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ma Blair

身懷病痛的《地獄怪客》火焰女,拒絕只是個病患——莎瑪布萊兒

身懷病痛的《地獄怪客》火焰女,拒絕只是個病患——莎瑪布萊兒 Photo Credit:Hellboy,來源:IMDb

《時人雜誌》最近一期以莎瑪布萊兒作為封面,上頭大大地寫著:「我不會讓疾病絆住我」。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女明星不需要總是以優雅氣質、堅強、或美麗的形象才能在我們心裡住下,莎瑪布萊兒(Selma Blair)是個鐵例。她在《危險性遊戲》(Cruel Intentions)演傻得好天真的天然呆;她在《甜姐不辣》(The Sweetest Thing)裡演傻得好天真的天然呆(竟然重複了)。但是,在兩部《地獄怪客》(Hellboy)電影裡,能夠一秒引火的她卻酷得像冰。

這種高度落差讓我們摸不著頭緒,彷彿她永遠有些秘密面孔不讓我們看到。確實如此,即便她在2018年診斷出罹患了多發性硬化症,她仍然能在《禁忌世代:邂逅》(After)裡演個討人厭的媽媽。

image3-13
Photo Credit:Hellboy,電影神搜提供
莎瑪布萊兒那些淚珠與苦痛你看不到

在發現這個至今仍然難解的病痛根源之前,她已經多年都被查不出原因的不適與神經痛所苦。事實上,當她身上的多發性硬化症第一次爆發症狀時,她的兒子才剛出生。而雖然布萊兒自己也不知道病因,但她一如往常地,不讓所有人知道她不舒服、試著維持一切正常。而這甚至已經是七年前的事了,這麼多年來,在銀幕上那張傻得可愛的咧嘴大笑背後,是一個她也不知道的痛苦事實。

她只是感覺身體越來越不舒服,當照顧兒子時布萊兒就能分心不去想那些不明原因的痛苦。可是只要兒子不再身邊,布萊兒的心靈支柱就是酒精,她這樣描述:「我就是喝酒,我深陷痛苦,我不是一直都在喝酒,但當我心裡感覺撐不下去時,我就喝酒。」而身體也一步步地脫離她的掌控,當她開車送孩子上學時,回程總要先停在路邊小睡片刻,才有體力開車回家。

MV5BOTAwMjllYWMtYzU4MS00ZDE5LTllODEtZjBh
Photo Credit:Hellboy,來源:IMDb
「我試著做一個完美媽媽,我盡我可能地做到完美,但同時也對自己不夠完美而感到羞恥,我感覺正在慢慢地死去。所以,當我確診得到這種病時,我感到全然的釋放、放聲大哭。天啊,太好了,我終於知道困擾我的是什麼了。」

但眼淚當然不只是因為真相大白,她還是得面對身體已經不是自己的事實。很快地,為了兒子,布萊兒又站了起來。在這段時間裡,她戒酒了,至今已經兩年不碰了;而在進行療程同時,她積極參與病友活動,並且在今年二月時,她甚至還想與《決戰時裝伸展台》出身的設計師克里斯汀西里亞諾(Christian Siriano)一起設計服裝系列,為肢障者設計「不犧牲時尚美感、但又舒適」的衣著;她馬上就做了個示範:在今年初《浮華世界》(Vanity Fair)舉辦的奧斯卡會後趴上,布萊兒帶著一根帥氣的拐杖現身,驚豔全場。

戲裡歹逗陣,戲外真感情
image5-56
Photo Credit:Cruel Intentions,電影神搜提供
《危險性遊戲》裡的布萊兒與莎拉蜜雪兒吉蘭

上述那些公開活動很容易令人忘記布萊兒現在正承受的痛苦,除了病痛之外,有一大半痛苦還來自於療程的副作用。但這時才是真正能看出友情的時刻:《危險性遊戲》裡飾演女主角的莎拉蜜雪兒吉蘭(Sarah Michelle Gellar),在電影裡千方百計要害莎瑪布萊兒的角色身敗名裂。但私底下,她倆之間的友情可不像銀幕上那麼虛假。吉蘭準備了一系列的養生健康飲食,每週都會定時送到布萊兒家,裡頭還包含了給布萊兒兒子亞瑟的餐點。吉蘭知道要讓一位生病的超級媽媽放心的好方法,就是一次同時照顧她們母子。

這一串被布萊兒笑稱「食物列車」的供餐鍊背後的推手,並不只有莎拉蜜雪兒吉蘭──她更像是列車長。布萊兒在《金法尤物》(Legally Blonde)裡的死對頭瑞絲薇絲朋(Reese Witherspoon)、還有好友康絲坦絲季默(Constance Zimmer)等人,紛紛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她們也許不了解如何協助多發性硬化症的治療,但她們很清楚需要體力的病患至少要吃得健康、而且不需要自己張羅:「她的朋友們單純想要餵飽我與亞瑟而已。」布萊兒這樣說

image7-10
Photo Credit:The Sweetest Thing,電影神搜提供

莎拉蜜雪兒吉蘭卻不覺得這有什麼麻煩,因為她欣賞布萊兒的態度:「當我生病了,我會想要戴上面具逃避這個世界。但莎瑪跟我完全不同,她直接面對她的病痛,正如她過往應對所有事的態度,她保持尊嚴、優雅、而後迎頭面對。我希望這些對她的支持與鼓勵,能夠化為她勇氣的一部分,這不是一趟輕鬆的旅程,但是我知道莎瑪絕對不會被它困住。」

病痛也束縛不了她的意志

而就在前幾天,布萊兒更新了她的近況,為了治療,她先前已經請兒子幫她剃了一個大光頭──她現在要將雙手高舉過頭已經有點困難。但是在這張布萊兒頂著光頭的照片裡,你仍然可以看到那雙帶點狡黠的眼神。更重要的,她宣布她可以出院了:「我已經被判定可以出院了,感謝跟我一樣相信治療過程的神奇護士、醫療技術與醫生們……出院是療程當中的一部分過程,而療程仍然會繼續下去。我接下來至少有三個月會有免疫力低下的問題,所以拜託別吻我。」布萊兒還不忘開了個玩笑。

《時人雜誌》最近一期以莎瑪布萊兒作為封面,上頭大大地寫著:「我不會讓疾病絆住我」。她當然不會,她最新的作品《異星空間》(Another Life)已經在 Netflix上架,而她似乎還在裡頭飾演一個討人厭的記者──她不會讓你在銀幕上輕易看見她的苦痛,這方面她可是老手。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