口聲聲宣稱自己能吃辣十之八九是謊言,他們只是吃了幾口泛亞洲菜中的韓式炸雞就誤以為自己懂辣。無知。我們總愛帶著他們往真正亞洲小館鑽,尤其是乾鍋或麻辣燙店,看他們與成碗的辣椒大眼瞪小眼,狂灌開水並隔天傳來落落長訊息抱怨在廁所住了整晚,才真正完成了吃辣的成年禮。

但C可不是這種人,他天賦絕倫地愛著辣、並可以面不改色地在碗裡撒下墨西哥魔鬼椒粉。我們南征北討了許多辣勁十足的移民菜餐廳,同時也為了我的胃著想吃了點不辣的。

這篇文章想聊聊對當地人來說何謂「正統」的倫敦料理?而在這個號稱美食沙漠的城市,人們又該怎麼活下去?

shutterstock_1332178535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東倫敦人引以為傲的「俄式鰻魚凍」

到底什麼是英國料理?C皺著眉想想,掐指一數列出PUB Food、英式早餐和Sunday Roast為參考,再細一點,東倫敦還以派與薯泥、鰻魚凍這兩種在地食物自豪。英國人愛吃派已被講到爛,我們姑且隱去不談,而這裡的鰻魚凍可絕非熬煮鎮日的俄式鰻魚凍(Zalivnoe)。

我在塔林吃到斯拉夫人做的Zalivnoe,細膩動人。通常海鮮冷食都不免有種腥味,可是塔林的那道菜卻相當清爽,彈力十足的鰻魚膠質在嘴中顫動,滋味絕佳,配著啤酒冰涼解暑。東倫敦的「Jellied Eel」卻非如此,淡而無趣非得加醋不可,聞起來也有點臭,實在不可取。早年中國書中曾提及英國人愛吃蛇,無非就是這些曾在泰晤士河巡遊的鰻魚了。

成為英國fine dining代表的印度菜

說到東倫敦,無非得談談印度菜。作為印度與孟加拉移民大區,經過紅磚巷時每雙手都向你招呼著來吃吃看,每家餐廳都掛著Tripadvisor年度評選第一,跟台北的牛肉麵店差不多個樣。東倫敦最具盛名的餐廳莫過改良印度菜「Dishoom」,連開數家分店都紅得發紫,倫敦人排隊排得老長,我嫌他們羊肉烤得乾澀,每次去都只顧著點黑豆泥配炸秋葵。

要吃印度菜,我還是會忍不住想往「Cinnamon Club」走。座落在國會旁的the Cinnamon Club原址為圖書館,內裝仍保留其原始建築特色。菜色風味層層疊加,每口咬下香料都在嘴裡迸出新滋味,完全顛覆我腦中對於印度菜粗獷的既定印象。如果說Dishoom是孟買殖民風情的hipster場所,這間就是融合印度菜如何華麗轉身成英國fine dining的代表。

70776439_2528126543934232_11112794086703
Photo Credit:Cinnamon Club

另外讓我迷戀的移民餐廳還有「Berber & Q - Shawarma Bar」,位於雅痞市集Exmouth Market內,往來無俗人,隔壁桌的法國太太忙著擦嘴和推薦我們務必一試烤花椰菜,好吃死了,烤得微焦的花椰菜淋上酸奶醬、芫荽、堅果和無花果子;還有鷹嘴豆泥hummus,我生平沒看過如此浮誇的款式,平常的hummus雖然一團慘米色但還是好吃不已,Berber & Q - Shawarma Bar非要連視覺都征服你,五種不同香料在其中,吃時才自己混合,無論是眼睛和嘴都飽餐一頓的好。可惜這家店也偏貴,如果想吃道地又便宜的中東菜,我建議往Edgware Road走,整條街阿拉伯文招牌,一到了晚上就水煙與肉香瀰漫,活脫是個人間天堂。

世界的土耳其烤肉

至於烤肉,英國人常愛誇耀「Sunday Roast」,此英國獨有的風俗為早年宗教興盛的遺緒,週日人們做完禮拜後回家,與家人盡情享用鹹香的約克夏布丁、烤馬鈴薯、抱子甘藍、紅蘿蔔、防風根、豌豆等蔬菜隨意,通通浸泡在肉汁中,與烤雞鴨牛羊其一的主菜一起端上桌。無論英格蘭或愛爾蘭人,都一本正經地與我說著這食物對於家庭建構的重要性,但我想到烤肉只能心繫土耳其烤肉。

Sunday Roast的確是英式食物中的極品,可惜土耳其烤肉是世界的。大塊大塊的羊肉與雞肉串在鋼架上烤個盡興,端上來時無論是附著Pide餅或是薑黃飯都無所謂,反正這份量大到我從沒吃完過。總是一口充滿香料的肉配著烤蕃茄、茄子與椒類,吃不下了再喝點鹹優格或土耳其紅茶消化,然而土耳其人對於份量的算法總是跟人不一樣,說好的兩人份其實六個人吃都嫌多,我們不能相信土耳其人,不能。便宜又美味的土耳其菜到處開,北倫敦的Green Lanes雖然遠得要命,但長長一條街的土耳其餐館讓人目不暇給,隨便挑一家吧,你都不會失望的。

shutterstock_1222057117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想吃到正統英國早餐?擠進充滿大叔的店就對了

你說我和C談了半天沒說到「正統」倫敦菜,這問題我也問過他,C一臉斜睨地說台灣人真是大驚小怪,這些移民千里迢迢來英國,在這深耕多年開花結果,怎麼能因血統就說這些移民菜不是拓張並完整了倫敦菜的面貌?

如果這麼想吃倫敦菜,我們就往交通繁忙的地方去吧。如同台南人每天喝牛肉湯當早餐是都市傳言,大部分英國人也不會每天都吃英式早餐,而真正貼地氣的英式早餐也不是旅遊書上推薦、精美鋪著白方巾BBC影集還去取景的那種店。在倫敦要吃英式早餐,得去Waterloo或London Bridge附近那種看起來髒兮兮又充滿大叔的店,作為倫敦運輸重要樞紐,卡車司機們總是在那吃飽才上路,或者到高速公路入口,那裡永遠都有大份到讓人飽上三餐的英式早餐。

shutterstock_1252700917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一頓英式早餐的基本構成是抹了奶油的烤土司、煎的油亮的荷包蛋或炒蛋、肥滋滋的香腸和培根、地獄來的蕃茄口味焗豆、和欺騙自己吃得很健康的烤蕃茄或炒蘑菇,偶爾還會有薯條。該如何吃英式早餐呢?C提供了一個不算正統但頗為流行的吃法,將盤中食物切成小塊串上叉子,順序無所謂但最後一個必是沾滿焗豆湯汁的吐司當底,「為了穩固結構。」C說。

切記,在這個過程中,吐司絕對不能吃完——要留點來清理盤中狼籍的蛋汁、油漬與番茄焗豆,再將吸飽汁液的吐司塞進嘴裡,配上加了一兩滴牛奶的英式早餐茶,備足精力面對新的一天。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Elanor Wang

Felix culpa,拉丁文,愉悅的墮落。曾就讀SOAS藝術史碩士班,現為藝術產業從業者,試圖以偏狹的觀點、醉倒的姿態紀錄城市。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