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idden Rivers

雖然看不出來,但東京確實是河川密度最高的都市之一

雖然看不出來,但東京確實是河川密度最高的都市之一 Photo Credit:Matthias Ripp@Flickr CC BY 2.0

如果把流過東京的所有河川連在一起會有幾公里長?日本是山之國,再加上經常降雨,使得河川遍及全國各地。東京自然也有許多河川,雖然很難斷言河川的實際數量,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裡的河川密度高於任何都市。

文字:淺井建爾|譯者:歐兆苓

日本的《河川法》把河川分成四個種類,分別是一級河川、二級河川、準用河川與普通河川。作為「在國土安全與經濟上特別重要的水系」並由國土交通大臣管理的稱為一級水系,屬於一級水系的河就叫作一級河川;二級水系是「攸關公共利益的水系」,管理者為都道府縣的知事;準用河川則是除了一、二級河川以外所有適用《河川法》的河川,由市町村機關負責管理。

不適用《河川法》的小河則是普通河川。河川並非單獨的水流,而是像樹木伸出許多枝條一般,由主要的幹流(主流)與好幾條支流(支川)匯聚而成。其上游有可能是不被指定為一、二級河川的準用河川或普通河川,而這一連串的水流系統便稱為水系。流經關東平原的日本第一大河利根川是利根川水系的主流,身為支流的渡良瀨川和鬼怒川最後都會與主流的利根川匯合。

15919104381_7fd5dee2e3_k
Photo Credit:haru__q@Flickr CC BY-SA 2.0
利根川

話說回來,東京又有多少條一、二級河川呢?儘管大部分都化作暗渠或是被高架道路遮蔽而不太顯眼,東京的河川事實上遠比肉眼所見的還要更多。整個東京一共包含四個一級水系,但即便是東京的居民,能夠完整回答這四個水系名稱的人卻意外地少。多數的人就算能馬上答出荒川和多摩川,也對另外兩個水系毫無頭緒,而答案正是利根川和鶴見川。聽到這裡有些人可能會大吃一驚,因為利根川距離東京相當遙遠。

的確,利根川向東一路流經埼玉縣、群馬縣以及茨城和千葉縣的交界,在銚子出海流入太平洋,但它不過是利根川水系的主流,有許多支流會與其匯合或從主流向外分流。被用作區名的江戶川便是屬於利根川水系的一級河川,中川和綾瀨川亦是如此。另一條鶴見川雖然是從橫濱市鶴見區注入東京灣的一級河川,水源實則來自東京都町田市。流經町田市的恩田川和真光寺川正是屬於鶴見川水系的一級河川。

綜上所述,一級水系雖然只有四個,一級河川卻多達92條。隅田川和神田川是荒川水系的一級河川,流經世田谷區的野川和仙川則屬於多摩川水系。如果把一級河川全部連在一起,總長度大約是760公里,比從東京車站到東北本線新青森站的675公里還多了100公里以上。當然,東京也有二級河川,只不過二級水系雖然多於一級水系,相應等級的河川數量卻比較少,10個二級水系下的15條二級河川總長也不過95公里左右。其中目黑川和澀谷川便屬於二級河川,但因為還有準用河川以及普通河川的存在,如果把這些也算進來的話,東京的河流總長度很輕鬆地就能突破1000公里。

p47_東京都管轄內的一級河川
Photo Credit:東京地理地名事典
《36答申》一口氣推動了河川暗渠化

前面曾經提到,流經東京街道的多數河川從地面消失的三個主因,分別是二戰時的東京大空襲、汽車普及化以及1964年的東京奧運。其中,東京奧運絕對是河川暗渠化的最大推手。

從現在高樓林立、房舍密集的模樣難以想像的是,戰前的東京呈現著一片農田遍布的恬靜風景。在歷經高度成長期之後,原先的農田由於都市化迅速地變成住宅用地。一旦沒有田就不需要農業用水,人們於是不再利用玉川上水等渠道引水,使之成了只有下雨時才會有水流的河道,導致棲息在小河裡的小魚和水生植物遭逢浩劫,水岸風景也逐漸消失。

東京近郊開發住宅用地的速度之快甚至讓政府來不及建設完善的下水道。市區在1960年前後的下水道普及率只有兩成左右,因此大部分的家庭及工廠汙水都是直接利用過去滋潤農田的舊渠道排出,昔日的清澈小河沒多久便成了飄散惡臭、孳生蚊蟲的臭水溝,造成居民的衛生環境惡化。忍無可忍的當地住民於是極力催促行政單位實施河川暗渠化,彷彿在說「臭東西就應該蓋起來」。

在這種情況下,1959年,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決定將1964年的奧運辦在東京。這個消息讓整個日本都欣喜若狂,但身為主辦方的東京卻顧不得高興,只因眼下還有許多亟待解決的難題,處理變成臭水溝的河川便是其中之一。飄著惡臭的水溝既不衛生又有礙觀瞻,堪稱身為日本首都的東京之恥,絕不能展現在外國訪客眼前。

1961年,由「東京都市計畫河川下水道調查特別委員會」向東京都知事提出的調查報告獲得認可。根據這篇俗稱《答申》的河川現況調查報告,政府決定對這些化為臭水溝的河川加蓋。為了趕上東京奧運的開幕日期,暗渠化工程如火如荼地展開,許多舊渠道被改成下水道,流淌在東京的無數條河川都在這個時期化為暗渠。

漫步在東京街頭的時候,經常會碰到一些微微彎曲的道路,它們可能是人行步道、綠色步道、住宅之間的通道或是汽車經過的一般道路。雖然不覺得這些彎道有什麼特殊涵義,但搞不好下方就藏著化為暗渠的水路也說不定。特別是沒有水流通過卻留下欄杆的地方就是河川暗渠化最好的證據。光是在東京都心,就有京橋川、三十間堀川、鐵砲洲川、櫻川、入船川、箱崎川、楓川、檳町川、東堀留川以及西堀留川等數條河流化為暗渠。

消失的東京河川與再生行動

東京是擁有最多蜿蜒道路的都市,除了大幅受到地形多起伏的影響,遭到暗渠化的河川也是原因之一。其中雖然不乏河道筆直的河流,但絕大多數都是沿著彎曲的弧度流瀉而下。昔日的東京有著如遍布人體的血管一般縱橫交錯的大小河川,它們大部分都在高度經濟成長期以後因為暗渠化而從地面上消失,少了水岸風景的東京街頭於是變得枯燥乏味又死氣沉沉。

住在都會區的人之所以嚮往郊外生活,多半是因為憧憬綠地及水岸等豐富的自然環境。如果東京也能有近在身邊的水岸風光,讓人得以過上放鬆平靜的都市生活,想要移居郊外的人或許也會減少一些。

如今,河川的再生事業盛行於日本各地,期許重現因為都市開發而消失的河川生態,找回河川原本的模樣。而東京的河川也不例外,人們開始掀開暗渠的蓋子,試圖打造充滿水源的空間。其中一處便是澀谷川。這條二級河川全長7公里,從沉睡在澀谷站地底的宮益橋一路流經廣尾、南麻布與三田,在濱松町東邊的濱崎橋附近注入東京灣。正式來說,從宮益橋到廣尾天現寺橋為止的2.6公里稱為澀谷川,而後直到河口的4.4公里則是古川。

30150699328_a93b29d05a_k
Photo Credit:Ys [waiz] @Flickr CC BY-ND 2.0
澀谷川

澀谷川的支流河骨川是歌謠〈春日小川〉的原型,在小田急線代代木八幡站附近有一座「春日小川」的歌碑。雖然河骨川也因為暗渠化失去了昔日風貌,但在當時想必就如同〈春日小川〉所歌頌的一般,呈現一幅青鱂魚和鯽魚在水中優游、岸邊綻放著花草的悠閒風光。

由於暗渠化的影響,澀谷川自澀谷站附近以北的河道幾乎呈現乾涸狀態,然而在都市化之前這裡的水量相當豐沛,除了源自新宿御苑的湧泉,也有從玉川上水引來的水源。

為了找回澀谷川昔日的清流並創造親水的環境,2014年春天澀谷站周遭透過重新開發讓流經東口站前廣場地底的澀谷川得以揭開上蓋、重見天日。雖然長度只有短短的250公尺左右,人們依然期待只要打造能夠在水岸邊集聚人群的良好環境,將會成為澀谷的一大觀光資源,更加提升街道的魅力。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東京地理地名事典:探索地圖上不為人知的東京歷史》,遠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kk0486283

連續兩年獲選為「世界上最有魅力的都市」的東京不但是世界數一數二的大城,更是受到全球矚目的國際觀光都市。這裡集結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資訊,觀光設施也一應俱全,而高樓林立的現代化街景與下町的庶民街道更交織出一幅不可思議的風景。然而,東京並非一朝一夕就變成現在這樣的大都會;自江戶幕府成立以來,身為日本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的東京便帶領著國家前進,雖然多次的嚴重災害與戰爭曾經讓它化為焦土,但這座生命力強韌的都市每次都能重新振作並且繼續成長。書中將聚焦在各種針對地理、地名與地圖上的疑問進行解答,從而追溯東京的發展過程與歷史,更加完整地呈現這座城市歷久彌新的風貌,揭開「TOKYO」更深層的魅力。

隨著2020年奧運開幕在即,本書也特別講解了1964年舉辦的奧運對東京的影響,以及本次將會帶來的改變。儘管許多人都非常關注東京的動向,絕大多數的人都不太了解東京也是不爭的事實。希望讀者能透過本書提供的最新資訊,在奧運開幕之前重新認識這座城市,獲得更多觀光客肯定不知、在地居民也不一定知曉的東京知識。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