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 Chih-Wei

就像經濟發展下的奇異缺口——女藝術家涂智惟眼中的工地場景

就像經濟發展下的奇異缺口——女藝術家涂智惟眼中的工地場景 Photo Credit: 涂智惟,來源: 大澐藝術 YUN ART

在藝術家涂智惟的畫作中,無論是廢棄的土石堆、亦或等待被使用的砂石山,那些推進都市演進,卻靜置奇異的場景,一旦經由她的轉譯重塑,工人持續敲打鑄造都市的身影,彷彿未曾離開。

文字:劉彥甫

「闔上眼瞼,許多記憶,在平和的腦海平面上如岩石般座座浮現,每一座岩石表面都佈滿『生物干擾』的遺跡,無數你愛過與悲過的生命曾經在此游移、掙扎和睡眠。」80年代文學旗手林燿德在其作《鋼鐵蝴蝶》,影射人類在適應環境遭到破壞的遲疑、抗拒、妥協,往往會感性地想保留記憶,而在腦中呈現高度的掙扎與震盪。

幸運的,藝術家涂智惟延續這份「公眾記憶」書寫的關注,以擅長的水墨與膠彩轉換載體,介入都市所忽略的「日常地景」,她維持了如林燿德觀看都市的詩性,無論是廢棄的土石堆、亦或等待被使用的砂石山,那些推進都市演進,卻靜置奇異的場景,一旦經由超現實主義的轉譯重塑,工人持續敲打鑄造都市的身影,彷彿未曾離開。

ex33
Photo Credit: 大澐藝術Yun Art提供
風光的樣子(2017)
穿透都市表裏

在都市化發展的進程中,現代都市的流動與迷亂,連帶負面徵候一向縈繞不去,例如:康拉德(Joseph Conrad)在《間諜》(The Secret Agent)中敘述,倫敦這個奇觀雨泥濘並存的所在,還有迷宫般的街道和數不清的燈光讓人難辨方向,讓人走到戶外就有要溺水的預感;而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曾在《英國工人階級狀況》(The Condition of the Working Class in England )寫到,人在都市中追逐私利時的可怕冷淡、不近人情的孤僻愈是使人難堪,愈是可恨。

隨著都市因發生逆都市化而衰敗的都市中心區,朝著再次都市化(Reurbanization)的過程演進,涂智惟細膩地觀察到工地場景,就像經濟發展下的奇異缺口,貫穿都市中心與邊陲,作為共通又特殊的過渡地帶。解構這些「日常地景」為創作核心,試圖將視覺和地方的情感融合,搭建一座超現實空間,並暗示每個事件的不確定狀態,再建構畫面之外的可能性,讓記憶能夠被靜置、養殖,關注存續在地文化。

如此帶有識別都市異質且有機的特質,文學家吳爾芙(Virginia Woolf)就曾在《歲月》(The Years,1937)書中揭露:「女性不僅可敏銳的警覺性别在都市觀察中的差異,都市對於當時女性來說,儼然是個截然不同的地方。」

走過摸索都市多向度邊界的途中,涂智惟曾投入針砭公共建設的鉅作《海市蜃樓》,返回家鄉苗栗親自觸摸,發現國家機器空投經費興建無數,卻不敷使用閒置,始終脫離務實與地方的荒誕,在涂智惟創作《從未降落》中一覽無遺。茂密繁盛的前景,被強行植入劃定的施工範圍,鋼筋限制了生長、稀薄的土層也注定讓理想窒息。

ex34
Photo Credit: 大澐藝術Yun Art提供
從未降落(2018)

涂智惟坦言,工程建設一直追尋著「高大上」的概念興築,使得蚊子館成為舉世皆然的現象,要抹滅人類這樣著迷經濟發展主義的意識形態,並加以挑戰其實並不容易。而創作《風光的樣子》,試圖以傳統水墨山水的出世想像,回應上述的普遍意識,在原本佇立的風景上興建攀岩場,看似塑造風光備受期待的拼貼風景,隱含反諷人類在建築巴別塔的過程中,驕傲、不可一世忽視了地方、記憶與無名的工人。

跨越原鄉田地被徵收、社運抗爭的運動現場,太多日常地景的浪漫支票,始終沒有兌現安撫日常進行的失落情緒,確實座落在涂智惟的腦海裡紮根蔓延,但她不漠視潛逃,創作慣用粉色包覆超現實意象,是地方感意識強烈的逆滲透,試圖讓初次瞥見柔和的親暱駐足,多一點反省與聆聽詩性敲擊下,那些記憶與人聲曾經逗留的純淨與音樂性。

ex35
Photo Credit: 大澐藝術Yun Art提供
正介入日常地景的涂智惟

涂智惟 Tu Chih-Wei

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水墨組,重要展覽《圈養練習─涂智惟個展》,(誠空間,2015);曾於2015獲文化部「藝術新秀創作發表補助計畫」,作品曾獲國立台灣美術館藝術銀行典藏。現工作、生活於台北。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email protected]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 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