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l Lagerfeld

「大量珠寶、性感的女孩,一點也不Chanel」老佛爺跌破眾人眼鏡的首場香奈兒

「大量珠寶、性感的女孩,一點也不Chanel」老佛爺跌破眾人眼鏡的首場香奈兒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書本愈疊愈高,卡爾看書、找靈感、剪貼、篩選、排列、觀察,並且想著香奈兒。晚上他還是會到「皇宮」,不斷細細觀察,親眼見證這些活生生的題材。

文字:Laurent Allen-Caron|翻譯:韓書妍

40年前,也就是1978年,蒙馬特大道上的老劇院被改成夜店「皇宮」(Le Palace),在季斯卡總統任內吸引許多熱愛狂歡的年輕人。珍妮.貝樂站在門口,決定哪些男女可以加入夜行的派對動物:「高傲的人不能進去。很蠢的人也不能進去。如果你一副不想狂歡的樣子,你也進不去。但是如果你又高傲又蠢又無聊,不管是不是穿球鞋都能進去。罩子要放亮點。」賈克正在吧臺旁邊搭訕男孩們。

荻安.波沃-珂容隨著迪斯可音樂跳著舞:「皇宮真的棒呆了。當然,想也知道我們一定酒精、毒品、性愛全都來,但是我們除了自己,沒有傷害到任何人。」卡爾拉格斐手中拿著折扇,蜻蜓點水般地來一下就走。

「當年除了卡爾,所有服裝設計師每天晚上都狂歡到天亮⋯⋯那些人包括賈克.巴雪、高橋賢三、伊夫.聖羅蘭⋯⋯等,他們非常熱愛夜生活,從中汲取風格和穿搭的新資訊。」巴黎夜生活的大人物帕姬塔.帕坎(Paquita Paquin)說。

卡爾在派對上也玩得很開心,不過無時無刻保持清醒。他的重點是觀察時代。新崛起的設計師如克勞德.蒙塔那(ClaudeMontana)、提耶利.穆格勒(Thierry Mugler)、尚-保羅.高提耶(Jean-Paul Gaultier),以及他們對年輕人的影響。某些事物正在改變。

這天晚上,珍妮看穿黑色鏡片後的卡爾:「卡爾的雙眼盯著奇裝異服的人群⋯⋯色彩、整體,一切就像鍊金術,從鞋子到髮型⋯⋯妝容⋯⋯全都自成規矩。特立獨行沒有什麼不可以。」 於是她明白,卡爾拉格斐的腦袋裡一定浮現了某些想法。

「什麼? Chanel!」

卡爾的助理艾維.雷傑簡直無法相信。祕密一直到卡爾正式宣布將接下這個低迷的精品品牌時才揭開。「當年的Chanel有點停滯不前。」艾維.雷傑解釋:「香奈兒女士已經過世超過10年,我不懂這個品牌還能有何作為。」他並不是唯一這麼想的人。整個時尚圈,沒有人敢為Chanel放手一搏。再說,如果另找傳人,伊夫.聖羅蘭才是最佳人選。

香奈兒女士過世前,某次上電視接受好友賈克.夏佐(Jacques Chazot)訪問時,曾意有所指地提起。「那個人愈能模仿Chanel,就愈能成功。因為有一天我會需要繼位者,如果我發現有人能夠模仿我,那就表示⋯⋯您很清楚,模仿之下,其實是愛啊!」不過她真正在意的,似乎並非繼承人是否能夠完全再現Chanel風格。「⋯⋯我會死不瞑目,入土之後我一定還是無法安息,一心只想回到人間,重新開始。」她是否最終選擇了卡爾回到幕前?

  • Coco Chanel與Jacques Chazot

伊夫太在意個人光環。Chanel所屬的維特海姆(Wertheimer)家族因此另尋能夠延續傳承品牌精神的設計師,無論男女。80年代初期,卡爾因為在Chloé、Fendi以及世界各地的品牌大受歡迎,開始發光發熱。他是出了名的不眠不休的工作者。他睡得很少,早上5點左右便起床,然後開始不停畫設計稿。他搭飛機到米蘭,只待幾個小時就離開。

在飛來飛去的路上,他就能完成整個系列,設計全新的洋裝。「有一天我看到他在吃義大利餃時,向人要來布剪,還有一小片皮草⋯⋯然後喀擦喀擦,他把皮草剪成義大利餃的形狀!後來這片皮草被縫在大衣上,變成皮草義大利餃大衣,而且效果很好。他就是這樣工作的。」艾維.雷傑雀躍地說。

身為精品業的「受僱者」,讓他得以隨意穿梭在品牌和各種點子之間,但是從來不會混淆各種效果,也不會使其變得索然無味。卡爾不僅隨時都有新點子,更出名的是他不會為了自身利益而過度掌控品牌。他尊重品牌的歷史、形象及符碼,然後賦予它們令人眼睛一亮的現代感。

卡爾拉格斐從未見過可可.香奈兒,不過他一定曾在麗池飯店遇過她的幽魂。他一定會喜歡她的個性和創造力—至少整個巴黎上流社都這麼認為。私底下,他的好友薇克朵亞.杜特洛大力讚揚卡爾得到這份工作是實至名歸。「我認識賈克.維特海姆(Jacques Wertheimer),他問我的意見。我回他:『我覺得卡爾絕對才華過人。』他是最佳人選,因為他可以隱身幕後,一個人就能畫出桌子椅子、什麼都會畫!Chanel當然難不倒他!」這正是維特海姆家族要尋找的平衡,卡爾非常接近他們的理想。那時,他們幾乎已經想要脫手賣掉Chanel,沒有什麼可失去的,因此給卡爾完全的創作自由。卡爾二話不說接下工作,迫不及待地動筆繪製1983年的春夏系列。

他的工作方式依舊不變:動筆之前,他想要全然掌握主題。「卡爾知道,對Chanel這個品牌必須擁有廣博的知識,徹底了解香奈兒女士在法國時尚中的重要性,然後賦予其現代感,讓品牌往前走,受人喜愛而且令人愛不釋手。」艾維.雷傑說道。卡爾拉格斐非常了解香奈兒傳奇,但是他想要更進一步,挖掘品牌的根源。問題來了,過去的資料都沒有留下。據雷傑所言,「他必須自己去或是叫人去跳蚤市場買下過季雜誌、成堆的舊報紙,而且還買好幾份。」

「他看到有興趣的部分就會撕下那一頁,貼成一本本,當作靈感來源。簡直是自己的搜尋引擎,比Google更早出現的Google。」

書本愈疊愈高,卡爾看書、找靈感、剪貼、篩選、排列、觀察,並且想著香奈兒。建立理論後,接著就是實作了。晚上他還是會到「皇宮」,不斷細細觀察,親眼見證這些活生生的題材,這些扭腰擺臀的女孩⋯⋯她們在跳蚤市場購入舊外套,搭配牛仔褲穿著⋯⋯夜晚派對看似沒有盡頭,不過他回家繼續工作。

睡夢中,可可或許在他的夢裡現身。她會和他說話,在耳邊悄聲提示線條、材質。「我一生中做出的所有美好事物,都是在睡夢中看見的。這就是為何我的床邊總是擺著素描本。」他鉅細靡遺地畫下一切,夢境與在「皇宮」的所見和雜誌書本中的資料交織。

書桌上的畫稿愈積愈多,第一個系列的輪廓逐漸成形,當年還不叫做「成衣」(prêt-à-porter),而是稱為「店鋪」系列。10年來沒有人能夠辦到的事,他能夠一舉成功嗎?他是實至名歸的傳人嗎?或者能像個演員,扮演好香奈兒的角色?

卡爾和Chloé的合約尚未到期,無法正式公開地為Chanel工作。因此他在黑暗中編織一切,打電話給艾維.雷傑,要他來拿初稿。他的助手帶著簽有香奈兒名字縮寫的A4紙張。黑色線條上,麥克筆的鮮豔色彩躍然紙上,也跳進他的眼裡:「我心想:『真是太有趣啦!一定會很有意思!』當年Chanel的套裝中產階級氣息濃厚,而且非常經典,而手稿上全然不是這麼回事。」

第一次的驚喜之後,接下來就成了兩個男人之間的慣例:「晚上我到卡爾家。他給我手稿,我帶到Chanel,然後在工坊讓裁縫師們打樣—我有權多少畫一點—我拍下照片,給卡爾看實品。我們為外套加上墊肩。Chanel的外套從來沒放過墊肩⋯⋯裙子變短,還做了鞋跟9公分高的鞋子。我還記得,9公分高⋯⋯在今天,9公分根本叫做平底鞋,但是當年那可是天一般高!」「還有大量珠寶、性感的女孩,一點也不Chanel。」卡爾的設計非常搖滾龐克,充滿夜店氣息。他以最隱密的方式,悄悄為Chanel注入活力。但是他希望自己能夠掌握一切,確認一切都進行順利。

某些夜晚,他會沿著康朋街的牆面,摸進已熄燈的31號。可可.香奈兒透過他回到自己的品牌。走秀時,她隱身在階梯後方觀看。她的身影在一面面鏡子中,形成無限個倒影。接著她以無聲的腳步回到她的私人公寓,重回中式漆器、藏書和米色沙發的懷抱。然後她會走近窗邊,眺望康朋街。卡爾在進入夢鄉之前,還有未完的工作。

雖然卡爾不該表現出來,不過時尚界全都知道卡爾拉格斐就是Chanel新系列的藏鏡人。人人坐立難安期待著。如記者嘉妮.薩梅形容,不少人質疑,一個德國設計師怎麼有能耐重燃法國傳奇的火光:「人們知道卡爾拉格斐將接手Chanel時,全都在看好戲,因為這實在不算是個好主意⋯⋯」「大家都很確定他會毀了Chanel的品牌形象。」

1982年10月18日,這一天,羅浮宮的方形中庭搭起帳篷,媒體交頭接耳地等待,迫不及待想要看看卡爾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終於,120個模特兒魚貫而出,身穿短裙,一頭亂髮。卡爾拉格斐窺伺人們的反應。走秀結束時,他不能上臺致謝,只能悄悄離開。

「第一個系列簡直被罵翻了。」

艾維.雷傑回憶:「人人都說:『我可不是來Chanel看這種東西的。』大家都期待經典的設計,但是他卻打破陳規。」發表會的隔天,《國際先驅論壇報》(Herald Tribune)的記者希碧.多希(Hebe Dorsey)就反映了這些強烈聲浪:「幸好可可.香奈兒已經不在世,否則她不會諒解的。」前來看秀的演員瑪麗-喬瑟.娜特(Marie-Josée Nat)震驚得不得了:「我來Chanel不是要看這些。」另一位時尚觀察家心灰意冷,說這是世界末日:「Chanel就是法國啊!」

美國人對大膽的風格讚賞有加,但是歐洲人悶悶不樂,愁眉不展,為長鍊、珍珠、鮮豔色彩下消逝無蹤的香奈兒女士哀悼。卡爾拉格斐卻成功達到他要的效果。「引發爭論就是讓品牌恢復生氣的不二法門。他簡直樂不可支。」艾維.雷傑說。在報章雜誌中,他的名字不會直接與Chanel系列連結,在秀場上缺席更增加他的光芒。

在媒體上大出鋒頭後,1983年1月25日下午3點,正式的訂製服系列於康朋街的沙龍登場。訂製服系列比較文靜典雅,卻不失新活力,贏得一面倒的讚賞,立刻蔓延開來。「一夕之間,大家都渴望穿上Chanel,6個月前,沒人想穿Chanel。」嘉妮.薩梅回憶。這個系列代表卡爾正式入主Chanel的日子,和Fendi一樣,展開時尚史上品牌與藝術總監最長久的合作關係之一。

訂製服系列讓最初的成衣系列被遺忘,那是卡爾在Chanel真正的開端,卻沒有留下太多照片和紀錄。品牌本身似乎也巴不得忘記這個系列。然而它才是卡爾拉格斐往後30年最具代表性的設計。這種感受時代、在品牌血統中混合大膽風格,就是銷售量起飛的開始,奠定長久不墜的人氣,還有卡爾永遠銘記在心的格言:「我一邊努力讓Chanel的風格進化,心裡想的是歌德的名言:用過去的元素開創更好的未來。」

在80年代的開頭,他需要某個人化身為他心目中的香奈兒女士。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Karl Lagerfeld卡爾拉格斐:時尚大帝墨鏡下的溫柔靈魂》,積木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卡爾拉格斐_正書封

難以匹敵的時尚敏銳度,橫越數個世代的才華,卡爾拉格斐是人世間獨一無二的設計師,從出道到最終都展現出驚人的活躍,親手繪製所有的設計稿,化為一套套華服,在如夢似幻的場景中展演創意。他的光芒遠超過伸展臺,幾乎成為神話。光是他個人,已是半世紀輝煌的時尚史。

然而,這位時尚大帝,總是隱身在面具之後。Chanel、Fendi、Chloé以及自有品牌Karl Lagerfeld,他一生不停地工作,從不疲倦。一絲不苟的外表下,隱藏著什麼樣的靈魂?他華美的宇宙裡又住著誰?他的外型以及生平讓人醉心也驚心。他總是那麼讓人無法捉摸。連他自己都說:「我就像一道魅影,來無影,去無蹤。」究竟,隱身在全球最知名墨鏡後方的這個人是誰?造就這位神祕大帝過往的,又是怎樣的故事?

可預期地,傳奇的背後,是一個男人,還有一段故事。這些傳奇和故事環環相扣,現在,法國記者Laurent Allen-Caron帶我們追本溯源,回到舉世無雙的成功的起點,尋找舊日蹤跡,拼湊出卡爾拉格斐的樣貌。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

在安溥的歌裡漫遊、讓雅婷不只打逐字稿還做音樂——看見TCCF上的未來創意內容

在安溥的歌裡漫遊、讓雅婷不只打逐字稿還做音樂——看見TCCF上的未來創意內容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TCCF創意內容大會,以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始多利交易所兩大展區,呈現故事文本轉譯、未來內容想像、跨域能量整合,展演台灣蓄勢待發的文化軟實力。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伊(Joseph Samuel Nye, Jr.)在70年代提出「軟實力」的概念,他認為一個國家除了經濟及軍事的「硬實力」之外,文化、價值觀、意識形態也具有極高的影響力。

由文策院主辦的「創意內容大會」(TCCF),除了舉辦國際論壇、建立內容交易媒合平台,也組成專業策展團隊,共同思考、論述並解構文化內容故事力核心理念,分別透過故事文本轉譯、未來內容想像、跨域能量整合等多重角度,結合台灣科技技術能量,創造多元展場空間,將台灣的文化軟實力一一展演,並在其中激發產官學研界的文化夥伴思考,希望注入產業能量在台灣文化內容的發展上。

本文從TCCF兩大室內展覽精選案例,一窺台灣飽滿的創作能量。其一為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區,以「RE:眾感未來Human Touch-A Closer Future」為主軸,展示台灣創意內容產業的當代輪廓;其二為「始多利交易所」,以台灣原創故事為基底,激盪出有別於影音媒介的創意故事呈現。

image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以「RE:眾感未來Human Touch-A Closer Future」為題的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區
#01 未來內容|雅婷音樂人機互動體驗

有時腦袋會浮現意外靈感,而信手捻來的音樂旋律,往往只有片段,且如流星閃爍一般,稍縱即逝。在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展區,有一款「雅婷音樂人機互動體驗」,能幫助音樂創作人自動生成音樂,讓靈光乍現延伸為完整的音樂。

是的,雅婷不只會生成逐字稿,如今也可以創作音樂了。這款由Taiwan AI Labs研究製作的雅婷音樂,採用了人工智慧技術,現場觀眾只要在鋼琴上彈奏四小節(16拍)的音符,AI就能即時生成圖像和人聲,讓體驗者與雅婷共譜出一小段樂章。運用多元科技而成的音樂體驗模式,也將突破音樂創作思維,帶來更多創新可能性。

試聽一小段筆者與雅婷的創作

image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2 未來內容|與優人同步

5G時代到來,零延遲的跨域連線技術,也將帶來更多異地共感體驗,讓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不只無遠弗屆,還可以達到視聽完美同步的零時差。

「與優人同步」的展區,便如此呈現了跨域共時性的概念。透過360度環景大屏幕,將位於信義區現場的優人神鼓團員,與遠在文山區山上的團員連線,零時差串起老泉山劇場——同時也是優人之家的豐富能量,讓逛展觀眾能一起同步打坐、修行、擊鼓的禪意日常。

image5
Photo Credit:TCCF
image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3 未來內容|聲歷奇境KTVR

VR、AR可以說是新媒體時代的熱門關鍵字,尤其虛擬實境帶來的沈浸式體驗,讓娛樂內容有更多創新可能。蕪花菓創意有限公司在TCCF的展場上,便推出結合KTV與VR的新興娛樂——KTVR。

結合傳統KTV歡歌形式與VR虛擬實境技術,運用用音場設計、3D動畫、即時連線技術等,讓體驗者在虛擬境內舉辦個人演唱會,甚至可以和喜愛的歌手與樂團一同站上舞台,與台下的虛擬觀眾一同舉手歌舞、盡情大喊「後面的朋友讓我聽到你們的尖叫聲」;只不過拿下VR眼鏡時發現前面站了一群圍觀者,可能會有點害羞就是了。

image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4 未來內容|安溥-蘚的歌唱:音境漫遊

全球首部結合VR虛擬實境與體感設備的音樂體驗,在這次的展區中也能感受到。體驗者坐上體感椅,穿戴好VR裝置後,即可在安溥的最新創作歌曲〈蘚的歌唱〉中,實現「用身體聽歌」的超沉浸絕對體感,並切身體悟到什麼叫做「跟著音浪一起流動」。

安溥的這首歌本身已彷彿是一場冥想,在虛擬實境的視覺場景中,體驗者更得以超現實的視角穿越太陽、深水、巨石陣,並且讓靈魂乘著音樂漂浮、遨遊,探索一座現代版的太虛幻境。

image6
Photo Credit:TCCF
安溥〈蘚的歌唱〉視覺內容
image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可呈現漂浮、移動、搖晃等體驗的體感椅
#05 始多利交易所——說故事的100種可能性

正如其名,「始多利交易所」做的就是Story Exchange,是一個故事交換的實驗場域,目的是將內容文本轉譯成各式各樣的媒材,打破一般大眾習以為常的影音戲劇改編,玩出更多意想不到的呈現方式,總之就是要告訴觀眾:故事彷彿一支支潛力股,就等有眼光的伯樂前來掏金。

  • 泡泡展區

首先,「始多利交易所」的展區充滿奇幻泡泡感,不知是寓示一個泡泡即一個大千世界,或是所有精彩故事都在共感著人生的夢幻泡影。這些泡泡裡包裹著遊戲機台,一半是經典懷舊遊戲,一半是展覽限定的故事體驗。投下TCCF大會的紀念代幣,就能獲得台灣原創故事內容的多元潛力樣貌。

image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image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 刮刮樂

使用一枚代幣可獲得一張刮刮樂,除了可能刮到兌換更多代幣或酒水,還能獲得更多故事創意提案。「如果研發出『用九柑仔店』專屬古早味零食,將會是你最棒的賭注」、「如果把『向光植物』做成戀愛手遊,將會是你最棒的賭注」⋯⋯這裡的刮刮樂沒有銘謝惠顧,只有一個個值得豪賭一把的台灣原創。

image1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 始多利撲克牌

始多利交易所還有一張大賭桌,據說賴清德副總統在TCCF開幕這天也來此試試手氣,不過很快的輸光籌碼,顯然賭運普普,還是務實從政為佳。不過賭牌不是重點,魔鬼藏在細節裡,始多利交易所出品的撲克牌,每一張都有故事文案,精選《老派約會之必要》、《做工的人》、《用九的柑仔店》、《向光植物》等文本字句,讓玩家不再只是關注符號數字的賭客,也能當一回文藝人。

image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在策展人黃偉倫、江家華的天馬行空下,「始多利交易所」遊戲化了文本故事,而出版內容被賦予更多異業結合的可能性。這裡充斥著創意的排列組合,也是激發買賣雙方提案想像的奇妙所在。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