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by Crinoline

時尚受害者|引起火災的鳥籠式裙撐,是19世紀的誘人單品

12 Aug, 2019
時尚受害者|引起火災的鳥籠式裙撐,是19世紀的誘人單品 Photo Credit:Public Domain@Wikipedia

鳥籠式裙撐招致嚴厲的批評,但關拉弗拉曾經問她的姑姑:「穿上鳥籠式裙撐是什麼感覺?」她的回答是「噢,很愉快!自從這種服裝不流行之後,我反倒覺得不舒適,這東西可以讓襯裙不要碰到雙腿,走起路來變得輕鬆自在。」

「如今每位女性,上至皇位上的皇后、下至洗碗盤的女傭,全都穿著鳥籠式裙撐,就連三歲小孩也穿......鳥籠式裙撐已經成為龐大的商業利益,這件事情不再只是影響到幾個在倫敦店鋪裡工作的女孩,而是擴及到鑄造、工廠和礦業。此時此刻,男人與男孩在地底深處辛勤工作,為了取得鐵礦砂,屆時再以火焰、熔爐和蒸汽,轉化為襯裙用的鋼條。」 ——亨利梅修,《倫敦商號 與大不列顛之貿易和製造工廠》。

有44條鋼條的鳥籠式裙撐在北美稱為「箍圈裙」(hoop skirt)。大約在1856年到1860年代末,箍圈裙以工業規模大量生產。雖然歐仁妮皇后與拿破崙三世的宮廷裡採用這種裙子,這種服裝的靈感也來自舊制度時期寬大的馱籃式裙撐,但跟貴族式的前身不同,社會上各個階級的人都會穿這種裙子。

這種裙撐是技術進步的象徵、鋼鐵時代的產物:「我們意識到自己眼前正是英格蘭令人興奮的鋼鐵時代,就連英格蘭最美麗婦女的衣服,都會提醒我們鋼鐵的存在。」後來以製造汽車聞名的Peugeot工廠,迅速開了一間專門製造鋼條「鳥籠」的工廠,加上英格蘭的湯普森工廠,在1858年到1864年之間,光是這兩間公司每年就製造出2400公噸的鳥籠式裙撐,這代表每年的總產量大約是480萬件。

鳥籠式裙撐以鋼條製成,上面覆蓋布料,以膠條繫在一起,再用黃銅鉚釘閉合,有件鮮紅色的鳥籠式裙撐的行銷詞是「皇后的最愛」,暗指法國的歐仁妮皇后,裙子圓周大約是八英呎。

鳥籠式裙撐真的是引起火災的原因嗎?

鳥籠式裙撐招致嚴厲的批評,但是實際穿著的女性在日記描述中,卻認為比起她們先前穿的那種層層疊疊、龐大笨重的馬毛和亞麻(crino-lino)襯裙,這種襯裙已大幅改進,關拉弗拉曾經問她的姑姑:「穿上鳥籠式裙撐是什麼感覺?」她的回答是「噢,很愉快!自從這種服裝不流行之後,我反倒覺得不舒適,這東西可以讓襯裙不要碰到雙腿,走起路來變得輕鬆自在。」

鳥籠式裙撐還可以隱瞞懷孕,更重要的是(這對於19世紀中的男性自尊來說,或許是種危機),可以讓男性保持距離,賦予女性清楚明白的公共存在感,並且保護她們免於受到男性的鹹豬手騷擾,就像基座上的一尊雕像,穿著鳥籠式裙撐的女性佔有實際空間。

詆毀者通常會以安全考量為理由反對鳥籠式裙撐,《噴趣雜誌》即採用中產階級男性的保守觀點,以典型的家長作風和殖民者用語在文章中寫道:「每當見到女士站在壁爐前,就不由得擔心她會『auto da fé』(遭處火刑),我們已經壓制住印度寡婦自焚殉葬的習俗,但在英格蘭,做妻子和女兒的卻像寡婦一樣被火吞噬......縱火的機會實在太多,若是成立一間鳥籠式裙撐保險公司,恐怕承受不了不斷的事故理賠。」

雜誌中甚至還幽默地建議,女性應該使用早期的鳥籠式裙撐技術,有些是用充氣橡皮管做成的,可以拿來撲滅身上的鳥籠式裙撐火災:每間起居室都應該提供消防逃生梯,讓女士在著火的時候可以毫髮無傷地獲救。還要有額外的預防措施,襯裙裡面的橡皮管應該裝滿水,搭配裝置,在必要的時候彈射出來,如此一來,每位女士都能成為自己的消防車,在自己衣服著火的時候充分利用。雖然《噴趣雜誌》用的是嘲諷語氣,但死亡意外其實很常見,許多人真的慌了手腳,後期有位作家稱鳥籠式裙撐是「地獄來的機器」,應該「小心避免,就像你避開炸藥一樣小心」。

統計數字、報章描述和醫學期刊,都證實鳥籠式裙撐是致命的危險,覆蓋著好幾碼易燃布料、鐘形的裙子,成了著火時的煙道。當時的期刊中寫道,鳥籠式裙撐的形式「完全就像個煙囪,有『風箱』也有『通風氣流』」,現代醫生對於吉普賽裙意外的描述,以更多的術語支持了這個觀點:「一旦點燃,環繞寬鬆衣物周圍的大量 空氣能維持並且增加火勢蔓延的速度。」

媒體全是關於鳥籠式裙撐著火的報導, 早在1860年時,《刺胳針》就寫道,「『又一場火災死亡』是常見的標題,現代讀者很熟悉,幾乎每天都會發生婦女與孩童的大屠殺,因她們易燃的服裝和膨脹的鳥籠式裙撐而犧牲了性命。」文章中指出,「受害者不分階級,公主、伯爵夫人、宮廷仕女、芭蕾舞者,老人與年輕人、有錢人與窮人,擠滿了名單。」據該作者觀察,每年超過3000件的火災死亡,許多是因為衣服著火所致,因鳥籠式裙撐所造成的死亡雖無確切的統計數據,不過報紙和諷刺漫畫的說明和描繪,滿足了大眾對於血淋淋細節的渴望。

《火災》這幅廉價平版印刷畫的副標題是《恐怖的鳥籠式裙撐以及人命的毀滅》,把這類事件變得戲劇化了,一名年輕女子太過靠近圖中左側的壁爐,裙子下擺著了火,火焰吞噬了布料,顯現出她誘人的腳踝和蕾絲邊長褲,她在驚恐中把手上花束扔到地上,高舉手臂呈現出哀求的姿態,幸運的是,救援就在不遠處,她的朋友或姐妹以一襲紅色斗篷裹住她,一名消防員也提著水桶猛灌大火。那可能是一種厚重的羊毛「消防斗篷」或「捂熄布」,《女士雜誌》建議「國內每處會客室和起居室都應該要有這種東西」,專門用來抑制火災。這說明了紡織品的雙重特性——輕薄的布料可能會引起火災事故,厚重的布料則可以用來滅火。

螢幕快照_2019-08-08_下午6_31_25
Photo Credit:摘自《時尚受害者》,書傳媒提供
鳥籠式裙撐也害死了王爾德姊妹

法國第二帝國時期有篇關於火災的文章討論「火災對於衣服的入侵」,列舉了著名的鳥籠式裙撐受害者,包括德菲茨詹姆斯公爵夫人、 凡納女爵、歐秋雅小姐以及聖馬蘇特女爵,她在舞會時試圖想要撲滅另一名女士著火的禮服,最後死於燒傷。美國詩人亨利沃茲沃思朗費羅失去了愛妻芬尼,因為她的蛛絲禮服著了火。傷痛欲絕的詩人到死前都還悼念著妻子,用鴉片酊和乙醚來麻醉自己的痛苦。18歲的奧地利公主瑪蒂德, 穿著一襲輕盈的夏日禮服偷偷抽菸,在嚴厲的父親走進來房間來時把香煙藏到背後,結果在家人面前活活燒死。

奧斯卡王爾德 (Oscar Wilde)同父異母的姐妹、22歲的瑪莉王爾德與24歲的艾蜜莉王爾德,雙雙死於1871年11月的一場萬聖節舞會,地點在愛爾蘭莫納亨郡的一處宅邸,姐妹倆是王爾德的父親威廉和不知名女子所生下的私生女。因為是非婚生子女,這兩名女子在當時鮮為人知,地方上的驗屍官也許是刻意的, 還把她們的名字寫成「懷利」(Wylie)姐妹。

根據口述歷史,屋主領著姐妹其中一人跳最後一支華爾滋舞,瑪莉的服裝輕掠過開放式的壁爐而著火,她姊姊想要救她,結果自己也著了火,瑪莉在意外發生九天後過世,她姊姊艾蜜莉不到兩週後也走了。其他死亡事故包括了七歲的小女孩艾倫懷特,她穿著媽媽的鳥籠式裙撐玩家家酒,在弄碎壁爐裡的煤塊時裙子著了火,她衝上樓尖叫著:「哦!快點弄掉、快點弄掉!」但是她全身上下已經嚴重燒傷,最後在醫院死去,勘驗裁定這是「由於穿著鳥籠式裙撐所造成的意外死亡。」

到了1860年代後期,鳥籠式裙撐尺寸變得比較小,可能是為了回應易引發火災的壞名聲。1865年,《噴趣雜誌》印行了一首詩,頌揚鳥籠式裙撐在優雅仕女之間已經「一命嗚呼」了,但也指出僕傭階級仍然會穿著:再不會有女士,死在她們鋼條鍛燒的支架中,被沒有屏障的壁爐燒到,雖然有些廚房幫傭還是會燒到,她們打扮的時候不小心,而且她們還在穿鳥籠式裙撐。

廚房幫傭和僕人的確成為1865年之後主要的傷亡族群,他們的工作涉及照看火源,狄更斯在他的刊物中指出,居家和工業意外事故需要防護措施,並要求應該有更好的爐柵:「我們用柵欄圍住工廠裡的機器,因為那些機器很危險,那為何不圍住家中火爐的火焰,那也很危險啊!」

受到不公平對待的時尚受害者們

傷亡者之中包括18歲的哈莉特韋利斯,她在打掃客廳壁爐時去替送牛奶的人開門,轉身時後面裙擺燒了起來。另一名年輕女僕「令人震驚之死」發生在1866年,當時她正在替女主人柏德太太清理火爐爐柵,地點就在倫敦優雅的斯隆街。有位驗屍官「指出應該禁止僕傭穿著鳥籠式裙撐」,諷刺漫畫家則針對「火熱」的女人進行責難,說她們利用色情的吸引力點燃愛慕者的慾火。

在一系列標題名為《巴黎謬聞》諷刺漫畫中其中一幅,一個為舞會盛裝打扮的女子裙子著火了, 露出鳥籠式裙撐的鋼條骨架,也讓旁邊的人裙子著火了,五個戴頭盔的消防員拿著水管朝向她們,卻沒辦法撲滅火焰。這幅畫的說明文字寫著,「裙撐夫人的最終時刻,熱情如火的她,成為火焰下的犧牲者。」文中隱含的概念是,裙撐夫人帶有性挑逗意味的禮服造成了這場意外,男人的心被她「激起熱情」,但也導致她在自己引起的火焰中死亡。

穿著鳥籠式裙撐的女性受到男性報刊譴責,不是被講成沒頭腦的時尚盲從者,就是被說成是潛在的謀殺縱火者。文學學者茱麗亞托馬斯認為,「穿著鳥籠式裙撐的女性從來就不是時尚奴隸或是時尚受害者」,她指出,「相反地,正因為被貼上這樣的標籤,反而顯示出另一種截然不同的可能性:穿著鳥籠式裙撐是一種反抗的行為。」

儘管煽情的媒體報導和醫學專家可能誇大了問題,許多女性也確實在鳥籠式裙撐的包圍下找到了樂趣、保護,甚至是一種抵抗男性支配與騷擾的辦法,我們不該忘記是19世紀的紡織品與裙撐、這些由男性設計並且取得專利的產品,構成了對女性身體的危害。現代工業創造出有害健康的產品,但是政府卻為了國家的繁榮興盛,不願禁止銷售這些危險產品和布料,轉而尋求化學科學的幫助來挽救國民的性命。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時尚受害者:時裝工業奪命圖鑑使》,大寫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1512755398_fashionvic_cover

美國作家葛楚史坦曾說過:「裝模作樣是很危險的。」《時尚受害者》正是一本時尚歷史學家以圖揭開過往華美卻驚悚的時尚黑歷史,企圖藉著回顧危險時尚服飾的歷史,重新審視人與衣物的關係。

書中從帶菌的布料到危險的剪裁,揭示古往今來的女性是如何精心打扮,心甘情願地將死亡穿上身!以下介紹造成無數女性與孩童死亡的易燃的鳥籠式裙撐。看完之後,相信你也會不禁省思我們該如何善用知識與技能,創造出真正能保護我們的衣服,更少的時尚受害者。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書傳媒

我們認為在互聯網時代,不是人們愈來愈不讀書,而是人們接觸讀書訊息的機會愈來愈少了; 我們希望,能持續經由可能的管道與有魅力的方式,進入大眾日常瀏覽視線,讓人人都更有機會想讀一本書。書傳媒相信,在線上,唯有隨時隨地、自然而然想讀書的環境能夠出現,社會才算真的美好而幸福。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