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ovie: Lust & Sound

「70年代末,我被困在柏林」用10年寫下給一座瘋狂城市的情書——《B級片:地下柏林》

31 Jul, 2019
「70年代末,我被困在柏林」用10年寫下給一座瘋狂城市的情書——《B級片:地下柏林》

「嘿,你想跟我們去柏林嗎?」我在布魯塞爾的派對上認識了一群新朋友,那晚我們沒有聊很多天,但舞跳得投入,天一下就亮了,在離開前的擁抱道別時他們這樣問我。七天後我們五個人一台車往柏林出發,繼續跳了五天。什麼樣的城市、什麼樣的旅行,可以讓我不假思索加入一行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嗯,我是說去柏林跳舞這件事,你要怎麼忍住不排開行程。

柏林這個殘頹的城市為什麼讓人無法抗拒?從70年代開始,她的魅力讓多少藝術家為之瘋狂,且讓Mark Reeder寫下的一本柏林派對指南為你娓娓道來——《B級片:地下柏林》(B-Movie: Lust & Sound in West-Berlin 1979-1989)

David Bowie的舞台就比鄰著柏林圍牆,在自由狂野的西側鼓譟騷動。隔著兩堵牆、巡邏犬、拒馬,與東德邊防軍的層層把守,被禁錮的東柏林人群佇在邊境,聽著資本主義陣營遙頌自由。David Bowie在1976年時來到分裂後的西柏林,與他的好友Iggy Pop在Schöneberg住下,在實驗電子和德國泡菜搖滾(Krautrock)的衝擊下創作出亙古的柏林三部曲,其一的《Heroes》演繹了冷戰時期相戀而不能相聚的情人,最後不顧橫飛的子彈,在高牆下相吻。

那場持續了三天的演唱會後兩年,東歐劇變,蘇聯解體,鐵幕崩裂。

"We're not into music. We're into chaos."——Steve Jones

70年代在經濟蕭條與政治動盪的不安下,英國倫敦一群瘋小子手裡提著偷來的樂器組成The Sex Pistols,開啟了Punk時代,以反叛的無政府姿態竄起,這個炸裂性的搖滾音樂階段風華了短短三年,卻帶出未來數十年的文化影響,衍生出了後龐克(Post-Punk)及新浪潮(New Wave)等音樂世代。

電影的故事從Mark Reeder在曼徹斯特的「Virgin Records」打工開始講起,唱片行裡陳列著來自世界各地一流樂團的音樂,身在曼徹斯特這個搖滾文化精華集散地中,卻深深為NEU!、Kraftwerk、Tangerine Dream等的德國電子音樂先驅著迷,於是Mark以Joy Division(註1)的德國媒體宣傳與Factory Records(註2)德國代理人身份離開家鄉,毅然決然地展開了自己的柏林之旅,這10年他沒有計劃未來,是對德國電子音樂的飢餓讓他決定自己的每一步路。

1979年至1989年間西柏林象徵著音樂、藝術和混亂的結界,這座有圍牆的城市(或是用「區域」一詞更加貼切)因為其廉價的租金,前衛的聲譽和獨特的冷戰氛圍造就了一個創造性的亞文化大熔爐,吸引了歐洲各地年輕人湧入,尋求藝術和個人靈性的解放,這種環境助長了西柏林頹廢的夜生活,也造就了Mark Reeder成為音樂家和唱片製作人的職業生涯。

「70年代末,我被困在柏林。我在西柏林未來10年裡所經歷的,都在這部電影裡。」Mark Reeder説。

當導演Jörg A. HoppeHeiko Lange連絡Mark Reeder,請他提供一些資料給他們製作一部關於那個瘋狂時代的紀錄片時,他拿出了當時用八厘米底片相機Super 8所拍攝留存的影片予他們參考,這些他自己都不曾回顧的鏡頭幾乎沒有人看過,包括他自己。

70年代因政策使然,許多節目畫面只能播放一次,所以很多資料都已流失無法為後人所知,而Mark Reeder卻無意間留下來了被遺忘的歷史。Jörg興奮地決定改變電影走向,即以Mark Reeder為主軸,這個穿著德國軍服21歲的小伙子,帶著滿腔熱血踏進這場在西柏林歷時10年的狂野派對,並在舞池裡與傳奇音樂家們共舞。

他在柏林的龐克音樂俱樂部「S.O.36」認識了在Zensor唱片行打工的Gudrun Gut和她的女子樂團Mania D.,並陪著她們蛻變成風格原創的Malaria! ;他在一間酒吧遇到Heino,真正的Heino(Heino商標造型是他的金色頭髮與他鮮少摘下的深色太陽眼鏡,當時許多年輕人仿效他的裝扮),並透過他的引薦認識了東德龐克樂團Die Toten Hosen(其後除了擔任他們的音樂工程師外,還以「宗教服務」為理由將他們合法偷渡到西德境內);他和好友共創了一個樂團Die Unbekannten;經營樂團與玩音樂以外,他更與英國電視台共同製作柏林音樂特輯節目《The Tube》,讓當地樂團有機會在西方電視台上宣傳。

龐克樂團Die Ärzte的Farin Urlaub在接受《The Tube》訪問時表明,他們是堅持唱德語的樂團,但他並不認為純德語音樂能在世界上留名,畢竟人們聽不懂,即便如此他們仍堅持著初衷。而後Nena頂著趨向主流的新浪潮音樂光環,在世界舞台上大唱德語,紅極一時。

而自製樂器創作出獨特頻率的西德工業實驗噪音先驅Einstürzende Neubauten無庸置疑地,也在他們的受訪名單裡,Einstürzende Neubauten用盡各種意想不到的方式、意想不到的地點做意想不到的音樂,主唱Blixa Bargeld撕裂的低沈唱腔和瘋癲的意志,讓這個樂團成為歷久不衰的經典。

「你去過另一邊嗎?」

「我當然去過另一邊,但我說的不是牆的另一邊。」

「你不會想去嗎?」

「不。我喜歡住在這個我沒看過另外一半長什麼樣子的城市。」

Blixa Bargeld在訪談過程中帥到不行地這樣回答著。

或許是因為畫面有限,《B級片:地下柏林》大量使用了拼湊的手法讓影片資訊完備,你可以看到Mark在其他電影中串角的片段:像是他在1991年主演的德國恐怖電影《Nekromantik 2》;以及樂團們的珍貴表演畫面剪輯:Bowie、Joy Division、Sex Pistols、Tangerine Dream等,以及Die Ärzte在1983年演唱Eva Braun、Einstürzende Neubauten於1986年錄下的飲酒歌,實實在在表現出西柏林人用什麼情緒解釋奔放。

就像你身在一場演唱會,你知道每個人正在享受的樂器不一樣,也有人不聽音樂只專注在舞步。Mark Reeder的那10年在歷史裡見證了許多樂團的興起與衰落,他明白自己的角色與任務,並一頭栽進這場混沌又騷野的遊戲,他是最抽離也是最融入的與會者。

牆倒了時代就過去了,他為西柏林的音樂歷史敘述了意猶未盡的故事,也留下讓搖滾迷們為之再度狂熱的一扇窗。

備註

  • 註1:Joy Division的作品以抑鬱與焦慮的空間感蔚為Post-Punk經典。在主唱Ian Curtis過世後,原樂團成員找來了鍵盤手Gillian Gilbert,為他們重組的樂團加上disco節奏,此後New Order便成為新浪潮與舞曲的革新者。
  • 註2:70年代末,Tony Wilson因The Sex Pistols的一場演唱會,而創立了以龐克音樂為主軸的獨立廠牌「Factory Records」。而獨具慧眼的Factory Records與音樂人們特殊的開放式合作,造就了Joy Division與其之後的New Order等一眾樂團。電影《24 Hour Party People》即是以Tony Wilson的角度,讓讀者大啖曼徹斯特80年代音樂場景。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Zhong Her

擔心怕髒是不是很驕傲,故致力於做好一個流浪漢以及為愛昏鈍的愚婦的角色。有時候菸抽太多。

更多此作者文章

放過你的角膜,讓眼睛好好呼吸吧——隱形眼鏡的挑選之道

放過你的角膜,讓眼睛好好呼吸吧——隱形眼鏡的挑選之道 Photo Credit:Hubble on Unsplash

根據調查,超過6成隱形眼鏡使用者配戴達8小時以上。如此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的習慣,若沒有選擇高透氧的隱形眼鏡材質,角膜恐怕會窒息發紅,甚至引發角膜炎等病症。

人類的眼睛就像照相機,而在眼球最前端、擔任相機鏡頭角色的,就是「角膜」。由於角膜本身需靠著直接與空氣接觸來獲得氧氣,如果太長期/長時間配戴材質不適當的隱形眼鏡,角膜容易缺氧,其邊緣便會長出新生的血管,使眼球看起來佈滿血絲。

因此,維持足夠氧氣絕對是正確配戴隱形眼鏡的首要步驟。

若角膜長時間缺氧,不僅會導致血管增生、內皮細胞受損,更有可能增加細菌黏附風險,造成角膜發炎。角膜炎對視力的影響非同小可,萬一不慎感染,眼睛會疼痛發紅,甚至畏光、流眼淚、視力模糊;嚴重者甚至須進一步藉由角膜手術來改善。

因此,正確配戴隱形眼鏡、優先挑選高透氧材質的隱形眼鏡,讓角膜擁有好的呼吸空間,是維持眼睛健康的至要關鍵。

選錯隱形眼鏡,恐減少角膜壽命、影響視力

根據Pollster線上市調的統計資料,隱形眼鏡的使用者平均配戴9.6年;而有超過6成的使用者,一天配戴隱形眼鏡的時間達8小時以上。如此長期、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的習慣,若沒有選擇合適的隱形眼鏡材質來輔助,很容易使眼睛「窒息」發紅,進而引發角膜炎等病症,並影響視力。

cooper-0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隱形眼鏡材質與眼睛健康息息相關,卻仍有36.2%的使用者不知道自己的配戴材質為何,使眼球籠罩在未知的健康風險中。

cooper-0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且根據資料顯示,目前大多數消費者仍是以「配戴的感覺」作為選擇隱形眼鏡的指標。那麼,到底該如何滿足多數使用者的長時間配戴需求,並且兼顧舒適度?這終究要從隱形眼鏡的「材質」說起。

隱形眼鏡大躍進,透氧、保水、舒適、清晰度皆提升

隨著科技技術進步,隱形眼鏡的品質有很大的提升。挑選隱形眼鏡時,首先應關注四個指標,分別是:透氧值、含水量、模數、材質。其中,「材質」是最能夠直接影響其他三個指標的關鍵因素。

cooper-0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所謂的透氧值,顧名思義就是透氣的指標;基本上透氧值35以上即可滿足短暫的日戴需求(若配戴超過8小時則需要透氧值更高的隱形眼鏡)。而含水量的數值愈高,就表示愈能鎖住眼內的水分,讓眼睛保持濕潤;只是當鎖水力愈高,透氧值也愈低,以防眼球水份被蒸發。模數則是指「彈性模數」,其數值愈低,愈柔軟好配戴。

以台灣市場最常見的兩種材質——「水膠、矽水膠」來看,水膠鏡片較為柔軟,但透氧值較低。以單日超過8小時的配戴需求來說,至少要透氧值大於87的鏡片;而矽水膠鏡片的透氧值至多可高達160,比一般透氧值20~30的水膠鏡片要高上許多。

對於大多數隱形眼鏡使用者來說,在長期/長時間的配戴需求下,高透氧的矽水膠鏡片會是對眼睛較好的選擇。目前最新一代的矽水膠鏡片技術,已經可以讓使用者長時間地舒服配戴。這也是為什麼,在技術的推陳出新下,目前先進國家隱形眼鏡的配戴趨勢以「矽水膠材質」為主。

影片來源:理科太太YouTube頻道 

諮詢專業驗光師,到店驗光試戴有保障

有趣的是,許多人購買隱形眼鏡時不像配傳統眼鏡那樣嚴謹,多憑「感覺」信手拈來,等於任由活生生、血淋淋的肉眼去實驗各種隱形眼鏡。

這樣的現象可不是胡說,根據調查發現,近3成(28.7%)受訪者並不知道首次配戴隱形眼鏡需要先由眼科醫師或驗光師進行「驗配」,甚至有38.6%的受訪者表示,目前配戴的隱形眼鏡度數是以過往的眼鏡度數推估而來,顯然正確的驗配觀念仍有待宣導。

cooper-0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事實上,第一次配戴隱形眼鏡,都需要經過專業驗光師驗配,且最好到店內試戴。在驗光師的協助下,不僅可以擁有最符合度數需求的隱形眼鏡,也能確切配合使用習慣,購買到最合適的鏡片材質。

特別注意的是,隱形眼鏡度數並非固定不變,因此定期驗光、調整度數,是不可忽略的保健工作。而為了避免隱形眼鏡造成乾澀、眼紅等不舒服症狀,甚至引發角膜炎等病症,選擇透氧率高的矽水膠隱形眼鏡,才是愛護雙眼的聰明選擇。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