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kioka Yoshitoshi

以繪製謀殺的血腥畫面出名,絕佳之作卻是美人畫的浮世繪師——月岡芳年

29 Sep, 2019
以繪製謀殺的血腥畫面出名,絕佳之作卻是美人畫的浮世繪師——月岡芳年 Photo Credit: Public [email protected]

浮世繪的喜好者一提起「無殘繪」,幾乎一定會想起月岡芳年的血腥作品。但是他的絕佳之作,卻是美人畫〈月百姿〉系列。

月岡芳年(Tsukioka Yoshitoshi)是誰呢?這位浮世繪畫家,畫功說得上是「神異」,也可以說是「魔異」。他是以繪畫武鬥與謀殺的血腥畫面出名的,這種畫後來叫「無殘繪」。浮世繪的喜好者一提起「無殘繪」,幾乎一定會想起月岡芳年的血腥作品。但是他的絕佳之作,卻是美人畫〈月百姿〉系列。

月岡芳年不怕攝影新技術,不怕西風東漸,竟能將攝影照片中特有的細緻顏色變化、西洋銅版畫的技巧,以及傳統能劇的文學內涵,融入在〈月百姿〉裏。說這些畫作是「神異」佳作,絕不誇張。

但最令人感到驚訝的是,月岡芳年繪畫〈月百姿〉系列令畫功更上一層樓之後,居然以這種高超的技巧,畫鬼怪魑魅,畫魔怪殺人,製出一系列美得令人雞皮疙瘩心慌慌的鬼魔怪畫。

Mori_Bōmaru
Photo Credit: Public [email protected]
〈魁題百撰相 森坊丸〉

在19世紀中末期,日本明治維新,引入大量西洋技術,令日本傳統的浮世繪,只有大報刊才有財力出版。但是報刊在當時也漸漸改用攝影照片和西洋畫,浮世繪因此成為那個世紀末最後的華麗版畫了。

在那半個世紀,傳統浮世繪既受官府的壓抑,又受報刊銷量的制肘,畫家有很多東西也是不得畫的。在如此逆境中,依然堅持繪畫浮世繪的人,必然毅力驚人,桀驁不馴。月岡芳年,就是那個世紀末的著名奇才。

製作浮世繪,比繪製山水畫遠遠複雜。畫中有多少色彩,就要刻出多少塊印板,逐一上色印在紙上,所以畫師要畫的稿圖,當然不止一張。刻出16、7塊印刷板,在同一張紙上印刷邊線和16種顏色,製成一幅浮世繪圖,對當時的畫師和雕刻師傅來說,只是「小菜一碟」。

  • 浮世繪刷版師的上色過程

月岡芳年初出道時,畫作主要是武士械鬥的場面坊間的鬼故事,後來又繪畫過一些血腥畫作,描繪種種謀殺的畫面。這些作品雖然畫功甚佳,卻令坊間的人以為月岡芳年性格乖戾,有怪癖。

有作者認為,月岡芳年在出道初期畫這種畫,是因為當時的報章如果附有這種畫的話,銷量會提高,月岡芳年因此而順從編輯的提議畫畫。當時只有報章付出的稿費,能令浮世繪畫師有充足的資糧生活,所以畫這種血腥的浮世繪,決不是月岡自己一人能決定的。

雖然這些畫也只是通俗的作品,月岡芳年依然極費心畫出一幅幅精緻作品出來,與刻版印刷的師傅合作無間,就是這樣,他就以血腥的浮世繪,殺出一條血路,在江戶闖出名堂。

月岡芳年的作品,後來輾轉在幾份報章裏出版。這些報紙多數也是與官府唱反調的,而且同時跟相似立場的報章爭生意,所以夾附在報紙裏的浮世繪,如果不能引人來買的話,畫師的收入自然少。月岡芳年和其他報章的畫師,就是如此互相鬥法,這種爭鬥甚至令浮世繪復興過一陣子。但是坊間讀者的口味,卻是很難測的。月岡芳年曾因為不能估準讀者口味的改變而受挫,大病一場。

月岡芳年在病後重新振作,畫功再上一層樓,將浮世繪作品由通俗的版畫,提高到藝術的層次,畫出〈月百姿〉系列。本來坊間的浮世繪,多數屬於這5類:美人美景、演員、武士、花鳥自然、山水風景。在十九世紀後期,印刷圖像已經不必只有浮世繪了,普普通通的浮世繪也許有點老土。而月岡芳年當時所畫的浮世繪,雖然依然有那5種通俗畫的元素,但卻蘊藏豐富的內涵。

以〈月百姿〉為例,每一幅畫也彷彿在說故事,有能劇裏的幽玄美(yūgen)。幽玄美的意思是甚麼呢?簡單來說,就是和歌的淒美意境,只能細味,難以直說。在月岡的作品裏,彷彿有一幕幕能劇的故事情節,使閱畫者能細讀故事,感受當中的幽玄美。

Yoshitoshi_-_100_Aspects_of_the_Moon_-_1
Photo Credit: Public [email protected]
月岡芳年〈月百姿〉系列的其中一幅作品,題為〈四條納涼〉。這位少女看似京都茶館的侍應,在河邊浸腳取涼。夜空上,月正圓。少女貌美,河水清靜

除了傳統能劇的幽玄美之外,月岡芳年也參考過當時西洋攝影照片和銅版畫。為求畫作逼真,還在作坊飼養多種野生動物,細觀這些動物的種種動態。又仿照黑白照片中的細膩光暗變化,和煙霧的透明感,以類似的漸變色塊來印刷作品。繪畫者的視覺以及印刷的顏料,也有革新。這些革新的技巧,月岡芳年畫功成熟後,就在作品中悄悄地用,從不炫耀。

可惜,在〈月百姿〉出版後,官府立新法例,管制報刊出版的內容。月岡芳年在1878年出版新一系列的作品〈美立七曜星〉時,卻因為畫中有明治以前的宮中美女。官府認為這些畫有損日本皇室的名譽,下令禁止刊出。

月岡芳年在年過半百之後,所畫的美人畫尤為出眾,1888年作品〈風俗三十二相〉系列廣受嘉許。不過,這位畫家傲氣依然,美人畫惹來的爭議雖少,他卻不願意因為這樣,而只畫這種畫,臨終前還是畫了一系列的鬼畫,題為〈新形三十六怪撰〉。這個系列的浮世繪,技巧老練,以繪畫〈月百姿〉和〈風俗三十二相〉等美人畫的高超技巧來畫鬼怪的醜惡相,真的說得上是醜得夠美,惡得夠善了。

Elegant-_A_Lady_of_the_Imperial_Court_in
Photo Credit: Public [email protected]
〈風俗三十二相〉
  • 參考書目:Shinichi, Segi, Yoshitoshi: The splendid decadent, Alfred Birnbaum (trans.), 1st ed., Tokyo, New York & San Francisco: Kodansha International Ltd. 1985.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麥敬灝

香港出生。作品散見於各大網絡媒體網站及信報,2016年曾為《信報》香港掌故專欄主筆。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獎。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