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h Jen-Kun

藝術家如何成為記憶偵探——台灣藝術家葉仁焜創作中的都市脈絡

藝術家如何成為記憶偵探——台灣藝術家葉仁焜創作中的都市脈絡 《爬山的時候》,2019,Photo Credit: 大澐藝術Yun Art提供

「人群是他的元素,就如同空氣之於鳥,水之於魚。他的熱情與他的專長將會跟人群的血肉合為一體。對完美的漫遊者、熱情的觀察者而言,在眾人心中築起屋舍是種巨大的喜悅,在運動的潮起潮落之間,在無常與無限之中。」如同19世紀法國詩人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散文《現代生活的畫家》(The Painter of Modern Life)中的描述,藝術家葉仁焜一路以來的創作,多以一種不易察覺的方式觀看現代都市,醉心其中大隱於市,作品以超現實主義重置都市場景的葉仁焜,就像極其投入、深入挖掘都市脈絡的「記憶偵探」。

文字:劉彥甫

偵探的養成

對於一個偵探如何養成,哲學家班雅明(Walter Benjamin)這麼解釋:「都市漫游者不是簡單的游客或過客,而是一個久經世故的本地人,踐行着『眼睛的美食學(gastronomy of the eye)』。他精挑細選、審慎推敲,正是個從都市風景中解讀線索的偵探,當投入人群中,彷佛置身一個電能儲藏庫,並配備了知覺的萬花筒。(a kaleidoscope equipped with consciousness)」

新時代的偵探葉仁焜,以記憶作為線索、往返桃園、陽明山、關渡等地的移動窗景作為證物,最為關鍵的偵搜放大鏡,卻被城市的冷漠與疏離感知,過度切割生灰,從昔日創作《歡樂暫時停止營業》、《在離去之後》、《各自的寂寞系列》、《邊陲記憶Ⅱ》、《最深的記憶Ⅲ》都可以發現,葉仁焜視野中的都市上空,始終有著厚重冷漠的低壓,盤旋包覆。

不過,作為一個肆意自為的記憶偵探,葉仁焜不但未被資本主義暈染馴化,更劍指不停誕生的水泥巨獸。作品為人所稱道的暗藍天色,安置在超現實的建物之上,任由視覺不停衍生放大衝突感;霧狀攀升的多層次灰階場址,除了刻意營造大都市令人疲憊的冷冽空間,同時也代表著深埋在記憶中的原鄉,那個藏匿、追逐於水泥大排水管中的小男孩,在嬉戲接觸水泥的每個當下,時而炙熱時而冰冷的雋永觸感,也應該被重新梳理與回憶。

偵查案例

「死亡不是人生的終點,真正的死亡是遺忘。」透過葉仁焜的親自口述,回看本次展出的《缺口》,是葉仁焜途徑宜蘭農地的記憶抒發,農地農舍不僅指涉著個人、家族,亦或是農業人口獨有的根源與記憶,農舍中殘存的餘溫,再次被都市化所襲奪失根,其實是全球的普遍現象。

這份藉由在地發聲關注世界的企圖,彷彿還能聽到來自美國、紐西蘭、愛爾蘭甚至是普魯士,鄉間牧場的童謠回音,那個陪伴寵物奔跑與粉彩反覆塗鴉的片刻,都將在觀看《缺口》時萌發會心一笑。

1562771919058
Photo Credit: 大澐藝術Yun Art提供
《缺口》,2015

我們必須承認,若按照聯合國的研究推估,2050年全球將有7成人口集中於都市,在可預見的未來,都市產出的失落與人際疏離,只會有增無減。同時,過去宣揚科技、速度、工業化都市的未來主義(Futurism),包含藝術家薄丘尼(Umberto Boccioni)、聖埃里亞(Antonio Sant' Elia),不但在義大利、俄羅斯等多國仍被備受推崇,亞洲各國亦不斷競逐興建超越百層的高樓,並將過度崇信工具理性的象徵,與文化輸出劃上等號。

但令人欣慰的是,即便都市過度擴張的跡證明確,葉仁焜仍保持著隨時召喚記憶中冰點與燃點的步調,透過水墨與膠彩混用創作,反覆在絹布烘染上色灌注執著與熱誠,並共伴著高度的理想性與社會關懷,不停向這塊土地發出警語。

g-mLlyMw
Photo Credit: 大澐藝術Yun Art提供
葉仁焜反覆上色的創作途中

隨著近日赴日的移地調查,葉仁焜再次將記憶與想像拼貼,新作《初雪初晴》,瀰漫著初次相見的內心悸動,濃厚的安穩氣息是記憶被安放的華麗現身,而中式朱紅宮殿上端,天空挪用《盛安本源氏物語繪卷》般大面積的金箔雲紋狀,隱喻傳統的尊貴與希望滿盈。

《爬山的時候》以水墨與膠彩呈現雪景的廣袤無垠,作為對比的湛藍天空與山友,則反省人類在山林中的渺小孤寂,與面對浩瀚山巒的登峰獨白,這或許是葉仁焜,試圖以想像的共鳴發出反身性關照,亦或是記憶偵探,邏輯推敲下的再次浪漫。

ex1
Photo Credit: 大澐藝術Yun Art提供
《初雪初晴》,2019

葉仁焜 Yeh Jen-Kun

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水墨組,重要展覽包括《再‧見─葉仁焜個展》、《台灣報到 ─ 2014台灣美術雙年展、《第四屆台北當代水墨雙年展》;曾於2006、2008、2010之連續三屆「台北當代水墨雙年展新秀獎」獲獎。作品曾獲國立台灣美術館、澳洲白兔美術館典藏。現工作、生活於台北。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初雪初晴》,2019

讀者投書

投稿請寄到 [email protected]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 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更多此作者文章

國王皇后也愛吃漢堡?元祖雞塊牌復刻60年代撲克牌設計

國王皇后也愛吃漢堡?元祖雞塊牌復刻60年代撲克牌設計 Photo Credit:簡子製造

塵封逾半世紀的「元祖天梯牌」被證實為1960年代的第一代撲克牌。這項珍貴的發現不僅改寫美國撲克牌的歷史,也催生了「元祖雞塊牌」的復刻計畫,讓被遺忘的歷史得以幽默趣味的新面貌重生。

大家都玩過撲克牌,但你聽過撲克牌上的國王也喜歡吃速食嗎?來自台灣的魔術工作室「簡子製造」推出最新的撲克牌設計,把嚴肅的國王皇后變成胖嘟嘟、大吃垃圾食物的模樣,讓人看了忍不住驚嘆:太可愛了!

投入魔術表演領域超過20年的魔術師簡子,19歲便發表了個人原創魔術作品驚艷國際,更曾獲邀擔任知名法籍魔術師Yif的央視春晚表演顧問、以及美國橡皮筋魔術大師Joe Rindfleisch的客串嘉賓。簡子不僅是國際知名魔術師,也是表演用的花式撲克牌(簡稱「花切」)玩家與設計師;憑著對魔術與撲克牌的熱愛及執著,在2011年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簡子製造」,擔任設計與生產顧問,協助製作超過20萬副牌、100%MIT,更銷售到全球超過68個國家。

元祖雞塊牌2
Photo Credit:簡子製造
#01 大嗑漢堡薯條的國王皇后,諷刺當代速食文化

簡子製造最新推出的撲克牌作品「元祖雞塊牌」,融合幽默、強烈的創意元素,重新設計12張人頭牌,讓牌面上的國王、皇后、騎士全變成狼吞虎嚥垃圾食物的角色,並以美式幽默「QUIT JUNK FOOD, MAKE LIFE GOOD. (戒掉垃圾食物,人生更美好。)」,諷刺當代過量的速食文化。除此之外,元祖雞塊牌也在特定加價的套組中,附贈了惡搞知名速食品牌的雞塊包裝盒,讓人誤以為是拿著真正的雞塊,由外到內都帶來滿滿的驚喜。

元祖雞塊牌3
Photo Credit:簡子製造
#02 塵封逾半世紀的撲克牌,重寫美國花式撲克牌歷史

元祖雞塊牌其實是致敬美國Jerry's Nugget賭場1964年開張時的第一代撲克牌「元祖天梯牌」。出自同賭場的傳奇牌組「天梯牌」,在拍賣會上一副牌價值高達台幣1萬5千元;為了讓撲克牌同好能擁有一副經典好牌,簡子在幾年前透過美國群眾集資平台Kickstarter推出惡搞致敬的牌組「雞塊牌」,集資金額逾台幣180萬,風靡全球花切玩家。雞塊牌推出後,簡子意外從收藏家朋友手上得到形似天梯牌的神秘撲克牌,連美國撲克牌收藏家協會主席Lee Asher都無法辨識;經過多方考究與佐證,兩人在2018年終於證實該牌組為天梯牌的前一代,在賭場幾乎未曾面世。這項珍貴的發現不僅改寫美國撲克牌的歷史,也催生了元祖雞塊牌的復刻計畫,讓被遺忘的歷史得以幽默趣味的新面貌重生。

雞塊牌4
Photo Credit:簡子製造
#03 惡搞致敬還原所有細節,體驗不打折

元祖雞塊牌精準重現了原始牌組的顏色、稅金印花、牌盒、牌舌等精緻細節。簡子製造經歷無數次的研究和校色,才完美還原藍綠兩款經典顏色,並參考美國1964年的美學風格以及知名撲克牌公司ARRCO的設計,創造出新的鬼牌與王牌黑桃A。除了致敬牌面外,簡子製造細心復刻了元祖天梯牌當年的牌盒設計,以一體成型的外盒、牌舌的印記、附生產年代的稅金印花等,讓消失於歷史的設計重新回歸。每盒撲克牌都附有經典的紅色撕帶,等待玩家拆封的那一刻。

元祖雞塊牌
Photo Credit:簡子製造

有著講究的細節、討喜的設計,元祖雞塊牌採用簡子製造全新研發的紙材「Vintage Stock」與「Legendary Finish」上光處理,創造出絕佳的手感。撲克牌更輕、更薄,牌面獨特的氣孔紋理也讓牌卡間的吸附力更好,滿足了花切玩家最在乎的牌組表演需求,在操作快速切牌、開扇等特技時,更能創造出炫目而流暢的表演。

不論是閒暇時把玩,或做收藏、花切表演使用,元祖雞塊牌都能讓你會心一笑。現在就加入元祖雞塊牌集資計畫,收藏這副可愛的復古撲克牌吧!

簡子製造 Instagram 

本文章內容由「簡子製造」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