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s Rave Culture

播放「一連串重複碎拍」音樂的集會,曾被視為違法:從電影《Beats》看90年代的派對場景

24 Jul, 2019
播放「一連串重複碎拍」音樂的集會,曾被視為違法:從電影《Beats》看90年代的派對場景 Photo Credit: Beats,來源: IMDb

1994年英國公布施行的「刑事司法與公共秩序法案」( Criminal Justice and Public Order Act 1994,簡稱為CJB) 就是針對禁止Rave Party所制定的法案,一開始目的是遏止非法藥物的使用,然而法案中關於音樂的規定相當荒謬,因此被稱為是「以音樂類型判斷犯罪」的惡法。

電影開始,黑底字幕上寫著:

In 1994, the British Government announced the Criminal Justice & Public Order Bill.

It outlawed unlicensed gatherings “at which amplified music is played...wholly or predominantly characterised by the emission of a succession of repetitive beats.”

1994年,英國政府頒佈了「刑事司法與公共秩序法案」, 未經允許、並且播放「以一連串重複碎拍為特徵」音樂的集會,違反此法令。

然後,連續重低音的音樂下。

這是蘇格蘭導演Brian Welsh的電影《Beats》,講述1994年CJB法案頒布當時的蘇格蘭,兩個少年好友深受當時地下Rave派對吸引、以及圍繞其周遭所發生一連串的故事。片頭列出的法案內容、本片黑白影像的處理手法及配樂,立即將觀眾捲入了一股充滿禁忌及反叛的興奮感中。令人不禁想起1996年的經典電影《猜火車》——一樣是90、一樣是蘇格蘭、一樣是從困惑且頹靡的青年中描寫社會現況、一樣是令人興奮不已的快節奏片頭,不同的是《Beats》這部片並不只是講熱血友情和爽廢派對的樣貌,而是對90年代英國銳舞文化(Rave)的在場證明,並且帶領觀眾目擊了此一次文化當下的音樂場景。

社會背景與次文化產生

片中主角之一的少年Johnno,生長於一般的中產階級家庭,追求穩定的價值觀,連結至當時的社會現狀來看,90年代正是柴契爾失勢的時期,當時政府的經濟政策讓中產階級苦不堪言,強調尊重傳統、崇尚秩序、權威及共同價值的觀念,也已經不被年輕人所信任。新的一代對自由的嚮往、對權威的反動,在反社會僵化制度的不滿中,成群結隊地在廢棄工廠或空地裡,舉辦地下派對來進行一種近似革命的行動,借助音樂的力量挑戰權威,進而促成了Rave文化的誕生。

次文化是一種對文化霸權、體制的「拒絕」與「反抗」,可以說是一種英國的文化名產,從6、70年代起開始不斷的出現各種極具代表性的次文化,無論是Mods、Rockers、Punks、Skinheads,這些人一面抗拒現狀,選擇了一種意識形態,不只是在穿著外表、生活風格上表達意見,更藉由藝術、音樂等管道發聲,並且願意承擔其在文化上受到的污名與妖魔化,成為社會上的少數。

MV5BYWRjN2EzZTgtZmY1YS00ZTUxLTk0ZTgtNmUx
Photo Credit: Beats,來源: IMDb

英國 Rave銳舞文化

Rave的精神圍繞在「PLUR」 ─ Peace和平、Love愛、Unity合一、Respect尊重

從「Second Summer of Love」的1989年開始算起的話,今年恰好是Rave文化崛起的第30年,「Summer of Love」指的是戰後1960年代舊金山的嬉皮風潮,人們聽音樂、使用藥物、打破階級,而Rave的精神與其非常類似,因此被稱作「Second Summer of Love」,意為第二波的嬉皮文化。Rave一詞原有「狂歡、咆哮、憤怒」的意思,最早出現於1964年的英國音樂雜誌,並且在David Bowie〈Drive-In Saturday〉歌詞裡出現「It's a crash course for the ravers」,之後才被廣泛使用。

90年代的Rave派對,無階級、無族群限制,所有參與者以DIY的方式,找場地、找音響,驅車前往派對的途中讓人搭便車,無差別的邀請各式各樣的年輕人一起到秘密場地,在極為快速且重複的重拍裡,以及迷幻藥Ecstacy的催化之下,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逐漸消失,變得非常親密,同時創造一種近似於宗教的共同體驗,有的參與者會交換手上的珠鍊手環,就像是交換信物一樣。

MV5BOTU5NDMxNzgxMF5BMl5BanBnXkFtZTgwNTgz
Photo Credit: Beats,來源: IMDb

這樣的共享經驗,讓許多青年深深相信著Rave所帶來的救贖,雖然曾被視為糜爛的騷亂,但在當時也加速瓦解英國長久以來階級、種族、性別及同性戀歧視問題,如今舉世聞名的Love Parade大遊行,就是源自於Rave文化。

然而,當這些能量聚集到一定程度時,就開始有被打壓的危險。

1994年英國公布施行的「刑事司法與公共秩序法案」( Criminal Justice and Public Order Act 1994,簡稱為CJB) 就是針對禁止Rave Party所制定的法案,一開始目的是遏止非法藥物的使用,然而法案中關於音樂的規定相當荒謬,因此被稱為是「以音樂類型判斷犯罪」的惡法。青年被禁止舉辦Rave Party,一邊抗議,一邊繼續找尋更為隱密的廢棄場所或是偏遠的自然戶外,秘密進行——舉辦或者參加派對都成為犯罪。

攝影師Matthew Smith A.K.A. Mattko在90年代的英國紀錄了許多社會運動、青年聚集的街頭,在他的書「Exist to Resist」中彙集整理了當時的聚會與騷亂,其中也包括了「刑事司法與公共秩序法案」的抗議現場,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許多Rave的文化見證:年輕人之間流行的穿著、DJ使用的機器、大型音響、擁抱的人群等等的充滿力量的場景。

英國Rave音樂場景的誕生

1981年,Roland TB-303 bass合成器發出了前所未有的「squelching」和「chirping」電子音,從此奠定了近代電子音樂的音色,芝加哥的House、底特律的Techno都是由此發展而來。而這些電子音樂流傳到英國後,成為Rave文化的代表音樂:

急躁且重複的破碎重拍,有人說它的BPM就相當於使用非法藥物後的心跳速度。

這一切始於電子樂派對聖地Ibiza,1980年代許多人都會飛到Ibiza參加大型電子樂派對,英國DJ Paul Oakenfold也是其中一個,他決定把當時流行的電子樂帶回陰冷憂鬱的倫敦,並且開間自己的夜店、播放自己喜歡的音樂(著名的DJ Carl Cox當時還是他的音控),而英國的電子音樂也從此發展出自己的風格,Acid House則成為Rave文化中的音樂指標。

Rave音樂中,最為人熟知也最具代表性的團體就是1992年出道的The Prodigy。甫出道時的曲風為techno rave/hardcore breakbeat ,兩年後,於1994年發表的專輯《Music For The Jilted Generation》揉合了更多類型rave/acid house/techno/breakbeat/hardcore/jungle/dub......等風格,將電子音樂加入更多搖滾的特色,以及又冷又黑的工業感,也就此奠定了The Prodigy的big beat風格。

最重要的是,這張專輯的發行完全是衝著CJB法案而來。當時許多電音創作者發行了一連串音樂作品,以對抗這不合理的法案,並且成立了Anti-CJB(反CJB)團體。The Prodigy這張專輯即是Anti-CJB中最著名的作品,其中〈No Good (Start The Dance)〉的MV中出現了廢棄工廠的派對場景,另外〈Voodoo People〉在也是前奏一下就能立馬說出歌名的經典之作。而電影《Beats》中則是使用的〈The Heat〉作為開頭的第二首配樂,也暗示著故事發生的背景。

「Beats」片中僅有的彩色片段,在主角被藥物影響下的主觀視覺上出現,如同夢境、如同在Rave產生當下那短暫的美好,警察來了,世界又回到黑白的現實。過了這一關,主角與好友都成長為成熟的大人,如同「猜火車」的結尾一樣地積極正面。1994年之後,或許秘密地下派對已然式微,不過隨著電子音樂的發展,經歷過Rave文化洗禮的英國DJ,或是音樂人們如Chemical Brothers、Goldie、Aphex Twin、New Order、Leftfiled等,與後來崛起的Ultra、Tomorrowland各種大型商業音樂季,仍將這文化繼續發展。Rave文化誕生正好30年,90年代的流行似乎也再度捲土重來,新一代聽著EDM從夜晚跳到天光,無論如何,對於現況的反叛精神,或許才是促使文化更豐沛的養分。

MV5BYmRlYTczZmItNzc5ZC00MzBiLWE4NWUtYTJh
Photo Credit: Beats,來源: IMDb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林特

自從十年前被稱讚有攝影眼後就一直進行著各種用眼過度的工作,同時試著把過盛的觀察力用在說故事上頭。

更多此作者文章

放過你的角膜,讓眼睛好好呼吸吧——隱形眼鏡的挑選之道

放過你的角膜,讓眼睛好好呼吸吧——隱形眼鏡的挑選之道 Photo Credit:Hubble on Unsplash

根據調查,超過6成隱形眼鏡使用者配戴達8小時以上。如此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的習慣,若沒有選擇高透氧的隱形眼鏡材質,角膜恐怕會窒息發紅,甚至引發角膜炎等病症。

人類的眼睛就像照相機,而在眼球最前端、擔任相機鏡頭角色的,就是「角膜」。由於角膜本身需靠著直接與空氣接觸來獲得氧氣,如果太長期/長時間配戴材質不適當的隱形眼鏡,角膜容易缺氧,其邊緣便會長出新生的血管,使眼球看起來佈滿血絲。

因此,維持足夠氧氣絕對是正確配戴隱形眼鏡的首要步驟。

若角膜長時間缺氧,不僅會導致血管增生、內皮細胞受損,更有可能增加細菌黏附風險,造成角膜發炎。角膜炎對視力的影響非同小可,萬一不慎感染,眼睛會疼痛發紅,甚至畏光、流眼淚、視力模糊;嚴重者甚至須進一步藉由角膜手術來改善。

因此,正確配戴隱形眼鏡、優先挑選高透氧材質的隱形眼鏡,讓角膜擁有好的呼吸空間,是維持眼睛健康的至要關鍵。

選錯隱形眼鏡,恐減少角膜壽命、影響視力

根據Pollster線上市調的統計資料,隱形眼鏡的使用者平均配戴9.6年;而有超過6成的使用者,一天配戴隱形眼鏡的時間達8小時以上。如此長期、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的習慣,若沒有選擇合適的隱形眼鏡材質來輔助,很容易使眼睛「窒息」發紅,進而引發角膜炎等病症,並影響視力。

cooper-0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隱形眼鏡材質與眼睛健康息息相關,卻仍有36.2%的使用者不知道自己的配戴材質為何,使眼球籠罩在未知的健康風險中。

cooper-0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且根據資料顯示,目前大多數消費者仍是以「配戴的感覺」作為選擇隱形眼鏡的指標。那麼,到底該如何滿足多數使用者的長時間配戴需求,並且兼顧舒適度?這終究要從隱形眼鏡的「材質」說起。

隱形眼鏡大躍進,透氧、保水、舒適、清晰度皆提升

隨著科技技術進步,隱形眼鏡的品質有很大的提升。挑選隱形眼鏡時,首先應關注四個指標,分別是:透氧值、含水量、模數、材質。其中,「材質」是最能夠直接影響其他三個指標的關鍵因素。

cooper-0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所謂的透氧值,顧名思義就是透氣的指標;基本上透氧值35以上即可滿足短暫的日戴需求(若配戴超過8小時則需要透氧值更高的隱形眼鏡)。而含水量的數值愈高,就表示愈能鎖住眼內的水分,讓眼睛保持濕潤;只是當鎖水力愈高,透氧值也愈低,以防眼球水份被蒸發。模數則是指「彈性模數」,其數值愈低,愈柔軟好配戴。

以台灣市場最常見的兩種材質——「水膠、矽水膠」來看,水膠鏡片較為柔軟,但透氧值較低。以單日超過8小時的配戴需求來說,至少要透氧值大於87的鏡片;而矽水膠鏡片的透氧值至多可高達160,比一般透氧值20~30的水膠鏡片要高上許多。

對於大多數隱形眼鏡使用者來說,在長期/長時間的配戴需求下,高透氧的矽水膠鏡片會是對眼睛較好的選擇。目前最新一代的矽水膠鏡片技術,已經可以讓使用者長時間地舒服配戴。這也是為什麼,在技術的推陳出新下,目前先進國家隱形眼鏡的配戴趨勢以「矽水膠材質」為主。

影片來源:理科太太YouTube頻道 

諮詢專業驗光師,到店驗光試戴有保障

有趣的是,許多人購買隱形眼鏡時不像配傳統眼鏡那樣嚴謹,多憑「感覺」信手拈來,等於任由活生生、血淋淋的肉眼去實驗各種隱形眼鏡。

這樣的現象可不是胡說,根據調查發現,近3成(28.7%)受訪者並不知道首次配戴隱形眼鏡需要先由眼科醫師或驗光師進行「驗配」,甚至有38.6%的受訪者表示,目前配戴的隱形眼鏡度數是以過往的眼鏡度數推估而來,顯然正確的驗配觀念仍有待宣導。

cooper-0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事實上,第一次配戴隱形眼鏡,都需要經過專業驗光師驗配,且最好到店內試戴。在驗光師的協助下,不僅可以擁有最符合度數需求的隱形眼鏡,也能確切配合使用習慣,購買到最合適的鏡片材質。

特別注意的是,隱形眼鏡度數並非固定不變,因此定期驗光、調整度數,是不可忽略的保健工作。而為了避免隱形眼鏡造成乾澀、眼紅等不舒服症狀,甚至引發角膜炎等病症,選擇透氧率高的矽水膠隱形眼鏡,才是愛護雙眼的聰明選擇。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