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ateful Eight

{ 現正輸入中... }只看過劇本就寫出讓昆汀放棄原則的電影配樂,皚皚白雪中的西部牛仔片《八惡人》

{ 現正輸入中... }只看過劇本就寫出讓昆汀放棄原則的電影配樂,皚皚白雪中的西部牛仔片《八惡人》 Photo Credit:The Hateful Eight,來源:IMDb

{ 現正輸入中... }是every little d在2019年新開闢的連載專欄,邀請各行各業insider分享他們的工作靈感與日常觀察。 連載作者#05 Booksweet Tsai:除了故事、畫面、與導演的運鏡功力外,配樂也是經典電影中讓人印象深刻的一環。身兼記者、編輯與寫手的她從音樂人口中蒐集來各種有趣的奇聞軼事,並紀錄下那些不為人知的幕後秘密。

常常不用抬起頭,光是聽到配樂,差不多就能猜出一部西部片。為黃沙漫天的場景加上口哨,再補些吉他撥弦、蒼風呼嘯聲,接下來就等腰間掛槍的牛仔摩挲著砂礫上場了吧?

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與義式西部片配樂教父顏尼歐莫利克奈(Ennio Morricone)屏棄老掉牙的西部片公式,將2015年電影《八惡人》(The Hateful Eight)場景移轉到白雪皚皚的懷俄明州,一群賞金獵人、懸賞罪犯、馬夫與旅人因暴風雪逼近,共同在山中木屋落腳,所有種族與陣營的劍拔弩張,也都在這個抵達紅岩鎮前的幽閉中繼站沸騰。在鋪陳猜忌與緊繃的配樂中,你是否也嗅出一種熟悉的恐懼之聲呢?

螢幕快照_2019-08-29_下午12_20_31
Photo Credit:The Hateful Eight,來源:IMDb
讓昆汀打破原則的《八惡人》

「我不想稱它們是二手配樂,只在乎誰用得最好。」身兼編劇與導演的昆汀慣用既有歌曲為角色與劇情鋪排橋段,他喜歡匯編的業餘感,電影原聲帶就像他的自製錄音帶(mix-tape),與劇本及演員陣容共構「昆汀體」的鐵三角。他曾說明不想用完整原創配樂的原因:「我就是不想讓任何人在我的電影握有這麼大的力量,我寧願和音樂剪輯師合作,而不是作曲家。」

六年後,他做出與原則背道而馳的決定,這個轉折點是《八惡人》,只因他的腦中浮出微弱的聲音說:「這些素材值得擁有原創配樂」,此前他從不相信有作曲家擁有他電影的靈魂。為了生平第一部電影原創配樂,昆汀找上當時高齡87歲的顏尼歐莫利克奈,這也是作曲家35年來首部西部片配樂(前作是《Buddy Goes West》)。

MV5BZmRmYmRmMzUtNzkyZS00YmNhLWE3ZmUtOWYy
Photo Credit:The Hateful Eight,來源:IMDb
配樂大師捧出陳年壓箱寶

昆汀是義大利式西部片(Spaghetti Western)的大粉絲,他一直都很欣賞顏尼歐莫利克奈的配樂作品,比如說《追殺比爾》、《不死殺陣》、《惡棍特工》、《決殺令》等經典電影都曾使用過他的音樂。親自赴羅馬拜會傳奇配樂家時,這位年過八旬的作曲家問他:「你不是從來不用原創配樂嗎?直接搭現成音樂也都用得很好,為什麼想改變?」

昆汀說:「因為你是我最愛的作曲家,不只電影配樂喔,還多過貝多芬、舒伯特,我想跟你一起冒險!」話說得相當入耳,於是大師接過劇本,一邊閱讀腦中一邊流瀉旋律。再問問何時開拍?才發現電影已如火如荼拍攝中,而電影配樂只剩一個月製作時間了。「噢!不可能!」大前輩連聲推辭:「我正在跟朱賽貝托納多雷(Giuseppe Tornatore)合作,他前幾天才剛拍完,我正要做他的配樂。」

MV5BOWVkNTdlMGQtOWQ4Ny00NDQwLTlmY2MtM2Q4
Photo Credit:The Hateful Eight,來源:IMDb

看似走入死胡同,作曲家又被導演約出去喝咖啡,橋一下看還有什麼辦法?昆汀要莫利克奈說說腦中萌生的旋律,「他說這是一種漸進的玩意兒,由一輛駛過雪地的驛馬車開啟故事,暗示暴力最終會在第三幕出現。」又提及他為約翰卡本特(John Carpenter)1982年科幻恐怖電影《突變第三型》(The Thing)創作的配樂,已有完整的管絃樂曲和合成器配樂,但卡本特在整部電影只用了合成器的主題曲,所以最後方案變成:「我寫新的主題曲,其他搭配《突變第三型》沒用到的音樂,這就是你的原創配樂了!」

莫利克奈計畫用一週左右時間寫十分鐘的主題曲,提供錄音室弦樂版、銅管樂版、完整管弦樂版,昆汀可以自由運用,有需要也可以補充其他音樂。開始創作後,他靈感泉湧,最後誕生長達35分鐘的主題曲,原聲帶選在布拉格與捷克國家交響樂團合作錄製。

MV5BMTg3ODk5NzU0NF5BMl5BanBnXkFtZTcwMzg4
Photo Credit:The Thing,來源:IMDb
「我不想提供他已經知道的東西」

事實上,莫利克奈作曲時甚至還沒看過電影,僅靠劇本發想,提供不為特定場景而做的情緒音樂。從前他為塞吉歐李昂尼(Sergio Leone)的《狂沙十萬里》創作配樂,也是只看過劇本初稿就開始作曲了。當昆汀聽到配樂時,發現和自己預期的不太一樣,反覆聽個三天後去找音樂剪輯師討論,剪輯師也說雖然很喜歡,但是好像有點怪怪的。

「我不想提供他已經知道的東西。」原來莫利克奈創作的並非他的招牌義式西部風,反而更像義大利驚悚片「Giallo」類型,刻意用不協調的配樂作為武器,將觀眾拽入泥淖,膠著理智線,每根神經都被套上枷鎖,引發種種恐懼、不安與孤立感。他拒絕重複自己做過的事,說把60年代為塞吉歐李昂尼作的曲,那麼老的音樂硬塞給昆汀,能聽嗎?主張用另一種方式重新作曲。昆汀起初很震驚,但聽過幾次後就愛上了,也為電影創造全新的優勢。2016年顏尼歐莫利克奈憑《八惡人》拿下生涯首座奧斯卡最佳配樂,也是史上最年長的奧斯卡獲獎者。

MV5BMTc0MjgzMDY0N15BMl5BanBnXkFtZTgwODk4
Photo Credit:The Hateful Eight,來源:IMDb

在一片惺惺相惜中也曾驚破漣漪,莫利克奈曾提供原創曲〈Ancora Qui〉給《決殺令》,據傳當時很不滿意被運用的方式,甚至放話未來不想再跟昆汀有任何形式上的合作,但之後又聲明自己是被斷章取義,他很尊敬昆汀,彼此共享「藝術的兄弟情誼」。配樂教父也曾為那磅礴的血腥震驚不已,站到受害方思考後,發現這種恐怖暴力乃是為底層發聲。

八惡人在密室裡以富有韻律的長篇對白辯證善惡真偽及非法正義,尊嚴死傷一概輕如鴻毛。昆汀電影中的生死格局不就是求個淋漓快意?就像那扇必得釘兩塊木板才能擋住暴風雪的大門,出口你得用力踹開才行。

顏尼歐莫利克奈 Ennio Morricone

義大利作曲家顏尼歐莫利克奈生於1928年,12歲開始在爵士樂團中演奏小號,1960至1975年以西部片配樂蜚聲國際,代表作如《黃昏三鏢客》、《狂沙十萬里》、《新天堂樂園》等,自1961年來已為電影電視創作超過400首配樂。

參考資料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Booksweet Tsai

記者、寫手、編輯,最常聽設計師和音樂人說故事,還可以再勤勞一點。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