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 or Rie

你永遠搞不懂有三個名字的少女偶像——深津繪里

你永遠搞不懂有三個名字的少女偶像——深津繪里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1988年底,神秘的水原里繪走出銀幕,在演藝圈正式出道;但是水原出道的同一天,這張臉孔以另一個名字「高原里繪」出道了;不只如此,無三不成禮,另一位歌壇新人「深津繪里」也出道了。這也許是日本演藝圈最神秘的女孩,同一個人,以三種身分同天出道。

1974年,少女漫畫家萩尾望都正因為作品《波之一族》(ポーの一族)而大紅大紫,但她的新連載《多馬的心臟》(トーマの心臓)卻在連載第一期的人氣投票裡敬陪末座。這部描寫超越性別、宗教與生死的少年曖昧情懷作品,對那個年代來說似乎還嫌太早,日後它卻成為了BL文化中的經典作品。萩尾望都以純真未知世事的少年們作為主角,試圖描繪一種最純淨的愛戀執著。

十數年後,導演金子修介將《多馬的心臟》改編為電影《世紀末暑假》(1999年の夏休み),卻大膽地取其義而捨其形,把整個故事打掉重練,還把發生在德國中學校的故事背景,搬到了近未來的日本。而他最大膽的設計,是讓少女演員來飾演少男角色們——金子導演刻意指鹿為馬,催生了既是少女又是少男的真實角色形象,他成功模糊了性別的認知,讓自己的版本,更加逼近了萩尾望都的原著,達到形違神似的異曲同工妙意。

640
Photo Credit: 1999年の夏休み,來源: eiga.com
左二當時以水原里繪之名出道的深津繪里飾演

其中有一位少年角色,是由水原里繪飾演的,她是影視圈的新人,頭髮剪得短短的,略粗的眉毛,加上嬰兒肥的臉龐,她也許是四位演員中,最難看出女兒身氣質的一位……不,也許應該這樣說,在這部希望徹底模糊性別、探求真愛本質的電影裡,水原也許是性別感最模糊的一位。男孩的天真、女孩的安靜,巧妙地揉合在這張似男似女的臉孔裡。好像你只要凝視這張臉龐久一點,就會開始對她是男是女,感到越來越不確定。

1988年底,神秘的水原里繪走出銀幕,在演藝圈正式出道;但是水原出道的同一天,這張臉孔以另一個名字「高原里繪」出道了;不只如此,無三不成禮,另一位歌壇新人「深津繪里」也出道了。這也許是日本演藝圈最神秘的女孩,同一個人,以三種身分同天出道。

她似乎將現實的演藝事業,也化為一場角色扮演:她可以一次扮演好三種個性不同的偶像。甚至有時在一場表演裡,她會先以高原里繪的身分登場──高原是有點男孩子氣的開朗少女,唱著輕快的流行歌曲──隨後下台換上一身全黑哥德羅莉風裝扮,以安靜寡言、而似乎永遠有話要說的深津繪里身分,上台繼續唱歌。

水原里繪、高原里繪、與深津繪里三位少女偶像三心同體,別說你已經搞迷糊了,連活動單位跟電視台都會搞迷糊。偏偏日本綜藝節目最講究「角色」(キャラ),面對不同的角色要用不同的採訪方式,採訪活潑的高原時要沒大沒小、採訪空谷幽蘭的深津時要端莊含蓄、採訪水原時……最好不要問她問題,因為她未必會回答你的問題。

這種狀況之下,很多時候連主持人都被迫錯亂。這三位偶像出的還是同一張單曲《人偶憂鬱》(マリオネット・ブルー),用的是高原里繪的名義。問題是,《人偶憂鬱》曲風抒情優雅,唱歌的是深津繪里;而單曲B面曲《滿月之吻》(満月のくちづけ)卻又是水原里繪主演電影的同名單曲……欸?高原里繪好像可以休息一下……等等,單曲封面上是穿得像暴走族的帥氣高原里繪……

是誰做的精神分裂企劃?快出來我們保證不加害你。元凶我們不知道是誰,但是這種舉棋不定的出道方式,成因卻很容易理解,一切都是那個廣告害的。

JR東海的「聖誕快車」(X'mas Express)廣告,改變了日本對於聖誕節的定義。這一系列描述遠距離戀愛的戀人們,在聖誕夜裡急忙搭上JR東海的聖誕快車,奔向愛人身邊的廣告,讓人驚覺原來聖誕夜應該捨棄親人轉投戀人懷抱才對。這一系列數年的聖誕快車廣告,全由山下達郎的歌曲《Christmas Eve》襯場,這首歌曲發行時默默無名,在成功的聖誕快車廣告推波助瀾之下,一口氣成為了全日本歷史上的聖誕歌曲代表,連續30年都黏在暢銷排行榜100名之內。這一點都不意外,至今聖誕時節的某個日本街頭,這首歌仍然強韌地洗腦著過往路人。

而演出值得紀念的第一支聖誕快車廣告的少女,就是15歲的高原里繪。

螢幕快照_2019-07-23_下午6_51_12
Photo Credit: 截圖自JR東海廣告畫面

這支30年前的廣告意象太過強烈,即便現在是灼人夏日、即便你從未搭過新幹線,這一切都不妨礙你為其短短一分鐘的內容震得頭暈眼花。《Christmas Eve》的歌詞其實極為苦澀──我知道聖誕節你是不會回來了,我只能孤身度過。但這首歌只唱對了廣告內容的前半:高原里繪痴痴地頂著烈火紅唇與雪白臉孔,在月台上等候情郎。但列車到站了,心裡的那個他卻沒有出現,她別過頭去,喪氣地低下頭來……而淘氣的男友卻拿著禮物,從柱子後用月球漫步登場。高原回過頭來,那一滴清澈晶瑩的淚水,很快就要轉為代表喜悅的淚水了。她無聲地唸著「笨蛋」,山下達郎還在唱著苦相思,但我們的心,已經早就隨著那班新幹線走得遠遠了。

老實說《世紀末暑假》的票房並不怎麼樣,而水原里繪其實也不是重要角色──儘管這齣戲的演員只有四人。但是這一支日後成為傳奇經典的廣告,瞬間讓高原里繪成為了那個人人都好奇的神祕女孩。廣告拍攝當天其實發了高燒的她,沒想到自己真的成為了灰姑娘。

導演金子修介曾經用「那個有三個名字的偶像」,來稱呼現在我們只記得她叫深津繪里的女孩。這個世界曾經有幾年,分不清水原里繪、高原里繪、與深津繪里誰是誰,但其實三心同體不過是一心三面。那個似乎一絲不苟的哥德風偶像,是後來演戲時,永遠在上戲前把所有台詞背到滾瓜爛熟的深津繪里;那個男孩子氣的孩子,是跟青島刑事拌嘴絕對死不認輸的深津繪里;那個永遠掛著似笑非笑神祕表情的少年,是2011年之後突然不接任何日劇演出的深津繪里。

也許事實是,我們到現在還是搞不懂深津繪里。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