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Shunga

江戶時代的春畫,在當時其實具有祈求槍彈不侵的「保平安」地位

江戶時代的春畫,在當時其實具有祈求槍彈不侵的「保平安」地位 Photo Credit: Copyright © 2015 KURUMA Ukiyo/Bungeishunju Ltd.,臉譜出版提供

相信很多人知道歐美人稱日本男性的性器為「UTAMARO」,想必是對春畫中描繪的巨大性器驚嘆不已吧。直到最近,仍然不少歐美人誤解「日本男性的那話兒十分巨大」。 幾乎和臉部同樣大小、誇張的性器描寫,是日本春畫的最大特徵,也是日本獨特的表現手法。

文字:車浮代|翻譯:蔡青雯

春畫的起始

春畫究竟是始於何時呢?春畫的誕生過程,和肉筆浮世繪或浮世繪版畫皆不相同。日本的春畫(描寫性行為的浮世繪總稱)歷史悠久,奈良時代建造的法隆寺金堂天井上,還殘存著應為當時所畫的情色塗鴉。

平安時代初期,從中國傳進偃息圖。這是描繪房中術(性愛指南手冊)的彩色畫冊,隨著醫學書籍一起傳入當時日本的政治核心京都。「偃息」為兩人橫臥休息之意,就是指性行為。平安時代後期,日本的大和繪畫師受偃息圖的影響,並因應貴族、僧侶等權貴的要求,開始描繪偃息圖的畫卷或畫冊,做為性技巧的指導圖。

室町時代,春畫普及至庶民之間;桃山時代,明政府傳來「春宮祕戲圖」。這些描繪皇帝和寵妃性生活的作品稱為「春宮畫」,有一說即認為此是「春畫」一詞的由來。春宮畫傳進日本之後,春畫愈來愈受到歡迎,於是開始大量繪製。畫作上都未有落款,所以作者不明,但是發現不少是承繼土佐派、狩野派畫風的畫師所繪製的畫卷。

螢幕快照_2019-09-10_下午4_21_31
Photo Credit: Copyright © 2015 KURUMA Ukiyo/Bungeishunju Ltd.,臉譜出版提供

時代來到江戶時代初期,元和年間(1615~1624年)出現肉筆畫形式的春畫冊。1650年代中期,京都首度發行木版印製的春書(官能小說)。1660年,江戶也發行加入插圖的春書,春畫和單墨色墨摺繪的浮世繪版畫同時開始以木版印製。

大量生產之後,春畫出現笑繪、哈印(暗指笑繪之意)、枕繪、祕畫等各種稱法。其中裝訂成書的春畫冊,稱為笑本、艷本、枕草紙、好色本等。另外還有稱不上是春畫的微妙畫作——描寫接吻、女性袒胸露背、男性的手伸入女性股間等,稱為「危險畫」。

可能春畫太受歡迎,第八代將軍德川吉宗在享保七(1722)年,頒布「好色本禁止令」。當時,無插圖的官能小說春書,被迫要抽掉書名「好色」一詞。但是,企圖明顯的春畫冊則全面禁止發售。可是,具有頑強反骨精神的江戶人,堅決不向權力屈服。春畫冊既然無法在店內公開銷售,索性改成祕密製作再銷售。

明和二(1765)年,發明錦繪而備受矚目的春信團隊,繼美人畫之後,著手製作危險畫和春畫,全彩的春畫從此迅速發展普及。

不僅如此,因為全面禁止發售無須接受檢閱,色數、畫題反而不受限制,促成作品更為耽美華麗。超過二十色的套印,再套印金、銀、雲母,還有淺浮雕凸紋。如果是結合一流雕版師和刷版師的技術結晶,更是以天價銷售。而且,這類作品的畫師必須是一流等級,才具有製作的價值。

現代將情色作品或商品視為低俗不堪,當時的春畫錦繪卻是完全迥異於現在的感受,不管是畫師、雕版師、刷版師「能夠接到出版商委託製作春畫,才堪稱一流」。最好的證據就是現代馳名的浮世繪畫師,除了作畫期間短短不到10個月的寫樂之外,每一位都曾繪製春畫。

春畫的「UTAMARO」為什麼如此巨大?

相信很多人知道歐美人稱日本男性的性器為「UTAMARO」,想必是對春畫中描繪的巨大性器驚嘆不已吧。直到最近,仍然不少歐美人誤解「日本男性的那話兒十分巨大」。

幾乎和臉部同樣大小、誇張的性器描寫,是日本春畫的最大特徵,這種描繪方式早在肉筆春畫出現的平安時代就已如此。這種誇張的手法,未見於影響日本甚深的中國「偃息圖」,所以是日本獨特的表現手法。

螢幕快照_2019-09-10_下午4_21_10
Photo Credit: Copyright © 2015 KURUMA Ukiyo/Bungeishunju Ltd.,臉譜出版提供

鐮倉時代下級官僚橘成季編纂的說話集《古今著聞集》,裡頭就有相關記載。在第11卷第16圖中,敘述平安時代後期,天台宗高僧兼畫僧鳥羽僧正(僧名覺猷)的故事。

覺猷規勸弟子:「你的畫中都是尖刀鐵拳殺氣騰騰,日常生活哪有可能成天打打殺殺。別只看到事物的表面,就隨便下筆作畫」。弟子不為所動地答道:「非也。請瞧瞧以前傑出畫師創作的偃息圖。裡頭描繪的尺寸都比實際事物巨大,如實描繪反而沒有看頭、虛無不實。師父的畫作當中,相同的事物似乎太多了。」結果僧正只能沉默不應。

根據鳥羽僧正所處的時期推算,可得知最遲在平安時代中期,畫師開始誇張地描繪性器。除了增加畫作的趣味性之外,從神治時代,男女交合就被視為值得慶賀的喜事,已經根深蒂固地在日本人的國民性中。

長野縣諏訪的諏訪大社御柱祭相當有名,矗立在神社中的神木,就是以高大樹木做為男性的象徵。神奈川縣川崎市金山神社的金魔羅祭、愛知縣小牧市田縣神社的豐年祭,皆是以巨大男性生殖器做為神轎,扛轎遊街蔚為奇觀。據說神社結構則象徵女性性器,鳥居是陰道口,參拜大道是產道,正廟是子宮。

shutterstock_136193090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金山神社金魔羅祭的參拜旗幟
春畫的用途

江戶時代製作的春畫,數量據說約有兩三千件。春畫最主要的使用目的是觀賞,與現代不同,在當時並非是見不得人的作品。

然而,畢竟因為「有礙風俗」而禁止銷售,所以也不是毫無罪惡感。只是在明治時期引進西方倫理觀念之前,日本人對性抱持著自在寬大的態度。

在鄉下地方,男子潛入女子房內偷情,或是在廟會當天尋歡作樂,司空見慣,不值得大驚小怪。連在江戶城的長屋,每戶之間僅有薄薄的一牆之隔,所有房事街坊鄰居都聽得一清二楚。混浴澡堂的浴池,好色無禮之徒橫行無忌,所以黃花閨女入浴時,前後必須有女僕隨行保護。

此外,男性人口過剩的江戶,僧多粥少,即使是一般女性都人人搶手。普通人家的姑娘可從異性絞盡腦汁撰寫捎來的情書當中,揀選中意的情人。有些聰明的姑娘會在精挑細選之後,再行決定。婦女即使被休仍然人氣不減,所以毫無顧忌地出軌偷情。丈夫面對妻子偷漢子,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當時討老婆不易,妻子憤而離家反而麻煩。因此,當時留有不少這類川柳詩句。

貌若潘安的男子也是不惶多讓,當時稱為「若眾」,深受男女雙方的歡迎。在稱為「陰間茶屋」的男娼館當中,同時接待男女賓客。

春畫當中,也可見到若眾和男性的交歡場面,或是女性、若眾、男性三方一起辦事的畫面。

3-73
Photo Credit: Copyright © 2015 KURUMA Ukiyo/Bungeishunju Ltd.,臉譜出版提供

所以,在這種社會背景下,鑑賞春畫的方法並非一人偷偷摸摸獨享,而是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男女老少,不分貴賤,多人一起欣賞。此外,春畫亦是同床共枕的男女所參考的性技巧指南。例如上圖,丈夫正向黑齒妻子展現租書店租來的春畫,誘惑催促她趕緊辦事。大名諸侯或富裕的商家千金,嫁妝中甚至備有肉筆春畫繪卷。這是父母希望女兒能夠觀摩春畫學習房中術,好刺激性慾早生貴子。

此外,春畫又稱為勝繪,具有平安符的功效。商家在倉庫擺放春畫,保佑建築物遠離火災之外,甚至會放置除蟲劑,以便能夠長久擺置。武士則為了祈求武運昌盛歷久不衰,暗地在鎧甲櫃中擺放春畫。這項習慣據說到日俄戰爭時仍然留存,有些士兵會在鋼盔中藏有折疊的春畫,祈求槍彈不侵。

筆者曾經聽聞祖母提及太平洋戰爭時,習慣在神社護身符當中塞入妻子、未婚妻、情人的下體毛髮,祈求士兵能夠平安返鄉。由此可知,自古以來,日本認為男女交合的「性」,才是延續「生」的力量。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春畫:從源流、印刷、畫師到鑑賞,盡窺日本浮世繪的極樂世界》,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春畫入門_立體書封+書腰(0820)

做為浮世繪一支的「春畫」(日語稱shunga,中國稱春宮畫、祕戲圖),自2013年倫敦大英博物館舉辦「春畫──日本美術中的性與歡愉」以來,不僅在日本吹起了一股鑑賞春畫的潮流,更激發了為何一直以來日本博物館不將「春畫」視為藝術品公開展覽的討論。

作者車浮代為時代小說家、江戶文化研究者。自親見浮世繪製作過程之精湛,一頭投入,踏上研究春畫之路。本書為春畫的入門指南,不僅縱向的由「浮世繪」一詞的語源、歷史,講到春畫如何由中國傳進日本,更橫向捕捉江戶時期的由春畫所展開的時代繪卷──官方禁令反而使得春畫印刷愈臻精細、明治維新以前日本性文化的開放、展現細膩工藝與企畫巧思的畫師、雕版師傅印刷師、畫師流派的特性與差異等。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