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s Zimmer

{ 現正輸入中... }刺穿夢境的柔軟利刃:漢斯季默在《全面啟動》中埋藏的配樂密碼

{ 現正輸入中... }刺穿夢境的柔軟利刃:漢斯季默在《全面啟動》中埋藏的配樂密碼 Photo Credit:Inception,來源:IMDb

{ 現正輸入中... }是every little d在2019年新開闢的連載專欄,邀請各行各業insider分享他們的工作靈感與日常觀察。 連載作者#05 Booksweet Tsai:除了故事、畫面、與導演的運鏡功力外,配樂也是經典電影中讓人印象深刻的一環。身兼記者、編輯與寫手的她從音樂人口中蒐集來各種有趣的奇聞軼事,並紀錄下那些不為人知的幕後秘密。

你知道要怎麼分辨夢境或現實嗎?別再呼自己一巴掌了,看過《全面啟動》(Inception)以後,大家都知道要用「圖騰」測試。旋轉的陀螺、墜河的小巴士,遁入層層夢境後,時間感、疼痛感也隨之不同,顯然又是一部諾蘭探討人性、記憶、時空、科技的作品,而配樂又該如何輔助複雜的概念與破碎的剪輯呢?漢斯季默(Hans Zimmer)選擇埋機關。

數學、音樂 萬法歸宗

2010年電影《全面啟動》由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執導、漢斯季默配樂,這是繼《蝙蝠俠:開戰時刻》(Batman Begins)與《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後兩人第三度合作,《全面啟動》的配樂與前兩部使用類似元素,從簡單的概念出發,但用更繁複、有能量的方式發動一場驚心動魄的音樂冒險。

螢幕快照_2019-07-26_下午5_41_54
Photo Credit:Inception,來源:IMDb

總是挑戰界線與架構準則的諾蘭,希望盡可能解放配樂師的想像,雖然聽似自由,實際上卻是一場充滿戰鬥的挑戰——他要求漢斯季默在他拍片同時製作並完成配樂。通常電影製作期間,甚至是舉辦試映會時,常用臨時配樂(temp score)作為導演與製作團隊溝通情境氛圍的範例,配樂家可透過臨時配樂了解導演的想法再繼續發展原創配樂。然而,漢斯季默沒有按照臨時配樂慢慢摸索的餘裕,他隨時都可能接到電影團隊的來電,突襲要求一點配樂段落,他老神在在地說:「不過這也沒什麼,因為絕大多數音軌都沒有太針對場景,幾乎沒什麼明顯的分類。」

在展開創作前,漢斯季默先做了一份燒腦的功課,他閱讀美國科學作家Douglas Hofstadter在1979年出版的奇書《Gödel, Escher, Bach: An Eternal Golden Braid》,這本榮獲普立茲獎和美國國家圖書獎的曠世奇作,集結數學與邏輯學家哥德爾(Kurt Gödel)、藝術家艾雪(M.C. Escher)與音樂家巴哈(Bach)的創造性成就,探討不同專業領域的大師建構的模式與符號運用,研究人類認知基礎中非正式系統的連結本質,其核心命題是:究竟文字與思想是否根據正式規則?漢斯季默試著在配樂演練這種邏輯套路。

toa0ysurkn3hencfzcq70iye3k9i22
模仿電子樂的交響樂團

科幻電影在配樂加入電子元素不稀奇,要求交響樂團像夢境演員一樣模仿合成器音色,更能表現作曲家對劇本的敬意。漢斯季默為《全面啟動》做了「非常電子樂」的配樂嘗試,他先創作一段合成器音軌,風格類似The Smiths樂團前吉他手Johnny Marr,再實際請來Johnny Marr使用十二弦吉他演奏,一共花費4個12小時的工作天完成吉他部分的配樂。響亮的十二弦吉他以十二條鋼弦組成六個共振裝置,聲響醇厚、層次豐富。

儘管被定位成簡約主義,漢斯季默的簡單具體事實上來自宏偉的生產體制。錄音時,他預約了體制盡可能龐大的銅管樂組,包括六把低音長號、六把次中音長號、四把低音號、四把法國號,於是有了倒轉天地、亂石崩雲的磅礴震撼,那幾聲標誌性的銅管「乓乓!乓乓!」確實非同小可。

MV5BMTY0NDEwMzMwMl5BMl5BanBnXkFtZTcwNzQ0
Photo Credit:Inception,來源:IMDb
小麻雀香頌催促夢醒了

就像大會廣播一樣,每當法國「小麻雀」Édith Piaf的名曲〈Non, je ne regrette rien〉(我無怨無悔)響起,彷彿籠罩城市的巨大霧角,同時提醒劇中人與觀眾「時間到了」。這首1960年發行的香頌由Charles Dumont創作,在諾蘭寫劇本時就已設定,但在角色敲定Marion Cotillard後差點被剔除,因為當時Marion甫以2007年的《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拿下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是漢斯季默說服諾蘭保留,他甚至從法國國家檔案館找出原始母帶,解析歌曲基因再植入配樂,鍛造出一把刺穿多層夢境的柔軟利刃。

有影迷在YouTube上傳影片,比較〈Non, je ne regrette rien〉與《全面啟動》配樂兩者銅管樂的相似性。漢斯季默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侃侃表示這是遊戲的一部分,所有配樂都根植於這首歌音軌節奏的分割和增殖。「我很訝異他們花了多長的時間才破解這件事,這本不該是個秘密。」「我沒有用這首歌,我只用了一個音符(note)。」最明顯的例子是用低音長號連續吹奏緩慢沈鬱的單音,試著將它加速70%,便能讓〈Non, je ne regrette rien〉前奏響亮悠揚的小號原形畢露。

漢斯季默演奏《全面啟動》配樂時曾擔任鋼琴手與吉他手,某些live版更往前衛搖滾靠近,大師黑衣黑褲黑球鞋,看過那種從容、樂在其中,而非控制狂的模樣,就能體會為何他常用「瘋狂」這個形容詞,科學與藝術不都如是,唯有遊走過失控,你才能為作品架構出不可思議的邊界。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Booksweet Tsai

記者、寫手、編輯,最常聽設計師和音樂人說故事,還可以再勤勞一點。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