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 Makeup

「這裡值得你花時間犯錯」專訪台灣特效化妝師:程薇穎

「這裡值得你花時間犯錯」專訪台灣特效化妝師:程薇穎 Photo Credit:Zoe Cheng 程薇穎特效化妝

「不同專業的人聚集在一起,總是可以玩出一些東西、創造出一些東西,但這種創作需要砸下一定程度的成本,花時間去犯錯……但為什麼我們會被要求在不給錢、不給時間的狀況下,不能犯錯達到100%?」

「每次完成一個案子、看見電影海報、去參加首映,都會讓我覺得完成了一件很棒的事!」走進特效化妝師程薇穎的工作空間,映入眼簾的是整齊展示在牆上的海報,以及陳列在桌面上的雕塑作品,不知情的人,鐵定猜不到這裡是電影特效化妝的工作室。

「我們的確大部份是在做雕塑、翻模這些事,先有這些基礎後,才會用化妝材料去上色。」程薇穎說,「或許是因為特效化妝裡有化妝二字,所以大家會以為,化妝就是把人變漂亮、上眼影之類的,但其實在國外,這個名詞涵蓋範圍很廣,只要是改變人的形體,例如加東西在人的身上,都可以算是化妝,而且製作特殊道具,也屬於特效化妝的範圍。」

螢幕快照_2019-08-07_下午12_38_32
Photo Credit:BeautiMode

畢業於溫哥華電影學院(Vancouver Film School)特效化妝組的程薇穎,曾於2010年獲得國際化妝大賽特效化妝組(International Makeup Trade Show)冠軍,入行至今已邁入第九年,在《劣人傳之詭計》、《德布西森林》、《一路順風》、《記憶大師》、《吃吃的愛》、《盜命師》、《搖滾樂殺人事件》、《幸福城市》,以及2019年即將上映的《緝魔》、《第九分局》、《返校》、《秘密訪客》等影視作品,都可以看見她經手的屍裝、傷裝、老裝,以及奇幻生物,而提起國外與台灣產業環境的差異,程薇穎表示,其實近期台灣的電影題材,變得越來越多元,但要發展到西方的規模,仍然需要相當的時間。

「好萊塢發展這個產業,也有百年的歷史了。」程薇穎說,「一開始他們也經歷過師傅帶徒弟的階段,然後開始有學院,最後才是建構整個電影產業,當它成為一個工業的時候,就會有固定的產量,業內也會有特定專業的人分工做不同的事。」

FotoJet
Photo Credit:Zoe Cheng 程薇穎特效化妝
在電影《第九分局》中,程薇穎先經過翻模、塑形、上色,以化妝改變人的外型,最後再黏貼到演員身上

程薇穎表示,台灣與國外工作環境最大的差別,是西方的分工非常明確,不會有「跨界」操作的可能,而且工作時數穩定,因為各個職業工會針對勞動環境,都有明確的規範:「我在洛杉磯工作的時候都是待在工作室,然後我發現大家都盡可能只工作八小時,時間到老闆也會要你休息。」她說,「在中國拍戲的話,又是另一種體驗了,劇組愛拍多久就拍多久,但是如果今天有老外來合拍,他們的合約就是一天只工作八小時,時間到就離開,要加時間必須付加班費,而台灣則是介於兩者之間。」

她接著解釋,電影走向工業化最大的特徵,是業內會成立許多職業工會,來規範酬勞、工時、就業環境等基本事項,這些規則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限制頗多,但對於從業人員來說,是不可或缺的保護傘。「工業化的意思,就是以工會的形態來相互約束。」程薇穎表示,「沒有這層架構,會讓大家很難存活,因為如果我今天開價是20,000,後面來的人做一樣的事開價5,000,那麼環境就會不斷惡化。」

30441727_1621973824585896_58252696840726
Photo Credit:Zoe Cheng 程薇穎特效化妝
《吃吃的愛》中蜥蜴人的全套特效化妝,需要花費四小時才能上妝完成,是台灣電影少見的全身特效化妝

不過,雖然台灣的制度與國外相比不甚完善,程薇穎也指出,近年來其實越來越多人開始意識到環境穩定的重要性,開始在合作的過程中有所堅持。「雖然我入行也才第九年,但有時在談案子的時候,我也會堅持某些點,能堅持就要盡量堅持。」她說,「而且現在有很多導演,他們可能也在國外工作過,知道好的制度可以製造正向循環,所以也會堅持只拍一定的時數,而不是讓大家累到一個極致,接下來幾天就沒力了。」

除了產業制度尚未建立,程薇穎也指出,許多人都認為台灣的電影不如國外是因為資金、技術或人材不足,但其實很多時候,一部電影的成功與否,不一定是有形的因素決定的,無形的經驗、默契也相當重要,而要建立默契與共識,就必須在合作的過程中不斷地溝通、犯錯、修正,但台灣多數人似乎對犯錯非常恐懼,甚至會為了不出錯犧牲了溝通、解決問題的機會。

「這個行業很依賴經驗,以及有邏輯性、計畫性地去執行劇本,如果沒有計畫、測試,跟足夠的準備時間、出錯機會,本來就很難一次到位。」程薇穎說,「不同專業的人聚集在一起,總是可以玩出一些東西、創造出一些東西,但這種創作需要砸下一定程度的成本,花時間去犯錯……但為什麼我們會被要求在不給錢、不給時間的狀況下,不能犯錯達到100%?」

程薇穎表示,因為低估嘗試、犯錯的重要性,讓台灣的電影在製作時,即使集結了各方最優秀的人材,有時成果仍然不盡理想,不過,近期比較年輕的團隊,針對這個現象也有解決的辦法,大家會在製作初期,就依據經驗把可能會遇到的狀況提出來與合作夥伴討論,交換經驗減少出錯的機會。

「比較年輕的團隊,大家會先把可預見的狀況說出來一起討論,例如電影美術可能有哪些經驗,遇過哪些問題,我們配合時可能會發生什麼事。」程薇穎說,「因為大家都曾經犯過錯,所以可以這樣避免以後不要發生同樣的情況,新的問題出現後,也可以坐下來討論,下次該如何解決問題,這樣大家也能繼續進步。」

最後,針對想要進入電影產業的年輕學子,程薇穎表示,這一行雖然十分辛苦,但是每次看見參與的電影逐漸成形,最後出現在海報、大銀幕上,仍然非常有成就感。而近年來台灣電影的創作題材,變得越來越多元,許多以往令人為之卻步的環境缺陷,也逐漸地被改善。「每個產業都會有好與壞,重要的是要如何看待這些好與壞,如果一開始就覺得這一行很辛苦,那又有哪個產業不辛苦呢?」她說,「這就像是開咖啡廳,看起來好像很悠哉,但真的踏入這行,就不可能像只是喜歡喝咖啡那麼悠閒。」

「現在的影視產業,大家寫的劇本一直在多元化,可以做的主題越來越多,是一個正在發展的時代,所以現在進入這個產業,其實是個好時機。」程薇穎說,「做我們這一行,坐在電影院裡參加首映,看著大家一起努力完成的作品,其實會覺得很興奮,覺得我們很棒,完成了一件很大的事,所以我認為,年輕人想要踏入這一行,只要內心知道這就是我想做的,就勇敢去做,不用顧慮太多。」

本文經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授權刊登,
原文發表於此:〈台灣電影產業正蓬勃!特效化妝師程薇穎:在這裡值得你花時間犯錯〉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

BeautiMode以多元角度報導時尚、娛樂、美妝、品味、人物,關心全球流行脈動,相信你是獨特的,且擁有美的權利,達成美麗的途徑成千上萬,BeautiMode和大家一起發掘「美,不只一種可能」。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